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他怎么没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一查出来楚弦是死在怨魂酒上,那事情就有些麻烦了,所以杨克才又担心,又期待,毕竟虽然怨魂酒认识的人凤毛麟角,但终究是有人见识广博,可能会认出来。

    好在,楚弦不是当场暴毙,三天时间,也算是给了杨克一个缓冲的时间,到时候就算有人怀疑自己,酒都喝干了,谁又能找到证据?死不承认就对了。

    更何况,杨克敢在那种场合用怨魂酒,也是有他的依仗的,这酒乃是巫族当中一位大人物赠予的,当时那位大人物说,此酒极为特殊,就算是圣朝道仙,甚至是仙尊一级,也察觉不出端倪,如此,杨克才有这般胆量。

    只是等够了三天,他满心欢喜的想要听到的消息,却是迟迟没有传回来。

    这让杨克有些纳闷和不解。

    光是上午,他就派去出三拨人,三拨人打探回的消息都是一样,那就是楚弦安然无恙,没病没灾。

    “怎么会这样?”杨克疑惑不解。

    要知道,就算是他掌握化解怨魂酒的方法,甚至还有专门的丹药来中和怨魂,也是难受了好几天才缓过来,楚弦又如何能安然无恙?

    “莫非是时间还不够,又或者,是有人替他医治?”杨克感觉自己抓到了关键“没错,肯定是有人在替他医治,是李紫菀,甚至是李附子,这就对了,怪不得他还活着,该死,我倒是忘了这一点。”

    杨克面目狰狞,在家中来回渡步,显得有些急躁。

    用怨魂酒对付楚弦的事情,杨克没有和任何人说,而且也不能和别人说,包括他的死党,包括他的爷爷。

    所以现在他也没法子找人商量。

    慢慢的,杨克逐渐冷静下来,自言自语道“就算是有李附子和李紫菀为他治疗,也意义不大,撑死多活个几日,最终还是要死的,而且怨魂之力,不是毒物,普通的医道如何能医治?那我就再多等几天,而且,楚弦晚几天死,对我更有利,这样,更不会怀疑到我身上。”

    杨克自我安慰,于是继续等。

    只是一天天过去,他打探回的消息,都是楚弦屁事没事,而且气色还很好,最让杨克恼怒的是,那王燕蝉,居然还是天天跑去找楚弦,不光是去提刑司,连楚弦家中,那也成了常客。

    “李紫菀眼里揉不得沙子,王燕蝉更是大小姐脾气,这楚弦同御两女,居然还能如此和谐,怎么会这样?”杨克想不通,这几日晚上都睡不着,整个人气色很差。

    一直到了第十天,楚弦依旧是活蹦乱跳,这时候,杨克才意识到不对劲。

    怨魂酒居然无效。

    杨克不信,他在巫族的时候,可是亲眼见过被怨魂酒弄死的人,有些还是修为不差,最后都是死的极为凄惨,而且除非是精通此道的人,否则根本看不出是怎么死的。

    楚弦喝了那一坛怨魂酒,怎么可能会没事?

    不信邪的杨克专门去提刑司看了一眼,远远的,看到楚弦,的确是龙行虎步,没有任何异常,甚至比之前似乎还要功力深厚了不少。

    杨克这一下不信也得信了。

    回去之后,杨克将他最喜欢的一个茶壶砸了个粉碎。

    “楚弦,我与你势不两立。”

    相对于愤怒的杨克,楚弦这边的日子就要过的好多了,提刑司内,在他的管理之下已经是步入了正轨。

    甚至就在昨日,楚弦还专门对今年新考的榜生进行了一次筛选,往提刑司内招募了一批有潜力的好苗子。

    假以时日,这些人,哪怕有一半留在提刑司,成长起来,也能确保提刑司有可用的人才,这也是楚弦在给提刑司铺路,说白了,就是楚弦在为他将来离开提刑司后,确保有足够的可用人才而做的事情。

    这是一个,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就是撰写《推案论》,这一部著作写出来,必然可以推动整个圣朝刑案查办的发展,甚至要远超培养几个推官,比这个还要重要百倍。

    所以楚弦接下来的重心,就是在撰写这一部《推案论》。

    当然,除此之外,楚弦的修为也没有落下,因为上次黑发护腕吞尸了怨魂酒,提升了品质,连带楚弦也是一日之内,增添了极强的功力,所以楚弦很想去找杨克,再去讨一点酒来喝喝。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还有,让楚弦意外又惊讶的是,王燕蝉这两日依旧是天天来找,而且不光是提刑司,家里也是成了常客。

    只是这段时间王燕蝉来,也不避着李紫菀,甚至有时还会和李紫菀一起,说悄悄话,那样子很是亲密。

    这让楚弦明白,李紫菀必然是已经找王燕蝉谈过话了,虽然不知是怎么谈的,但显然情况有些出乎楚弦的预料。

    按照楚弦的想法,李紫菀和王燕蝉说完话后,对方应该就不会再来了,怎么结果是正好相反?

    偏偏楚弦去问,李紫菀不说,楚弦也不好直接去问王燕蝉,所以也就这么着了。

    这还不算,王燕蝉这几天来,居然每天都会拿来一张手抄的功法,向楚弦‘请教’,楚弦一开始不解,也没看出什么,但时间长了,楚弦看出来了。

    王燕蝉向自己请教的是圣朝之内,极为神妙而且有传奇色彩的术法,也就是王神龄的家传之秘,移形换位影身之法。

    这是真正的大术,据说修到大成,也就是王神龄那个程度,近乎是无惧所有的攻杀之术,无论刀劈斧砍,都伤不到,任何攻击,都会被移形换位躲开,要么就是被影身化解。

    这就等于是立于不败之地,可想而知,这门术法的厉害。

    虽说这门术法不是攻杀之术,只做防御,可却是圣朝之内,数一数二的防御神术。不知多少人窥视,不知多少人想要一探究竟。

    想不到,王燕蝉会拿这门术法,来向自己‘请教’。

    楚弦不傻,王燕蝉名义上是在请教,但实际上,是用这个法子,让自己来学这门神术。可楚弦深知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尤其是这王家的不传之秘,怎能轻易去学?

    实际上,楚弦很想学,但他并没有学,是怕将来惹麻烦,万一学了,王燕蝉纠缠不休,如何是好?你学了人家的不传之术,那就是理亏,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话可不是白叫的。王燕蝉这边还好,若是将来王神龄来找麻烦,那才是大麻烦,所以哪怕是为了不让人抓这把柄,楚弦也没有修炼。

    可没有修炼,不代表没有记住,尤其是楚弦这过目不忘,有神海书库,十几天过去,他已经是将这门神术全部记下,而且更是在神海书库凝结出了记忆书册,可以随时翻阅。

    也就是说,楚弦想学,立刻就能学。

    这的确是一种诱惑,若是放在平时,楚弦真有可能抵挡不住这神术的诱惑,但他每天事物太多,修炼阳神锻金诀几乎已经是将他一点的空闲时间全部占据,所以也就没有时间去研究那移形换位影身之术。

    可无论怎么说,这都是王燕蝉的一番心意,所以楚弦对王燕蝉的态度,也是缓和了很多。

    时间过的很快。

    沈子义大婚之后,明显也是沉稳了许多,至少在楚弦看来,表面上沈子义那是将赵颜真这泼辣的官家女子给降服的,当然,背地里是谁听谁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好在是赵颜真恨聪明,她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既然做了沈子义的夫人,那就要处处都为沈子义着想,所谓一荣俱荣。

    两个月后,沈子义夫妇就来找楚弦,赵颜真的头发也是梳成了人妻的发饰,居然是有了一丝端庄。

    沈子义来,是来道别的。

    楚弦知道,沈子义听从了自己的建议。

    果然,沈子义道“楚兄,我如你所言,前日已经去找我舅舅说了我想要外调,好好历练,增加经验和资历,我舅舅很高兴,当即就同意了,这几天就是在筹办这件事,若无意外,明日,我和颜真就要动身。”

    楚弦也高兴,就问是去哪里。

    沈子义道“海州,牡县。”

    楚弦沉思不语,沈子义想说话,却被一旁的赵颜真拉住,赵颜真可是知道楚弦不简单,听到海州牡县时,她注意到楚弦的眉头一跳,便知道对方肯定是想到了什么。

    所以她不让沈子义打扰楚弦。

    片刻之后,楚弦开口道“沈兄,我有一言和你说,但,只能单独与你讲。”

    说完,很是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赵颜真,后者气结,不过也没法子,只能是主动起身“我出去走走,你们好好聊。”

    说完,迈步离去。

    楚弦看着对方离开,这才道“沈兄,这赵颜真不错的,有能力,有眼界,她能帮你很多事情。”

    沈子义也是点头“说的不错,接触的多了,反倒觉得她挺不错,是个贤妻。对了,楚兄你究竟要说什么,怎么还非得单独说。”

    楚弦暗道,我不单独说行么,接下来要说的,很可能会惹人猜忌,本来有些事情,楚弦作为一个‘重生者’是不能讲的,但关系到沈子义性命,有些话只能是说出来,好在沈子义没那么多心眼,不会多想,赵颜真就不一样了,若是她,必然会有各种猜忌。

    楚弦这时候道“我先问沈兄,这海州牡县,你能不能别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