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有人按耐不住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崔焕之听完,连连点头:“说得好,不错,这就是中书大人的意思,他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他的意思,已经是非常明显了,所以咱们至少是暂时不能和罗文举那边有任何冲突,有的时候谋取官位,考的是耐心,很多时候,是一些人自己自作聪明,最后是自己把自己的机会葬送了,这件事上,楚弦你一定要沉住气。”

    楚弦也是笑了:“那是自然,咱们挑选的礼物,中书大人没给他们退回来,就已经说明中书大人会帮忙,至少,会帮我和罗文举。”

    “那就这样,这段时间,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尽量是别让人跳出毛病,更不能有任何把柄,这种时候你不攻击别人,别人也会想方设法的往你身上泼脏水,还有一点,别主动攻击别人,除非是有十足把握,否则打狗不成反被狗咬,这样的话,不光是丢了人,而且还会被上面认为是无能,所以说,官场上,忍是必然的,但要记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须要胜,这就是官场真理。”崔焕之一直在传授,楚弦虽然懂得,但一直是点头,虚心听着。

    有能力且能真心实意的教导自己的,也只有崔焕之了,虽说楚弦认识的官员不少,但要么是不如他,要么像是孔谦,资历虽然老,但官场上的那一套,孔谦不会,也不屑于去做,要么像是李附子,虽是医仙之尊,但人家研究探寻的是医道,更不会搞这些。

    和崔焕之分开,楚弦自己回去。

    李紫菀就在府中等着他。

    如今的李紫菀,比一年前没什么变化,依旧是清婉可人,但她无论她的医术还是学识,也是提升了很多。

    在别人眼里,现在的李紫菀,根本已经就是‘楚家夫人’了。

    前几日,楚弦又去找李附子提亲,这一次,不光是李附子点头同意,就是李紫菀也是默许了。

    哪怕是洛妃,也是暗中高兴,这些年,李紫菀对楚弦如何她也是看在眼里,无论是在仕途上还是在其他方面,李紫菀的能力都是出众的。

    仕途上,李紫菀的父亲李附子,那是圣朝医仙,虽然官品不高,只有六品,但无论是从上到下的官员,都会给李附子一个薄面。

    谁还没有一个生病的时候,就算是仙人体质,也是一样,即便是自己不生病,家人、朋友,总有一天得求到李附子那里,所以楚弦也是借着李附子的光,在官场上是如鱼得水。

    这种提升,洛妃自问是帮不到什么忙的,所以除了拼命修炼之外,洛妃也是早就将她的心思藏匿起来,这一年来,已经是不表露分毫了。

    相对于洛妃,纪纹对李紫菀也是佩服无比,而且两人似乎早就有过什么秘密协定,所以纪纹也不会在明面上和李紫菀争抢什么。

    如此一来,李紫菀和楚弦的婚事,已经是基本敲定。

    甚至于,两人连日子都选好了。

    成亲之日,讲究顺其自然,更何况楚弦和李紫菀也算是经历了很多波折,风风雨雨走来,早就是沉稳无比,无论是楚弦还是李紫菀都是一样。

    家里吃饭,李紫菀就问是不是要谋取提刑司事中郎?

    楚弦对李紫菀那灵通的消息早已经是见怪不怪,所以是点头:“不错,这一次是个机会,而且提刑司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就算是没有我,其他人也能断案追凶,更何况,我与孔老推官一同撰写的推案论马上就要问世,这么一来,刑案这一块,我也能撒手了。”

    “不过我听说,提刑司事中郎的官位,比较重要,而且地位很高,盯上这个位置的人有不少。”李紫菀说完,楚弦就笑:“那我若说我一定能谋取到这个位置,紫菀你信不信?”

    李紫菀被楚弦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道:“我信,楚大人能耐那么大,一个官位还不是信手拈来。”

    类似的的拌嘴说话,几乎天天都会上演,有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洛勇和楚三都会默默端着碗离开,因为留下来,总感觉心里很不好受,就仿佛碗里吃着的,是狗粮。

    让楚弦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提刑司内就接到了命令,说是要将最近十年所有州地已经审验完结的卷宗规整,三天之内上报刑部。

    听到这个命令的楚弦一愣,这件事,根本就是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实际上是没什么必要这么做的。

    但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有人弄出这么一出,其背后的意思已经是相当明显了。

    “这是打算将我拖住?还是打算借着这件事搞事情,要抓我的把柄漏洞?”楚弦喃喃自语。

    就如同崔焕之所讲,到了这种争夺官位的时候,官场当中就会有这么一股歪风,总觉得是将对手都整垮,那么他们自己就有机会了,所以经常会弄出一些呙门邪道的东西。

    但这些人也不是无的放矢,他们就是揪着对手可能有漏洞的地方深挖,如果对方清清白白,没有问题,那自然是做无用功,如果对方一旦有问题,那么必然会想方设法穷追猛打,至少会让这个人丧失竞争的能力。

    这种事情,有些人已经是做的轻车熟路,而且是手段极为隐晦,让人看不出猜不透,若是一些经验不足的人,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栽跟头。

    别的不说,就说整理十年所有已审完毕的卷宗,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

    能不能按时弄完,这是一个麻烦,弄不完,就是能力不行。如果弄完,里面那么多案子,只要找出哪怕是一个有问题的,作为总推官,自己的责任就没法子推脱,所以说,这一手来的相当的精妙,几乎是打在楚弦这边最薄弱的环节。

    但楚弦会怕?

    过去各个州地的卷宗,楚弦早就重新都过了一遍,有问题的,甚至是一些冤假错案的,楚弦早已经是发回原地,让各州地自己去重审,这种事情,楚弦可是做过不少,而且他最大的依仗,就是神海书库。

    各州地,上万件案子和卷宗,楚弦都已经是记录在神海书库当中,哪个有问题,哪个是什么情况,早已经是熟门熟路,有人想要在这件事上针对自己,只能说,是打错算盘了。

    但做这件事的背后之人,楚弦还真的想要弄清楚是谁。

    对方有能力逼着刑部来下这一道命令,本身就说明对方背后的人物不简单,那至少是首辅阁一级的仙官。

    不然,怎么可能让刑部做这种事。

    果然,就在这一道命令下达之后,提刑司郎中立刻是找到楚弦,就问他三天时间里做这件事有没有问题。

    楚弦当然是说没问题,那司郎中却是低声道:“楚弦,你我之间既是下级和上级的关系,但同样也是朋友,我对你的赏识你应该很清楚,别给我打马虎,这件事明显是有人故意针对你,是要搞事情的,而且这种事情,几乎是难以预防,我告诉你,这些过往的案件里,你们审核过的,说不定早就有对方下的套,看似没有问题,你这边结案,那边立刻就有人能给你翻了案,这么一来,你这边就很被动了,当然,这种事情也难免,毕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但我听说,你也打算争夺事中郎的官位,那么一旦出了事情,你要再晋升,至少这一次,可能就没机会了。”

    这范湖,司郎中说的是肺腑之言,楚弦能听出来,而且平日里他的确和这位司郎中关系不差。

    所以楚弦笑道:“司郎中大人,你都知道我是什么人,自然明白这种事我是尽全力,可以说只要是过了我的手,案子基本上没问题,但倘若真的有人设圈套,他们也会有漏洞在里面,这种事他们不乱来就罢了,真的乱来,我保证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司郎中想到楚弦推案断凶的本事,当下是明白过来,随后道:“那就好,我也是担心,所以是提醒你一句,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估摸崔焕之也知道了,我先与你说吧,这一次争夺事中郎官职的,至少有十几个人,而且都是满足条件,资历都够,相对来说,你的资历?F不差,但毕竟是新人,年轻,而且官历的年限也不够,哪怕是上面有人力挺你,你能上位的机会也不大啊,我这是和你说的实话,到时候你没争取上,也千万别灰心。”

    楚弦点头。

    这件事,他昨天从去拜访萧禹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一开始,楚弦自己还真的是没想到这一点,为什么萧禹没有直接表明力挺自己,不是能力不够,自己的能力,萧禹最清楚,那么不是能力的问题,就是资历了。

    这个资历,不光是官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那就是当官的年限,尤其是做最近一个高官品的年限,就像是罗文举,此人能力先不提,就说他的官履,似乎也没有楚弦如此的丰富,但年限上,那是远超楚弦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