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零一章 你有几分把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完之后,楚弦退了出去,然后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想要见见这一次来圣朝所有的巫族人。

    对于这个要求,黑龙祭司也是眉头一皱,至于其他巫族人更是愤怒无比,用杀人一般的眼睛看着楚弦。

    这倒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楚弦的要求,明显是将视角看向了巫族人,甚至有怀疑他们贼喊捉贼的意思。

    哪怕只是有这种意向,对于巫族人来说,也是一种‘羞辱’。

    “你这蝼蚁一般的东西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怀疑十三巫祖的死,与我们巫族人有关?”一个冥月祭司此刻阴着脸问道。

    他还算是比较克制的,有的巫族人更是已经破口大骂:“你这该死的东西,你敢侮辱我们,有本事咱们来决斗,敢不敢?”

    楚弦摇头:“决斗什么的,就算了,只是既然诸位将荣誉看的这么重,那为何不敢叫来所有人,我楚弦既然负责查案,当然要从十三巫祖的身边人开始问起,诸位也不要误会,除非是你们当中有人心里有鬼。”

    “放屁。”一个身高一丈多的巫族巨汉就要上来动手,自然是被人拉住,但依旧是冲着楚弦破口大骂:“你这狡诈的狗东西,说谁心里有鬼?我巫族勇士,玄境祭司格尔腾,要与你生死决斗。”

    楚弦摇头,懒得看对方,而是冲着黑龙祭司道:“黑龙祭司,还请行个方便,我要见你们所有人,一个不能少。”

    这次黑龙祭司盯着楚弦看了一会儿,才伸手阻止族人喧闹。

    “把族人都叫来。”黑龙祭司下了命令,他是烈日祭司,而且还是烈日祭司当中的上位者,所以有绝对的权力,他既然开口,其他巫族人又怎么敢违背,只能是不甘心的叫来所有族人。

    很快,所有巫族人都来了。

    楚弦一目扫过去,就知道有多少人,实力如何。

    人来了,楚弦就开始询问了。

    这种询问是必须的,也是掌握线索最直接的办法,没法子,楚弦现在要了解案情,所以只能是按部就班,而且这每一步都不能剩。

    别说这些巫族人,就是圣朝之内,这几日和巫祖有接触的,楚弦都要一一去问询,绝对不会因为对方官位高低而有任何的顾虑。

    身边有仙军卫,手持首辅阁令牌,谁敢不听话?

    被楚弦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询问,巫族人显然已经是不耐烦到了极点,但楚弦显然很有耐心,而且这件案子,因为关系太大,所以楚弦身边根本没有配备文书官,所有的细节,都得是楚弦自己来记录。

    当然,拿笔记录,只是做做样子,楚弦有神海书库,所见所闻,都会留存在神海书库之内,所以就算是不用笔记,也能牢记在心。

    楚弦没有任何遗漏,从黑龙祭司到哪怕是巫族的一个无关紧要的护卫,全部都问了一遍,当然,问的内容或许不同,但都在楚弦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问询之后,天色已黑,黑龙祭司从头到尾跟着,眼中原本有的那种不屑也是逐渐被凝重所代替。

    显然,楚弦用实际行动让对方产生了认同感,至少楚弦查案很认真,而且没有任何对巫族的敌视和偏见。

    到最后几个巫族人,倒也没有那么抵触,他们不是瞎子,能看得出楚弦是在真心查办这件事,没有敷衍了事,更不是搞形式。

    问询之后,楚弦告辞离去,黑龙祭司很是让他意外的亲自相送,就在楚弦转身离去时,黑龙祭司那高大无比的身影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楚大人,这件事,你有几分把握?”

    楚弦愣了愣,回头看了看那高大的身影,即便是行宫的大门本就修的高大宏伟,但在黑龙祭司身后,似乎也像是小了很多。

    仙军卫也停下,先是看了一眼黑龙祭司,随后又看向楚弦,估摸也是想听听楚弦会怎么回答。

    两人都本以为楚弦会沉思许久,要么不作回答,却没想到楚弦回答的很快。

    “此事,楚某还没有把握,要说几分,现在一分都没有。”

    这是实话。

    楚弦不是神,更做不到未卜先知,尤其是这件案子,眼下更是毫无头绪,所以不可能胡说八道。

    听到这个回答,黑龙祭司显然有些失望,摇了摇头,走了回去。

    楚弦离开,但他没有回去。首辅阁给他的时间是七天,但实际上,根本没有那么久,楚弦根本没有时间去休息,他要继续问讯相关的官员。

    哪怕是天黑。

    京州不少官员对于楚弦的深夜造访,显然很是不满,但没法子,他们官级或许比楚弦要高,但在这件案子上,首辅阁是给楚弦放了权,所以他们不敢违背。

    无论是五品、四品、甚至是三品和二品,只要楚弦去问,不管多晚,他们都得接待,而且还得有问必答。

    夜已深。

    楚弦这时候朝王府走去。

    旁边跟着的道仙这时候开口道:“楚推官,你这么做,会让人觉得你是故意做样子,会引发上官的不满,对你,没有好处,尤其是这件案子,几乎不可能查清楚的情况下,越是如此,你莫非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后路?”

    这是在劝慰。

    楚弦一笑,暗道这位仙君卫全天都是不苟言笑,此刻居然说话了,而且还是主动说话,实在是不容易。

    当下楚弦抱拳道谢,然后才道:“此案紧迫又事关重大,楚弦只能如此,至于别的,楚弦没想过,只知道这件案子若是没有一个交待,楚弦仕途之路就此终结,哪来的后路?那样,又何必在意上官的看法,他们不满,又与我何干?”

    这话说的那仙军卫一愣,随后是哈哈大笑。

    “说得好,我轩月谷早听说你楚推官不凡,今日了解,果然如传言一般,既然如此,那这次,我轩某,便陪你大闹一场。”

    能成为仙军卫的一员,显然不是普通人,毕竟,人家是正儿八经的道仙,修为高深,论战力,那是远超楚弦,甚至就连李附子,也未必能在术法和武力上超过仙军卫。

    楚弦也是哈哈一笑,却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拱手道:“那这几日,就劳烦轩前辈了。”

    轩月谷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带着赞许之色。

    “好!”

    一个字,算是回应。

    王家。

    王神龄显然是等候多时,毕竟以王神龄的手段,如何能不知道楚弦会来问询,所以王神龄不光是没有休息,反而还准备好了一些饭菜,等楚弦来的时候,王神龄直接道:“楚推官,忙了一天,吃点东西吧,轩剑圣,好久不见啊,来,咱们喝一杯。”

    这后一句,显然是和轩月谷说的。

    楚弦一听心头一跳。

    王神龄是什么人,那是圣朝正二品的仙官,大权在手,地位超然,他认识轩月谷并不奇怪,但是以这种语气说话,那就有意思了。

    剑圣?

    楚弦可没注意轩月谷身上有佩剑的。

    那轩月谷摇头:“王大人,这次我们是来办案的。”

    王神龄一怔,随后点头:“你不喝就不喝,但楚推官,你可别浪费这一桌好菜,有几个,可是燕蝉亲手做的。”

    一提到王艳蝉,楚弦就感觉有些心慌,再看王神龄的样子,根本就是一副看孙女婿的表情,再想到今天朝会上王神龄帮自己解围,楚弦是又感激,又无奈。

    好在今天是来查案。

    对,查案。

    所以楚弦很是正色的拒绝了宴请,然后开始问询,王神龄眼中闪过赞许,就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来说吧,今日大早,我为了你入赘巫族之事去找了十三巫祖……”

    王神龄开始讲述。

    内容很简单,他去拜访,见到十三巫祖,谈了片刻,十三巫祖同意了取消自己的入赘要求,然后王神龄告辞离开。

    “当时,十三巫祖没有任何异相,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王神龄这时候神色也是凝重下来。

    楚弦点头,以王神龄的修为,若是当时十三巫祖有问题,王神龄必然可以看出来端倪,若是没有,那就是没有。

    楚弦这时候沉思片刻,那边王艳蝉也出来了,妙目看着楚弦,显然很想过来,又怕打扰,王神龄见状,冲着王艳蝉摇摇头,示意她别过来。

    这种场合实际上相当正式,尤其是王神龄很清楚,楚弦若是过不了这一次难关,那么今后仕途就此夭折,所以王神龄对于这位‘孙女婿’,还是有些犹豫的,简单来说,眼下不适宜将关系敲定,但也不能放弃和翻脸,王神龄可不想以后被楚弦指着鼻子说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什么的。

    要的,就是若即若离,既不疏远也不特别亲密,对于王神龄这种老官场来说,做到这种既亲热又疏远,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说游刃有余。

    楚弦这时候也看到了王艳蝉,自然也看到了王神龄的动作,当下是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王神龄借着朝会上说自己和王艳蝉的事,逼迫自己答应娶王艳蝉,那就麻烦了。好在,王神龄知道,自己接了一个麻烦无比的差事,很可能仕途就此终结,王家当然不会找一个普通人结亲。

    将要问的都问出来后,楚弦告辞,临走时王神龄也问出了和黑龙祭司一样的问题,问楚弦差这件案子,有几分把握。

    轩月谷以为楚弦会说一分都没有,但结果,楚弦的回答却是:“我已有两分把握查出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