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只能是我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你……”孔谦一愣,楚弦却是冲着萧禹道:“中书大人,楚弦有一问,还请中书大人无论如何要实话实说,真言相告。”

    萧禹也是有些意外,看了看楚弦,点头道:“你问吧。”

    楚弦问道:“十三巫祖之死,是否与圣朝有关?”

    那边刑部尚书生怕楚弦冲撞中书令,当下就道:“楚弦,你这是什么意思?”

    倒是玉将军润伯然眉头一挑,意味深长的看了楚弦一眼,而萧禹,更是明白楚弦问这句话的意思,所以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十三巫祖之死,与圣朝无关,至少,与圣朝官面上没有任何关系。”

    这意思,就是告诉楚弦,十三巫祖,不是因为某种政治原因,被圣朝高层暗杀。

    楚弦听到这话,点头道:“那么,楚弦没有问题了,此案,楚弦愿负责查办,七日之内,给巫族一个满意的交待。”

    那边孔谦急了:“楚弦,你不可如此,你将来潜力无限,我孔谦已经行将就木,此事无论成与不成,都应该是我去背这罪名,这也是为圣朝效力。”

    楚弦却是摇头:“孔大人,这功劳,你便让给我楚弦吧,别和我抢了。”

    “功劳,什么功劳?”孔谦一愣,别说他,就是萧禹和润伯然也是好奇的看向楚弦。

    “当然是查出这大案的功劳。”楚弦一脸正色:“十三巫祖在京州遇害,若将此案查清,当然算是大功一件。”

    那边玉将军笑了,就是萧禹也是摇头:“楚弦,你没有仔细听吗?这件案子,根本无迹可寻,我们都去查看过,别说七天,就是七十天都不会有结果,能在我们两族高手眼皮子底下暗杀十三巫祖,那凶手必然是经过严密的谋划,而且修为只在我之上,否则如何能对敌十三巫祖?试问,这样的凶手,怎么查?怎么抓?这件案子,查不出的,七天时间,也只是为了调兵遣将,准备应对巫族的报复罢了,甚至我都怀疑,这是巫族人自导自演的把戏。”

    显然,就算是萧禹,也根本不对能查出真相抱有一丝期望。因为,这件事,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一场,挑动两族厮杀争斗的阴谋。

    既是阴谋,那么案子本身,已经不重要,重要的集结战力,前往兀州赤焰山,准备应对巫族的疯狂‘报复’,又或者说是进攻。

    要知道,巫族还有十二巫祖,而且还有众多不亚于道仙的烈日祭司,对方真的以全族之力杀来,对于圣朝来说,也是极为麻烦和棘手的事情。

    “中书大人觉得,这是巫族自导自演之计?”楚弦问了一句。

    萧禹摇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不可能拿出让他们满意的结果,所谓查案,也只是形式而已。”

    楚弦这时候似乎很是执拗,道:“那如果,七天之内,找出凶手,可否能平息可能发生的战乱?”

    萧禹知道楚弦想的是什么:“楚弦,我知你年轻气盛,也知道你在查案断凶上有独到之处,但这件事难度极大,当然,如果你真的能在七天之内将事情查出,而且这真相于圣朝无损,那么当然是最好,这么一来,便可化解战乱。不过楚弦,你也要知道,此事能查出结果的可能性万中存一,所以该备战还是要备战。”

    楚弦点头:“这个属下知道。”

    说完,扭头对已经有些目瞪口呆的孔谦道:“孔大人,就劳烦你先会提刑司主持大局,这边,交给楚弦吧。”

    这一刻在萧禹和玉将军润伯然等人心中,对楚弦的看重更加深了一层,至少楚弦知难而上有担当,这一点可是要比朝中一些人强得多。

    “楚弦,你考虑清楚,此事,我们首辅阁几位仙官都查探过,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线索,十三巫祖被人发现死在书房之内,外表看不出任何伤痕,却是已经气绝身亡,这一点我们都可以确认,而且书房之内也没有任何斗法的迹象,我想,那凶徒必然是用了某种特殊的术法,趁其不备,一击毙命。”玉将军润伯然这时候道。

    显然这话里是在提醒楚弦,更是将当时发现十三巫祖的情况道出,等于是在给楚弦提供线索。

    楚弦点头:“中书大人,玉将军,尚书大人,此事楚弦已经考虑清楚,此案楚弦一定要查,而且我既为提刑司总推官,那更是责无旁贷。”

    “好!”萧禹神色中带着一丝期许:“楚弦听令,从现在开始,你便主查十三巫祖之案,提刑司内的案子,你先放下,交给孔谦推官,记住,你只有七天时间,圣朝各部各司,只要你需要都可以随意调动,就算是禁卫军,飞甲军,只要不超过百人,你也可以直接调用。七天之后,查出真凶,大功一件,若是七天之后什么都查不出来,革官查办。”

    楚弦正色:“下官接令。”

    萧禹深深看了一眼楚弦,然后转身离去。

    孔谦此刻上前:“楚弦啊,你这又是何苦?此案,中书大人已经是说的非常清楚,实际上,查不出的,就算是查出一些东西,也未必能让巫族满意,这根本只是一个形式,没有人会认为能查出什么,包括中书大人他自己也是一样。”

    楚弦摇头:“的确如此,但又不是,眼下的局面的确非常凶险,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确定一件事。”

    孔谦一愣:“确定什么事?”

    楚弦道:“巫族那边,也不知十三巫祖会死,换言之,至少那位叫做黑龙的烈日祭司并不知情,他们同样惊恐,同样愤怒,同样有些不知所措。”

    “你怎么知道?”孔谦不信。

    楚弦道:“刚才我仔细观察巫族那边的人,倘若是巫族人的阴谋,他们的反应不会是那样惊恐和愤怒,就算大部分人能演戏,可一些细微的动作也能暴露出来,此外黑龙祭司给出的七天时间,不是胡乱说的时间,现在十三巫祖被害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回巫族了,如果是巫族设下的苦肉计,那么,他们不会给咱们七天时间,立刻就会动武,但他们没有,也就是说黑龙祭司应该知道,七天时间是他能拖延最长的时间,至少黑龙祭司也希望咱们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两族死斗,对圣朝不利,对巫族,同样不是好事。”

    孔谦叹息一声:“这些,也只是你的猜测,万一,是咱们一厢情愿呢?”

    楚弦笑笑:“毫无根据那叫猜测,而有理有据,为推测,孔大人,你应该知道,只要有依据,那么结果就算是可能性再小,也不可遗忘,这是推官准则,已经被你我写入《推案论》了。”

    孔谦一愣,也笑:“行了,我说不过你,这件事你既有把握,那么就查吧,更何况,事已至此,就算想要反悔也不行了。”

    楚弦点头。

    这件事,楚弦不是意气用事,一来,孔谦虽然经验丰富,但如果查这件大事,十有**是查不出个所以然的,但换做自己便不同,至少在查案断凶上,就算是孔谦也不如自己,这点自信,楚弦还是有的。二来这件事透着蹊跷,堂堂十三巫祖居然被害,身死异乡,这简直就是不敢置信的事情,又关系两族无数百姓的性命,楚弦又如何能退缩。这件事上若是退缩,在萧禹等人眼中,也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倒不如主动请缨,破釜沉舟,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楚弦查案,无论是大案小案,都有他自己的一套章程,就算是线索再怎么杂乱无章,只要理顺,都可以了解整件事情。

    楚弦负责巫祖被害一案的查办,这件事普通官员和百姓是不知道的,只有圣朝五品以上的官员才会知晓一些。

    听到这个消息,众官心思各异。有人觉得这楚弦是不知好歹,自不量力,要知道这种案子,岂是他一个小小的提刑司推官能查的?死的,可是巫族的十三巫祖,那是何等存在?而且这里面必然是有内幕,但无论是什么,楚弦,都不够资格。一个凡人,去查一位超越道仙级别存在的案子,就像是一只蚂蚁,想要介入猛虎之间的争斗一样,是找死的行为。还有人觉得,楚弦这是哗众取宠,当然也有明白人,知道楚弦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圣朝总要摆出查案的架势来,而既然要查案,按照规矩,在京州之地,那提刑司是当仁不让,楚弦作为总推官,他不上,谁上?

    也就是说,楚弦既做这京州提刑司总推官,这件事,必然会落到他头上,那是躲都躲不开的事情。

    “这楚弦也是运气不好,居然撞见了这种事情,看起来,他这仕途怕是要就此止步了。”有官员显然已经看穿了这件事的本质。

    杨真卿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也并不意外。

    这件事,楚弦这个提刑司总推官是职责所在,当然杨真卿也知道,楚弦来查案,只是一个形式,实际上圣朝这边,还有一路真正的精锐也在查办这件案子,要查出十三巫祖究竟是怎么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