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又是一部神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袭蜀州这件事,楚弦不是为了攻击和陷害谁,只是为了弥补漏洞,而且这件事他也不可能蒙混过去,事实如何,他已经上书刑部据实上报,除此之外,他也会在明日的朝会上说这件事。

    这么做,不是为了推卸责任,相反,楚弦是要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因为不揽到自己身上,就得是孔谦来负责,孔谦老推官和楚弦的关系,那自然不必说,楚弦如今作为总推官,如果连这一点担待都没有,那他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更何况,楚弦还有一个最大的杀手锏。

    那就是他和孔谦编撰的《推案论》。

    想必这几天下来,刑部和文圣院那边也已经有了结果。

    ……

    刑部。

    负责审验下面交付刑案推文是有专门的文书官来负责,当然平日里也没什么东西呈交上来,就算有,也都是一些经验之谈,最后只需编入刑部的刑案文册当中就可。

    提刑司递交上来的《推案论》在这个文书官的案头已经摆了两天了,这个文书官平日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耽搁了两日,直到今天才开始翻阅。

    无独有偶,在文圣院那边居然也是类似的情况。

    以前孔谦也曾经给文圣院送去过他自己写的东西,但文圣院都没有当回事,实在是孔谦虽然善于断案,但文章著作的确不是孔谦所擅长的方面,而在文圣院里,讲究的还是造诣,所以每次,都给孔谦退了回去。

    这一次因为又是孔谦送来的,所以文圣院一样是没当回事,同样是搁在一旁,有一位文圣闲着没事干,拿起一本翻了一下,这才发现了问题。

    这一看,手里的推案论就放不下了。

    “这,这推案断凶,居然还能这么写?”这位文圣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这篇推案论开篇便如同千字文一般的韵味的排比诗句,居然是用这种方式,将所有推案断凶的方法,用数百字精炼。

    光是这一手,就注意成就经典名著。

    更不用说后面的详解,先不说在术业上的专攻程度,就说这造诣,就是相当了不得的。

    刚好这时候外门又走进来一位文圣。

    “溪兄,你做什么呢?”这位文圣问了一句,可对方没搭理他,他才发现对方手里捧着一本术在看。

    好奇之下,这位文圣也拿起一本。

    结果这一拿起,就放不下了,屋子里多了一个捧着书翻阅的人。

    作为文圣,那看书的速度自然是相当快,两人很快看完,然后才发现彼此的存在,然后两位文圣互相对视一眼。

    “这是什么书?”

    “提刑司孔谦送过来的,好像叫什么《推案论》。”

    “孔谦?他突然开窍了?写的是真好啊,都感觉像是两个人写的……等一下,这个著作人可不是孔谦啊。”

    这个文圣此刻看了看署名,当下是一愣。

    “这个是,楚弦写的?”

    两位文圣此刻满目惊讶,楚弦是谁,或许别的地方不知道,但在文圣院里,楚弦那可是大大的有名。

    文圣院里的文圣可是有很多,这些年来,很难有让所有文圣都折服,都认可的大著作,但毫无疑问,楚弦的《江山河志》还有《自省论》便是所有文圣都推崇的作品。

    甚至于,这两篇著作已经是被封为传世之作,而且已经是进入了学堂,成为了‘学文’。

    学文者,启蒙之物,深究之道,自然是地位极高,很多时候,文圣院的文圣都想去劝楚弦,还做什么推官,直接来文圣院就好。

    只要好好钻研,那楚弦成为文圣就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在发现这《推案论》居然是楚弦编撰的之后,两个文圣就不淡定了,他们叫来其他文圣一起研究,最后是一致得出结论。

    这《推案论》在上,一点都不比其他的传世著作查,而且当中很多韵文朗朗上口,又有深度,可以说,就算是当做‘学文’也是可以的。

    “诸位,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推案论不光是境界高,其在术业上,那也是独树一帜,我看了,感觉都能去查案断凶了。”一位文圣半开玩笑的说道。

    当然,这话有夸大其词的意思,但却是能说明这本推案论,不光是有学文的潜质,其术业的探究深度上,绝对也是可圈可点。

    不过这些,他们不懂。

    他们不懂,有人懂。

    刑部那个文书官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在翻看了这本推案论之后,立刻就知道麻烦了。

    首先,这是楚弦写的书,楚弦是谁,整个刑部没有一个人不知道,那是大大的有名,自己居然敢拖延两日才查看,这已经是失职,除此之外,这推案论写的太好了,造诣上,这文书官不好评论,毕竟他不是文圣,但就在这术业上,绝对是毋庸置疑的高。

    但究竟有多高,这位文书官也说不出来,只能是上报到上面去,很快,提刑司郎中,乃至刑部尚书都来了。

    在看了这一步《推案论》后,提刑司郎中是目瞪口呆,刑部尚书更是激动的手指颤抖。

    便剑他一拍桌子:“去给我找楚弦来,对了,把孔谦也一并给我叫来。”

    刑部尚书要召见下属,无论楚弦还是孔谦,自然都是第一时间跑来,屋子里,只有刑部尚书和提刑司郎中两位,其余人都被赶了出去。

    见到楚弦进来,刑部尚书头一句话就是:“楚弦啊,你这是打算给我撂挑子了?”

    这话一出口,提刑司郎中,孔谦,都是面色一变。

    只有楚弦神色如常:“尚书大人,属下可不敢。”

    “怎么不敢?”刑部尚书指了指桌子上的推案论道:“你写这个,不就是要撂挑子的意思,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楚弦一笑:“尚书大人原来是说这件事,这一部推案论是我和孔老推官合力编撰,意在推动刑案之事后继有人,就算是我撂挑子,孔大人也不会撂挑子的,更何况,下官若是成为提刑司事中郎,依旧是在刑部做事,也不算撂挑子。”

    楚弦这边在打哈哈,同时借着话,开始了试探。

    当然,是用另外一种方法,承认了他的打算,毕竟他要谋求提刑司事中郎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刑部尚书并没有生气,而是笑道:“你这是在将我的军啊,这本推案论只要拿出去,立刻就能引起轰动,对于你来说,又是大功一件,即便是在刑部,在我,也是面上有光的事情,就知道提刑司这个庙小,住不下你,与其让你去其他地方,倒不如还将你留在刑部。”

    这话一说完,楚弦也是精神一振。

    不光是他,孔谦和司郎中也都是反应了过来,刚才尚书大人和楚弦说了这几句话,意图已经是很明显了。

    那就是支持楚弦成为提刑司事中郎。

    刑部尚书这一票可是相当重要的,之前多少人来找他,疏通关系,他都没有点头,这也让很多人猜测他的意图,现在他亲口说会支持楚弦,等于是表了态,如此一来,楚弦上位的把握就更大了。

    毕竟,提刑司事中郎是刑部的官职,作为刑部尚书,话语权当然是很重要。

    “明日朝会,你便将这推案论献上,正好,明天空缺的事中郎,也要决定出一个人选来了。”刑部尚书说完,迈步离开。

    他这几句话,透露出的东西就太多了。

    而且分明就是在提醒楚弦,要拿这一部书来争功,这么一来,楚弦谋取到这个官职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强了。

    只不过能影响到这件事的,除了刑部之外,还有吏部,首辅阁内诸多道仙的意见那也是要听的。

    如果需要朝会表决,那更是会发生阴沟里翻船的事情,类似的情况,本来十拿九稳,结果上了朝会,被人翻盘的事情以前也是没少发生的,所以在最终的决定没有出来之前,只能是以可能性来论事。

    送走尚书大人,司郎中冲着楚弦道:“楚弦啊,这次你可是真的让尚书大人长脸了,这一部书,写的是刑案,又是出自刑部,尚书大人不喜欢才怪,也怪不得他会表态说愿意支持你上位,这是一个机会,你可千万把握住。”

    楚弦点头。

    等到楚弦和孔谦回去没多久,就听说了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是崔焕之专门跑来告诉楚弦的,内容是颇为震撼人心。

    “京州一位御史,岳霄云,他抓住了罗文举的把柄,刚才带人将罗文举带走,据说是证据确凿。”崔焕之此刻一脸的无奈。

    楚弦一听,顿时明白了。

    这件事,早不查晚不查,居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差了罗文举,这已经是十分明显,就是为了争夺事中郎这个官位。

    “这个岳霄云,也太急躁了。”楚弦这是感慨了一句。

    说实话,岳霄云这么做,表面上是被人挑不出毛病,因为他是御史,干的就是查办官员的事情,可是同样,他也是有假公济私的嫌疑。

    当官,这种嫌疑不能有,一丁点都不能有,更不用说是做的如此明显的事情,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是有意针对罗文举,否则就算是查办罗文举,也应该是渤州的御史,而不是他这个京州的御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