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朝会争锋(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件事,中书大人很不高兴。”崔焕之这时候说道,楚弦点头,这能高兴吗?一来是那罗文举不堪重望,居然是做了错事,还让人抓住把柄,这样一来,对萧禹的声誉也是有影响的,现在谁不知道这个罗文举就是鼓吹是中书一系的官员,就差没有在脑门上贴着我的靠山是中书大人这几个字了。

    此外,萧禹也是必然对那岳霄云有意见,此人不看时机,胡乱搞事,光是这一份定力和判断力就不够。

    做御史,都是稍显不足,更不用说做提刑司事中郎。

    这样的人,明显不能胜任。

    “可以说,无论是罗文举还是岳霄云,都没机会了,只是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崔焕之这时候说道。

    说到这里,崔焕之看着楚弦,然后小声问道:“听说,你昨日去了蜀州,而另外一个最有利的竞争者郑关杰,就是来自蜀州,楚弦,你给我实话实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显然,崔焕之不了解内情,还以为楚弦是去摸查竞争对手的底细去了,如果真的这么做,那楚弦同样得‘出局’。

    楚弦则是问心无愧:“这件事,本来明天朝会我会说明,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楚弦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番,崔焕之听的是目瞪口呆。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会跑去,这么说,如果你不将这件事挖出来,还冤死者一个公道,查办真正的凶手,那这件事,就会成为别人攻击你的理由。”崔焕之说完,楚弦那边就道:“这件事,我做的缜密,因为蜀州距离京州太远,所以短时间内,消息不会这么快传回来,明日,我想看看是谁来拿这件事攻击我,就可以看出,是谁在背后做这些小动作。”

    崔焕之点头,但依旧是摇头:“不对,就算是你查清楚了,但冤死者无法复生,这件事,你作为总推官,依旧是要担责任的。”

    楚弦也是点头:“是啊,这件事,学生也从没想过推卸责任,明日朝会,学生会如实道出,并且承担监管不力的责任,即便是因为谋取不到事中郎的官职,学生也不会怨恨。”

    “你能有这种心境,实在是太好了。”崔焕之听到楚弦的话,那是连连点头,而且崔焕之如今也是四品吏部司郎中,站得高,看得就远。他可是清楚,或许楚弦会因为这件事而无法谋取事中郎这个官位,但毫无疑问,无论对上对下,楚弦所得到的,都会比失去的要多。

    做官,得往长远看,谋私利者,终究是走不远,只有行正事者,方可走到最后。

    但可惜,知道这个道理的人有很多,真正能做到,而且能一直做下去的,却是少之又少。

    崔焕之这一次来,主要是怕楚弦也和其他人一样,被眼前利益迷了眼,乱了心智,做出一些错事,但现在一看,这一点担忧是多余了。

    楚弦比他想的还要稳重,也更有远见。

    到了第二日朝会时,楚弦早早起来,带着楚三赶去,楚三自然是不能跟进去,和其他护卫一样等在外面。

    进入朝会,楚弦如常站在后面,这次依旧有不少官员与他打招呼,楚弦都是微笑应对。这时候文圣院几位文圣进来之后,看到楚弦,微微点头。

    楚弦见状,急忙行礼。

    几位文圣微笑回应,这一幕看在别人眼里,倒也没觉得如何,毕竟楚弦是被文圣院封为文人表率的,虽说文圣院的文圣不是经常来参加朝会,但来了,对楚弦都是十分和善客气,其他官员早已经是见怪不怪。

    等到了时辰,朝会开始。

    这一次首辅阁仙官,依旧是没有来齐,太师吕岩没来,上将军秦元谋也没来,玉将军润伯然同样不在。

    甚至,大司徒也没来。

    杨真卿倒是来了,此刻在云座上,还有中书令,大司空,六部尚书,王神龄等人。

    毕竟他们才是主管内政的首辅阁仙官,所以参加朝会的次数也要更多。

    朝会上要讨论的大事自然是多,所以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里,都是在将这些事一件一件的抛出来讨论。

    终于,那边吏部尚书出来,开始说要商定几个空缺的官位,其中,就包括提刑司事中郎。

    这个官位不算小了,京州正五品,而且晋升的潜力巨大,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这个官位,想要谋求。

    不过在选择京州之地正五品官员的时候,显然是要十分慎重的,候选者的名单,那必须是由吏部选定,然后提交朝会和首辅阁审议,最终综合考量各方意见,才能最终确定。

    可以说,京州之地,尤其是可以参加朝会的正五品官员,每一个的选择,都是慎之又慎。

    这么一来,就隔绝了很多资历不够想要滥竽充数,还有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官员,毕竟,如果是官居高位,也是可以影响吏部选择人员名单的。

    不过这次吏部在人员的选择上,明显是有些猝不及防。因为就在昨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个名单之内的人选,发生了变化。

    本来最终可以拿到朝会上商议的候选者,一共有四位,但昨天发生的事情,直接让其中一个罗文举,丧失了资格。

    这个罗文举被查出在渤州担任长史期间,打着修建海防的幌子,中饱私囊,做了不少荒唐事。结果昨天,是东窗事发,被京州的一位御史给查了,如此一来,这罗文举别说更进一步,就是原本的长史之位也是保不住了。

    所以这个名单,从原本的四位,减少到了三位。

    立刻吏部一位官员正在宣读这个官位的候选者名单,果然就是蜀州郑关杰,京州岳霄云,还有京州楚弦。

    这三个人,在场官员最了解的自然就是楚弦,说实话,很多人都看好楚弦,都说楚弦会打破提刑司推官无法更进一步的怪圈和惯例。

    “眼下吏部经过层层筛选,选出的三位候选官员,诸位大人,咱们都说一下看法吧。”吏部那个官员按照惯例,询问意见。

    这个时候就是最关键的时候。

    支持谁,就要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否则一旦形成大势,博取到大部分官员的支持,那么这件事基本上就没跑了。

    “这个官职是在刑部,那么,刑部尚书,你来说说意见吧。”云座上,中书令萧禹开口说到。

    这就叫做掌握先机。

    萧禹自然知道刑部尚书是支持楚弦的,所以他让刑部尚书先开口,就是为了替楚弦造势,说起来,萧禹昨天的确是恼火,但他也庆幸,庆幸没有选择那个罗文举,倘若真的让罗文举上来,再被查出问题,那自己这边,就不好弄了。

    所以在萧禹心里,还是楚弦稳当,虽然楚弦年纪上是有些欠缺,但圣朝选贤任才,那是不能设立任何门槛的,所以就算是提拔楚弦,那也没问题,最重要的是,楚弦有这个本事,有这个才干,这一点人所共知。

    那边刑部尚书点头,直接道:“既然中书大人让我先说,那我就先说吧,这三位候选官员当中,我们刑部也的确是有所倾向,我觉得,目前提刑司总推官楚弦,最适合这个官位。”

    一句话,毫无保留的支持。

    这让不少官员心中都知道,今天这提刑司事中郎,怕是非楚弦他莫属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一个御史突然开口道:“周大人,稍等片刻,有人举报,说这个楚弦审案不细,导致一起冤假错案,这件事还需查实,如果是真的,那在这个时候提拔楚弦,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那边刑部尚书眉头一皱:“梁御史,你说的,不会是蜀州章家灭门之案吧?”

    那御史一愣,他没想到刑部尚书居然知道,当下是感觉不妙,不过眼下,这话还不能不说,所以就道:“原来周大人知道?”

    “当然知道,前几日楚弦就上报了,你说的这一起冤假错案,的确是存在。”刑部尚书一番话之后,立刻就有官员道:“居然真的有,那么楚弦升任事中郎的事,就要暂缓了,至少得将这件事弄清楚。”

    “不错,就是应该这样,当然,这不是怀疑楚弦如何如何,只不过是按照咱们圣朝律法,对官员任用,一定要慎重。”另外一个官员也是开口帮腔。

    显然,这些官员都是其他势力的,要么是对头的,要么是准备浑水摸鱼的,反正是没打算让楚弦上位。

    而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人里,杨真卿那一系的,占了大多数。

    杨系支持的,是郑关杰。

    楚弦看到这里,已经明白果然是这个人在背后搞鬼。

    刑部尚书心中有气。

    说实话,这件事如果楚弦没有提早发现问题,没有在极短的时间里查清楚这件案子的内情,今天怕是真会栽在对方手里。

    虽说刑部尚书是道仙,但在查案断凶上,他很清楚,楚弦的确称得上是圣朝第一,以前这个圣朝第一只有孔谦在说,但大都没人相信,可自从楚弦查明十三巫祖被害一案之后,这个圣朝第一推官,已经是深入人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