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首辅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首辅阁内。

    在杨真卿和几个首辅阁仙官面前,一个官员低头行礼。

    “殷柬之,这件事,交给你们洞烛司来暗中查探,除此之外,给你们先斩后奏之权,一定要将这件事查明白。”杨真卿这时候神色凝重道。

    “下官领命。”殷柬之神色不变。

    旁边大司徒也道:“柬之啊,你是洞烛司大都统,掌握大权,而十三巫祖这件事,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在你看来,此事有几种可能?”

    殷柬之略微一想,便道:“圣朝没有暗杀巫祖的计划,也绝对不是诸位大人下的手,这一点可以确认,那么,只剩三种情况,一种是巫族贼喊捉贼,故意引战,第二种是有另外一股势力挑拨离间,借杀十三巫祖,祸水东引,挑动两族争斗,还有一种,十三巫祖是自己身死,或许是有什么隐疾重症,突然病发。”

    “那就按照这三个方向去查,一个一个排查,去吧。”上将军秦元谋此刻摆摆手,殷柬之便低头退下。

    这边大司徒叹了口气:“明面上,提刑司来查案,暗地里,洞烛司一一排查,如此能查出真凶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句话,大司徒是在问别人,也是在问他自己。

    上将军秦元谋却是连连摇头:“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结果,还得未雨绸缪,调集兵力,集结兀州,我已经发出调令,调集各州精锐,集结兀州,也算是预防万一,巫族若是不分青红皂白敢来进犯,便让他们全部死在赤焰山上。”

    这话,秦元谋说的杀气十足。

    “首辅阁已经决定调集五十万赤金军前往兀州,不过这还不够,兀州军只有二十万之数,就算是加上五十万,也不过七十万,而巫族号称可调集百万雄师,倘若是巫族早有引战的心思,怕是还会更多,而且如果真的是他们做的苦肉计,找借口动武,之前的七日期限,也是障眼法,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提防巫族的进攻。”

    说完,秦元谋又道:“战事,由我与玉将军领军,兵部尚书赵恒来做后应,这件事,一刻不能等,所以很快,我二人就要前往兀州,提防巫族提前来犯。”

    这时候,大司徒又道:“那巫族使团的其他巫族人,又该如何处置?大家都在,说说吧。”

    那边萧禹开口:“以礼相待,暗中提防。”

    其他仙官都是连连点头,这八个字,可以说是最好的应对之道。

    “各种可能性,都得预防,一旦战事发生,这些巫族人,都不可放回去,所以务必要确保兀州的消息准确。”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圣朝第一仙,太师吕岩此刻开口了。

    在场的仙官,都是首辅阁成员,发生了这种大事,只能是首辅阁成员才以后资格参与决策,这也是圣朝最高的权利所在。

    天唐圣朝,自太宗圣祖起,便不准有君王独揽朝政大权,天唐圣朝,只有皇族,却不立仙帝。

    这也是太宗圣祖为确保圣朝能存世长久,而采取的一种措施和手段。

    皇族空有地位,却无大权,因而任何事务,首辅阁都可决断。

    这时候杨真卿突然道:“王侍中,你说你今早还去见过十三巫祖,当时他有何异常?”

    这话,是问王神龄的。

    在首辅阁里,王神龄并不是核心成员,此刻听到杨真卿发问,心中有些不快,因为这杨真卿明显是在‘怀疑’自己。

    这种事情,王神龄当然是要解释清楚,因为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他,甚至吕岩面带疑惑,显然不解王神龄为何要单独去见十三巫祖。

    也是因为今天朝会,太师吕岩并没有去参加,所以并不知道朝会上发生的事情。

    王神龄这回受开口道:“今天早上,我是去找过十三巫祖,当时有很多人看到,我去找他,是说楚弦入赘巫族之事。”

    “楚弦?”吕岩这时候说了一句,微微一想,就问旁边一个仙官道:“可是那个提刑司的楚弦?”

    “是他!”那仙官急忙道。

    “哦,他什么时候要入赘巫族,我怎么不知道?”吕岩开口询问,也是这些小事,一般不会惊扰这位圣朝第一仙,所以从一开始,这种两族通婚的事情,吕岩就不知情。

    于是旁边那仙官又给小声说了几句,吕岩这才明白。

    王神龄这时候继续道:“我去拜访十三巫祖,主要就是说这件事,我说楚弦与我孙女两情相悦,所以不能入赘巫族,这件事,十三巫祖听到,也是同意撤回之前的要求,然后我便告辞离去。从始至终,十三巫祖都没有任何异常,不像是有什么隐疾重症,这一点,巫族之人都可以证明。”

    “也就是说,十三巫祖,今早之时,还是安然无恙的,但就是在之后,便遭遇了不测?”吕岩这时候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

    王神龄这时候扫了一眼杨真卿,心中恼怒,却是开口道:“要说最了解十三巫祖的,应该是杨克,毕竟,杨克是十三巫祖的义子,这段日子,几乎天天都陪伴在左右,倒不如问问杨克,十三巫祖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杨真卿当下脸色不善,但没法子,王神龄说的是事实,他不可能否认。

    吕岩这时候看了一眼杨真卿,直接道:“杨兄,劳烦你叫你孙子来,我当面问问话。”

    杨真卿显然早就知道会问杨克,所以直接道:“我早就让那小子候在外,这就叫他进来。”

    说完,交待下面的护卫,很快,杨克就被带了上来。

    就算是杨克,此刻也是小心翼翼,毕竟,这里是首辅阁的会议,乃是圣朝最顶级的权利中心,这里的任何一个仙官,都是跺跺脚,可撼动圣朝的存在。

    杨克此刻冲着众仙官行礼,极为恭敬。

    “杨克,十三巫祖来了之后,你都是天天陪伴左右,就从头一天开始说,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吕岩这时候说到。

    平日里,吕岩便是首辅阁绝对的掌控者,此刻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要主持大局,若是吕岩认真起来,就算是杨真卿也不敢与之抗衡。

    现在,吕岩让杨克说,杨克就得说,而且必须是一五一十,将所有细节道出。

    杨克倒也没有慌,显然,杨真卿早就交待过他,所以此刻他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开始讲述。

    从头一天十三巫祖来开始,讲述到最后一次见到巫祖。

    整个过程,没有人说话,都在仔细听着,显然,杨克是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的,因为面对诸仙,任何谎言,都会被识破。

    实际上,杨克也没有撒谎,十三巫祖突然身死,对于他来说也是极为突然,甚至是相当不利的。

    本来两族和好,他可以借着十三巫祖义子的身份,平步青云,风生水起,可现在十三巫祖死了,他的地位一下子就尴尬了。

    若是两族死斗,那么他更是再没有出头的机会,至少在圣朝的仕途上,他是不可能再谋求一官半职,甚至还会被监视,或者,更严重一些,被软禁。

    这一点,杨真卿知道,杨克也知道。

    所以他现在哭的心都有。

    在场仙官,都可做到过耳不忘,此刻杨克说完,他们就细细品味,尤其是礼部尚书,还有这几日和十三巫祖有过接触的仙官,都在比对杨克的话。

    显然,杨克没有说谎,而且基本可以断定,十三巫祖的死,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退下吧。”吕岩说完,杨克如释重负,急忙退走。

    这时候,外面进来一个护卫,冲着萧禹小声说话,吕岩立刻道:“什么事?”

    萧禹此刻也是神色凝重,他的官位,显然比吕岩差了很多,此刻是恭敬道:“回禀吕太师,是楚弦,他为提刑司总推官,明面上,负责查办十三巫祖之案,他,他刚才找我,说是想要去看看十三巫祖的肉身尸体。”

    一说这个,大部分首辅阁的仙官都是连连摇头,显然是觉得这楚弦还真以为能查出来真相?找出真凶?

    这件事,就连他们这些道仙都找不出端倪,一个凡人,又能如何?

    但这话不能说,提刑司查案,那也是他们点头的,而且还是他们必须要摆出的一个‘姿态’。

    装样子,也得装。

    吕岩点头:“给楚弦放权,让他随意去查,萧禹,你派人跟着,拿首辅阁的令牌给他,告诉下面的人,提刑司查案,不准任何人阻拦。”

    众仙一听,都是大吃一惊。

    杨真卿第一个开口:“吕兄,怕是没有这个必要吧,楚弦只是凡人,现在是仙人一级的高手身死,他能查出什么?只是做做样子,让人去吩咐一声配合就行了,没有必要给他首辅阁令牌吧?”

    显然,这首辅阁令牌相当不简单,因为有这个令牌,那就代表着首辅阁授权,就算是要抓一个仙官,都可以先斩后奏。

    这就是权力。

    吕岩摇头,态度坚决:“给他,咱们在座的,哪个不是从凡人修炼上来的?难道说,咱们天生就是仙体?天生就这么尊贵?不要小瞧了咱们的后辈,尤其是像楚弦这样,出身低微,却是能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这是有真本事的,上次阴府的事情,这楚弦哪怕被扣住元神,也没有堕圣朝的威风,就冲着这一点,应该给他这个信任,更何况,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若是他真的能查出什么,能阻止咱们与巫族的死战,那区区一个首辅阁令牌,又算得了什么?所以,给他。”

    吕岩作为圣朝第一仙人,自然是有他的权威在,平日里,他可以与人商量,甚至会选择妥协,但有的时候,吕岩一旦坚持,那也是谁都劝不住的,除非是能在道理上压过他,否则,还是别触那个霉头的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