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零三章 陷入僵局(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大部分巫族人比起来,眼前这个葬司看上去更像是人族,身材虽高,但没有高的那么夸张,除此之外,这位葬司是一个女子。

    巫族女子,楚弦是见识过的,大部分是粗野豪放,但眼前这个巫族女子,居然有那么一股优雅和柔弱。

    虽然她个头甚至比楚弦还要高那么一点,但四肢纤细,肤白貌美,居然是难得的绝色佳人。

    想到这个女子是葬司,很快就会死,所以楚弦也是未免叹息了一声,但很快发现,黑龙祭司似乎更悲伤。

    楚弦好奇之下问了一声,黑龙祭司道出了一个让楚弦吃惊的原因:“她是我女儿。”

    黑龙祭司的女儿?

    楚弦的确是没想到,而且很快他知道,巫族的葬司,那是从她出生时就决定的事情,就算是黑龙祭司,也不可能更改。

    楚弦看得出来,黑龙祭司对他这个女儿很是疼爱,但族规就是族规,就算是再不愿意,再不舍,也没有法子。而实际上,大部分巫祖的葬司,即便是到寿元耗尽,也不会履行他们的职责,因为,巫祖寿元极长,几乎不可能意外陨落。

    有的巫祖,已经更换了十几名葬司,一代一代,葬司享受崇高地位,这是很多巫族人羡慕之处,但同样,一旦巫祖陨落,葬司就必须要履行他们的使命。

    谁,都不能违背。

    楚弦这时候将对黑龙祭司的怀疑尽数消除,哪怕是为了他的女儿,黑龙祭司也不会对十三巫祖不利。

    因为十三巫祖一旦陨落,随之倒霉的,就是他的女儿。

    这种事情,黑龙祭司尚且没法子,楚弦一个外人,当然也只有旁观的份儿。葬司转移巫祖尸体,取走图腾之力的过程,楚弦都看在眼里,随后就知道,为何黑龙祭司说,十三巫祖是不可能被毒死。

    十三巫祖的图腾之力,乃是一条毒龙。

    毒龙在巫族那边,是万毒之祖,万毒之源,试问,什么样的毒能毒死十三巫祖?

    楚弦亲眼见到黑龙祭司的女儿,也就是十三巫祖的葬司收取巫祖图腾,就在那一条巨大的黑色阴影钻入葬司体内之后,巫祖原本的身体,化作了一块岩石。

    人形的岩石。

    似乎巫祖所有的力量和神力,都随着那巨大的黑色阴影而被抽离,只剩下一个驱壳,而这驱壳,变成了岩石。

    显然巫祖所拥有的,并非是血肉之躯。

    抽离了巫祖图腾,才可以移动巫祖身体,之后,巫祖已经石化的身体被放置在特制的一个木棺之内。

    巫族对于这个仪式很是看重,过程当中,首辅阁内的几位仙官也是到场,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和礼数。

    等到仪式结束,楚弦才找机会见到黑龙祭司,这时候,黑龙祭司正和他女儿,也就是那个吸收了巫祖图腾的葬司说话。

    楚弦这时候也知道,黑龙祭司的女儿叫做‘夜莺’,而且很有礼数,据说十几年前拜了一位人族修士为师,学了人族礼仪,识文写字更是不在话下。

    楚弦恍然大悟。

    怪不得和其他巫族女子不同。

    看着夜莺,楚弦总感觉有什么地方很熟悉,思索了半天,楚弦才反应过来。

    是对方气息。

    从看到这夜莺第一眼开始,楚弦就有这种感觉,只是一开始被吸取巫族图腾的异象吸引了注意力,所以才一时之间没有想到。

    现在,楚弦想到了,而且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当下试探的问了一句:“夜莺小姐的师父,是不是姓许?”

    那夜莺虽然比绝大多数巫族女子都要看上去柔弱,但实际上,也是很有英气,此刻她微微一愣,看了一眼楚弦,面带惊讶之色。

    楚弦是谁,黑龙祭司早就告诉她了,所以她直接道:“楚推官认识我师父?”

    显然,楚弦猜对了。

    “见过几面,认识。”楚弦倒也不是撒谎,他的确认识对方,只不过,是在数年之后。

    许风,楚弦梦中那一世的好友,虽然身无一官半职,却是一个学识渊博,喜好四处游历,本事也很大的剑客。

    楚弦交友,并不看对方出身,所以才和能许风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而那个被怨魂酒害死的人,就是许风,当时许风喝了怨魂酒,坚持了数月时间,找到楚弦将事情道明,这才身死魂灭。若没有许风,楚弦还不知这世上还有怨魂酒这种东西,别看许风死的似乎很憋屈,实际上许风并不是寻常人。

    他是剑客,以剑入宗师的剑道宗师。

    自然,许风最厉害的是剑法,可他的剑法很不一样,别人是练剑,他是炼剑气。

    剑气存于诸脉之间,因而他的剑法,叫做‘神脉剑诀’,修炼这门剑法的,气息会很特殊,所以楚弦见到夜莺,才会感觉熟悉。

    这时候,楚弦多看了夜莺一眼。

    倒不是她漂亮,因为无论是李紫菀、纪纹、洛妃甚至是王燕蝉,都要比夜莺美貌,楚弦看她,是因为楚弦想起来许风曾经提到过夜莺的名字。

    当时许风说他有一个徒弟,叫做夜莺,潜力极高,年纪轻轻已经是将他‘神脉剑诀’融会贯通,而且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许风对夜莺的评价极高,当时楚弦只是随便听听,好在有神海书库,所以哪怕是随便提过一嘴,时隔多年,楚弦也能想起来。

    想不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许风的徒弟。

    这一世,许风不认识自己,而他的徒弟,也是命运不同。

    楚弦叹了口气,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夜莺告辞退下,她明日就会启程,带着十三巫祖的图腾之力返回巫族之地。楚弦待她走后,开始对黑龙祭司询问。

    依旧是关于十三巫祖的死因,楚弦这次问的很直接,没有打斗,没有外伤内伤,更不是中毒,那十三巫祖究竟是怎么死的?或者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在满足之前这几个条件下,杀死十三巫祖。

    既然可以排除黑龙祭司的嫌疑,那么有些问题楚弦就可以问了。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黑龙祭司沉思许久,摇头:“据我所知,要满足之前几种前提,根本没有什么法子可以杀死十三巫祖,要知道,那可是巫祖大人,我族最强的存在,放到你们圣朝,就是首辅阁道仙一级,试问,谁能在悄无声息之下,灭杀一位首辅阁道仙?”

    楚弦想了想,摇头。

    显然,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现在,这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就发生了。

    临走时黑龙祭司一句话,让楚弦记忆犹新,他说,不光是圣朝在查,他们巫族人也在查,而且他们更想知道真相。

    这一点楚弦相信,因为巫族人更清楚,如果弄不清巫族死因,那即便是为了安抚内部,也得对圣朝动武,否则巫族内部就先乱了。毕竟,按照常理,只有圣朝处心积虑,这才能暗杀十三巫祖。

    不愿动武,却不得不动武,不光是圣朝如此,巫族也是一样。

    外面,轩月谷看到楚弦,道:“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句话算是一句提醒。

    楚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轩月谷了然,没有再问。

    每日查案的进展,楚弦都要做纪录,然后上报首辅阁,此刻楚弦据实写好,交由轩月谷递上去。

    十三巫祖的死,带着一种诡异的神秘,让人摸不清头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这件事所引发的后果,却是极为严重。

    谁都能看出来,这里面有猫腻,有阴谋,有诡计,但就是难以掀开那一层布,无法窥得真相,无论是巫族还是圣朝,似乎都被那个凶手玩弄在鼓掌之间。

    可楚弦不相信这世上有这种人物,能随心所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若是真有这本事,又何必玩这些阴谋诡计,故作玄虚?

    对方的目的,已经可以确定为故意挑起两族争斗,因为若是巫族人搞的鬼,巫族的兵卒早已经动手了,不会一直等圣朝这边调兵遣将。

    圣朝这边,也没有理由暗杀来访的巫祖,那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这一点从双方的供言中,就可以得到相互的印证,包括王神龄,包括杨克,虽说楚弦很希望杨克牵扯到其中,如此一来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杨克这个隐患除去。但实际情况,杨克并没有参与其中,甚至于,因为十三巫祖身死,杨克将来几乎没有再崛起的可能。

    试问,杨克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

    而且谁能在不下毒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杀死十三巫祖?

    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做到,圣朝第一仙太师吕岩,手持诛神剑,或许可以做到,但十三巫祖身上也必然有剑伤,不可能毫发无损。

    楚弦知道,想要锁定真凶,就必须要知道对方是如何下手灭杀十三巫祖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

    楚弦坐在提刑司内,闭目沉思。

    他已经想了很久,可这件大案的迷雾,似乎难以拨开,在楚弦想来,或许那真凶,此刻就躲在京州的某处,在窥视。

    突然之间,楚弦有所启发,假设那真凶真的没走呢?换做是自己,为了引发两族争斗,处心积虑做了这些事情,肯定想要确保计划无误,而最怕的就是有人查出真相,阻碍两族交恶的计划。

    所以,十有**,对方还在京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