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口喝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克的盘算的确是打得好,因为即便是在巫族,这种怨魂酒也是十分罕见,少有人知,楚弦知道,是因为楚弦神海书库当中有关于巫族怨魂酒的记忆。

    当初楚弦担任东岳州刺史时,就曾经见过这种巫族怨魂酒,那还是当年楚弦一个好友,还是一位剑修高手,功力深厚。在巫族领地游历时,被人算计,喝下了怨魂酒,这东西一旦喝下去,除非是有特殊的运用之法,否则会慢慢被腐蚀元神,最终成为行尸走肉。

    便是你修为再高,只要不达道仙,就算是法身境界的修士,或者是宗师境界的武者,也一样难以抵挡。

    就像是一个慢性毒药,而且是没有解药的毒药。

    “这杨克倒是心狠手辣。”楚弦心中暗道,对方先是以激将之法激起这边的怒气,这么一来,就会疏忽这酒的问题,到时候真的拼酒,那必然会落入杨克的算计。

    这酒不能喝,喝了必死无疑,哪怕是楚弦也是一样,巫族的秘法,楚弦不会,可看样子,杨克会。

    这让楚弦心中生出一股狐疑。

    这种即便是在巫族也是极为罕见而且可以称得上的秘术,杨克怎么会?

    他在巫族,只是一个俘虏而已,巫族的高手,会将这种秘术教给一个俘虏吗?

    不可能的。

    虽说杨克名义上是那第十三巫祖的义子,可这个,最多就是一个形式,只是一种手段罢了,一来可以拉近两族的距离,二来也彰显十三巫祖的胸怀,还有很重要一点,那就是诚意。

    两族既然要缓和关系,当然要拿出一些诚意出来,圣朝这边邀请十三巫祖来访,就是诚意,而十三巫祖将杨克当成义子,也是一种诚意。

    所以说,不是当成义子,就真的成了义子了。

    楚弦心中有了诸多猜想,但表面没有丝毫表露。

    而是道:“你这当真是巫族的佳酿?”

    那边杨克观察楚弦,听到这话一愣,暗道莫非是这楚弦看出了什么,但表面上依旧是激将道:“楚弦,你若是不敢喝就说话,这是不是佳酿你且自己来看看。”

    说完,杨克将他手里的酒坛起开,然后一股浓烈的酒香飘出,随后杨克仰脖,灌了一大口。

    “痛快,男儿喝酒,就应当如此。”旁边,杨克的一个好友开口附言。

    楚弦看的清楚,杨克的确是将酒喝了下去了,过喉入腹,没有作假。

    这时候,楚弦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些猜测,杨克继续冷笑:“楚弦,你敢不敢喝,给个痛快话吧。”

    楚弦看着杨克,心中暗道对方懂得化解怨魂酒的手段,可自己并没有,所以这怨魂酒肯定是不能喝的。

    就在这时,楚弦感觉自己手腕上的护腕有些异动,低头一看,那件黑发护腕上,发丝居然微微抖动,似是带着一种渴望,仿佛狼见了羊一样。

    楚弦心头一动,明白了。

    这护腕可不是寻常之物,那是新任地皇墨琳的头发,墨琳是谁?那是阴府之主,深渊之王,任何厉鬼怨魂在她那边,都只是纸老虎,不值一提,一戳就破。

    所以楚弦此刻冒出了一个念头,直接伸手,将手里酒坛起开,然后手指扣着坛口,这么一来,手指就会不经意的探入酒水当中。

    同时,楚弦施展手段,护腕上的黑发也是分出了几根,在手指的掩护下探入坛内,只是呼吸之间,楚弦就感觉护腕上,涌入了一股暴虐的力量。

    若无意外,那就是酒中的怨魂了。

    再看,酒坛之内,已经是没有丁点煞气,原来已经是被地皇黑发瞬间吞噬,等于是变成了普通的酒水。

    这些外人当然不知,所以楚弦此刻已经是放了心,然后也是二话不说,直接仰头就灌。

    杨克不知情,还以为他的计划成功了,看到楚弦喝酒,他心中那叫一个激动。

    “喝了!终于是喝了。”杨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这次也是心血来潮,突然想到用这么一个法子,看能不能引楚弦上钩,没想到,还真成功了。

    “喝了我这怨魂酒,管你修为如何,只要不成道仙,终究是要慢慢被怨魂折磨而死。”杨克得偿所愿,脸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的得意。

    只是很快,杨克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硬了,因为楚弦不是喝了一口,对方居然就一直咚咚咚的往嘴里灌,不一会儿,居然是将一摊子怨魂酒都喝了下去。

    这一幕看的杨克眼睛都直了。

    要知道即便是他,一次最多也就只能喝三碗怨魂酒,喝多了,那是要出问题的,就算他有中和怨魂的秘法,但也不可能一次喝下一坛。

    “这楚弦,是自己找死,本来他喝一口,还能多活个几年,但他一口气将这一坛酒喝下去,三日之内,必然暴毙,虽说他死了是好事,但这个太容易引人怀疑了,万一上面有人查下来,那就麻烦了。”杨克心中思索,楚弦那边已经是将酒坛倒放,示意我干了。

    抹了抹嘴,楚弦故意脸色一变,然后仿佛是用很大的力气才将这不适压下去,才道:“杨克,你要喝酒,我楚弦奉陪,现在我喝了一坛,怎么样?你是不是也喝干,不然,我怕你旁边的人笑话你。”

    刚才杨克身旁有人说,是男人就要如何如何,现在反倒是把杨克给装了进去。

    这一下,杨克有些进退两难。

    如果只是普通的酒,那也没什么,别说一坛,就是两坛三坛,他喝下去那都没有任何问题,可这不是普通的酒。

    里面的怨魂可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出里面有问题,所以也不会怀疑。

    杨克刚才是亲眼看到楚弦将一坛怨魂酒喝干的,这一点做不了假,也就是说,这楚弦已经是强弩之末。

    就从刚才楚弦那难看的脸色就能窥见一二。

    那自己喝不喝?

    当然要喝,这么多人看着,不喝,岂不是认怂?

    他杨克可以与任何人认怂,但唯独面对楚弦,他不想认。

    想了想,不就是一坛怨魂酒,就算都喝了,大不了自己一会儿立刻吃一些中和怨魂的丹药,虽说也会有些难受,但两三日后,就可以恢复正常。

    可楚弦这家伙,那就是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杨克冷笑一声,心中做出决定:“好,你能喝干,我杨克自然也能。”

    说完,也是举坛,仰头灌了起来。

    咚咚咚!

    烈酒入喉,立刻是引动一片叫好声,尤其是杨克那帮朋友,更是叫的声最大。杨克受到鼓励,也是强忍着那怨魂酒的冰冷和寒意,忍着难受,将这一坛酒喝了个精光。

    下一刻,他的脸色也是相当难看,他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虽然难受无比,而且已经是到了极限,但杨克很高兴。

    因为他觉得楚弦死定了。

    所以哪怕他自己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没什么,也是值得的。

    但就在这时候,楚弦那边居然是将酒坛砸放在一旁,叫了一声痛快。..

    “杨克,果然是条汉子,都说杨家那是底蕴深厚,杨家的儿郎,更是一个赛过一个,以前我楚弦不信,今天见了,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如此高兴,那喝一坛怎么行,这样,再去取几坛酒来,咱们今天喝个痛快,不醉不休。”

    楚弦说完,杨克傻眼了。

    杨克心说,你这家伙疯了吧?

    这可是怨魂酒,比毒药还毒,喝了几乎没救的东西,你居然还嫌不够?

    要知道怨魂酒,一滴,重量就抵得上正常的一碗水的重量,这一坛重量得上百斤,喝到肚子里,那肯定如饮重水,寻常人喝一口,直接就得蹬腿儿,就算是武者术修,喝这一坛,也是极限。

    “不对,楚弦这小子是在诈我,他自己定然是相当痛苦,已到极限,可是不能表流露出来,更不能露怯,所以必然是在装模作样,实际上已经是强弩之末,外强中干,他这么说,是想要让我先退缩,这样一来,他就胜了。”杨克心中暗道,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可惜,你想得美,这一点小手段如何能唬得住我杨克?今天,我便和你杠上了。”杨克深吸了口气,随后笑道:“难得楚大人有这等雅兴,只不过刚才那佳酿没有了,其他酒却是可以,咱们接着再喝,来人,取六坛酒来!”

    下面立刻有人送来六坛酒水。

    这酒,都是京州有名的佳酿,那都是普通人花钱都买不到的,自然是很是腥辣。

    “跟我玩,我玩死你。”杨克心里发着狠,他想着,自己是有中和怨魂酒的丹药,所以不怕,楚弦没有,对方必是再强撑着,所以就看看对方能撑到什么时候。

    于是两人一人一坛,又喝了起来,这一次,楚弦同样是一坛饮尽,看的周围人是目瞪口呆,旁边李紫菀心疼,想说话,却见楚弦冲她偷偷打了一个眼色。

    李紫菀和楚弦早就是心意相通,一个眼神,李紫菀就知道楚弦那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表面难受都是装出来的。

    于是李紫菀也不吭声了。

    楚弦显然心里有谱,那就由得他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