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他什么都知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四个人里,只有杜彦最为沉着,也最明白眼下的形势。他们四个人,实力最强的是杜通和他自己收养的半妖杜狂。

    杜狂是半妖,而且以前受过重创,智力如同孩童,只听杜彦一个人的话,其实力,先天巅峰而已。

    杜通,有宗师之力,甚至已经半步踏入武圣的境界,但之前为了隐藏修为,不被发现,用法钉封住自身大穴,隐藏修为,如此虽然可以藏匿修为,可也有副作用,至少几个时辰内,杜通的功力无法恢复。

    而杜彦他自己,虽然也修炼术法,但自幼体弱,所以术法境界也未必有多高,最重要的是,杜彦很清楚一件事。

    就算是他全力应对楚弦,都未必能赢,便从刚才楚弦展现出的手段就知道不是他们能应对的,那个恐怖的女刺客,还有,诡异的黑色发丝。

    可以说,现在他们已经是成了瓮中之鳖,被楚弦吃的死死的,任人宰割。

    明白了这一点,杜彦反倒是放松了,既然生死捏在人家手里,再着急也没用,而且就算是死,杜彦也不怕,他已经替三弟报了仇,死了又如何?

    无憾了。

    杜通显然是一个想法,同样是将生死置之度外。

    楚弦这时候看了一眼杜通,开口道:“你们之前做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

    杜通虽然被黑发嘞着脖子,但还是倔强道:“你少诈唬我们,你什么都不知道,反正我们心愿已了,你要杀就杀,想羞辱我,门儿都没有。”

    楚弦摇头:“你还洋洋自得,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私仇,会引来多大的麻烦?多少人会因为你们而丧命,甚至是家破人亡?”

    那边杜通急了:“姓楚的,你少故弄玄虚,也别想凭一句话就往我们头上破脏水。”

    “还嘴硬。”楚弦这时候看向杜彦:“杜彦,你的确是好算计,好心机,最重要的是,你们能忍,为了替你们的三弟杜溪报仇,居然谋划了足足六年,的确是有些手段,但,手段是高,可惜,行为太过幼稚,甚至愚蠢。”

    被这么训斥,那杜彦也有些不服气,当下是反问道:“楚大人,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说?”

    “你说我不知道?行,那我就和你们说道说道。”楚弦一甩袖子:“设计绑走德亲王的,是你们把?最后被逼无奈,杀了德亲王的也是你们,这一点,你们没法子否认!”

    杜彦和杜通这时候不吭声了。

    楚弦继续道:“那我从头说,六年前,你们兄弟三人来凉州游玩,被德亲王所骗,德亲王此人道貌岸然,表面上是一个有德行的人,背地里却是一个无耻恶棍。”

    这时候,杜彦咬牙切齿道:“他何止是无耻,简直该死。”

    看得出,杜彦对德亲王是有彻骨仇恨的。

    楚弦看了一眼对方,继续道:“德亲王当时可能是故意示好,招待你们,但却是心怀叵测,最后,他用药弄晕了你三弟杜溪,做下了让人不齿之事。”

    “住口!”杜通这时候瞪着眼睛吼道,但他现在被黑发缠着脖子,动弹不得,只能是大吼。

    楚弦继续道:“你们当时无权无势,在凉州斗不过德亲王,会京州之后,杜溪忍受不了屈辱,自杀身亡,从此,你们与德亲王结下了血海深仇,可能从那一刻起,杀人的年头就已经根植在你们心里。”

    这一次,杜家兄弟没说话,但眼神都是凶的吓人。

    “但你们也清楚,德亲王在皇族里,是你们的长辈,而且对方坐镇凉州,有权有势,至少比你们要强大得多,按照当时的情况,你们根本不可能有报仇的机会,最让你们失望的是,你们家中长辈,瑞亲王,在知道了这件事后,为了顾全大局,也只能是忍让,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但他能如此,你们不行,杜彦,当时你便想好了这一次的计划,为此,你从数年之前,就找来与你们兄弟二人模样很是相似的人,训练他们,让他们成为各自的替身,但这种事情,很容易穿帮,毕竟替身是替身,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端倪,所以杜彦,你才会花费数年时间,让替身,彻底替换了你们的身份,因为这几年时间里,躲起来的是你们,真正与其他人接触的,都是那两个替身,所以越是亲近的人,反而越发现不了端倪,因为,这些年他们接触的,都是替身,你们则是早在一年之前,甚至更早,就到了凉州,开始谋划。”

    说到这里,楚弦停顿了一下,看得出来,无论杜彦和杜通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杜彦,他最引以为傲的计划,居然如此容易就被楚弦看穿。

    他有些失神。

    楚弦又道:“你们到了凉州,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开始仔细观察德亲王,了解他的生活习惯,在这里,也有你们的同伙,也就是白管事。”

    看了看那个老者,楚弦道:“这白管事在六年前,你们离开凉州的时候,就被偷偷安插在观月阁,因为这是杜彦你的计划,毕竟不在观月阁安插一个人,怎么可能摸清楚德亲王的情况?而这白管事倒也有本事,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了观月阁的管事,相当于掌管,而且为人低调,根本没有人去怀疑他,因为,他不修武道,也不会术法,但别人不知道,他是一个用毒高手。”

    那老者这时候面无表情,听着楚弦讲述。

    “六年时间,你们运筹帷幄,终于是等到了可以收获果实的时候,所以你们行动了,德亲王也是一个高手不假,而且他也很小心,哪怕每天吃的东西,他都要仔细检查,看有没有人给他下毒,但他千防万防,忽略了一点,有些毒,不一定要一次性下够量,如果每一次只有很小的一部分,那么日积月累下,也是足以让人中毒,所以,德亲王如此小心谨慎的人,也一样栽在了你们手里,我觉得,他不冤,一来是他做的事情,的确该死,二来,他也的确没想到,他在观月阁吃的东西,看似无毒,但实际上,还是有一些的,时间长了,毒素积蓄在体内,只需要一个引子,就可以直接引发,让他这位大高手变成任人宰割的瓮中之鳖。”

    说道这里,无论是杜彦还是杜通,又或者是那白管事,此刻都是面色难看,因为楚弦所说的这些推测,居然都对了。

    乃至于,很多细节,楚弦推敲的都是一字不差,这就有些恐怖了,因而此刻他们看向楚弦的表情里,除了惊讶之外,居然是还有了一丝惧怕。

    楚弦这时候摇头道:“所以你们成功了,成功的绑走德亲王,因为你们知道,有人一直在暗中监视德亲王,而且这个人,可以模仿德亲王,所以你们绑走德亲王,却没有立刻杀他,就是为了让人假冒德亲王,不过在这件事上,我很想问问,这究竟是谁给你们下的指令,让你们这么做的?”

    那边的杜通一听,当下是哈哈大笑:“姓楚的,你的确是厉害,人说你探案无双,我杜通服,可最后这一点,你弄错了,我们是自己做的,没有任何人指使,你猜错了。”

    “真的?”楚弦这时候看向杜彦,后者神色黯然,这时候叹了口气:“楚大人,你说的不错,没想到,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

    那边杜通愣住了。

    “大哥,你说什么呢?咱们报仇,是咱们自己的事情,怎么可能有人指使?”

    杜彦摇头:“二弟,我便是再能谋划,要做到这件事,光凭咱们几个还是力所不及,所以,有人帮了咱们一把,而那人只有一个要求,便是先绑走德亲王,等过一段时间再杀。”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天你没让我动手,可这是为什么?”杜通不解,杜彦默不做语,只有楚弦道:“为什么?很简单,因为那背后指使之人,想要借着这件事,引发皇族和首辅阁之间的矛盾,借此矛盾,掌控皇族各方支持,然后谋取大权。”

    杜彦眼瞳一缩,脸色变的极为难看,杜通则是目瞪口呆,但依旧是一脸不信。

    楚弦这时候又道:“这件事的后果,你杜彦不可能看不出来,可你为了报私仇,依旧是同意了,那你们说说,是我在给你们泼脏水,还是你们办的事情本身就是错事,甚至是恶事。”

    这一次,无论杜彦还是杜通,都是无言以对,尤其是杜通,一脸不敢置信,他没有杜彦的脑子,只是一门心思的听大哥的计划,为三弟报仇,可谁能想到,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居然是如此大,而且他们分明是被某些皇族的人当成了棋子。

    杜彦这时候苦笑一声:“这件事,我们没得选。”

    看得出,他是有苦衷的。

    楚弦这时候道:“现在德亲王死了,这件事不可能瞒得过京州的皇族,他们或许就在等着这一刻,甚至,他们的人,已经到了首辅阁去闹了,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必然生乱,你们都是皇族中人,熟读史书,不可能不知道过去发生的几次皇族之乱吧?每一次得死多少人,难道,你们心里没数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