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简单推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子义一听,大笑:“说到这个,楚兄你就不如我了,想我当年在隋州凤城,那也是夜夜笙歌,风流快活了几年,官场上,楚兄你是前辈,是高人,但在男女之事上,你就不如我经验丰富了。”

    “未必!”楚弦冷笑。

    “别装!”沈子义再笑:“谁不知道,平日里你身边虽然女子也不少,但你楚兄却是一个没吃,就说紫菀,你将她如何了?还有洛妃那丫头,我早看出她对你有意,可你却成天摆师父的架势,真是看着都让人着急。”

    楚弦继续冷笑,心说那是你不知道我梦中那一世的风采。

    当然,这种话不能说,自己心里偷着乐就行了。

    “对了,楚兄你和紫菀什么时候办喜事?”沈子义坐起身问了一句。

    “这个……”楚弦实际也不知,按说年龄,他也到了成亲的年纪,而且家中娘亲也是经常催促,可这种事,得两家长辈坐在一起定日子,说起来,母亲还没有和李附子谈论过这件事。

    沈子义道:“要趁早啊,我听说,杨克那小子还憋着坏水儿呢,你得提防他。而且,今天杨克也会来,就以这小子的尿性,到时候肯定会想方设法给你难堪,不过没关系,他真敢不给我面子,我就当场怼他,看他如何。”

    楚弦摇头:“你这新郎官,大婚之日要图吉利,就算杨克要干什么,你也别掺和,而且你是知道的,我向来是不吃亏的,尤其,是不吃他杨克的亏。”

    这时候,外门已经是喧闹声起,声乐悠扬。..

    沈子义被下人带走了,肯定要拾掇拾掇,穿上新郎官的衣服,今天可是有他忙的。

    楚弦,则是自己走到前面宾客堂,他的贺礼,早就交给沈子义了。

    先去拜见萧禹和沈敬宗夫妇,随后楚弦坐着等李紫菀来。

    这时候走近一人,坐在了楚弦对面,抬头一看,楚弦愣住了。

    对面的,是王燕蝉。

    说起来,经过前面十几天每日的接触,楚弦和王燕蝉也算是熟人了,所以不像原先那般,如今见了面,楚弦是笑着打招呼。

    只是心里却是想起前日李紫菀的分析,这王燕蝉,居然是打算靠倒追自己,从而报复李紫菀,这奇葩想法,楚弦是真没想到,但究竟是不是,也不可能直问。

    王燕蝉刚才看到楚弦,便自己走了过来,前段时间,她天天去找他,送吃送喝,可以说是施展了所有的手段,在王燕蝉看来,已经是很有‘成效’了。

    而且接触的时间长了,王燕蝉也是被楚弦的学识所折服,此外,楚弦没有其他男子那种趾高气扬的姿态,这些,反倒是让王燕蝉自己不自觉的沉沦了下去。

    她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真的看上了楚弦,只是觉得,这一天最快活和最放松的时候,就是见到他,哪怕,只是听他说说话。

    “楚兄,来的好早。”王燕蝉此刻声音轻柔,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楚弦也是回应道:“昨夜在沈家住了一夜,自然是第一个到的。王家小姐,怎么不去看看今天的新娘子?”

    楚弦这么问也是有他道理的,就像是李紫菀和秦老虎她们,就去了赵颜真那边,这些楚弦早就知道。

    王燕蝉则道:“我昨夜已探望颜真,今天就直接来这里了,她那边也是人多,乱糟糟的,所以今天就直接来沈府了。”

    楚弦点头,没有继续吭声,王燕蝉则是没话找话:“怎么不见楚兄戴我前几日送你的玉佩?”

    楚弦一想,王燕蝉送来的东西里,的确是有一件玉佩,而且玉质还是相当上乘,很是不错,但有紫菀在,楚弦哪里敢戴,所以呵呵一笑:“玉器贵重,就收在家中了。”

    王燕蝉哦了一声,道:“还是要戴着的,玉可养人,还可趋吉避凶,再好的玉,若不戴,也和石头没什么差别。”

    楚弦点了点头,就说回头戴上,如此,王燕蝉才微微一笑。

    “楚兄,听闻你断案如神,推术无双,燕蝉很是仰慕,只是我对这推术没什么认知,楚兄可否与我讲解一二?”

    王燕蝉想了想问道。

    说到推术,楚弦自然是十分了解,而且王燕蝉既然问了,不回答也不好,所以便将推术的学识道出一些。

    “简单来说,便是观细微之处,推未知之事,所谓举一反三。”楚弦总结了一句,但王燕蝉还是摇头:“我还是不懂。”

    楚弦想了想,然后上下看了王燕蝉一眼,道:“打个比方,我说今日王家小姐乃是骑马来的,是也不是?”

    王燕蝉眼睛一亮,却是笑道:“你怎知道?说不定我是乘车而来,或者是直接走来的,”

    楚弦摇头:“这便是推术,王家小姐你脚踏之鞋干净无尘,说明不是步行二来,常人会认为王家小姐你是乘车而来,但如果仔细观察,刚才在外等候的下人腰间带着两幅马鞭,其中一个制作精美,不是下人所用之物,想来就是王家小姐之物,那么若是乘车而来,自然无需用马鞭,再加上外面几条街因为沈家大婚,肯定是车马众多,骑马来,更加方便,所以可得王家小姐乃是骑马来的。”

    王燕蝉恍然大悟,显然是极为好奇,回头看向外门自己的随从,的确是如此,当下是佩服无比。

    “原来,这便是推术,楚兄果然是学识非凡。”

    这句话,很是推崇。

    楚弦急忙摆手:“只是小道而已,仔细观察,耐心思考,人人都可掌握。”

    “当真?我也能学?”王燕蝉来了精神。

    楚弦点头。

    “那我要学,楚弦你教我!”王燕蝉这时候趁机将‘楚兄’,升级为‘楚弦’,直呼名字,这显然要更亲近一些。

    楚弦自然听得出来,不过因为早知道王燕蝉的打算,所以也没有在意,只是也不能再给王燕蝉这种机会,因为楚弦不想继续陪着王燕蝉演戏。

    所以楚弦摇头道:“推术,说白了便是观察入微,这个没有特定的捷径,前提是学识渊博,且心细如发,做到这两点,推术自成。”

    这话,实际上也没错,但显然,楚弦是在推脱。

    王燕蝉何等聪明,自然听得出来,当下是神色一黯。

    “如此,我自学便好,若有不懂之处,请教你,到时可别再推脱。”

    说完,居然是上上下下打量楚弦,楚弦被看的浑身不舒服,知道王燕蝉是在‘练习’,所以也只能忍着。

    只是看了许久,她似乎都没有看出什么,反而是盯着楚弦脸看的时候,自己的脸突然红了。

    另外一边,宾客陆续到达,有的是坐下品茶休息,有的是互相攀谈,人多了,周围的声音也就嘈杂了一些。

    那边走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看到楚弦,立刻走过来坐在一旁。

    “这人可真多,说起来,这成亲也太麻烦了,所以啊,我就不成亲。”说话的是润良辰,这小子坐下之后,先是发牢骚一般说了一句,随后就看向楚弦和王燕蝉。

    “这不是,王家小姐么?”润良辰显然十分‘吃惊’,王燕蝉笑着回应:“润公子好。”

    润良辰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楚弦,然后凑过去小声道:“楚兄,你和王家小姐认识?”

    楚弦点头。

    “熟不熟?”润良辰再问。

    楚弦想了想,道:“还行。”

    润良辰还想说话,楚弦已经知道润良辰要说什么,急忙制止,这润良辰要说的估摸和王燕蝉有关,应该是杨克和王燕蝉曾经的婚事。

    但这种事,心里知道就好,如果到处乱说,那就不好了,尤其人家王燕蝉就在旁边,便以润良辰的嗓门,便是小声说话,估摸隔壁桌子的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到时候,不就是给王燕蝉难堪么。

    所以,楚弦才阻止。

    这时候,楚弦看到外面又有宾客进来,这当中,有一个人,正是杨克。

    楚弦看到杨克的同时,那杨克也看到了楚弦,注意到楚弦这桌子上的人后,杨克露出一丝惊讶,随后冷笑一声,没有理会楚弦这边,而是跟着其他人走到了另外一个桌子上。

    杨克身边的人有不少,坐下之后,一边和旁边的人说话,一边看过来,眼中带着冷笑,不怀好意。

    王燕蝉显然也注意到杨克进来,当下是脸色一冷,带着恨意。

    换做是谁,被对方悔婚,颜面尽失,都会生气,尤其王燕蝉还是女子,哪怕这件事捂的再严,也是有人知道的。

    自从杨克一来,王燕蝉的神情就不对劲,也不说话了,只是坐在那边,面带恨意。

    宾客陆续到达,且基本都已经入席。

    楚弦这桌子,人不多,也是李紫菀和秦老虎还没来,不过这两人不经念叨,刚想到这里,李紫菀和秦老虎就走了进来,四下一看,找到楚弦,走来坐下。

    看到王燕蝉也在这桌子上,李紫菀一愣,不过她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坐在楚弦旁边,秦老虎则是大大咧咧,坐在旁边,直接拿起茶壶就往嘴里灌。

    估摸是渴了。

    喝完,秦老虎扭头看到王燕蝉,当下惊道:“燕蝉,你怎么也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