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推案论问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座上,杨真卿似笑非笑,看着楚弦如何作答。

    让他意外的是,其他的首辅阁仙官居然也没吭声,甚至包括萧禹都不说话。

    “是要看看楚弦的应变能力吗?你们,就这么相信这个楚弦?哼。”杨真卿自然知道其他仙官的想法,但他不信楚弦能面面俱到,能有如此的忍耐力、沉稳力和口才。

    在场不少官员同样看出了端倪,有聪明的已经知道,或许,是上面故意放纵老言官开口,故意考验楚弦的应变能力。

    如果楚弦能应变得当,那自然是大大的加分,如果不能,当然会让上官失望。

    当下,不少官员对楚弦是又嫉妒又同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楚弦这次肯定是要收敛一下,怂一下的时候,楚弦这时候却是一笑:“蔡大人,其他官员是不是勤工勤政,楚弦不知,这是吏部考核官的职责,倒是蔡大人你,那一定是整日操劳,乃是个中典范,还记得半年前朝会讨论各州地下级官员俸银增减之事时,蔡大人你便是带头要求减俸,为此更是亲笔写了一封千字缴文,严词驳斥痛骂那些要求增加俸银的官员,将他们说的是一无是处,楚某记性好,记得蔡大人你的缴文中有这么一段,说是官员行事,拖沓之风盛行,一日之功非得三日来办,如此,哪里有脸再要求圣朝增加俸银,对此,楚弦可是记忆犹新,深以为然啊,此外蔡大人你还以写缴文为例,说你半日即刻写成,其他官员,便未必能如此。”

    那边蔡言官一愣,他还的确是写过这缴文,而他随即一想,就是脸色难看,这楚弦分明是用他自己的话来驳斥他自己。

    楚弦这时候神色一正,反问道:“若是按照蔡大人所言,不也是这圣朝好好干活的只有你一人,其他人,都是在混日子喽。”

    “你!”蔡言官没想到楚弦如此的反击,而且反击的如此刚猛不留情面,当下是怒火攻心,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更是气了个够呛。

    但这蔡言官显然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他当下是思谋,开口道:“楚推官,我只是说了一些看法,你又何必咄咄逼人?更何况,推案断凶,那也是要靠时间积累的,你能屡破大案,说明还是有些能力,但在我看来,运气成分更大,如此你就更应该谦虚才对,不应该自大,哪怕是在你擅长的推案之上也是如此,我这话或许不好听,但却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和你说,之至理名言,是为了你好,更何况,你既然擅长推案断凶,就不应该只是因为破了几个大案而沾沾自喜,你的眼光,还是应该放远一些,你本可以做出更多的贡献,就比如,你不是文人表率吗?甚至写出过两部传世之作,为何就写不出一些推案方面的著作来?”

    不得不说,蔡言官最擅长的就是雄辩,往往可以在最短时间里找出对方的弱点,然后加以放大进行攻击。

    换做一般人,根本没法子辩过此人,严格来说,蔡言官这种人,就是在借用各种大道理来打压别人,实质性的东西根本没有。

    但他说出这一番‘杀伤力十足’的话后,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却是看到楚弦一幅看傻子的表情。

    这让蔡言官十分不爽。

    “这小子都被我说到弱点了,为何还不惊慌,还不失措,为何还会露出这种表情?他什么意思?”

    蔡言官不明所以,而刚好,他的上面这一侧,是文圣院几位文圣,他可以看到这几位文圣此刻同样是一脸古怪,有的更是一脸冷笑,看着自己。

    “不对劲啊。”

    蔡言官眉头一皱,这和他之前所预想的不同。

    不光是蔡言官,其他官员也都是不明所以,要知道刚才蔡言官的反击勉强算得上是精彩,是用年纪来压楚弦,一口一个过来人,一口一个为你着想,这也是蔡言官一贯的套路,以前都能噎的别人说不出话来,今天似乎和平常不一样了。

    那边刑部尚书乐了。

    圣朝言官,有的是不错,但有的也实在惹人讨厌,倚老卖老,这个蔡言官他早就看不顺眼了,只是言官在圣朝地位特殊,更是太宗圣祖亲自设立的一种官职,所以他也没法子,但今天,这个蔡言官绝对是提到钢板上了。

    “我还发愁如何引出楚弦的推案论,想不到这个蔡言官居然如此善解人意,主动帮我们提出来,这一下,我们刑部想不出彩都难了。”想到高兴处,刑部尚书更是露出笑容。

    他这笑容,也被不少人看到,更是惹人遐想。

    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古怪,太古怪了,有的官员似乎已经是觉察出了什么,不过大部分都是心中好奇,但这不妨碍他们露出一脸看戏的表情。

    便在这时,那边一位脾气火爆的文圣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开口道:“蔡柏青,你怎么知道楚弦他没有写出过推案方面的著作?”

    这一句反问让那蔡言官愣了愣。

    他心中暗道不妙,却是恭敬道:“廖文圣,您的意思是说,楚弦他有写过?”

    这时候,廖文圣已经是懒得搭理这蔡言官,而是大袖一挥,顿时从他袖口飞出几本厚厚的书籍,包裹柔光,悬浮在空中。

    “昨日提刑司上呈一部《推案论》,诸位有能力的,就先读读看吧。”廖文圣说完,一脸自在得意。

    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发现了一块璞玉,然后将这件宝贝展示给众人,那是一种叫做‘伯乐’的感觉。

    廖文圣所言,有能力可以可以现场翻看的意思,就是说在场有能力和机缘修出神池的术修。

    神池之神通,也并非人人都能修炼,当然若是仙人一级,那必然是有神池的,仙人之下,也有修出神池的术修,这好处,便是可以一目一页,快速阅读。

    当然,在场当中,也有很少很少的仙人能修出神海,神海比神池神通高了太多,自然能力更强,看完这一部书,也不过片刻时间。

    当下,就有好奇着以神念翻看推案论。

    这边文圣院的文圣在得意的笑,那边刑部尚书,更是心中暗爽。

    文圣院的文圣给这一部书的评价越高,那么他们刑部的风头就越大,作为刑部尚书,他脸上当然是有光。

    说实话,以前他只是单纯的欣赏楚弦罢了,谈不上什么交情,更别说是帮楚弦如何如何,但是现在,他发现这个楚弦当真是一个人才,这种人才,一定要留在刑部发光发热才行。

    这时候不光是其他官员能在看,就是蔡言官也在看,他早年也是有所奇遇,踏入官场时,曾得高人点化,修炼出神池之法,所以看的很快。此刻,他虽然只是看了一些,但已经是目瞪口呆。

    能成为圣朝朝会之上的言官,蔡柏青岂是庸才?

    他虽然刻薄,言词激烈,但前提还是有真才实学的,否则他如何能将官位守住?若是酒囊饭袋,早就被赶出去了,更不能坐到高位。

    所以说,蔡柏青才学和本事那是一点不差,非但是不差,而且还是过于常人。

    这一部《推案论》他只是看了一点开头,就已经是折服了,这开口,用的是排比韵文,可以说是写出了神韵,而且是朗朗上口,将推案的原理,总结为千字文一般的诗文。

    可以说能写出这个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此外,蔡柏青还看出了一个让他惊恐的事情。

    推案他实际上不怎么在行,但他却是能看出,这推案论开头的推案千文诗,那是有‘学文’潜质的。

    自古被列为学文的著作,哪一个不是封了文圣?

    从最普通的百家姓,再到后面帮人识文认字的千字文,这些著作者,都是文圣之尊。

    而再看这推案千文诗,居然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最重要的是,和推案千字文,居然还有开拓神念的效果。

    “这是楚弦写的?”

    蔡柏青头皮发麻,他这时候后悔了,他不应该为了好友的嘱托,帮忙打压楚弦,本以为楚弦只是善于断案,想不到,此人还能写出如此著作。现在蔡柏青除了感觉头皮发麻,就是觉得脸皮有些发烫。

    即便是他这种脸皮贼厚的言官,此刻也有些搂不住面子了。

    太丢人了。

    之前他刚刚亲口‘教训’楚弦,说是楚弦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些,说是楚弦应该看得更远,就应该不只是查案断凶,而应该以文人表率的身份写出一部关于推案的著作。

    这话蔡柏青本来是挤兑楚弦的,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写出来了。

    而且,写的如此之好。

    蔡柏青最擅长的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可此刻,羞愧万分的他,居然是挑不出什么毛病,底蕴上,光是一个推案千文诗就已经是将他震撼,将他折服,而在内容上,他又不擅长推案,更没法子,也不敢开口点评。

    所以,蔡柏青知道自己这一次栽了,而且是栽的十分彻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