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转折来的很突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一声令下,那三千精兵立刻是拔出刀剑,箭矢搭弓弦,三千人爆发出的杀气,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如果是之前,这老鼠窟中有上万人,三千精兵可能还不好应对,毕竟对方在万人当中搞乱,说不定还真能制造乱象而逃之夭夭。

    可现在,绝大部分人都被分出去,只剩下不到百人留在这里,一百人对三千人,可以说对方已经是没有任何机会。

    更何况,这一百人中,大部分都还不是对方的人。

    楚弦这一手‘奸计’玩的简直是出神入化,别人看不出来,但一直跟着楚弦的轩月谷却是看得出来。

    在他眼中,楚弦是胆大心细,而且即便是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依旧是可以将局面逆转,反败为胜。

    洛勇虽然看似只是一个护卫,但已经和楚弦混迹的十分熟络的轩月谷又如何不知道,楚弦是把洛勇当兄弟的。

    洛勇被抓,楚弦能不急?

    因为对方都是亡命之徒,狗急跳墙的时候,难免会杀人泄愤,这都是很有可能的,在过往,轩月谷不知道见过多少,也经历过太多。

    这种时候,哪怕是仙人也无计可施,最多就是在人死之后去报复对方罢了。

    头一次,轩月谷感觉自己这一尊仙人,居然还不如凡人的楚弦。

    他们在算计楚弦时候,楚弦也在算计他们

    在楚弦的命令下,三千精兵不断的缩小包围圈,这次是一个人一个人的搜查审问,无论人、妖或者是其他异族,老人小孩都不会放过。

    可以说,现在的老鼠窟,已经是被彻底包围,对方是插翅难逃。

    局势已经是相当明显了。

    楚弦这一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对方除了躲藏或者拼死一搏,已经没有任何牌可打。

    至少,楚弦是这么认为的。

    便就在剩下的人数已经排查过半,只剩下不足五十人的时候,突然,旁边摇摇晃晃走过来一个赤金军校尉,这种不听号令者,立刻就被周围的兵卒盯上,就是轩月谷,目光也是挪了过来。

    如果有人敢行刺楚弦,他第一个就会出手。

    那个赤金军校尉此刻仿佛十分吃力,就像是在和什么东西较劲一样,满头大汗,如同一个被人控制的木偶,走在楚弦对面两丈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因为,已经有一对赤金军拔剑,拦住了他的去路。

    “张校尉,你做什么?还不立刻归队,谁允许出来的?”一个军府官员大声喝斥,这种擅自离队,而且还走向刺史大人的举动,太惹人怀疑了。

    可以说,就算是熟面孔自己人,如果对方听到警告还敢继续向前,等待他的,就是一个字。

    死。

    那校尉满头大汗,却是颤抖着张嘴,居然是开口道:“大,大人,有人说是大人的故友,想要求见,请大人务必跟我走。”

    楚弦神色不变,这校尉明显是被人用术法控制住了,对方手段高超啊,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控制一个先天武者。

    不过你说见就见,什么故友?连名字都没有,楚弦又何必理会?

    说不定,这就是对手黔驴技穷,做最后的反扑,如果自己去了,被人控制住,那才叫真正的傻,所以楚弦连理都不理这个校尉,直接一句话,拿下。

    周围的赤金军就要动手,那校尉这时候突然开口道,居然是说了两句诗。

    “此生若需别,终有相见时!”

    这两句诗,校尉是结结巴巴说出来的,显然校尉自己的意志也在抗衡背后控制他的那一股力量,不过显然,有些抗衡不过去。

    “张校尉这是中邪了,说的什么疯诗,他连大字都不怎么认得的啊。”一个和张校尉熟悉的赤金军将领此刻说了一句,当下就要上前拿人。

    但就在这时候,就听到楚弦突然道:“等一下。”

    所有的赤金军都停了下来,就连准备出手的轩月谷也是一愣,扭头看向楚弦。

    此刻,楚弦脸上带着惊讶之色,仔细看着这张校尉,随后神色变幻,最后,归于平静,恢复了之前的淡然。

    很难想想,短短时间内,楚弦的表情会有这么多变化,虽说现在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但显然,楚弦心里是一点都不淡然。

    “所有人听令,守在这里,不住任何人出入。”楚弦这时候下令,然后又冲着轩月谷道:“轩前辈,劳烦你坐镇此处,有你在,我放心。”

    轩月谷知道楚弦做事稳妥,但还是忍不住道:“楚大人,千万不要中了敌人的奸计,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节外生枝。”

    楚弦摇头:“前辈,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说完,冲着那明显被术法操控的张校尉道:“劳烦带路。”

    轩月谷知道劝不动楚弦,但显然,也不能任由楚弦乱来,对方可是一州刺史,身份特殊,不容有失。

    “百夫长!”

    轩月谷喊了一声,赤金军那边立刻是出来好几个军卒,这些在军中,都是百夫长。

    “你们去一个,带百人队保护刺史大人。”

    轩月谷手里有首辅阁的令牌,真比较起来,这些军卒肯定也得听他的命令,所以立刻就有一百名赤金军跟随楚弦而去。

    前面张校尉似乎也不在意,只是一直往外走,走出矮巷区,又行走到一个街巷,然后停在了一个酒馆门前。

    下一刻,这个张校尉似乎打了一个机灵,随后有些愣神的四下看看,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臂,发现那控制他的力量消失以后,急忙是过来冲着楚弦行礼,不过他刚靠近,就被尾随来的赤金军拿下。

    “别为难他,他只是被术法操控。”楚弦吩咐了一声,军卒才放开对方,那张校尉一脸羞愧,开口道:“刺史大人,刚才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觉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一样,说什么,都不受控制,大人,这必然是妖人法术,还请刺史大人速速回去,免得中了歹人的奸计。”

    楚弦摇头:“你们既然都跟来了,就等在这里,我进去,谁都不准进来,这是命令,谁违抗,我杀谁。”

    楚弦手指向旁边轻轻一弹,旁边路边一个青石凳,直接被悄无声息的斩开,切口平滑如镜。

    只有青石落地的沉闷声响。

    一百名赤金军都吓了一跳,暗道刺史大人的术法好生了得,这本事,远在他们之上,而且刺史大人下了这严令,他们不敢不听。

    这时候,楚弦已经是走入到酒馆里。

    沙城这边调兵数千,显然这周围早已经是戒严,百姓入户,暂时不出门,所以这酒馆里,几乎没客人。

    酒馆分上下两层,一楼这边有一个桌子,有人坐着,正在自斟自饮。

    楚弦看到这个人,笑了。

    此人是个老者,一身普通衣衫,车夫一样的打扮,楚弦见到,上前道:“鹿伯,好久不见了。”

    老车夫喝了口酒,哈哈一笑:“楚公子,别来无恙。”

    楚弦看到这老车夫,就仿佛回来了数年之前的临县,回到了那个普普通通的小地方。

    “白兄呢?”

    楚弦又问。

    老车夫手指了指上面,道:“在二楼恭候楚公子大驾。”

    楚弦点头,向数年之前一样,谢过老车夫,然后迈步上楼。

    等上到二楼,楚弦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此刻,站在一张桌子后面,桌子上摆着几碟小菜,一壶酒,两个小酒杯。

    那人是一个身着黑色锦衣,身材修长肤白俊俏的公子,腰间一块温如玉,轻摇纸扇腹昆仑,不正是已经数年未见的白子衿。

    楚弦的挚友。

    上次榜生出榜的日子一别,到现在,居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九年。

    九年未见,白子衿依旧如当日一别那般模样,似乎一点都没变,九年时间,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生疏,就仿佛看到他,便回到了在临县备考时的那段日子。

    此生若需别,终有相见时!

    这是楚弦当年在白子衿走时,所赠送给对方的一句话,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刚才张校尉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楚弦才会执意来看看。

    真正看到白子衿,楚弦心中也是百转千回,似有千言万语,到嘴边,居然也只剩下一句话。

    “好久不见!”

    是啊,九年时间,的确是好久了。楚弦没有去问白子衿这几年去了哪里,因为不需要问,如果白子衿要说,他就会说,不说,问了也没用。

    白子衿也是看着楚弦:“是啊,好久不见。想不到当年一别,再见时,楚兄已是一州刺史,白某佩服无比。”

    楚弦一笑,看了看桌子上的小菜,道:“白兄,这些是你准备的?”

    白子衿一笑:“赏脸喝一杯?”

    “正有此意。”楚弦说完,直接坐下,而白子衿也是坐在对面,他给楚弦斟了酒,楚弦二话不说,直接一饮而尽。

    白子衿突然笑了:“楚兄不怕我在酒中下毒?”

    楚弦也笑了:“白兄不也喝了吗?”

    白子衿摇头:“说不定,我是在酒杯里做了手脚,又或者,我早服了解药,作为一州刺史,如此高位,你怎么就不知道防着点人?”

    楚弦这时候吃了口菜:“记不记得在临县的时候,有一年我去后山,不小心摔到崖下,是白兄你一路寻来,想要将我救上去,但因为没有工具绳索,又因为天黑,所以你居然是在上面和我说话,聊了一夜,就是怕我熬不过去,毕竟,那是在冬天,直到第二天,才有人将我救上去,你为此也是大病一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