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巫祖来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楚弦的话,沈子义一脸不解:“不是楚兄你让我离开京州,去偏远之地任职的?”

    “我是说换个地方去任职,不一定非要去海州牡县。”楚弦道。

    沈子义想了想,连连摇头:“这个,怕是很难,各方各面都办好了,而且话都说出去,现在说不去,我舅舅那里怕是都说不过去。”

    楚弦点头,他也知道这有些麻烦,最重要的是没有什么别的理由。

    而且说实话,沈子义若去也好,至少,楚弦能做一些好事。

    所以楚弦这时候小声道:“接下来我和你说的话,你记在心里,别告诉任何人,就算是你父母,你舅舅,赵颜真,都别说,而且,你得发誓,答应我。”

    看到楚弦如此的郑重,而且表情严肃无比,这一下沈子义也是心中一紧,暗道楚兄要说的必然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居然是谁都不能告诉。

    当下,沈子义也是点头,发了誓,绝对不会透露给任何人。

    楚弦当下叫沈子义附耳过来,小声了说了起来。

    外面,赵颜真想偷听,但屋子里十分安静,她什么都没有听到,这更是让她心里好奇的很。

    她很想知道楚弦和沈子义在说什么。

    她甚至很想直接撞开门进去,但最后是忍住了,在她看来,以楚弦和沈子义的关系,楚弦不会害人,只会帮忙,也就是说归根结底都是为了沈子义好。

    所以她才能忍住。

    就在她等了差不过一个时辰之后,门开,沈子义才出来。

    可以看到沈子义神色也是十分严肃,看到赵颜真,这才眉头舒展开来,道了一句:“等久了吧?”

    赵颜真往里看了看,正好看到楚弦也走了出来。

    “今天已经不早了,沈兄既然要去外地上任,肯定是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置,便回去忙吧,明日走时,我去送你。”楚弦这时候道。

    沈子义点头:“楚兄不送,留步。”

    赵颜真这时候也只能和楚弦道别,等出去,上了马车,她才忍不住询问沈子义,但无论她怎么问,沈子义都不说。

    最后没法子,赵颜真生闷气,但即便是生闷气,沈子义也没有开口。

    到了第二日,沈子义出行,楚弦相送,还有不少沈子义京州的朋友,就是秦老虎和润良辰都来了。

    一直送到很远,这才互相道别,互道珍重。

    看着沈子义远离的车马,楚弦喃喃自语:“此番,若是子义他按照我说的去做,便可逢凶化吉,而且还能造福一方,好在还有一年,一年时间,足够沈子义他准备了。”

    送走沈子义,楚弦依旧是每日忙碌,《推案论》书写已经是有了成效,但距离将这一部著作写完,还需一些时日。

    让楚弦有些苦恼的是,他每次想和李紫菀商议婚事的时候,李紫菀都会借故离开,要么便是故意岔开话题。

    最后楚弦逼问,李紫菀就告诉他,按照寻常人家的年纪,他们的确是到了婚配的年龄,但在官家子弟这里,他们还年轻的很。

    官家子弟,因为以后各种灵物进补,而且还能修炼武道术法,那年龄,怎么说都要比普通人要长,就像是李附子,早年钻研医道,据说年过五十,才与李紫菀的娘亲成亲,成亲四十年,才有了李紫菀。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尤其是仙朝官员,更是成亲很晚,都是要等到仕途有成就,修为也不错的时候才会选择成亲。

    “楚弦,你为人官,我是医仙之女,虽然你我情投意合,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先将各自的境界和地位提升上去再考虑婚事,你觉得呢?”李紫菀这话,说的楚弦居然无言以对。

    看似很有道理,但楚弦知道,李紫菀必然是有事情瞒着自己。

    若是别人,楚弦不敢确定,但李紫菀,他熟悉的很,李紫菀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做事那是相当的果断,要不然,梦中那一世,她也不会那么决然的嫁给自己。

    她心里必然是有什么事情。

    但楚弦没有问,也是因为他了解李紫菀,若是李紫菀不想说的事情,千万千万不要逼问,也不要去探究,这样会惹她生气。

    楚弦早发过誓,不会再惹李紫菀生气,所以他没有问。

    推迟就推迟,楚弦想了想,这样也好,毕竟现在的情况,自己的局面并不明朗,一个小小的六品,还是不够。

    所以楚弦更是将心思都放在仕途和修炼上。

    当然,王燕蝉也是依旧每天来找,经过楚弦的‘指点’,王燕蝉的移形换位影身之法居然是提升极快。

    这日楚弦在提刑司内,正在审阅卷宗,这时突有所感,却是出到室外,看向天际。

    便见天空当中,祥云涌动,仙鹤飞舞,当下是一愣。

    楚弦何等见识,知道这是仙道大能施展术法造成的祥瑞之象,除此之外,楚弦也能听到,京州之地,很是热闹,甚至隐约可以听到锣鼓喧天之音。

    “外面怎么回事?”楚弦眉头一皱,随后施展手段,迈步向上走去,他居然是一步一步踏空而上,仿佛踩着一个无形的阶梯,一下一下的上到十丈之上。

    这个高度,楚弦已经是能看到一些东西了。

    楚弦阳神锻金诀已经是修炼的有些火候了,因为已经是将阳神锻金诀的弊端除去,所以楚弦一般随身会带着一个金葫芦,这葫芦巴掌大小,却是实心,只要楚弦施展术法,便可立刻变化,此刻就变成两团金沙,不断的变化成一个个浮空的阶梯,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楚弦,便是踩着这些东西上去的。

    这么做,比御空飞行那是要节省法力和体力,而且也很有逼格,一派高人的姿态。

    上到空中,楚弦看到远处,有祥瑞之象,京州一处,居然隔空站着很多人,那都是仙官,除此之外,还有身穿礼甲的京州禁军,更有身穿长衣长裙的女子,看样子,是在迎接什么人。

    这时候,旁边飞来一人,楚弦扭头一看,急忙行礼。

    这飞来的,赫然就是提刑司郎中。

    那是楚弦的顶头上司,当然是要恭恭敬敬。

    楚弦这时候问道:“郎中大人,那边是怎么回事?”

    司郎中哈哈一笑:“楚弦啊,你是成天忙碌,却是没有注意外面的事情,这是巫族第十三巫祖降临,来访圣朝,那十三巫祖地位超然,咱们圣朝自然是要以礼相待,说起来,和巫族争斗多年,对于圣朝来说,也是损伤元气的,若是能借着这个机会,让两族和好,那是比什么都强。”

    司郎中话语当中透着一丝希望。

    楚弦这才反应过来。

    他居然将这件事都给忘了。

    不过也不怪楚弦,这十三巫祖来访圣朝的事情,在梦中那一世,根本没有发生过,也算是楚弦这个小蝴蝶煽动翅膀造成的效应而已。

    毕竟,没有楚弦,就没有杨克被巫族掳走的事情,而杨克不被掳走,就不会促成十三巫祖来访。

    也就是说,这件事,楚弦根本不知道,而且因为无法窥视未来,所以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十三巫祖来访,对于楚弦来说,没什么关系。

    一来,楚弦的官位虽说已经是正六品,但在京州之地,还真不算个什么,就算是参加朝会,那也得是正五品才有资格。

    所以能去迎接十三巫祖的,都是高官,这里面,肯定是不包括楚弦的,别说楚弦,就是提刑司郎中,不也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招待来客的事情,有礼部去做。

    二来,楚弦最近在想着一件事。

    因为他算算时间,距离圣朝发生的一件大事,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

    在梦中那一世,楚弦是经历过的,所以知道很多即将发生,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这也是楚弦能运筹帷幄,在这一世大放光彩,成功崛起的关键。

    那一世的这个时候,楚弦还只是一个边陲之地的小吏,甚至都不能算作是官员,而就在从现在开始的一年多之后,圣朝,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大事,波及面极广,可以说整个圣朝,从上到下,都被波及,可以说,这是一场动荡,一场灾难。

    人为制造的灾难。

    楚弦记得,梦中那一世,不知多少大官在这次动荡当中丢了官,甚至是丢了命,甚至于,若不是最后圣朝最上层果断作出了反应,怕是整个圣朝的根基,都会在这一次事件当中动摇。

    或者说,已经动摇了。

    在楚弦的记忆当中,他很多熟人,都被波及了,包括崔焕之,甚至包括李附子。也是因为梦中那一世,李附子遭了难,在一段时间里丢了官位,所以前世时,楚弦这个‘穷小子’才能攀上高枝,娶了李紫菀,毕竟当时的李家,那也是困难时期。

    这一世,楚弦一直记得这件事,对于他来说,这件事他明显是无法左右的,只能是探究一下原因,然后,尽可能的保护身边人不受波及。

    就是因为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所以楚弦才把十三巫祖来访圣朝的事情给忘了。

    “那杨克,怕是要得意一段时间了。”楚弦这时候心道,杨克乃是那十三巫祖的义子,更是促成这次巫族和人族交好的关键人物,估摸现在正在人前人五人六的摆威风。

    楚弦自己当然也要提防,免得被杨克钻了空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