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零六章 机智的王燕蝉(三更)

第四百零六章 机智的王燕蝉(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娘亲那边,并不知是自己在查什么案子,但李紫菀这边,她肯定知道。

    毕竟,她是李附子的女儿。

    做官,做到让家人担惊受怕,这可不是楚弦的初衷,但眼下,楚弦也只能迎难而上,只要坚持,总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刻。

    “让你们担心了!”楚弦这时候说了一句,然后端起碗来,一口喝尽。

    李紫菀先是一笑,然后道:“这次,若是丢了官,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到时候找个山清水秀之地,盖一间屋子,围一圈篱笆,靠河取水,靠山猎粮,可是比在仕途上要逍遥自在得多。”

    楚弦摇头:“到时候无权无势,诸如杨克之类,随便用一些手段,就可以让咱们日子过不下去,更何况,我见过太多闲云野鹤一般逍遥自在之人,看似自由自在,逍遥无边,可实际上,但他们没有一个能落得好下场,不是他们人不好,而是,这世上恶人更多,不是他们修为不高,而是这世上,一山更比一山高,这世上,哪有真正的逍遥自在。”

    李紫菀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然后觉得楚弦说的很有道理,而且,看的比她还要远,可不知怎么,李紫菀就是有些失落,或许是因为楚弦的话,将她心中的一些憧憬给打的粉碎。

    这世上,哪里有真正的逍遥自在。

    “你说得对,查案断凶,我不如你,我只会治病救人,但你若需要我做什么,只管开口。”李紫菀这时候轻声说道。

    楚弦摇摇头,这件案子是机密,李紫菀知道就知道了,但肯定不可能让她参与进来,更何况,李紫菀也帮不上什么忙。

    楚弦看了看李紫菀,心里早就有一些疑问,正好现在不想去想案子,所以倒不如和李紫菀说说话。..

    所以楚弦问道:“前段时间,王燕蝉来的那么频繁,这件事,你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说到这个,李紫菀的确是背着楚弦拉拢过王燕蝉,不过这种事她肯定不会承认,只是支支吾吾不吭声。

    她不说,楚弦也知道。

    或许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后来,楚弦想明白了,肯定是李紫菀为了自己,宁愿她自己受委屈,也要将王燕蝉拉拢到自己这一边,再加上王燕蝉对自己本就有好感,所以将她拉拢过来,那么就可以得到王家的力量。

    李紫菀的确是聪明无比,她知道,只要拉住王燕蝉,那么王神龄那边就只能在仕途上给予楚弦帮助。

    能得到王神龄的帮助,对于现在的楚弦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萧禹虽然也会帮忙,但毕竟还有些疏远,可王神龄不一样,如果楚弦能成为他的孙女婿,那么就是他自家人,自家人帮自家人的力度,那当然是分量十足。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突然之间,冒出了这个一个惊天大案,楚弦作为提刑司的总推官,必须要迎难而上,接手这个案子,这也就让楚弦现在的情况变的很特殊。

    简单来说,三天之后,倘若案子没有一个交待,那么楚弦的官位不保,而且仕途之路也会就此止步。

    这种事,不是区区王神龄能左右的,所以王神龄才会为了他自己,也为了王家,不准再让王燕蝉来找楚弦。

    李紫菀当然也能想到这一点,所以她也只能是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是为楚弦可惜,还是为王神龄可惜。

    “实际上,王燕蝉她,对你还是一往情深的……”李紫菀这时候说了一句,只是没说完,就被楚弦打断:“今天,不说她,说点别的。”

    与此同时,王家。

    王燕蝉脸色难看,她没想到,他居然会被禁足,而且下命令的,还是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

    门口有两个高手守着,王燕蝉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偷偷溜出去。

    “这几日我都没去找他,万一那小子误会我是那种遇到麻烦,就只顾自己的女人怎么办?”王燕蝉此刻咬着嘴唇,然后就冲着外面道:“我要见我爷爷。”

    没人回应。

    王燕蝉又喊了几句,依旧没人回应,这一下,显然是惹恼了她,于是王燕蝉大小姐脾气上来了,随手抓起屋子里的一个花瓶,然后狠狠的砸在地上。

    咣当一声,碎片满地。

    王燕蝉很快,就又找到一个花瓶,而且砸一下,喊一声爷爷,砸一下,喊一声爷爷。

    很快,屋子里的花瓶瓷器,无论是名贵不名贵的,都变成了一地碎片。

    可即便如此,王神龄依旧没有出现。

    王燕蝉自然是气的咬牙切齿,她知道,爷爷是故意不出面,不让自己出去找楚弦,原因虽说是为了自己好,但王燕蝉不愿意接受这种被家族摆布的命运。

    她作为王神龄的孙女,对于京州发生的大事,她也是清楚的。

    而且她也知道,楚弦是那大案的主查推官,可以说是责任重大。换做是平时,这种差事肯定是人人都愿意抢着干,但这次不一样,因为查不出个所以然,必然会丢官,而且丢官都是轻的,以后仕途之路也会就此终结。

    这些,王燕蝉都知道。

    但她这个人,就是喜欢上楚弦了,所以哪怕楚弦一无所有,她也不想放弃。

    要知道,之前她可是天天去楚弦家里,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她就不去,这放到别人眼里,会这么想?

    李紫菀会怎么想她?

    楚弦会怎么想她?

    肯定是将她当成了一个有福可同享,有难不能同当的势利女子。

    这不是王燕蝉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出去,哪怕是去见楚弦一面,和他说清楚是怎么回事,让楚弦不要误会自己。

    可她现在,根本出不去。

    纸鹤传书也做不到,任何写出去的信,都会别截下,不用问,肯定是爷爷让人干的。

    最后,屋子里都被砸了个稀巴烂,王神龄依旧没有现身,王燕蝉这次是真没办法了,可她也知道,如果出不去,她和楚弦怕是真完了。

    心里一急,王燕蝉居然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这哭的叫做地动山摇,声音很大,一开始还是假哭,后来是真哭了。

    “爷爷,你好狠的心,你若还不让我出去,我,我就死给你看,到时候,一尸两命,我看你怎么和九泉之下的太爷爷交待。”王燕蝉此刻一把鼻涕一把泪,一边哭一边喊。

    只是这句喊出来之后,一直在外门偷听的王神龄坐不住了。

    这位正二品的仙官几乎是一股风般冲了进来,面带怒气,看向王燕蝉,王燕蝉也吓了一跳,但戏肯定不能只演一半,所以停顿了一下,继续哭泣。

    王神龄这时候是瞪着眼睛问道:“燕蝉,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一尸两命?”

    王燕蝉这时候哭道:“一尸两命就是一尸两命,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爷爷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当初执意要和杨家结亲,结果呢,被杨家悔婚羞辱,这件事,爷爷你可曾忘记?我王燕蝉没忘,后来,好不容易我与楚弦两情相悦,爷爷你又因为怕他受到牵连而阻碍我去见他,反正在爷爷眼里,我王燕蝉就是王家的工具,既如此,我不如一死了之。”

    说完,还真的身手一抓,隔空取下墙上一把短剑,就要自己抹脖子。

    王神龄知道王燕蝉是在胡闹,但也不能不阻拦,当下是伸手一抓,夺过短剑,本想发火,又看到自己宝贝孙女哭的梨花带雨,没法子,只能是软下声音,道:“这件事,我也是为了你好,楚弦他现在是自身难保,仕途堪忧,十有**是没法子再翻身,你又何必再和他有什么瓜葛。”

    王燕蝉心里骂了一句势利鬼,然后表面上依旧是哭哭啼啼:“可我已经和他有了瓜葛,爷爷,是燕蝉给爷爷你丢了脸,给王家丢了脸,你若是知道真相,肯定也会将我一掌打死,倒不如我自己了断得好。”

    说完,又要来抢短剑。

    王神龄虽然是正二品仙官,但对待自家这宝贝孙女,还真是没法责怪,王燕蝉的父母在外州任官,所以只是王燕蝉陪伴在他左右,平日里,王神龄对王燕蝉那是娇惯的很,此刻也算是自食其果。

    没法子,打不得,骂不得,王神龄这时候只能是耐着性子道:“燕蝉,你先别闹,你和爷爷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一尸两命,什么叫做有了瓜葛?”

    说完,王神龄猛然一惊,想到了什么,然后失声道:“难道,你,你已经委身于他,便宜了那个小王八蛋?”

    王燕蝉心说爷爷你算是开窍了,但表面上,更是哭声更大。

    这一下,王神龄头大了,王燕蝉这是默认了啊。

    想到细节,王神龄恨不得立刻去将楚弦给一掌拍死,敢祸害我王神龄的孙女,简直是胆大包天。

    可再看王燕蝉的样子,这分明就是自己这孙女倒贴过去的。

    这让王神龄是又气又怒,更何况,这种事,根本不是能宣扬的事情,说出去都丢人啊,自家孙女,没与人成亲,就和人做了男女之事,而且还怀了人家的骨肉,这若是传出去,他王神龄也没脸见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