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二十章 王燕蝉的骄傲(三更)

第四百二十章 王燕蝉的骄傲(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家。

    王神龄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前日他差人给楚弦送去了一封信,意思就是让楚弦来家中做客,只是这些日子,仿佛石沉大海,根本没有任何回信。

    这让王神龄心中非常不悦。

    在他想来,楚弦就应该早点来府上拜会,可楚弦根本没有要来的意思,这是没有将他这位二品仙官放在眼里啊。

    暗道这楚弦莫非是故意的?可他不过六品,就算是立了大功,但比自己,那依旧是只能仰望,他怎么敢拒绝自己的好意?

    不过这种事情,王神龄也不好借题发挥,而且真正让王神龄气不消的是他的孙女,王燕蝉。

    以前那是拦着堵着,王燕蝉都要出去找那楚弦,几乎是将楚弦家当成了她自己的家,天天都去。

    可自从王神龄不再对她禁足,允许她外出的时候,这丫头居然又不出去了。

    “年纪轻轻的,怎么这脾气就这么倔!”王神龄一脸恨铁不成钢,只是他也不能去教唆自家孙女去找楚弦,所以王神龄只能是自己生闷气,而且是将怒气转嫁到楚弦身上。

    王神龄觉得,是楚弦害的孙女成天闷闷不乐,因而心中对楚弦也是有了很大的意见。

    王家花园,王燕蝉显然比前段时期清瘦很多,整个人反倒是看上去更惹人怜惜,此刻她坐在凉亭之内,呆呆的看着天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燕蝉这种官家小姐,身边自然少不了下人,有几个更是跟了她很多年,可以说是最了解王燕蝉的人。

    其中一个下人不忍见自家小姐这般‘折磨’自己,所以是借着端茶倒水,上前劝道:“小姐,如今老爷他都不对你禁足,那小姐为何不去找楚家公子?”

    王神龄秀眉一皱,怒道:“用你来管!”

    那下人到也不怕王燕蝉训斥,毕竟作为王燕蝉身边的下人,对王燕蝉的性格那自然最为了解。

    在她们眼中,王燕蝉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官家小姐,别看有的时候王燕蝉很刁蛮,很任性,甚至是蛮不讲理。但实际上,她们知道,王燕蝉心地是很好的,对下人也是一样,虽然嘴上总是训斥,可很少会责罚,此外,若是谁家有事,或者需要帮忙,王燕蝉都会施以援手。

    所以此刻这下人一点不怕,而是继续道:“小姐对楚家公子的心意,我们都能看得出来,听说楚家公子最近又立了大功,既然连老爷都不阻拦,那就是默许了小姐的选择,那小姐为何……”

    王燕蝉这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伤心事,将脑袋藏在手臂当中,喃喃道:“你们懂什么?他在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我无法站在他身边,给他帮助,现在他立了功,逆转了局面,风光无限,我又怎么能再去找他?这样一来,在他眼中,我王燕蝉就是一个爱慕虚荣,虚伪做作的女人,我不要让他这么看我,我宁愿这一世再不见他,也不能让他这么看我。还有我爷爷,他太势利了,之前认定楚弦无法破案,会因此而影响仕途,所以无论我怎么哀求,他都不放我出去,现在楚弦破了大案,仕途非但不会受阻,而且还可能更进一步,他居然就改变了想法,这是将我当成了一个工具,我现在对爷爷很失望,同样,我没脸再去见楚弦,你们不要管我,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听到这话,那下人也不知该怎么劝,因为她能看到,自家小姐说道最后,眼眶里的泪珠已经是在打转。

    就是因为很了解王燕蝉的性格,所以这下人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退下,站在一旁。

    在她们眼中,王燕蝉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如此,而且自家小姐,很少哭,但只要她哭,就说明是真的伤心了。

    这种时候,小姐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让她安静。

    或许,过些时候,等她自己想开了,自然就没事了。

    ……

    首辅阁内,几位还在京州的仙官正在商议,商议的内容,便是楚弦递上来的情报和抓捕陆江的计划。

    王神龄也在场,他仔细看了看内容,因为有些怪罪楚弦事后没有主动来拜访,因而是故意开口道:“这楚弦也太过自大了,他说那陆江还在京州,这怎么可能?如今陆江已经是圣朝通缉的要犯,此人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留在京州,怕是早就已经逃走了,我看与其将力量都放在京州,倒不如去外州追捕,前段日子,不是查出了一些陆江的踪迹?此人在一些地方培植了一些他自己的势力,顺藤摸瓜追查下去,肯定能将他揪出来。”

    那边萧禹摇头:“之前查出来的线索,分别指向好几个州地,楚弦在卷宗里也写清楚了,这是陆江惯用的手法,意在干扰视线,如果真的去那几个州地,十有**是要扑个空的。更何况,楚弦这一份建议有理有据,他曾经与陆江在洞烛司共事过,对陆江这个人很是了解,所以他的建议,我们还是应该重视的。”

    王神龄当下是连连摇头:“要说了解陆江,楚弦似乎并不是唯一与其共事之人,洞烛司里当年与陆江共事十几年的大有人在,都提供了建议,分析陆江下一步可能的动作,但没有一个说,那陆江会冒着危险留在京州,此事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陆江之前的计划失败,他肯定会暂避锋芒,躲在某处积蓄力量,就如同他往常做的一样,这才合乎道理。”

    一听这话,不少仙官都是眉头一皱,尤其是萧禹,他很诧异。

    这王神龄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针对起了楚弦,之前,王神龄不是还替楚弦说过话么?

    显然有同样想法的仙官不在少数,如今金甲上将军秦元谋、玉将军润伯然还有太师吕岩以及礼部尚书和刑部尚书都在兀州,目前留在京州的首辅阁成员,只有十几位,但就是这些仙官,足以做出一些决断。

    例如,究竟是采用谁的抓捕计划,抓捕陆江。

    因为除了楚弦提交上来的抓捕计划之外,还有仙军卫和另外几个智囊提出的方案,今天,他们就是在商议这件事。

    本来楚弦并不属于智囊,也是楚弦主动请缨,这才被萧禹纳入其中,但显然,即便是楚弦职之前破了大案,立了大功,他毕竟还只是六品官员,在圣朝的话语里还是不足,更不可能和那些四品甚至三品的官员相提并论。

    同样的建议和计划,显然四品官员和三品官员的要更受重视。

    “楚弦查案推案的确是一流,但追捕逃犯却又不一样,那不是靠一些小聪明就能做到的事情,况且,追捕陆江这件事乃是重中之重,切不可有丝毫的马虎。”王神龄这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说完,他心中冷笑,楚弦啊楚弦,先让你碰碰壁,吃一些苦头,便知道年轻人还应该谦虚为主,等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便会主动来拜访,到时候再为你说话也来得及。

    年轻人,就应该这么磨砺一下,挫挫你的锐气。

    显然,王神龄说这些,就是为了削一下楚弦的影响力,毕竟换做平时,楚弦这种级别官员的计划和想法,根本不可能上升到在首辅阁讨论的资格,所以他这番言论,并不会被人说是故意针对楚弦。

    “王大人这话的确是有道理,楚弦所言,的确是有些夸大其词,即便是陆江掌握阳间鬼域,他也没有必要在京州冒险搞事情,虽然这对他来说也有好处,但毕竟是有极大风险的,试想,他一旦敢这么做,就会有很大的风险暴露行踪,依仗陆江这种善于谋算之人,他会冒着这种风险来做这种事情吗?所以,他更有可能的是如同几位智囊官所推断的那样,已经离开京州,到他一个藏身之处休养生息,等到羽翼丰满,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

    那边杨真卿也是开口道。

    如今太师吕岩不在,杨真卿便是首辅阁内官位最高的仙官,所以他的话,可以说是分量十足。

    其他仙官一听,都是心头一惊,暗道王神龄又和杨真卿搅合在一起了?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表露出来这种想法,官场上,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稳如泰山,这样不光是有威严,而且也无法让人猜出心中的想法,能坐上高官的,这些基本的素质都是掌握的,而且皆是个中能手。

    眼下,首辅阁讨论几种抓捕方案,有的类似,而且是出自高官之手,只有楚弦的这个计划很是不同,而且不光是断定了陆江就在京州,还确定了陆江可能躲藏的区域和准备运用阳间鬼域的计划。

    也难怪别人不信,毕竟,换做是谁,都不敢如此的疯狂,尤其陆江又是那么老谋深算,想来更不可能做这种‘冲动’的事情。

    萧禹在心里是认同楚弦的,实际上不光是他,首辅阁里有不少仙官都是如此,只不过此刻也不好驳斥王神龄和杨真卿,所以有一个仙官开口道:“不如这样,以智囊官提出的计划为主,到发现陆江培植的势力之地进行追捕,除此之外,为了防患于未然,京州之地也不可疏忽,毕竟,就算是有万一的可能,也得提防,我看,可以派人明察暗访,在楚弦提出的区域去看看,没发现问题自然是好,万一有问题,也能预防,毕竟之前十三巫祖的案子,可是楚弦查清楚的,千万不可小瞧他,不能因为他官位低微,就忽视他,还是应该重视楚弦的意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