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王燕蝉病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婢女楚弦以前也是经常见,因为只要是王燕蝉来,都会带着她,虽说楚弦搬了地方,换了一个大宅院,但要打听楚弦新的住所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是说,你家小姐病了?”楚弦愣了愣。

    这婢女据说是下午就来了,因为自己不在,所以居然是一直等到天黑,看得出来,他很着急。

    婢女倒也是聪明伶俐,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说废话,所以直接将前段日子发生的事情道出。

    “楚大人,那段日子小姐是一直想要来找你,但我们家老爷不准,更是不让她离开房间,为此小姐将她最喜欢的瓷器都砸了,但后来,楚大人您破了大案,立了大功,老爷便也不再拦着,谁知道小姐她脾气犯了,又不愿意来寻你,说是,大人你困难时没有陪着你,又如何能在你辉煌时跑来见你,可小姐她还是想着你的,不然也不会相思成疾,一病不起。”

    这婢女说完,楚弦叹了口气,他虽然和王燕蝉认识的时间不长,却是对她颇为了解,王燕蝉极为骄傲,性子更是执拗,她如果决定的事情,估摸谁都无法左右。若是因为自己,导致王燕蝉重病在床,那楚弦如何能心安。

    不过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楚弦知道,哪怕自己现在去探望,别说王神龄不让进门,怕是王燕蝉也不会见自己。

    更何况,楚弦也不会去。

    这时候旁边李紫菀起身道;“我去探望王家小姐。”

    见到楚弦要说话,李紫菀直接将他的话堵了回去:“你别说话,我去探望最合适,毕竟天色已晚,你去不合适,还有,要说医术,我比你高得多,和燕蝉也最熟,所以我去最合适。”

    说完,便取了药箱,和王家婢女一起离开。

    却说李紫菀,由那婢女引路,一直到了王府,见到了病榻上的王燕蝉。此刻的王燕蝉,相较于十几天前,的确是消瘦了太多,见到李紫菀来了,王燕蝉还有些愣神,不过看到自己的婢女,她明白了。

    当下王燕蝉面带寒霜,怒斥道:“谁叫你去的?”

    那婢女吓的跪在地上,但居然也是十分倔强道:“小姐你因楚大人而生病,成天茶不思饭不想,如此身子一天比一天弱,奴婢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奴婢知道小姐心里想着谁,更知道小姐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所以奴婢这才自作主张,去找了楚大人。”

    王燕蝉还要训斥,李紫菀上前拦住她。

    “燕蝉姐姐,她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又何必再怪她。”说完,顺势扶着王燕蝉坐好,王燕蝉一开始没说话,后来才忍不住问道:“他还好吗?”

    李紫菀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所以是点头:“还挺好,前两日升了官品,到了正五品,像他这个年纪,至少百年之内,圣朝上下都没有这么年轻的正五品官。”

    说着,李紫菀从药箱当中取出几枚丹药,递给王燕蝉。

    “这药有滋补之效,刚才我已经替你诊脉,燕蝉姐姐你只是相思成疾,又没怎么吃东西,所以导致虚弱无比。”

    王燕蝉接过来就水服下,出言道谢。

    之后,居然是无话可谈,现场陷入一股尴尬的安静当中。

    李紫菀看着王燕蝉,王燕蝉也看着李紫菀,相对于李紫菀的淡定,王燕蝉这时候反倒是有些心虚的样子。

    最后,她还是开口道:“翠儿去找他,我是知道的。”

    李紫菀知道,翠儿就是那个婢女。

    “我知道。”李紫菀同时点头。

    王燕蝉苦涩一笑:“你都知道,那他肯定也知道,我啊,自作聪明,又爱幻想,做事也总是一厢情愿。这段日子,我整天都不出门,就窝在家里,难免会去想,而这么一想,有时候反而可以想通一些道理。”

    李紫菀没说话,这时候,她只是一个倾听者。

    王燕蝉神色黯然,继续道:“楚弦他心里一直就没有我,我以为,我王燕蝉,王家之女,爷爷是圣朝正二品仙官,首辅阁成员,家境优越,底蕴深厚,我王燕蝉若是看上他楚弦,他就应该喜欢我,迁就我,甚至爱上我,我一直也都是这么想的,但后来,我明白了,这些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王燕蝉的话匣子打开了。

    “最开始,我是为了报复你,李紫菀,你得杨克青睐,又得楚弦深情,我不服,杨克那人德行不好,不说也罢,所以我想着将楚弦从你手里抢来,再狠狠抛弃。但后来我发现,楚弦较之杨克,简直强了百倍,那时候我更加嫉妒你,直到你暗示我,可以将楚弦让给我。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又陷入了一个编制的幻想当中,想着可以取代你,想着可以获得他的心,因为他需要我,如果他要在仕途上有所建树,就会需要我,需要王家的帮扶。”

    这时候,李紫菀叹了口气,这件事,她自己都说不上是什么心思,感觉是在做正确的事情,但实际上和王燕蝉没什么差别,也都是在‘一厢情愿’而已。

    傻啊。

    王燕蝉这时候道:“可是后来,我明白了,楚弦能一路走来,靠的不是谁的帮扶,也不是被人扶起来的,他能走到今天,是靠了他自身的实力,十三巫祖被害一案,就连我爷爷都说是无解,但最后,硬生生的被楚弦给查出了真相,我爷爷打压他,看似是为了我,看似是气不顺,实际上是想要将他拉拢过来的一种手段,但我爷爷想的太简单了,他以为打压楚弦,然后等到楚弦无路可走,再抛出橄榄枝,例如招他为孙女婿,这样一来,换做大部分人都难以拒绝,可楚弦不是这样的人,我,也不是这样的人,我王燕蝉也有自己的骄傲,尤其是这件事上,我不会乞求,也不应该自降身份,更不应该一错再错,所以我想明白了,也想通了。”

    这时候,王燕蝉主动拉起李紫菀的手,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将所爱,托付给你,请你帮他,护着他,警醒他,让他实现心中抱负,而我,也会在旁边帮助你们,尽我所能,帮他走到仕途的巅峰,到那时,甚至我爷爷,都得仰望他,到时候,我爷爷就会知道,当年他的孙女眼光是何等的好,会知道,我王燕蝉,没有爱错人。”

    离开王家的时候,李紫菀眼睛有些湿润。

    王燕蝉说她明天就会吃东西,会恢复如常,依旧会是王家的大小姐。只不过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李紫菀看到的是她的倔强。

    望着天空繁星,李紫菀长长的出了口气。

    “楚弦,你若是没有爬到仕途巅峰,不光是对不起我,也对不起燕蝉姐姐。”

    阿嚏!

    楚家宅子里,楚弦紧了紧衣服,有些怪异道:“我已经是武道宗师,开始踏入法身境界的术修,肉身强横,怎么可能会着凉?还是说,刚才有人在念叨我?”

    百思不得其解,楚弦又拿起笔,开始撰写《推案论》。

    这本著作,可以说是最近楚弦和孔谦最大的心血,即便是前段时间查案的时候,都没有中断。

    虽说楚弦也明白,就算是这《推案论》写成的时候,也未必能比得上《江山河志》还有《自省论》,但却可以在圣朝刑案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且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里程碑。

    写到后半夜,不见李紫菀回来,楚弦就去问洛妃,洛妃说紫菀姐姐已经回去了,而且还传了话回来,说王家小姐无碍,让楚弦放心。

    楚弦还真的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还真有些担心王燕蝉,他虽然不去探望,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挂念王燕蝉,听到王燕蝉无碍,楚弦当然是放下了悬在心中的石头。

    “也不知道,紫菀和王燕蝉说了什么。”楚弦喃喃自语,他很好奇,不过肯定不会去自找没趣的打听询问。

    有些事情,就是他自己也是说不清道不明,所以有的时候,只能是难得糊涂。

    ……

    一年之后。

    提刑司内,最近有一个传言。

    那就是提刑司事中郎,要高升了。

    提刑司属刑部四司之一,最高主官乃是司郎中,四品,下一级便是司事中郎,正五品,属于主官官员之一,地位和权势自然不是推官所能相提并论的。

    在官场,基本上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上面的萝卜腾出一个坑,自然,这个坑立刻就会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下面的萝卜,都想跳进这个坑里,为此,甚至不惜互相争夺,大打出手那也是在所不惜。

    提刑司事中郎,这个官职和推官不一样,所以这个传言一出,就算是其他地方的官员,也都开始活动了起来。

    反而相对于就在提刑司内的楚弦和孔谦,对这件事似乎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此刻在书房之内,孔谦看着楚弦写下最后一个字,随后激动道:“成了?”

    楚弦将手中正气笔解除,又看了看他写的这一篇,长出了一口气,随后点头:“最后一篇,也写完了,接下来只需造册,便可上呈刑部审验了。对了,按照我的经验,文圣院那边也要递交一份。”

    孔谦一幅我明白的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