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章 罗文举和其他竞争对手

第四百三十章 罗文举和其他竞争对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书大人,我在渤州时谨记您的教诲,您说过,渤州自古多海风,所以要多修建御风法阵,这件事卑职一直没有忘记,这些年都是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甚至是要求所管辖之内的宗门修士帮助修建,到现在已经是修建了超过三百个小型阵法,五十个中型阵法,七个大型法阵,除此之外,沿海更是修建堤坝,饲养定海妖兽,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海风之患已经是得到了极大的治理。”这个官员恭敬说道,末了还不忘道:“这些,都是中书大人的教诲,卑职这些年,那是一刻不敢忘记,时时刻刻都在警醒自己。”

    “罗文举,你做的不错。”萧禹不吝夸奖之言,毕竟这个罗文举算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数十年前,萧禹还在渤州担任刺史时,这个罗文举便是在渤州考取的榜生,当时萧禹作为刺史,还曾经去考场视察,结果一时兴起,便在考生考完之后现场出了一个题目,当时这罗文举便是答的最快最好的,当时萧禹便夸奖了一句。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简单一句夸奖,居然是改变了罗文举的命运。

    本来,这个罗文举出身很是普通,而且也不是榜生第一,像是他这种情况,就算是考取榜生,还不知道要熬多少年才能入仕,就算是入了仕,怕最后的成就也会极其有限。

    可就是因为萧禹无意当中夸了这么一句,罗文举居然是考取榜生之后直接入仕,而且是经常去拜见萧禹,在外,也是以萧禹的门生自居,所以这一路算得上是平步青云,升官很快,而且这罗文举也是很会做事,可以说八面玲珑,不过短短二十年,就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榜生,爬到了一州长史的官位。

    长史可是从五品的官员,对于罗文举来说,可以说是想象不到的高位。

    不过罗文举的能力也就如此了,这州长史一做,便是二十五年。

    按照圣朝的规矩,主政第一的官员,做满十年,就应该要更替了,当然,也有例外,可以适当延长到十五年,最多也就是二十年。

    但罗文举,已经做了二十五年。

    他这长史,也一直是从五品,想要爬到刺史的位置,根本做不到。

    所以罗文举很着急啊,如果他再不想办法,他很可能会调去一个闲职,要么就是去一些更加偏远的州地。

    这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还想试试,看能不能更进一步。

    在听说京州之地,提刑司事中郎这个官位马上就会空缺出来之后,罗文举激动了,他感觉这是他的一个天大的机会。

    如果能调入京州,坐上这提刑司事中郎的官位,那么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提升,原因很简单。

    这提刑司事中郎,一般是正五品,他如果能谋取这个官位,官级会从现在的从五品提升到正五品。

    这是一个提升。

    还有一点,这正五品可是京州的官啊。

    京州的正五品那是有资格参加朝会的,朝会之官,那地位和权势可是比一州刺史都高,所以罗文举很是激动,更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谋取到这个官位。

    他在渤州做了这么多年的长史,怎么说也是有一些人脉和关系的,这些人脉和关系,他肯定是要用。

    除此之外,罗文举知道他最大的依仗和靠山,还是当今的中书令大人,萧禹。

    萧禹已经是提升了官品,如今是正二品中书令,首辅阁官员,可以说是首辅阁五大仙尊之下数一数二的人物。

    这样的靠山,很大,如果能有萧禹帮他,为他说几句话,那么他谋取提刑司事中郎的把握就大多了。

    所以他才精心准备,专程从渤州赶来京州,拜访萧禹,同时将他的想法和打算道出,想要谋取萧禹的支持。

    而这件事上,萧禹似乎也有意支持他,这让罗文举激动不已,感觉那正五品的京州官,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来报,说是崔焕之来了。

    “哦,焕之来了,让他进来。”萧禹笑道,说实话,在萧禹心里,罗文举还只能算是一般,他真正得意的门生,只有崔焕之。

    崔焕之的能力很强,比罗文举要强了太多太多,在圣朝,这个能力决定着将来能走到多远多高。

    在萧禹眼里,崔焕之是有结他班的能力,自然对待崔焕之的态度,也不是对待罗文举所能比的。

    崔焕之领着楚弦进来了。

    看到楚弦,萧禹一愣,尤其是下面的人说两人是带着礼物来的,萧禹便大致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崔大人,久仰久仰啊。”罗文举这时候知道崔焕之是谁,所以是急忙上前行礼。

    没法子,他必须得恭敬。

    一来崔焕之是京州吏部四品司郎中,官位比他要高,二来在萧禹这一系当中,崔焕之那也是领军人物,所以他必须要恭敬,还得客气。

    “罗长史。”崔焕之也是笑着打招呼。

    面子上的事情,那肯定还是要说得过去的,尤其是当着萧禹的面。

    “这位是?”罗文举老狐狸,似乎是嗅到了不对的气息,此刻是主动询问楚弦。

    “楚弦,这位是渤州长史罗文举大人,罗长史,楚弦是京州提刑正五品总推官。”崔焕之介绍了一番。

    “罗长史,久仰久仰。”楚弦客气。

    那边罗文举一惊,这楚弦的大名,他也是听过的,而且何止是听过,简直是如雷贯耳。楚弦这位文人表率,两篇传世之作已经是各个州地州府、城府、县府各级官员必读之物,而且不光是要读,还得是仔细去研究。

    罗文举这个人很喜欢研究,他觉得无论是做官,还是修炼,都必须要仔细研究,权衡利弊,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而且只有聪明人,这官位才能越做越好,越做越高。

    是以,他对楚弦可是相当了解。

    也是因为如此,他对楚弦还经过仔细的研究和剖析,因为在罗文举看来,这个楚弦在官场的经历,那才叫‘经典’,那才叫传奇,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楚弦年纪轻轻,比他要小了太多,但现在,官位甚至比他都要高个半截,人家是正五品,自己,只是一个从五品的长史。

    那这楚弦是怎么做到的?

    罗文举不相信运气,他知道这楚弦能在仕途如此的如鱼得水,必然是有其特殊之处,至少是能力出众。

    除此之外,这个楚弦每次遇到危机,居然都能逢凶化吉,这说明楚弦每一次遇到麻烦,都有贵人相助。

    在罗文举看来,崔焕之是楚弦的贵人,自然,萧禹也就是楚弦的贵人。

    这便是京州官员的好处,能在京州做官,头上有靠山,那当然是官运亨通。而且在能力上,罗文举自问并不比楚弦差多少,楚弦所擅长的,不就是断案追凶?

    可是这世上又有多少能让他查清楚的案子,真正能在官场上行得通的,还是交际的手腕,这一点,罗文举觉得他比楚弦要强。

    那么,楚弦能成为正五品,他也一样能。

    “楚推官,当真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啊。”罗文举此刻显得十分的恭敬,至少这样的态度,哪怕是楚弦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人家不高傲,也没有什么架子。

    这种事似乎人人都能做到,但能做到如此的滴水不漏,如此的自然,那就不简单了。

    楚弦笑笑,接下来自然都是客套聊天,无论是谁,都没有提及提刑司事中郎这个官职的事情。

    萧禹待了一会儿,便说要回书房,其他三人一听便明白是怎么回事,立刻都是起身告辞。

    出门的时候,三人还谈笑风生,但分开之后,各自都是神色凝重。

    “崔焕之果然是在帮这个楚弦,有他在,中书大人能不能支持我谋取这个官职还是两说。”罗文举这时候喃喃自语,他身后跟着的随从护卫都是恭恭敬敬。

    别看罗文举在别人面前笑脸呵呵,很是随和友善,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罗文举那是有名的笑面虎。

    在上官面前,那是态度谦恭,甚至端茶倒水的事情也是没少干,但面对下面的人就不一样了,官威可是摆的很足,有的时候如果不注意,怕是还会触犯到他,受一些责罚那都是家常便饭。

    所以在罗文举手底下当差的,都是十分小心翼翼,生怕触怒到这位大人。

    楚弦和崔焕之那边,此刻也是在讨论这个罗文举。

    “楚弦,你从刚才的事情里,看出了什么?”崔焕之有意要考考楚弦,所以此刻是开口问道。

    楚弦点头:“看出了两件事。”

    “说说。”崔焕之笑着问。

    “那我就说说,头一件事是罗文举这个人,此人做事很是圆滑,而且很会拍马屁。”楚弦说完,那边崔焕之就是点头:“说得不错,此人风评也是如此,再说说其他的。”

    楚弦又道:“中书大人看出咱们的来意,但却没提事中郎官位的事情,我看来,中书大人的意思是让咱们各自争取,至少在中书这一系的官员来,他两不相帮,我和那罗文举分出胜负,谁赢了,中书大人就会支持谁,此外,中书大人的意思还有一层,他两不相帮,实际上,两个都帮,只要咱们耐住性子,先和那罗文举联手对付其他人,毕竟盯着这个事中郎官位的,可不只是我们两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