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成大事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家兄弟被楚弦问的是哑口无言。

    他们从小算是家教森严,只不过是因为六年前的事情,这才导致走到今天这一步,杜通头脑简单,想不到那么多,但杜彦不一样。

    他早知道结果如何,所以此刻也是正色道:“楚大人所言不差,我们为报私仇,的确是惹了大事端,但这件事也有解决之法。”

    楚弦冷笑,没吭声,似乎是在等着杜彦说那解决之法。

    杜通虽然头脑简单,但此刻也是面带愧疚,对他来说,对付德亲王,只是单纯的报仇,为他的三弟报仇雪恨,可如果真的导致大乱,他也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大哥,这件事是真的吗?”杜通问道。

    杜彦看了一眼他弟弟,没有回答,只是依旧冲着楚弦道:“皇族为难首辅阁,是要生乱,依仗就是德亲王死的蹊跷,而且首辅阁故意用冒牌货来混淆视听,根本就是做贼心虚,这么一来,怎么说都不好使,但如果抓到幕后真凶呢,杀死德亲王的幕后真凶如果被首辅阁抓到,这么一来,就可以给皇族一个交代,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至少,皇族没有理由再生乱象。所以,我请楚大人,将我交出去,所有的事情,我杜彦一力承担,只是希望,可以放过他们三个,我弟弟什么都不知道,老白他也只是听我号令,至于杜狂这个半妖野人,更是智力低下,什么都不懂,我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他们只是工具,而你和首辅阁,只需要一个真凶就够了。”

    说完,杜彦脸上一阵坦然。

    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放下了。

    毕竟他自己身体就不好,这一次谋划这么久,终于报了仇,一切心愿已了,即便是认罪伏法,他也认了。

    旁边杜通立刻道:“大哥,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就算是要顶嘴,也应该是我去,楚大人,你有种就抓我,别为难我大哥,事情都是我做的,杀德亲王那老贼,也是我下的手……”

    “住口!”

    杜彦这时候怒斥一声。

    看不出来,杜彦这个女相之人发起怒来,也是如此的凶悍,如此的有威慑力,杜通居然是被吓的不敢说话。

    “杜通,你若是还当我是大哥,就听我的,不要再说其他的,这件事,本来就是我谋划的,我作为主谋,能为天下人挡这一枪,我心甘情愿,更何况,我身体本就不好,这些年一直被病痛折磨,若是能给我一个痛快,也倒是一件好事。”

    看得出,杜彦在这四个人里很有威严,说话谁都得听,就算是杜通,此刻在杜彦的怒斥之下,也是不敢吭声。

    旁边,白管事只是闭着眼睛,一声不吭,至于那个半妖野人杜狂,本能觉得楚弦是敌人,此刻是冲着楚弦龇牙咧嘴,一副敌意的样子。

    楚弦摇头:“杜彦,你太天真了。”

    杜彦一愣:“楚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认罪伏法,莫非还不能阻止这一场祸乱?”

    楚弦道:“前提是,你得有命去认罪伏法,你当真以为,背后给你帮助,让你顺利对付德亲王的背后黑手会放任你们离开?你们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隐患,换做是你,你会如何?”

    楚弦这一番反问,让杜彦目瞪口呆,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后是面色大变。

    “若是我,必会杀人灭口,我们这四人一死,那首辅阁,就绝对不可能再抓到任何线索和把柄,而德亲王的事情,也会被盖棺定论,我好傻,之前为何没有想到这一点。”

    杜彦此刻面色苍白,喃喃自语。

    楚弦叹了口气:“之前你一心对付德亲王,被仇恨蒙蔽双眼,又怎会如我这旁观者看的清楚?”

    杜彦这时候点头道:“楚大人,杜彦受教了,好在是楚大人先找到了我们,否则换做是那人派来的杀手,我们几个已经死了。”

    “你知道就好。”楚弦说完,杜彦急忙道:“那事不宜迟,还请楚大人立刻将我押送会京州,事情经过,我会向首辅阁一一道出,绝对不会让那幕后黑手引出乱象。”

    “不行!”

    让杜彦吃惊的是,楚弦居然是摇头拒绝了。

    “楚大人,你……”

    杜彦不解发问。

    楚弦道:“把你交出去,我怎么和他交待?”

    听到这话,杜彦还有些愣神,但很快反应过来楚弦口中的‘他’是谁。

    “你是说,衿儿?”

    楚弦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手,当下,旁边行来一辆马车,很快,从马车上跳下两人。

    这两人,正是楚三和洛勇。

    两人虽然中了毒,但所幸都没有大碍,再加上两人武道宗师的修为,所以已经是恢复了七七八八,至少帮楚弦做一些事情,那是绰绰有余。

    两人明显得了楚弦的吩咐,此刻一声不吭,然后从马车上拎下来四个人。

    这四个人,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但依旧可以看出,是四个男子,三个年轻的,一个老的,而且长相,居然和杜彦等人有几分相似。

    “这是?”杜通都傻眼了,因为他看到当中有一个人的身高,和自己相似,虽然有些差距,但因为穿的衣服不一样,否则一眼看去,就仿佛是他自己跪在那里一样。

    杜彦何等人物,他能谋划六年,以弱势弄死德亲王这种人物,此刻又如何看不出楚弦的打算。

    “你们别废话,什么都别问,问了,我也不会和你们说,立刻和这四个人交换衣物,记住,随身所有东西,包括配饰,都给我换了,一件都别留,换完之后上车,然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是一刻都不想再看到你们几个。”楚弦此刻杀气腾腾的说道。

    这时候,便是头脑简单如杜通这样的莽汉,也知道楚弦是要救他们。

    这时候杜通问了一句:“那,那他们几个,是干什么的?”

    “死囚,别废话,时间不多了,再耽误,你们未必能走得掉。”楚弦这时候抬头看了看天色。

    杜家兄弟也不是墨迹之人,尤其是杜彦,聪明无比,已经是知道楚弦要做什么,当下是咬牙做出决断,立刻是招呼自己人换衣服。

    还别说,这杜彦男生女相,脱了衣服,那皮肤白皙,扮女相当真是可以以假乱真,而且据说他三弟杜溪更是女相精致,也怪不得德亲王那老变态会做下那等恶心之事。

    楚弦叹了口气。

    德亲王,实在是自作自受,他是自己找死,这一点怪不得谁,甚至楚弦觉得,德亲王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却凭借皇族而免受责罚,这实在是天大的不公平。

    所以从心里面,楚弦觉得,德亲王是死得好。

    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德亲王是该死,但他死了之后的麻烦事太多,现在,楚弦不得已,只能是帮杜家兄弟擦屁股。

    这些,都是看在白子衿的面子上。

    今天失踪九年的白子衿突然现身,对方哪怕根本没有提及杜家兄弟这件事,但楚弦也知道白子衿的意思。

    而且,白子衿没说话,是因为不好意思张口,而且,这种事情,依着白子衿的性格,也是没脸张口的。

    可白子衿依旧来找楚弦,这说明什么?

    说明白子衿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者说,是因为杜家兄弟是他的亲人,不得不如此。

    到现在,以楚弦的聪明,又如何猜不出白子衿是谁?

    说实话,楚弦当时也很懵逼,九年没见的挚友,只是寥寥几句,然后就走了,楚弦居然没追上去,就是因为作为知己,真正的知己,哪怕不说话,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意思。白子衿虽然走了,但楚弦知道,对方既然现身,以后就还有相见之日。

    所以楚弦才费尽心机,在老鼠窟排查的时候,虽然看出杜家兄弟,但依旧是放他们离开,然后将对方堵在这里,用早就准备好的死囚来替换。

    毕竟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结果,必须要有一个答案和交待,这不光是为了楚弦他自己的前途,也得为圣朝众多百姓着想。

    皇族乱象,不能出。

    至少能推迟,就推迟。

    几个死囚,就是楚弦给首辅阁的交待,给皇族的交待,但显然,不可能就这么交出去,因为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没做。

    虽说杜家兄弟很想感激楚弦,很想说一些肺腑之言,但楚弦懒得搭理他们,直接让他们早点滚蛋,而且楚弦为了保险起见,是让楚三和洛勇亲自去护送他们出城。

    只要出了城,相信以杜彦的本事,要藏匿起来,人间蒸发,那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楚弦所料,以后楚三和洛勇护送,马车趁着夜色,顺利出了城,而车上的四个人,可以说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

    必死的结局,居然出现了转机,实在是世事难料。

    “这个楚大人,当真是一位高人,成大事者也。”杜彦最后总结了一句,语气当中,透着一种无奈,一种尊重,一种感激,甚至,还有一种崇拜。

    而在城中,楚弦看着跪在地上,已经换上杜家兄弟等人衣服的四个死囚,却是深吸口气:“接下来,才是重点,希望,京州的那位,你别让我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