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找到目标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德亲王不是善茬,做的事情也都不是什么好事,就说他这观月阁,里面那么多女子,究竟是不是都是为生计所迫才流落风尘,这谁知道?

    至少楚弦明白,里面大部分女子,都是被强迫的,甚至,是直接被抓来,骗来的。

    光是这个,德亲王已经是罪大恶极了。

    这么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仇家?

    只不过楚弦一开始没往这边想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似乎没谁能够做到这一点,简单来说,没有这么牛逼的人。

    这不光是楚弦会这么想,首辅阁内的仙官也必然是这个想法,谁能瞒过所有人,掳走本身实力就不凡的德亲王,而且是在各种护卫的眼皮子底下。

    无论谁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现在,楚弦反倒是觉得,这个看似最不可能的事情,才可能是真相。

    想到这里,楚弦立刻是折返回去,回到王府。

    对于去而复返的楚弦,显然王府的人都有些诧异,不过那冒牌货看出楚弦必然是想到了什么,否则不可能突然跑回来。

    当下是让所有人都退下,他单独和楚弦在书房之内谈话。

    照理是布置下隔绝法阵,防止有人偷听。

    “出什么事了?”冒牌货开口询问,这件事,他比谁都希望早一点查出来,作为首辅阁安插的暗棋,他现在实际上已经是‘暴露’了,如果是德亲王自己玩失踪,那么躲在暗处的德亲王肯定知道,自己这个冒牌货就是首辅阁安插的暗棋,所以这件事无论最终结果是什么,他这个暗器都废了。

    但对于他来说,将藏匿起来的德亲王揪出来,却又是必须的,这样他就算离开,也值了。

    所以看到楚弦去而复返,他很激动。

    楚弦相对来说则是表现的很淡定,毕竟很多事情都只是楚弦自己的猜测,所以暂时也不便于多说,楚弦回来,依旧是询问德亲王的事情,但问的不是最近,而是更久之前的事情。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暗中盯着德亲王的?”楚弦头一句话就是这么问的。

    那冒牌货一愣,旋即摇头:“这是机密。”

    机密,意思就是无可奉告。

    楚弦摇头:“这关系到能不能查明真相,所以就算是机密,也一定要说。”

    冒牌货沉思片刻,这才道:“好吧,但我也只能说德亲王这边,其他的,你问,我也不会告诉你,因为我也不知道,除非,你去询问中书大人。”

    随后冒牌货告诉楚弦,他在二十年之前,就已经暗中盯着德亲王,而且不是用一个身份,楚弦点头,这冒牌货易容的本事出神入化,要转变各种身份,那也是轻而易举,如此一来,也不容易被发现。

    “那好,二十年时间,倒也够了,这二十年时间里的事情,能与我说说么?想起什么说什么,印象深刻的最好,尤其是,这二十年里,德亲王曾经与谁发生过争吵,冲突甚至是结仇。”楚弦问完,冒牌货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楚大人,你是说德亲王是被仇家掳走的?这不可能,谁能在我们的眼皮子下面将德亲王掳走?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更何况,德亲王本身也是修炼术法的高手,他甚至还融汇古今,自创了一门五行神剑术,很是厉害,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悄无声息的掳走?这世上,没有人能做到,除非,是我们来做。”冒牌货这时候极为自负的说到,他口中的‘我们’,便是首辅阁的暗棋。

    楚弦点头:“这个我都知道,而且现阶段也只是一种猜测,说说也不会影响什么。”

    冒牌货一想,暗道也对,所以点头道:“那我便想想,二十年了,说起来这个德亲王也让人不省心,得罪的人可是够多的。”

    接下来,是冒牌货单方面的讲述,楚弦认真的听。

    冒牌货的记性不差,但二十年来的事情,也不可能全部都记得,所以讲述的也都是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事情。

    而且就如同冒牌货说的,德亲王得罪的人,很多。

    但大都是一些普通人,或者是一般的官员和富贾人家,就像是一些大的商队,德亲王便暗中偷偷坑过人家。

    那大商队自然是对德亲王恨之入骨,可这些商队虽然也有些实力,但要对付德亲王这样的皇亲国戚,那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记恨,却没别的法子。

    而且,他们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对德亲王动手?

    除此之外,德亲王以前做事风格也是表面谦恭,背地里阴险,甚至是无恶不作,曾经凉州刺史苏文正,就查过他,而且还曾经来亲王府痛斥过德亲王。

    这件事冒牌货记忆犹新。

    “当年苏大人当真是一身正气,他知道德亲王背地里做了一些拐卖人口的事情,但一下子又找不出什么线索,实际上就算是找出线索,又能怎样?德亲王这样的人,早就安排了背锅之人,需要的时候,甩出去顶罪就好。那苏大人知道,所以专门跑来,痛斥德亲王。当年的事情,也是好笑,这堂堂德亲王居然是被苏大人骂的不敢还嘴,最后还是恭恭敬敬认错,当然是虚情假意,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说起来,凉州之地虽然偏僻,但几任刺史都是能做事,而且是为官清廉刚正不阿的,苏文正如此,郭婿也是如此,你,也是一样。”

    冒牌货说到这里,显然是夸奖了一番楚弦,毕竟楚弦虽然只是上任了几天,但并没有因为查案而耽搁了凉州的州府事务,甚至于,楚弦为了处理所有事情,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休息,这些,冒牌货都知道,而且也是如实上报首辅阁。

    因为首辅阁内,有一股声音,说楚弦作为代刺史,肯定是以查案为主,必然会忽略州府的政务。

    实际上,并非如此。

    就冲着这一点,冒牌货还是很敬佩楚弦的。

    楚弦被夸奖,却是摇头一笑:“我比苏大人他们差远了,苏大人才是圣朝官员表率,当年为了妖族入侵的事情,承担责任,主动辞官,说是告老还乡,实际上是帮助圣朝镇守边界,这样胸怀和气魄,楚弦是敬仰无比的。”

    这话是真话,而且楚弦还知道,当年自己之所以能被举荐入洞烛司,就是因为有两个人帮了忙,说了话。

    这两个人,一个是孔谦,那自然是楚弦的恩人,还有一个,便是苏文正。

    楚弦和苏文正素未谋面,人家就为你说话,帮你举荐,这等胸怀,楚弦当然是要敬佩的。

    自然,楚弦不会怀疑苏文正,因为苏大人为人正派,当年就算是知道德亲王为恶,也只是跑来痛斥,让对方及时收手,而并没有用其他手段,这就说明苏大人是知道皇族的特殊地位,有的时候,明知道他们犯了罪,但也没法子真正的追究,因为得为大局着想,若是处置了德亲王,京州的皇族便会抓住这个把柄,大肆攻击首辅阁陷害皇族后裔。

    这么一来,再在各州地掀动不知情的百姓,那必然会出乱子。

    所以说,为官者,要有正气,也要有远见和胸怀,否则,也成不了气候,做不出什么事情的。

    “苏大人过来骂过德亲王,也是一种警告,之后德亲王收敛了很多,实际上,是做事更为小心,有些事情,我都不知道,所以说,想着恶人向善,很难,骂了他警告了他,只是让他做事更加隐秘罢了,本性还是改不了的。要说仇家,就连皇族内部,也有不少与德亲王有积怨的。我记得差不多六年前吧,皇族有人来凉州,本来这种皇族内部的走动也很平常,一般来了,住个几天,浏览一下凉州各地景色,便就回去了,但那一次,来了几个年轻的皇族子弟,刚待了两天,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和德亲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当时德亲王屏退了所有的人,只知道他们发生了争吵,最后不欢而散,几个年轻皇族子弟当天就离开了。”

    冒牌货讲到这里,楚弦却是心头一动。

    “你见过那几个皇族子弟吗?长什么样子?”

    被楚弦这么一问,冒牌货沉思片刻,道:“他们十分年轻,都是年轻男子,有几个长的十分俊俏,毕竟皇族子弟,那都是太宗的后裔,长相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楚弦点头,示意冒牌货继续说,接下来,又说了半个多时辰,这才全部讲完。

    冒牌货说的这些线索,至少有上百件,楚弦已经是一一记下,而且分别作出了筛选。

    初选筛选的规则很简单,德亲王得罪的这些人里,谁的地位高,谁的本事大,谁就可以列入到楚弦的怀疑范围之内。

    毕竟一些贩夫走卒,就算是恨不得德亲王去死,也奈何不得,当然可以直接排除。

    到最后,楚弦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德亲王得罪的这些人里,有能力对付德亲王的,实际上是极少,严格来说,只有两拨人。

    一个是苏文正,也就是上上任的凉州刺史,楚弦相信苏文正的为人,所以将他排除,那么,剩下的,就是唯一一个有嫌疑的。

    便是曾经和德亲王有过冲突的那几个皇族子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