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沈子义大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觉得李紫菀在这件事上,表现的绝对是深明大义,绝对是睿智无双,她能放下成见,要主动去找王燕蝉讲和,这就不一般。

    当然,至于李紫菀到时候会怎么和王燕蝉说这件事,楚弦不知道,也不会参与,女人之间的事情,就让女人去解决。

    楚弦这边还有大事要做。

    这个大事,也是楚弦进入提刑司后思谋的一件事。

    当初楚弦并没有打算进入提刑司做推官,只是因为李紫菀无意当中卷入了兖州观海城鹿家的案子,所以楚弦为了救人,情急之下才入了提刑司做推官。

    当然,什么事情都是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入了提刑司,楚弦就不可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既然来了,就得做出一些事情来。

    往大里说,是要对得起这官位,往小里说,不做出一些事情,如何升官?

    但只是破几个悬案还远远不够。

    楚弦要做的是,以他现在提刑司总推官的身份,强化和提升整个圣朝刑司断案推案的能力。

    如何做?

    小道,开坛讲座,将经验、学识、方法讲述,教给众人。大道,出书立著,将所有的东西,以笔写出,以文载道,如此,不止造福一世之人,还能泽济后世。

    而且这方面,楚弦那都是有经验的,但楚弦一个人,份量和学识还不够,想要有更大的影响力,楚弦打算将孔谦老推官拉入伙。

    孔谦那是公认的刑部推官,很有威望,数十年来,断案无数,不知惩戒多少恶人,给多少无辜之人洗刷罪名,给死者一个公道。

    所以楚弦找孔谦,将想法这么一说,居然是一拍即合,孔谦立刻是同意入伙。用孔谦的话说,他早就有这心思,只是一直腾不出手来,而且,他虽然经验丰富,但如何能写出一部教科书一般的推案著作来,那就有些困难了。

    实际上,孔谦这些年,闲来无事时也写过一些推案的著作,只是在小圈子里有名,不是特别出彩。

    这次有楚弦这位文人表率牵头,孔谦也是兴趣极大,摩拳擦掌,要好好的干一场。

    但出书立著,不是一日之功,当年楚弦写《江山河志》可是耗费了不少时间,这一次要写推案类的著作,在楚弦看来,至少得一年以上才有可能写完。

    如此一来,接下来一段时间,楚弦和孔谦都在做准备,收集大量之前的推案著作,然后分析,精简,取其精华。

    光是这件事,就得耗费数月时间。

    而不知不觉,沈子义大婚的日子来了。

    ……

    楚弦听说,沈子义的父亲沈敬宗和母亲萧平萱已经从隋州凤城赶到了京州,亲自来操办沈子义的婚事。

    按理来说,楚弦是应该早点去拜见的,但那几日,成天都和孔谦在一起研究典籍,所以是没有抽出时间来,只是在成亲之日的前一天,抽空去拜见了一趟。

    那沈敬宗在隋州做军府司马也有些年头了,军府司马,那是正五品,修为也是堂堂宗师一级,据说有可能更进一步,调到京州任官,到时候肯定也会官升一品,至少都是从四品。

    至于萧平萱,那是萧禹中书的亲妹妹,地位自然不低。楚弦去拜见两人,这两位也是专门和楚弦说了不少话,不外乎就是要楚弦好好约束沈子义,帮他们盯着。

    要知道在年岁上,沈子义还要年长楚弦,可沈子义有萧禹这位中书令舅舅的扶持,到现在也不过是八品,且得打磨呢。楚弦呢,已经是提刑司的总推官,正六品,而且谁不知道楚弦早已经积累到足够的政绩,说不定只要在提刑司待上两年,就会升到五品。

    五品官位,便和沈敬宗这位军府司马相当了,可见楚弦的潜力有多大。

    “楚弦啊,你和子义那是兄弟,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若是可以,就多多提点一下子义吧。”沈敬宗和萧平萱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楚弦自然恭敬点头。

    在礼数上,别人挑不出楚弦的毛病,他面对沈敬宗和萧平萱,不是以官员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小辈的身份,这一点就特别讨喜。

    从屋子里出来,楚弦就被沈子义拉到后院了。

    沈子义气色不错,只是看他的样子,有些忐忑。

    “你这新郎官看上去很清闲啊。”楚弦打趣,沈子义立刻是叫苦:“别人都以为我忙,实际上,事情都是下人去做,我反倒是无聊的很,而且家里也不让我出门,成天窝在这院子,我都快发霉了,本来想着去府衙躲躲清闲,结果府衙那边放了我长假,躲都没地方躲,还好你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翻墙出去找你了。”

    楚弦哈哈一笑:“没事,等明日,你就不无聊了。”

    明天当然不无聊,明天就成亲了,成亲之后就是洞房,基本上,无聊才怪。

    沈子义也是久经沙场,一听这个,立刻是听出言外之意,当下深吸了口气:“我怕,到时候还不如现在。”

    “别这么悲观。”楚弦拍着沈子义肩膀:“你年纪也不小了,既成家,就要在仕途官场做出一番事情,要知道不知多少人羡慕你,有萧禹中书做靠山,又娶了兵部尚书的千金,将来仕途那是一帆风顺。”

    沈子义一听这个,来劲了。

    “对了,我老早就想请教,楚兄你能在官场这么如鱼得水,升官速度那是一年一个台阶,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若是要升官,又该怎么做?”沈子义此刻是虚心求教。

    楚弦倒也是正色,仔细思考,才道:“想要混日子,你留在京州,日子肯定过的不赖,上头有人照料,但想要真正在官场杀出一条血路,你成亲之后,便主动去找中书大人,就说,你要调离京州,选一处外州之地,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从一县主官做起,别小瞧县官,那积累可不一般,一年半载,你就可以靠着积累,升官,而且你记住,你要在至少三个州地做满五年时间,这样才有足够的积累和资本,再加上中书大人和你岳父给你铺路,说不定过几年,我见了你,都得行上官礼了。”..

    这话,楚弦是掏心掏肺的说,没有藏着掖着,沈子义也是一脸严肃,仔细一想,便知道楚弦是真为他好。

    “好,就这么干,不就是苦点,累点,那算什么,等将来咱们也混个五品四品的调回京州,这也算是不给我老沈家丢脸了。”沈子义说完,又问:“那我去了县地,又该做什么?如何才能有政绩出来?”

    楚弦道:“简单一句话,想百姓之所想,还要记得,若是边界之地,修筑边防,巩固军力,这是首要之事,若是在富饶之地,引水筑渠也是一计妙方,再不济,杀几个贪腐,行正道,也能凝聚人心。”

    沈子义听的是连连点头。

    而他和楚弦都没有注意到,在门口,两人站立,却是没有推门而入。

    其中一个,是沈子义的父亲沈敬宗,另外一个,赫然就是中书令,萧禹。

    显然,里面沈子义和楚弦的谈话,两人都听到了。

    沈敬宗想要进去,却被萧禹阻拦,两人身形一闪,到了远处,沈敬宗这才道:“大哥,您这是……”

    萧禹一笑:“妹夫,子义他有意在官场大展拳脚,那是好事,而我没想到,那楚弦居然能说出那番一针见血之言,子义,交了一个好朋友啊。”

    沈敬宗也是连连点头:“不错,楚弦对子义,那的确是不错,说起来,我们沈家还欠他一个人情,当年若非楚弦,子义怕是会被人栽赃陷害。”

    萧禹点头:“这次来,本想和子义说一些话,但有些话,楚弦已替我说了,且挚友之言,总比长辈之言顺耳,所以这话楚弦来说,更合适,子义会听的,倘若是我说,怕是这小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所以,我就不进去了,明日子义大婚,妹夫可是要与我好好喝上几杯。”

    沈敬宗大喜:“哈哈,那是自然,大哥若愿意,便是喝尽窖藏之酒又如何。”

    到了第二日,沈府那是张灯结彩,沈子义和赵颜真的大婚之事,显然是惊动了整个京州,毕竟,这关系到两位圣朝的重量级人物。

    萧禹和赵恒

    一位是中书令,一位是兵部尚书,可谓都是位高权重,修为通天,所以一大早,各路贺礼就已经将沈府的院子塞满,门口的石头,都快被踏平了。

    好在萧禹早已用术法,在沈府之内开辟一个乾坤之界,如此一来,才能容下这各方来客。

    哪怕是在朝上与萧禹敌对的官员,今日要么是差人送上贺礼,要么是亲自赶来,总之,今日只有喜庆。

    沈敬宗夫妇在门前迎客,后来,萧禹和赵恒也来了,这一下份量就大了。

    楚弦昨夜就没走,被沈子义拉着,探讨了一晚上的为官之道,后来说着说着就跑偏了,扯到男女之事上了。

    “娘的,都说赵颜真武道非凡,我是怕到了洞房时,被她欺负。”沈子义有些担惊受怕,楚弦一脸鄙视:“子义啊,你身为男子,怎能如此胆怯?别的时候,你可尊她敬她,但在洞房时,一定不可堕了男儿的威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