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德亲王不简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凉州之地虽然地险,又临近边界,时见妖兽,但同样也是一处人杰地灵的宝地,但凡这种宝地,都能孕育出一些绝世美人。

    曾经艳绝圣朝的楼兰公主,那便是出自凉州,历史上不少美女,也同样是凉州之人,阮小楼也是凉州之人,同样是一生下来,就是一副美女胚子,只可惜老天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他不是女子,而是男人。

    男生女相,有人说这是富贵相,也有人说,这是命薄之相,百张嘴有百种说法,对于阮小楼来说,他觉得他的命不好。

    少时,也是跟随同村男女幼童读书写字,只是家穷,后来半途而废,当然考取榜生是想都不用想的。

    在他们村中,十年都未必能考出一个榜生,家中父母也没指望这读书能出息了。

    因为男生女相,所以阮小楼自幼受人欺负,偏偏他不光是长的如女子,性格也如女子一般柔弱,受到欺负,也只会躲在角落当中独自哭泣。

    不过有一日,村中来了一个人,这人初见阮小楼便问他,愿不愿意随他离去,过锦衣玉食的生活。

    生性怯弱的阮小楼害怕摇头,但这人说他拿了银子给阮家父母,已经是将自己买下,所以不走也得走。

    后来他知道,这个买下自己的,居然是圣朝皇族的一位亲王。

    接下来的日子,便如这位德亲王所言,他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而且德亲王还教他武功,为他开办了日后赫赫有名的观月阁。

    阮小楼知道,自己就是德亲王圈养的一个‘玩物’,而且这些年他也学会了如何取悦这位大人物。

    但这种日子,却并非他所想的生活,有的时候,他想家了,想父母了,曾经托人回家乡去探望,结果穿回来的消息让他震惊。

    他的父母,早就在数年前死在山贼刀下。

    可阮小楼知道,自己家所在的村子,数十年都没有山贼出没,所以真相如何,他已经是猜出了一些。

    什么拿银子买下的,那根本就是抢来的,为此,对方还不惜杀人灭口。

    “所以,我偷偷遍访名师,最后得一位云游武者所赠的功法,便是葵花天玄功,我本就想等学武有成,找机会去杀了这个害了我十几年,又害死我父母的恶贼,没曾想遇到你,若是你要去暗杀德亲王,小楼也愿助一臂之力。”

    阮小楼这时候说完,带着忐忑之色,看着面前这一个鬼影。

    他知道,这不是鬼,而是有人以高强术法制造的幻觉,至于他如何被俘,阮小楼自然也是心知肚明,那是两个蒙面汉子,潜入观月阁,自己不是敌手,被封穴打晕过去。

    对面,楚弦听完对方的讲述,直接摇头:“除了你叫阮小楼,刚才你讲的其他事情,我是一件都不信,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给我说实话,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声音平淡,似乎不带一丝波折,但偏偏听上去十分渗人,给人一种说到做到的感觉。

    阮小楼有些心慌了。

    他咬牙切齿道:“我讲的都是事实,更何况,你只说让我说说关于德亲王的事情,我说我仰慕他,你不信,我说我恨他,你也不信,你究竟要听什么,不如直接说出来。”

    楚弦依旧是道:“我就是想听听,关于你知道的,德亲王的一切。”

    阮小楼心中更是忐忑。

    他自问不是普通人,所经历的事情也是很多,心境更是过于常人,可是今天,他感觉自己撞到钢板上了。

    面前这个鬼影,简直是给人一种高深莫测,滴水不漏的压迫感。

    而且更恐怖的是,对方似乎可以辨别出,自己哪一句话说的是真话,哪一句话是假的,这就有些可怕了。

    现在的情况人,人家对自己似乎已经是了若指掌,而自己对这个对手,还是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阮小楼深吸口气,觉得不能这么下去,再这么下去,自己怕是得被对方榨干,这个对手太可怕了,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大,但这绝对是假象,对方必然是活了上百岁的老怪物,而且心思沉稳无比。

    “我有件事想问。”阮小楼开口。

    楚弦道:“可以,不过一个问题,一根手指。”

    刚说完,阮小楼就感觉手指剧痛,一看,自己一根手指居然不知被什么个斩落,血流不止。

    “他来真的?”

    阮小楼惊恐无比,是又疼又怕,但他也是一个狠人,此刻咬牙忍着,开口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之前是骗你的。”

    楚弦直接道:“云游武者为何要教你武功?德亲王再怎么说也是皇族后裔,亲王之尊,若不是他特别信任的人,怎会安插在观月阁做阁主,然后帮他打探情报?你当皇族后裔是傻子吗?还是你当我是傻子?你说,我该不该信你?”

    阮小楼哑口无言。

    他此刻神色凝重,似乎想要凭借肉眼看穿这一层幻术,但显然,他做不到,对方的幻术境界太高,而且就算是心境和城府,他也只能是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你怎么知道我观月阁是用来打探情报的?”阮小楼还有些不甘心。

    楚弦一笑:“你这个,是第二个问题。”

    “啊!”

    一声惨叫,阮小楼第二根手指无声掉落,这让阮小楼惊恐无比,对方究竟是怎么动的手,自己为什么看不到,就像是手指自己掉落的。

    对方这么狠,这是阮小楼没想到的,他现在不敢乱说话了,手指只有这么多,说一句,就少一根,再猛的人也扛不住,更何况,阮小楼也不是那种猛人。

    “什么都不说,也斩手指。”楚弦的声音带着一种恶意,让人不寒而栗。

    阮小楼这下没招了,只能是说话,若是说错,手指直接掉落,这让他不敢再撒谎,将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说来也怪,只要说的是实情,手指便不会掉,阮小楼一开始只感觉到惊恐,感觉到对方手段高超,但最后,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对方的手段再高超,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露,就算是道仙,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斩落自己手指。

    阮小楼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什么,当下是狠狠咬了一下嘴唇。

    血顺着嘴角流出来,剧痛之下,阮小楼仿佛是从梦中新来一般,眼前骤然一亮,居然发现自己是在观月阁的房间里。

    看看手指,完好无损,哪里有被人斩落的样子。

    “好厉害的幻术,刚才那一切,都是假的。”

    可阮小楼依旧是面色惨白,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而且他已经是将他知道的东西全都吐露了出去,一点都没留。

    这不能怪他,实在是对手太强悍了,到现在,阮小楼都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对方的目的又是做什么。

    深吸口气,阮小楼思前想去,只能是打碎牙往肚里咽,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因为如果他说出去,德亲王就算是再‘宠爱’他,也会将他弄死,所以为了自己,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对方能用超高的幻术来对自己,就说明没有要加害自己的意思,否则他所见的一切,就不是幻觉了。

    这边阮小楼惊恐忐忑,楚弦那边则是在继续思谋。

    阮小楼在陷入阴阳幻神鲤设置的幻术中后,就完全任由楚弦摆布了,甚至这种高级幻术可以模拟疼痛,最后将该问的都问完之后,才让楚三和洛勇将已经晕厥的阮小楼送回去。

    也就是说,阮小楼后面咬嘴唇的事情,是他自己在做梦。

    说实话,德亲王给所有人的感觉是人畜无害,甚至没什么城府,成天就知道寻欢作乐,但谁能想到,这位德亲王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枭雄。

    这件事,怕是就连那冒牌货都不知道。

    如果冒牌货都被德亲王给骗了,那么不用问,首辅阁对德亲王的真实情况也就所知甚少了,他们知道的,都是假象。

    德亲王绝对是一个高超的骗子,如果不是用特殊手段审问了阮小楼,楚弦都未必能看出来,即便如此,很多事情,都只能从阮小楼的供述当中推测一二。

    但越是如此,越是看不清,越是能证明德亲王隐藏的极深。

    “德亲王很不简单啊,甚至连一直在监视他的道仙都能蒙骗,这说明,整个德亲王府的人,包括德亲王所谓最亲近的王妃和子女,怕都不了解他是什么人,唯一知道一二的,只有阮小楼,而在外人眼中,阮小楼也只是一个风月之地的东家,是德亲王的男宠,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可这一次德亲王失踪,就连阮小楼也不知情。”

    楚弦喃喃自语。

    绕来绕去,德亲王的失踪还是没有找到知情人,反倒是弄清楚德亲王的一些底细,对方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至少他偷偷收集各路情报这件事,就没人知情。

    甚至,监视德亲王的冒牌货也不知道。

    或者说,德亲王早就知道这个冒牌货的存在,只不过是故意装傻罢了。

    “果然,太宗圣祖的后裔,没有一个是蠢货。”楚弦这时候反倒是很奇怪,德亲王若是自己玩失踪,居然是真的没有一个知情者,他的夫人不知情,他的子女不知情,甚至连阮小楼这个德亲王养大的男宠也不知情。

    又或许,德亲王不是自己失踪,而是被人掳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