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四十章 缘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走到朝会之外,楚弦看到外面有杨系的官员正与一个中年官员说话。

    楚弦心中一动,知道这个中年官员,应该就是郑关杰。

    此人不简单,楚弦感觉,用蜀州那件案子设套,应该就是此人的想法,而且京州的岳霄云突然查办罗文举,或许,也和此人有关。

    之前有人说过,岳霄云这个人,身为御史,作风还是相当公正的,为人也很正牌,并非是那种会做小动作,在楚弦看来,岳霄云查办罗文举,怕是钻入了别人的圈套,而且这个人,多半就是郑关杰。

    因为所有候选的四个人里,最后发现没有任何负面消息的,就只有这个郑关杰。

    此人是聪明,但有些聪明过头了。

    回去的路上,楚三就问朝会上的事情,显然也是关心楚弦能否谋求到新的官位,楚弦摇了摇头,没有和楚三细说。

    两人是走路来的,现在也是走路回去。

    楚弦一边走,一边思索,刚走到半路,前面就有人拦住了他们。

    一看这人,楚弦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下了。

    拦路之人,是轩月谷。

    ……

    京州一处隐秘的宅院之内,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特殊之处,就是普通人家的样子,但此刻,在院子里,除了轩月谷之外,还有好几位仙军卫。

    这些,都是道仙境界的高手,要么是武圣,有的是拳法绝伦,有的是剑术无双,一个个都是圣朝之内最顶级的战力。

    楚三被安排在一个布置了隔绝阵法的小屋子里休息喝茶,显然有些事情,楚三这种级别的是不能知道的。

    而在正堂屋子里,也只有楚弦和萧禹两人。

    见到萧禹,楚弦并不吃惊,恭敬行礼之后,萧禹看了看楚弦,问道:“楚弦,你好像并不意外?”

    楚弦点头:“下官知道中书大人必有要事吩咐。”

    萧禹笑了,沉语一句:“你将来,会比焕之走的更远。”

    这一句话带着赞赏,楚弦没说话,毕竟面对上官夸奖,认同和不认同都不对,微笑不吭声,那是最好的应对之法。

    “朝会上,我突然叫停提刑司事中郎的选拔是有原因的,按照当时的情况,你必然会被选上,成为提刑司事中郎,我为了阻止,只能是叫停,因为临时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办,而且这件事,关系重大。”

    萧禹接下来又道:“接下来我要说的,你不可泄露给其他人知道,如果你走漏风声,只有死路一条。”

    楚弦正色,心里暗暗叫苦,想着如果是太麻烦的事情,就别交给我了,好好升官,做提刑司事中郎难道不好吗?

    不过这话楚弦也只是想想而已,肯定是不能说出来。

    “凉州你很熟悉,对吧?”萧禹这时候问道。

    楚弦点头:“下官曾在凉州定海县任职。”

    “凉州有皇族一位亲王常驻,这个你知道吗?”萧禹又问。

    楚弦依旧是点头:“皇族几大亲王,常驻凉州、疆州、兀州等边界州地,这是圣朝惯例,下官自然清楚,常驻凉州的,应该是德亲王。”

    “不错。”萧禹点头,这些事情,大部分官员都知道,接下来,萧禹压低声音道:“可就在昨天,凉州德亲王,突然失踪。”

    楚弦一惊。

    失踪是什么意思?

    一位皇族亲王失踪?

    这件事,有些意思了。

    因为楚弦两世为人,洞悉未来一些事情,在他所知当中,凉州德亲王可不是失踪,官方消息是病故,可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让皇族抓到把柄,引发了前世那一场横扫圣朝的巨大变故和浩劫。

    可以说,损失巨大。

    不过那时楚弦只是一个连官都不是的小吏,上层的这些东西,楚弦自然是不知道细节和底细。

    原来,实际情况是德亲王不是病故,居然是失踪。

    转念一想,楚弦明白了,自己的所知的记忆当中,最后圣朝肯定是没有找到失踪的德亲王,所以只能对外宣称是病故。

    毕竟相对于失踪来说,病故更容易被人接受,可即便是如此,依旧是引发了皇族对首辅阁把控大权的不满,引发了巨大的冲突。

    此外,楚弦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

    首辅阁居然是在皇族之前,发现德亲王失踪。

    这说明什么?

    说明首辅阁早就开始暗中监控皇族的人。

    这可是惊天隐秘,若是被曝光出来,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虽然意识到这一点,但楚弦装作没察觉,反正这个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安全,楚弦这边心思电转,那边萧禹继续道:“德亲王乃是皇族成员,太宗圣祖的后裔之一,关系重大,他突然失踪,自然也不可大肆宣扬,所以需要暗中探查,而且要快,要查清楚这件事在我看来,非你莫属。”

    萧禹看着楚弦,等他回答。

    楚弦头皮发麻,这差事很棘手啊,而且毫无疑问的是,萧禹这位中书大人必然是有太多的事情隐瞒着自己。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自己的级别太低,只要负责找人就好。

    可问题是,楚弦觉得这件事就是德亲王他自己玩失踪,这自己玩失踪,那玩法就多了,而且几乎无处可查,也就是说,这个差事,不好办,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坑。

    既然明知是坑,楚弦哪里愿意跳下去。

    所以楚弦没吭声,心里想着的,却是该如何脱身。

    这种麻烦的事情,一不小心,就可能陷进去,以自己现在的身板,真陷下去了肯定是出不来,所以楚弦不想去掺和。

    可怎么拒绝,也是一门学问。

    而且看样子,萧禹中书明显就是要赶鸭子上架,根本没有让楚弦拒绝的余地。

    “对了,无论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凉州刺史都属于失职,在他治下,居然发生了这种大事,他难辞其咎,我已经下令,将凉州刺史郭婿调回京州,先查查他,这么一来,凉州刺史的位置,就空出来了,楚弦,你暂时去做代刺史,先去应急吧。”

    萧禹说完,楚弦傻眼了。

    什么?

    凉州刺史?

    虽然是代的,是临时性的,但那也是刺史啊。

    掌管一州之地的最高官员,封疆大吏,百姓口中的土皇帝。

    这是不知道多少官员梦寐以求的官位,甚至圣朝之内绝大部分的官员,能做到刺史一级,已经是顶天了。

    说实话,楚弦当然是心动,哪怕只是代刺史,临时的,那也是能行使刺史职权,但显然,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楚弦比谁都清楚,这代刺史,就是一个诱饵,引诱自己入坑的。

    因为自己要去调查德亲王失踪之事,必须要隐秘,但如果自己去了凉州,难保会走漏风声,惹人怀疑。

    所以,安插一个官职不就行了。

    那么安插什么官职?

    按照楚弦现在的官阶,正五品,放到州地,那就只有三种位置,一个是军府司马,这个肯定不行,军府司马要求严苛,得是出身军营的将领才行,而且得是上将军和玉将军还有大司马来决定的。

    萧禹是中书令,官位虽高,权势虽大,但手还伸不过去。

    还有州长史,算是一州的二号人物,但相对来说,却是不如提刑司事中郎,试问,明明楚弦能当提刑司事中郎,却要跑去凉州当一个长史,更是惹人怀疑。

    唯一合适的,就是刺史。

    作为州地的一号人物,封疆大吏,至少在权势上,还要比提刑司事中郎要高,虽说在州地,丧失了参加朝会的资格,但相对而言,还是得大余失。

    就是因为有了这个考虑,所以萧禹才会决定临时给楚弦安插一个刺史的官位,这样一来,到了凉州,楚弦是一号人物,大权在握,要查办一些事情也方便了很多。

    不过显然,楚弦不这么想,他明知道这是一个坑,肯定不会上赶着跳下去,所以此刻,楚弦求生欲强烈的道:“德亲王失踪,可调动洞烛司去查,这样更容易查出真相。”

    萧禹脸一沉,直接道:“你是打算违抗命令了?”

    显然,萧禹早看出楚弦的盘算,所以一句话就堵死了楚弦所有的迂回之路,就是很明确的,这件事就是要让你去办,你办不办?

    办,就是跳进坑里,不办,就是抗命不尊,估摸以后也得凉。

    楚弦额头见汗,毕竟萧禹的气势那可不是盖的,很少有人能在萧禹的质问下保持冷静。

    这时候,楚弦一脸正色:“中书大人,我想好了,我什么时候动身?下官觉得,应该越快越好,毕竟事情紧急,不可耽搁。”

    萧禹笑了,一脸这就对了的表情:“给你一个时辰回去准备,然后会有人送你去凉州上任,对了,你的家人可暂时不去,这件事办好了,可以把代刺史的代字去掉,办不好……哼,哼!”

    最后两个哼哼弄的楚弦有些忐忑。

    说起来,就算楚弦是两世为人,那年纪也是差了人家萧禹太多,更不用说是其他仙官了,萧禹在仙官当中,就算是年轻有为的。

    所以跟这些老谋深算之辈打交道,的确是心累,尤其是权势不如人家的时候,只能是被掐着脖子,让你去哪,你就得去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