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提刑司事中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篇著作若是问世,相信可以对圣朝刑案的查办提升巨大,这可是大功劳。”

    楚弦一笑:“再大的功劳,都有您的一份。”

    孔谦摇头:“我只是出谋划策,主笔者还是你,而且若没有你,我甚至想象不到,这推案之事,居然还能如此描述,甚至,能成为一门正统学科。”

    显然,楚弦这一次编撰的《推案论》,其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它已经是完全独立的一门学科,甚至是可以放在学堂里教人的那种,可以归纳为‘学文’。

    学文看似简单,但实际上要写出一门来,那是极难的事情,很多文人绞尽脑汁想要撰写‘学文’,但哪怕她们写的再好,再天花乱坠,也未必能被纳入。

    原因很简单,学文这东西,贵精不贵多,而且讲究的一种套路,只选择一本,圣朝这数千年来,能归纳为学文的,无一不是经历风吹雨打,久经锤炼的精华经典,虽然一些看上去简单,但早被人奉为经典,其他同类型的文章想要撼动其地位,可想而知会有多难。

    所以想要归纳为新的学文,靠的是‘新奇’二字。

    楚弦编写的《推案论》就可以称得上是‘新奇’,甚至说是‘惊奇’那也是毫不为过,当做普通的学文可以,主教各地刑案官员也可以,可谓是一举多得。

    当然,这也是楚弦自己的想法,最终能不能被评定为‘学文’,那就得看运气了,不过至少,在刑案上,《推案论》绝对是第一奇书,没有之一。

    造册之事,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如今提刑司这里,楚弦的掌控力极大,下面的人,无论推官、神捕,都只听楚弦一个人的话。

    这也是楚弦的本事之一。

    所以这种事情交给下面的人来做,最是合适,根本不担心走漏风声或者是泄露出去。

    事情交待下去之后,外面有人传报,说是崔大人来了。

    楚弦急忙出去迎接,崔焕之一般不会跑来提刑司,如果来,估摸肯定是有事。

    崔焕之如今在官场上也是日渐强横,他已经是四品,而且一年时间里,经过修炼楚弦改良之后的阳神锻金诀,崔焕之的修为进展极快,毕竟,阳神锻金诀,那是崔焕之所创的功法,他最为了解,自然这种提升就更快,甚至远超楚弦。

    现在崔焕之已经是进入到法身境界的第四个阶段‘丹丝化茧’,接下来,只要更进一步,踏入第五个阶段‘法身破茧’,便算是到达法身境界的巅峰。

    到达巅峰之后,下一步,就是凝结道果。

    道果一成,破茧成仙。

    可以说只要崔焕之踏入道仙之境,那么他在圣朝的官职,必然会更进一步,估摸晋升三品应该问题不大。

    尤其是现在,萧禹中书也是正二品,对于崔焕之的帮助也是极大。

    这次崔焕之来找楚弦,实际上是顺路过来,随后和楚弦说了一件事。

    “你们提刑司的事中郎很快就要调走,现在都传开了,楚弦,你会不知道?”崔焕之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

    楚弦愣了愣。

    他还真没有留意这件事,最近一段时间,编撰《推案论》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所以就算是司内的事情,他也没有过多留意。

    当然仔细一想,似乎有人和他说过这件事,但当时楚弦也没有在意。

    楚弦聪明无比,崔焕之只是这么一提醒,楚弦就明白了。

    “先生的意思是,我应该争取一下?”楚弦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崔焕之笑骂道:“什么叫争取?是一定,你一定要谋取这个职位。”

    随后,崔焕之又道:“要知道,你现在虽是提刑司总推官,但按照圣朝惯例,一旦坐上推官的位置,这以后的官位,就很难再发生变化了。这次对你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机会,错过了,下次还不知要等多久,所以,一定要重视这件事。”

    楚弦心中生暖,崔焕之的确是将他当成了自己人,可以说事事都在为自己考虑。

    想了想,楚弦看向那边的孔谦,开口道:“学生即便在提刑司多待几年也有法子跳脱出去,不知能不能将这个机会让给孔谦老推官?”

    崔焕之无奈:“楚弦啊,我知道你的心思,说实话,我也想,可圣朝官场,不是你开的,也不是我开的,就算是你,要争夺这个位置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京州之地,正五品的官位,而且是司事中郎,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这就是一块肥肉啊,各方势力都会疯了一般的争夺,甚至动用各种手段,因为这不光是一个官位那么简单,同样,也是朝会上的一票。”

    楚弦点头,这个道理他当然明白。

    崔焕之又道:“孔老推官虽然德高望重,但他在官场的势力,还是太小,司事中郎这个位置,他如果要去争,怕是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但如果是你,把握就大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对于你来说,是跳出推官框子的一个绝佳机会,错过这一次,以后你还想再脱离推官的身份,那就难了。”

    这一点,楚弦也是心知肚明。

    这时候那边孔谦也是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你们刚才说的,我听到了一些,楚弦啊,崔大人说的在理,说实话,你在提刑司待的这一年多里,对整个提刑司的贡献,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当年你我约定,要在提刑司待够一年,培养一些后继之才,你做到的,不光是做到了,而且还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所以,你也应该为自己的仕途考虑考虑了,更何况,我也是沾了你的光,以前以为六品就是极限,没想到还混了一个正五品,我啊,知足了。”

    孔谦这话,都是肺腑之言,要说在官场上,能对楚弦如此不计得失的好,怕是也只有孔谦和崔焕之了。

    楚弦也不是扭捏之辈,这时候也是点头:“既然如此,那这提刑司事中郎的位置,我便争上一争。”

    孔谦点头,崔焕之也是松了口气:“这样才对,这样最好,如此,我也能想法子给你运作。”

    孔谦这时候道:“这件事,如果有萧禹中书的帮忙,那成功率就大多了。”

    没想到崔焕之此刻摇头:“这件事,中书大人可能还有其他想法。”

    孔谦一愣,一时之间没品出其中的道理,而官场人精的楚弦,一下就明白过来。

    “中书大人,有其他人选?”

    崔焕之无奈点头:“不错,也是中书大人这一系的官员,以前是渤州长史,从五品,要知道渤州是中书大人的老家,这位长史那也是中书大人一路提拔上来的,这次听说京州有一个死事中郎的官职,那是大老远的跑来拜访中书大人,其用意已经是显而易见,而且我看中书大人的样子,似乎也有意推举此人。”

    听到这话,孔谦一脸愁容,显然如果是这样,那楚弦上位的可能性就要小很多了,毕竟如果连中书大人都不支持,如何与其他人争夺。

    “不过也没那么确定,在看,中书大人也只是略微偏向那人而已,毕竟楚弦你也是中书大人这一系的,而且,中书大人一直都很看好你,所以,你才要争,不争的话,就等于是将机会拱手让人了。今晚,你就随我去拜访中书大人,你去了,中书大人就明白你的意思,他就会衡量,你若不去,不等于是自动放弃吗?”

    崔焕之的话说的很有道理,楚弦也是点了点头。

    因为一般那司事中郎都是在刑部任职,所以楚弦还真没怎么注意空出这么一个官职,现在知道了,而且无论是孔谦还是崔焕之都希望自己去争夺,楚弦当然会去试试。

    毕竟如果能得到这个官职,对于楚弦来说,看似官品没有提升,但实际上,和总推官这个官职比起来,事中郎是要厉害多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司事中郎那就是一个跳板。

    这个官职,将来的晋升的潜力可是比推官,那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说实话,楚弦对这个官职也是十分心动。

    尤其是他写完《推案论》之后,对于整个提刑司,对于整个圣朝的刑案官员,都已经是做到了他该做的。他要谋求高位,现在就是最佳时刻。

    事情既然定下来了,那当然就是要去运作。

    官场上的事情,一分天注定,九分是要靠运作,这不运作,就算是有机会,那你也抓不住,除非是这个职位只有你一个人候选,否则就必须得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所以晚上,楚弦就拜托孔谦将《推案论》编订成册,他自己则是和崔焕之一起,准备了厚礼,去拜见萧禹。

    只不过让两人没想到的是,中书府上,此刻正在拜见萧禹的并不只是他们。

    此刻在中书府内,一位官员恭恭敬敬站在那里,正在给萧禹讲述,讲的是其这些年所作的事迹,还有推行的一些政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