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五十章 杜家兄弟(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作为楚弦这边唯一的嫌疑者,自然成了楚弦目前唯一的调查对象,而且楚弦有一种感觉,德亲王失踪,或许就是和这几个皇族子弟有关系。

    只可惜冒牌货不知道这几个皇族子弟的底细,但没关系,楚弦可以修书一封,去问中书大人。

    当天夜里,楚弦就写好飞鹤传书,将信件送出。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

    楚弦本以为可以很快收到回信,没想到这一等,居然是等了足足三天。

    三天之后,楚弦等来的是他熟悉的一个仙军卫,轩月谷。

    轩月谷是亲自来送信的,可见这一次,中书大人对楚弦的发现是多么的重视。

    此外,轩月谷来,也是专门来协助楚弦的,这么一来,楚弦身边就有这么一位仙人境界的高手协助,无论做什么,都要容易很多。

    “中书大人说了,要楚大人放开手脚的去查,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轩月谷带来了萧禹的话。

    除此之外,还有书信。

    楚弦从书信当中,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那几个皇族子弟,都不算是皇族嫡系,只能算是旁出,就例如是某个皇族亲王的女儿与外姓之人通婚生下的子女。

    有趣的是,这几个皇族子弟,严格来说,都是同出一家。

    皇族亲王当中,有一个老牌亲王,瑞亲王,他有三子两女,两个女儿分别与外族人通婚,大女儿是和一个姓杜的文士成亲,这文士也是官员,京州六品,老学究,没什么野心,而且与皇族人通婚,他的官位就更不可能再进一步,后来索性是辞官,在家研究典籍。至于小女儿,个性十足,居然是选择四处游历,回来的时候,才说她已成人妻,且已有数月身孕。

    至于小女儿的夫君是谁,无人知晓,后来产下一女,也是颇为神秘,少与外人接触,只知姓白。

    为了这件事,瑞亲王是气的大病一场,自然是对叛逆无比的小女儿疏远了很多。

    而与文士通婚的大女儿,生下三男,上次去凉州游玩的,便是这几个皇族子嗣,可就在这几个人回京的三个月后,三兄弟之一,年纪最小的杜溪自杀身亡。

    这件事,三兄弟之母还曾经去父亲瑞亲王那里哭诉,可最后也是没有什么结果,皇族之内,将这件事压了下来,没人知道这杜溪是为何而死,毕竟这属于皇族内部的事情,都是秘闻,不可外传的。

    除此之外,楚弦想要知道的这几个人的长相,也附在信中,显然是中书大人找了画师画出来的,可以说是近乎真人。

    看到这三兄弟的长相,尤其是看到那杜溪,楚弦当下是叹息一声。

    因为这杜溪,长的可以说是极为的‘俊俏’,同样是男生女相,但却要比阮小楼还要‘美’上一分。

    可想而知,嗜好男色的德亲王见到这等‘绝色’,又焉能不动一些歪脑筋。

    这不是楚弦胡乱猜测,而是根据德亲王一贯的作风的出来的结论,按照阮小楼的描述,这德亲王外表斯文,实际上就是一个败类,尤其是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十分的变态。

    德亲王曾经做一件事,那就是让阮小楼寻找长相俊俏白嫩的少男,然后他会用各种方法得到对方,肆意的玩弄,而且德亲王做这种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为此这些年暗中不知道逼死了多少人,弄的多少人家破人亡。

    严格来说,如果德亲王不是皇族,那么他犯的罪,死十几回肯定是够了。

    这样的人,见到杜溪这样绝顶的‘男色’,焉能不动心?

    那么后来的争吵,以及之后杜溪想不开而自杀,这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显然,当年杜家三兄弟去凉州游玩的时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极有可能就是德亲王对这杜溪做了什么。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和变态,可放在德亲王身上,反倒成了很正常的事情。

    这么推理下来,如果之前的推算都成立的话,那么杜家,瑞亲王那边,和这的德亲王便是有了大仇。

    哪怕是同宗同族,这种仇恨也不可能放下。

    但楚弦觉得,这件事瑞亲王肯定不知情,因为如果是瑞亲王要报复德亲王,不会等六年时间。

    楚弦目光放在了杜溪的两个哥哥身上。

    这两人虽然和杜溪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但样子却是不同,大哥杜彦,自幼体弱,总有一种病态,但却是三兄弟里才学最高的,这一点,继承了其父那个杜姓文士,可谓是通古知今,据说在十二岁时就考取了榜生,读书也早已破万卷。

    二哥是杜通,三兄弟里,最为孔武强横的,既是皇族,虽然不能把持大权,但除此之外所有的资源都是常人想象不到的。

    如果要学武或者学术法,都有最顶级的师傅来教授。

    杜通便是一个武学奇才,学武不到十年,已是宗师之境。

    这种速度,已经是比肩楚弦,当然,或许比楚三的天资还略有不足,但至少和洛勇是一个级别。

    再加上有名师指点,杜通在武学上,据说已经快要触碰武圣的境界。

    “一个文采无双,一个武道超群,只可惜,还有一个是红颜薄命啊。”楚弦喃喃自语,想着会不会是这两兄弟,在等待时间,为他们的三弟复仇?

    因为这种家族丑闻,长辈肯定是不会管,毕竟属于旁系子弟,不是嫡出,这种事如果弄大了,丢脸的可是那些长辈。

    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谁会真正在意这种事情?

    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皇族子弟罢了,放在外面是尊贵无比,但在皇族内部,也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对象。

    所以说,要报仇,只能是依靠他们自己。

    “那问题又来了,这两兄弟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要掳走德亲王,凭借杜通的武道,可能都做不到,就算能做到,也不会瞒得过所有人,还能如此的悄无声息。”楚弦喃喃自语。

    “那就不是用武力掳人了。”

    楚弦深吸一口气,看向杜通和杜彦的画像。

    说起来,这三兄弟除了杜通孔武有力之外,杜彦和杜溪反倒是长的很像,都是男生女相,只不过杜彦有些病恹恹的罢了。

    看到这里,楚弦眉头一跳。

    他想到了。

    如果杜彦来找德亲王,以杜彦的‘男色’,德亲王会不会上钩?

    这就像是钓鱼,将德亲王钓走,只要是上了勾,落入陷阱,德亲王也和那些猎物一样,只能是任人宰割。

    这些,都是楚弦的假设,如果是杜家兄弟做的这件事,那只能说,他们的胆子太大了,而且,当中必然是有一个精通算计和谋略的人在统筹一切。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杜彦。

    因为他才学极高,或许,六年前他三弟忍受不了那种羞辱,自杀身亡,然后他便开始谋划这件事。

    六年时间,调查摸索德亲王,知道对方所有的秘密,更摸清楚冒牌货这个暗棋的存在,然后找机会设局,避开了所有人,成功的引诱德亲王自己钻入陷阱。

    这么一来,神不知鬼不觉。

    甚至于,对方还能沉得住气,没有第一时间弄死德亲王,因为对方知道冒牌货的存在,所以故意弄得像是德亲王失踪一样,让冒牌货自己跳出来假扮德亲王,因为杜彦知道,首辅阁不能允许一位亲王就这么失踪。

    如此,只要坚持一段时间,这锅自然而然就甩到了首辅阁的身上,最后首辅阁那边找不到德亲王,突然发现德亲王命牌破碎,那只能是宣布德亲王意外身死。

    这样一来,首辅阁为了不承认有人假冒过德亲王,所以只能将德亲王出事的时间,锁定在命牌破碎的那一刻,皇族的人,不知道这些,他们会觉得是首辅阁暗中害死了德亲王,然后去找首辅阁的麻烦。

    首辅阁,则会怀疑是皇族自导自演一出戏,故意挑起事端。

    双方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到他们,不会怀疑这事情,更想不到这种大案是一对兄弟做的,因为没有人会想到,看似如此复杂,涉及到首辅阁和皇族的这个案子,居然只是因为简简单单的报仇雪恨。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当然,这一切到目前为止,都只是楚弦的推测,虽然推测的是有理有据,但也需要证明才行。

    在这件事上,楚弦相信,从自己给萧禹中书写出那一封信开始,中书大人已经是将杜家兄弟查了一个底朝天了。

    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线索。

    当然也可能是什么都没查出来,而且这种可能性极大。

    因为楚弦觉得,能计划这件事的杜彦既然如此的擅长谋划,如此的聪明,那也必然考虑到了最坏的打算。

    所以说,杜彦肯定已经有了应对麻烦的计划。

    因为换做楚弦自己,就会如此,这是防患于未然,任何一个谋士都应该掌握的能力,所以说,首辅阁那边,未必能拿到什么真凭实据。

    但对楚弦来说,实际上已经是有了探查的方向。

    因为无论是怎么给德亲王下圈套,都要亲自来一下凉州,那么,查一查杜家兄弟在德亲王失踪这段时间在不在京州,就可以知道。

    不过这一点,同样可以作假,例如找人假扮他们自己,每天出现在别人面前,这样便可以制造所谓不在场的证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