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突袭蜀州(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今楚弦已经几乎可以确定,来自蜀州的郑关杰,肯定是算计自己的幕后黑手,当然,可能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帮凶。

    之所以确定是他,不光是因为这个案子,还因为郑关杰的靠山,是京州的杨真卿。

    也就是说,郑关杰是杨家一系的官员。

    这么一来就很容易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对方怕是早就暗中埋了这一步棋,在知道自己也要加入到对事中郎的争夺当中,郑关杰明显是感觉到了危机。

    而他刚好就有这么一步棋,所以禀报杨真卿,他们两人是一拍即合,决定就从这件事上对自己下手。

    当然严格来说,就算蜀州这件七年前的灭门惨案就是误判,而且在上到提刑司时没有审验出来,坐实了冤假错案这件事,楚弦实际上的责任也很小,最多就是批评几句,但显然,这件事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发出来,肯定会影响自己争夺事中郎,到时候,对手就可以拿这件事来说事,等于是将自己从这个竞争者中剔除出去。

    再加上杨家和自己历来的恩怨,所以这件事,楚弦已经是有七八成的把握。

    不光是会影响自己争夺官位,对于孔谦来说,那麻烦就大多了。

    作为当年的主审查验的总推官,自己可以说当年之事自己不是经手者,可以推脱责任,但孔谦是没法子推脱的。

    因为,这件事就是他审验的。

    审验没有审验出问题,这对于一个推官来说,当然是过错,尤其是如果这是一个冤假错案,那么冤死之人是无辜的,涉及一条无辜人的性命,对于孔谦这种视人命重如天的人来说,那打击就太大了。

    还是那句话,人无完人,任何人都有失误的时候,所以楚弦这一次来,不光是为了让对手攻击自己的算盘落空,也是为了帮助孔谦解决一个麻烦。

    当然具体如何,还得了解情况之后再说。

    楚弦这位京州提刑司的总推官到了蜀州之后,自然是惊动了这个地方,这件灭门惨案发生的地方,不是郑关杰所在的城地,而是另外一个城地,楚弦去了之后,这个城府的城令还不相信,以为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但看到楚弦的官符之后,吓着了,急忙是行礼,甚至这个五十来岁的官员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这很正常,他不过是六品,楚弦是正五品,在官级上,那是可以碾压对方的,而且楚弦是干什么的?

    提刑司总推官,对各地的刑案那都是有监管的权力,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楚弦这个位置很容易就可以整治一些地方的官吏,那随便找几个法子,都能让他们欲哭无泪。

    知道楚弦要了解的是什么案子之后,那府令立刻是将府衙之内的官员都叫来,文书也叫来,最后一查,弄清楚了。

    “这件案子,下官知道,当年还弄的满城皆知,死的是一户有钱的人家,说是他们家的长工贪图钱财,这才杀了人家一家,后来抓住了这个长工,对方虽然不认罪,但因为证据确凿,所以就判了他死罪。”这个府令说到。

    这些和卷宗之内的描述基本一致。

    但楚弦知道这件案子有问题,所以立刻是道:“卷宗里说,死者是被人用手生生捏碎颈骨而死,这说明作案杀人的凶手修炼过武道,至少是修炼过指爪功夫的高手,可是你们定罪的长工,他双手曾经受过伤,做一些雕花做一些不出力的活儿那是没问题,但要说他能徒手杀人,而且还是捏碎人的颈骨,这就夸张了,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件冤案。”

    听到这话,那府令一愣,头上汗都下来了:“大人,这,这不会吧,卷宗里没写那长工有残疾啊。”

    “是没写,如果写了,早就查验出问题了,就是因为没写,所以才会蒙混过关,但当时没写,不代表这件事就能掩盖下去。你想想,再往前,和那长工有关的案子还有没有?”楚弦问了一句。

    那个府令愣了愣,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楚弦一拍桌子,将对方吓的瘫软在地上:“我给你提个醒,灭门案前两年,有山贼打劫,曾杀了一路行人,当时有人幸存下来,却是被伤了手臂,那人的名字,和你说的长工是一模一样,偏偏这个长工的姓氏很特殊,乃是外州之民,你们本地几乎没有第二家,如此可以证明是同一个人,试问,这样连山贼都打不过,还被重伤的人,怎么可能徒手捏死那富商一家人?”

    这番训斥,那府令听的是哑口无言,更是吓的浑身颤抖。

    当年案子的内情,他是知情的。

    因为死的人有些能量,所以上面一直催的很紧,而在本地,查案又没有丝毫线索,所以在怀疑这个长工之后,他们便屈打成招,最后给这个可怜之人定了罪,关押半个月就斩首,可以说是冤死了一个人。

    本来这案子送上去提刑司审验,府令还怕会看出端倪,但结果没有,毕竟卷宗里,可是说的是证据确凿,而且京州的推官也看不到千里之外的情况,只能通过卷宗了解,所以他们怎么写,这件事就怎么定性。

    谁能想到,这么多年之后,居然还是东窗事发,被人察觉出了端倪。

    这府令当然是害怕,这件事,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对方还要说话,楚弦直接下令乌刀卫将这个府令拿下,不光是这个府令,当年涉案之人,全部都控制起来。

    楚弦带来的三十名乌刀卫和楚三,就是来干这个的。

    有他们在,根本不用动用这里本地的衙役捕快,乌刀卫就将人拿了,突击一审,问题很快就得到落实,而且是白字黑字,将他们如何为了应付上面官员的催促,如何屈打成招,如何制造假的证据,那是全部都说了出来。

    这件事看似弄清楚了,但楚弦觉得还不够。

    真凶还没抓住呢。

    于是,楚弦重新审阅当时的口供和尸簿,居然只是用了半天时间,就将当年那一起灭门大案的真凶锁定。

    当年杀人者,实际上是这家富商的女婿。

    这女婿也是当年这一家唯一的幸存者,但因为是女婿,不是本家人,所以才说是灭门,而且这人的夫人也死了,后来还重新娶妻。

    此人杀人的动机也是很简单,受不了娘家人的气,因为他自己没什么本事,总是要让娘家人接济,时间长了,娘家人自然是有一些话不好听,偏偏此人心胸狭隘,积怨已久,所以是动了杀心。

    当初杀人,他也是一时冲动,做下了案子才害怕无比,尽量掩盖,谁能想到,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案子,居然是没有人怀疑到他,又或者说,他比较擅长演戏,所以就这么蒙混过关,让娘家那个长工当了替死鬼。

    后来这个人觉得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所以放松警惕,居然是用了当年从娘家里盗取出的财物变卖,然后置办家业,重新娶妻,日子过的居然是比以往还要好,还要风风火火。

    他之前盗取的财物,一直没敢动,都藏在家里的地窖里,楚弦派乌刀卫去一搜,直接来了一个人赃俱获,再加上那人本就心里有鬼,直接就招供了。

    也就是说,楚弦来了之后,都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将这个七年前的悬案查清楚了,不光是还了冤死者一个公道,更是将真正的凶手捉拿归案。

    事情在当地很快就传开了,不少百姓都是跑来看热闹,有的更是感谢楚弦,尤其是知道这位年轻的大人,就是圣朝文人表率,编撰两本传世之作的大官之后,那来看的人就更多了,一度是将整个府衙都围住,外面都站满了人,便是外面大树上,都是一群半大小子探头张望。

    在听说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居然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将七年前的冤案查了个水落石出,众多百姓自然都是拍手叫好。

    这一次事情,涉事的官员,自然都要倒霉,不过这些事情就不是楚弦来办了,有专门的御史来查办这些官员。

    楚弦则是在最短时间内善后,将这件事圆满解决,然后修改了卷宗,这才赶回京州。

    这一来一回,楚弦的速度可谓是相当快,又因为楚弦用的是乾坤法阵,所以蜀州那边的情况,短时间内都传不过来。

    这件事楚弦不会再有其他的动作。

    说起来用这些手段来攻击竞争对手,楚弦是看不上的,任何踩人上位的手段,看似高明,实际上根本是下下策。

    因为,这等于是将上官当成了傻子。

    或许短时间内看不出弊端,但时间长了,肯定会有,此外,都是摆不上台面的东西,运用个一两次倒也没什么,但如果用得多了,上官就会认为这个人只会玩弄阴谋诡计,这样的人,可以用,但绝对做不到高位。

    也就是说,这种人,或许可以上到五品,甚至四品,但三品,不用想了,至于首辅阁的位置,那更是天方夜谭,哪怕是杨真卿那样的人,也不可能选择这种人进入首辅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