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以一压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子衿陷入回忆,开口道:“记得,你还说,你欠我一命。”

    楚弦点头:“所以就算是你下毒,我也是还你应得的一命,又何必要防着?而且,白兄若有什么事情让楚弦去办,无论是什么事,楚弦都会去办成,这是承诺。”

    白子衿深吸了口气,不说话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居然也是一饮而尽,而白子衿脸上的笑容也是随着一杯酒尽,消失不见。

    沉默。

    楚弦来之前心中已经是有所猜测,所以也没说话,似乎是在等着白子衿开口,而白子衿却是没有开口,两人居然就是这么对坐,一人一杯,很快,一壶酒见了底。

    最好的知己,九年未见,明明有万语千言,此刻,居然都归于无声。

    而无声,实际上也是一种交流,特有的交流,毕竟对于知己来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彼此都能看出彼此的心意。

    楚弦和白子衿便是如此,哪怕九年未见,默契也是一点没有减少。

    沉默在继续。

    楚弦多少能猜出消失了九年的白子衿突然来找自己的原因,以及,白子衿的身份,所以他在等白子衿开口。

    不过白子衿至始至终再没有说话。

    这时候,很明显可以听到一楼老车夫传来的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当中,包含着太多东西。

    片刻之后,白子衿放下酒杯起身,看了楚弦一眼,似有话想说,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白子衿走了。

    楚弦依旧没动,寂静无人的酒馆里,只有楚弦一人,独坐桌前,将菜品吃光。

    这时候,下面传来了噔噔上楼的声音,那是下面的赤金军百夫长等急了,装着胆子上来看看。

    因为从楚弦进去到现在,这酒馆里就没有任何声响,也不见有人出去。

    “刺史大人,这……”百夫长看到楚弦在一个人吃东西,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楚弦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这百夫长只是看了一眼,就吓得不敢再说话,而且是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好在楚弦这时候也是起身,向外走去。

    外面,一百名赤金军正在着急等候,见到楚弦出来,急忙都是行礼。

    楚弦返回矮巷区,那边因为之前楚弦有严令,所以只是围着,没有继续探查,里面的人,就是想出来,也是不允许,也不会审查他们。

    见到楚弦回来,众多赤金军和轩月谷都是松了口气。

    楚弦在,他们才能感觉到主心骨在,刚才楚弦突然离去,这是让所有人都有些提心吊胆,生怕是出什么变故。

    轩月谷看了看楚弦,这时候楚弦已经是表现的和之前没有任何差别,轩月谷开口问了一句:“楚大人,刚才出了什么事?”

    楚弦摆手:“去见了一个故人而已,不好意思,耽搁大家了,咱们继续查。”

    轩月谷点了点头,他知道楚弦不想多说,不过只要不影响追查凶手就行。

    接下来,楚弦带人不断收缩包围圈,一个又一个的人被单独隔离,楚弦会一一盘问,确认没有问题,才会放出去。

    这时候,前面又来了几个人,同样是分别隔开,楚弦是分别排查这些人,然后像之前那样道:“这几个也没问题,让他们走,咱们继续。”

    那几个人一看就是矮巷区人的打扮,高矮不一,衣衫破旧,甚至有些肮脏,此刻被军卒带走,然后关入到一个巨大的帐篷之内。

    这帐篷是临时搭建的,用来关押之前出来的人。

    这几个人此刻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混入人群,不久之后,在沙城某处,几个人分别出现碰头。

    显然,他们都是有本事的人,能从那帐篷里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来。

    他们一共是四个人,此刻聚在一起,可以看到,是三男一女,当中还有一个老者,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男子,不过显然,他们居然是以那个女子为中心。

    而这时候,看那女子居然是将头上的假发卸下,妆容一换,居然是成了一个容貌俊俏的男子。

    原来是男扮女装。

    如果不仔细看,当真会以为他是女人,因为那五官长相,太过于男生女相了。

    高个男子这时候也是撩开一幅,居然是从胸口肚子几处大穴上,生生拔出了几枚纯金长钉,看着都疼。

    “二弟,辛苦你了,为了掩盖气息,不得已用了这封气法钉。”男生女相的男子这时候轻声说道。

    高个男子哈哈一笑,浑不在意:“无妨,不过一些皮外伤,对于我来说,一夜可愈,便可恢复功力,而且咱们是有惊无险,终于成功的逃出来了,这一次,咱们是被那个姓楚的给算计了,谁能想到,这小子如此鬼精,但他还是被咱们骗过了,等咱们缓过来,得找他的晦气。”

    那边老者苦笑道:“二爷,那楚弦不好招惹,我看,咱们这次能逃出生天,也是运气啊。”

    刚说完,那边男生女相的人这时候突然道:“错了,不是咱们运气好,是楚弦故意放了咱们一马?”

    这话一开口,另外几人都是大吃一惊。

    高个男子当下道:“怎么可能?明明是咱们自己混出来的,怎能说是他放了咱们一马?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女相之人摇头苦笑:“哪有这么幸运的事情,之前那楚弦在看过咱们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早认出咱们是谁了,但却故意没有声张,这不是放咱们一马,是什么?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哪怕只是随便说一句话,咱们四人,除了束手待毙,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这三人对女相之人显然十分信服,对方这么说,他们也感觉到,当时楚弦目光扫过他们身上的时候,似乎的确是不一样。

    毫不夸张的说,当时他们所有人的命,都拿捏在楚弦手里,人家只要一句话,他们四个,必死无疑。

    当下四个人沉默不语。

    “或许,和衿儿之前的传信有关系,她说绝对不可伤害楚弦的护卫,咱们给其解毒喂药,或许,是因为这个,所以那楚弦才对咱们网开一面?”高个男子这时候不确定的道。

    女相之人摇头:“或许吧,有件事你们不知道,衿儿她早年曾经在临县待过,而临县,恰恰是楚弦的老家,也就是说,他们二人应该是认识的,而且相熟,这一次咱们能侥幸逃过一死,应该是沾了衿儿的光。”

    听到这话,其余几人都是无言以对。

    “我不信,楚弦身为刺史,而且是专门领命从京州来追查咱们的,明明就能将咱们一网打尽,为何没有?难道他不知道他如果放了咱们,他会被如何责罚吗?”高个男子想了半天,出言驳斥。

    “说得好啊!”一个声音这时候从旁边阴影当中响起,当下这四个人都是吓了一跳。

    “谁在那?”

    四个人大吃一惊,他们当中,明显只有高个男子和另外一个野兽一般的人有战力,那老者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至于女相之人似乎体弱,想要用术法,但一时之间难以施展。

    阴影当中,楚弦走了出来,正面看着对面的四个人。

    此刻的楚弦,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却给人一种巨大无比的压迫力。

    那边看似是普通人的老者这时候眼珠一转,就要从口袋里掏东西,但就在下一刻,他不敢动了,因为一把鬼气森森的刀,悄无声息的抵在他的脖子上,似乎只要轻轻用力,老者的脑袋就会搬家。

    再看,那老者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鬼气森森的女子,这女子美丽无比,却是毫无表情,一身劲装,仿佛一个绝顶刺客,居然是悄无声息,用手里的短剑挟持住那老者。

    这一下,没人敢动了。

    楚弦看着那老者:“白管事,按理说,我应该杀了你,但好在洛勇和楚三都没什么大碍,否则谁求情都没用,但你别以为我楚弦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再敢拿毒针暗器,我保证,你连鬼都做不成。”

    老者额头见汗,一动都不敢动,旁边女相之人急忙道:“老白,你千万别动,听楚大人的话。”

    楚弦这时候冲着女相之人道:“杜彦?”

    女相之人点头,想了想,一脸苦涩上前行礼:“杜彦早听楚大人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佩服无比。”

    楚弦又看向那高个男子:“杜通!”

    高个男子冷哼一声,开口道:“楚弦,你若有种,敢与我单对单打一场吗?”

    楚弦摇头,随后抬手一拳,隔空打出。

    那杜通见状大吃一惊,急忙运功抵挡,无奈,他功力还没恢复,此刻被楚弦一拳打飞出去一丈多远,撞在墙上,一口血喷出,已经是受了伤。

    “楚大人手下留情,我二弟他只是脾气如此,还请楚大人不要见怪。”杜彦此刻求情,他知道,楚弦的本事极大,他们如果是做足准备,就是仙人都敢暗算,但同样,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四个哪怕只是对上楚弦一个人,也是毫无胜算。

    杜彦身边那个野人一般的男子此刻盯着楚弦,但被杜彦约束,所以也不敢上前。

    此刻,楚弦一个人,便将这四个人压制。

    “你们好大的胆子。”楚弦这时候说了一句,那边杜通吐了一口血痰,然后不服道:“我们做什么,你楚大人管不着。”

    楚弦看了对方一眼:“你再出言不逊,脑袋不保。”

    杜通还想说话,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缠着一根长长的黑发,这黑发此刻慢慢收缩了一下,居然是将杜通的脖子勒出一条血痕。

    当下,杜通不敢吭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