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喝吐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燕蝉没有看出那么多,此刻她看到楚弦和杨克在拼酒,心里很是担忧,但她担忧的,不是杨克,而是楚弦。

    之前的接触,她发现,楚弦学识极为渊博,不光是学识,无论人品还是能力,那都是属于上上品,这样的人物,唯一的短板那就是出身普通。

    可这样,更说明楚弦的不凡。

    普通的出身,都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坐上六品的官位,成为提刑司总推官,让杨克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还能让李紫菀这样的女子死心塌地。

    这就是本事。

    也是魅力所在。

    王燕蝉发现,自己没有成功的引诱到楚弦,反倒是楚弦将她一点一点的‘拽’了过去,倾心的,反倒是成了她,接触的越多,越能发现他的优点。

    此外,刚才楚弦为她解围,再看当中以言语,将自己比作‘衣服’,借此羞辱自己也羞辱楚弦的杨克,两者一比,那高下立判。

    现在王燕蝉的心里,楚弦就是一坨金子,而杨克,充其量,就是一坨刷了一层金粉的狗屎。

    这不能怪王燕蝉低俗,实在是她只能用这个词儿来形容杨克。

    她担忧楚弦,却又不好说话,只能是眉头紧锁,欲言又止。

    至于秦老虎、润良辰,这两个心大,或者说是不嫌事大的人,在一旁那是可劲吆喝,楚弦和杨克喝完一坛,两人立刻是递上第二坛。

    杨克脸色有些苍白。

    他费了好大的修为和真气,才将喉咙里的酒和恶心的感觉给重新压了下去,这种场合那当然是不能吐,若是吐了,那颜面尽失啊。

    杨克心里唯一的依仗,那就是觉得楚弦还不如他,楚弦的情况,必然比他自己要更为严重。

    这是支撑杨克的基石,所以他喝完这一坛后,就一直在观察楚弦。

    他看到,楚弦身形似乎有些摇晃,站立不稳,当下心中大喜。

    “果然是强弩之末,我就知道,先喝了一坛怨魂酒,又灌了一坛普通烈酒,就算是再猛的人也受不了,他果然是挺不住了,好,最好是让他当众吐出来,这么一来,他这脸就丢大了。”杨克虽然难受无比,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畅想,忍不住期待。

    “杨少,还行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有些站不稳了,要是不行,就算了。”旁边,杨克一个死党凑过来小声说了一句,显然是有些担心,

    “算什么?不能算了。”杨克立刻小声道:“眼下那,那楚弦已是强弩之末,我便要乘胜追击,让他今天出个大丑。”

    那死党看杨克坚持,也只能作罢。

    “来啊,楚弦,敢不敢再喝。”杨克这次率先发起‘攻击’,他是在造势,当然,是虚张声势,因为现在他,已经是当真有些撑不住了。

    肚子里,那是翻江倒海,额头,背后,已经是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最麻烦的是,酒劲上来了。

    怨魂酒和普通烈酒混着喝,那威力可想而知,但越是如此,他越是要叫阵,所谓‘空城计’便是如此,明明自己已经是不行了,但还要装作成竹在胸,后劲十足的样子,这就是要故意吓住对方。

    但楚弦显然不会被他吓住。

    这次,楚弦连废话都懒得说了,头一坛怨魂酒,那是最厉害的,好在有黑发进入偷偷吞噬了里面的所有怨魂,所以,酒劲已经减弱了七八成,对于楚弦来说,便如普通酒水,甚至,还不如刚才喝的。..

    如此一来,楚弦所谓的强弩之末,所谓的脸色难看,那都是‘演’出来的,就是为了拉杨克‘上船’。

    而杨克丝毫不知,还自己卖力的‘划桨’,楚弦自然是心里偷着乐。

    所以这次,他不说话,因为说了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于是楚弦拎着第三坛,打开,往嘴里灌。

    杨克看傻了。

    暗道这楚弦莫不是喝傻了,怎么一言不合就灌酒。

    可人家已经喝了,自己刚才主动叫阵,哪里有不喝的道理,所以杨克没招儿,想着这次楚弦要么醉倒,要么狂吐,反正必然是最后一波了。

    所以杨克也是拿起一坛酒,先是运足真气压了压,这才喝了起来,只是他这一次喝的就没那么快了。

    楚弦一坛酒喝完,杨克也才喝了不到一半。

    这时候楚弦故意哈哈一笑,面露鄙夷之色,这一下,杨克受不住了,当下是强忍着反胃、恶心和晕眩,加快了速度。

    但让杨克万万没想到的是,楚弦又拿起一坛,这一坛酒,是很有名的仙酿,号称一杯倒,可想而知,有多浓烈。

    “他要干什么?”

    杨克心头一跳,险些没压住一口喷出来,好在,他忍住了,这个时候,不能忍,也得忍,天唐圣朝,男儿拼酒,绝对不能认怂,尤其是这种时候。

    杨克有些心慌了。

    他不相信楚弦还能喝,按照他的估算,这楚弦现在肯定已经是痛苦至极,必然是被怨魂搞的欲仙欲死,怎么还敢继续喝?

    一般情况下,若是武道不差,修炼一门厉害一些的内功,要化解几坛酒的酒气那是易如反掌,根本不算个事。

    可喝了怨魂酒,那就不行了。

    这东西可以压制法力,压制真气,偏偏还察觉不出来,就算是一些见识不高的道仙,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为什么,杨克敢在这种场合拿出怨魂酒的缘故。

    也就是说,楚弦现在应该和自己一样,而且,肯定是不如自己才对,自己有秘法,刚才已经化解了一部分怨魂的力量,而且之前还偷偷吞下一枚丹药,用来中和怨魂之力,即便如此,也是达到极限,难以化解酒气。

    所以杨克再一次确认,楚弦必然是在虚张声势,正所谓越是弱小,越是要表现的强硬,这是政术上一门很高深的学问。

    楚弦能在官场混的风生水起,焉能不懂这个?

    再和楚弦对视一眼,杨克看出楚弦强硬眼神之下的一丝胆怯。

    “没错了,确认过眼神,这楚弦果然是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我杨克距离成功,只差一步。”杨克此刻已经是醉了。

    毕竟喝了怨魂酒,他就算能中和怨魂,不会被腐蚀元神,但也不能化解酒气,所以几坛烈酒,那是结结实实喝下去的,换做一般的人,喝上几碗已经是晕头转向找不着东南西北,杨克也是仗着修为和体质,这才能坚持到现在。

    于是这次,杨克也没说话,闷着头,抓起了最后一坛仙酿。

    两人互相对视,都是谁也不让谁,两人都是面红耳赤,这酒拼到现在,已经是意气之争了,所以周围的人就算想劝,也知道肯定是劝不住的。

    这边的消息,刚才有人已经通报了主家,当然,最先知道的是沈子义,他听到这消息,先是一愣,随后是急急忙忙往这边赶。

    这个日子,这个场合,他是真怕出事。

    当然,不是怕楚弦出事,因为沈子义越是了解楚弦,越是明白楚弦的深不可测,所以说,他是怕杨克出事。

    “我的楚兄啊,你可悠着点,要整治杨克,也不急于一时啊。”沈子义一边跑,一边嘴里嘟囔道。

    他跑过去的时候,正好楚弦已经将最后一坛酒灌了下去。

    “真,真喝下去了?”杨克瞪圆眼珠,实在是不信,他现在何止是翻江倒海,已经是有些迷糊了。

    但杨克还有一丝清醒,他知道,楚弦喝了,他就不能不喝,若是不喝,按照拼酒的规矩,便是主动认怂,认输。

    前面说了,杨克今天是绝对不可能认怂的。

    于是,他也打开酒坛,仰头开始灌,但显然,杨克高估了他自己,这一次刚喝了几口,终于是压制不住,直接喷吐出来。

    这一刻杨克脸撅得通红,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暴起,那吐得叫一个畅快,叫一个昏天黑他,叫一个畅快淋漓。

    杨克是吐舒服了,周围的人却是都是眉头一皱,捂着鼻子。

    这也太倒胃口了。

    就连杨克几个死党,此刻都是目瞪口呆,估摸没想到这一次拼酒,输得居然是杨克。

    要知道杨克体质特殊,又修炼过神功,可以说千杯不醉,以前与人拼酒,根本就没有输过,百战百胜,没想到今天居然是提到了铁板。

    楚弦此刻也是醉得可以,只是李紫菀从楚弦已经迷离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狡猾之色,当下明白了。

    就见李紫菀起身,冲着楚弦道:“都说了今天是沈子义的大喜日子,让你悠着点,别和人拼酒,你看,把杨公子给弄吐了,你也醉个够呛,走吧,和子义说一声,我先送你回去。”

    说着,上前扶楚弦,这时候,那边王艳蝉也不知怎么的,居然也是走了过来,搀扶楚弦。

    楚弦的样子看上去也是酩酊大醉,晕晕乎乎,这让其他人看上去,就不会胡思乱想,因为楚弦虽然赢了杨克,但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已经是昏昏欲睡。

    这么一来,反倒觉得是杨克自讨没趣。

    原因很简单,是你杨克自己跑来叫阵的,说要拼酒,而且不喝便如何如何,逼着别人和你喝,结果喝到最后,你杨克趴地上吐得和狗一样,这怪谁?

    楚弦不也是喝得几乎人事不知。

    于是不少官员看到这一幕,都是连连摇头,当然,不是怪楚弦,而是觉得杨克有些过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