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身后的人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眼,鹿伯神色一滞,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楚弦也仿佛有所感应,同样扭头看了一眼,不过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回头再看鹿伯,后者没有再继续动手。

    此刻的鹿伯,拔出了两根铁钉之后,身形已经爆长了一头还高,体魄强健,而且看样子,他现在的皮囊,只是一个伪装。

    就像是披着羊皮的狼,此刻,刚刚露出一丝獠牙。

    可以想象,五根压制修为和实力的铁钉,才拔出两根就已经如此厉害,如果五根都拔出来,鹿伯的势力,会达到何等程度?

    估摸,至少是道仙一级。

    甚至,一般道仙或许都不是鹿伯的对手。

    这样的妖族高手,楚弦应付不来,对方真要抓走自己,楚弦的确没法子,可此刻,鹿伯没有再上前,而是若有所思,随后浑身的气息慢慢收敛。

    “楚弦,公主待你如何?”这时候,鹿伯语气平淡,开口问道。

    楚弦知道,鹿伯口中的公主便是白子衿,又见鹿伯这一次问话,很是凝重,所以同样是正色道:“白……子衿她待我很好。”

    鹿伯这时候又问:“那你又是如何看待她的?”

    楚弦道:“至交好友,唯一知己。”

    鹿伯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我是背着公主来的,本不想公主她再受相思之苦,你与她既是知己,便明白彼此心意,多的话,我不说了,今后如何做,你凭这本心去做就好了,但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今次你不随我回去,下次要再去见公主,便是难上加难,至少凭你现在的本事,断无可能,当然,若你没有打算去寻她,刚才的话,便算我没说。”

    说完,鹿伯收回了‘势’,那边李紫菀终于可以动弹,此刻鹿伯已经是迈步走到门口,想到了什么,又扭头道:“另外,天唐圣朝虽然势大,但天下之事,盛极必衰,万物皆是如此,五千年强盛,换来的,可能是更长时间的衰弱,你既为圣朝之官,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别人看不穿,实际上,圣朝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楚弦,你应该给自己找一条退路了。”

    这句话明显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楚弦眉头一皱,想要细问,鹿伯已经是迈步而出,楚弦追过去,已经是踪迹全无。

    外面,十几个护卫,包括洛勇楚三,全部倒地晕厥,人事不省,楚弦上前查探,索性都没有大碍。

    接下来又是一阵忙碌,楚弦和李紫菀帮忙将府中之人都救治过来,忙活完之后,已经是一个多时辰之后。

    这时候屋子里,楚弦与李紫菀对坐。

    “当时,我身后有什么?”楚弦这时候问了一句,这件事他是百思不得其解,之前鹿伯宁愿拔掉两根钉子,也要执意将他带走,可就在那一刹那,看向楚弦身后,而且还似乎看到了什么,这才偃旗息鼓,就此作罢。

    可楚弦回头,什么都没有。

    所以楚弦很好奇,鹿伯当时究竟看到什么,才导致这么一位顶级妖王高手,突然改变了主意。

    要知道,鹿伯如果真的拔掉五根钉子,怕就是轩月谷这位剑仙在,估摸都拦不住,但楚弦断定,鹿伯那五根钉子,绝对非同小可,怕不会那么容易就拔出来,而且对鹿伯来说,也必然有反噬之力。

    可那时候,只是拔出两根,自己已经没有再战之力,李紫菀更无法阻挡,外人不知,当时无敌的鹿伯,凭什么突然改变想法?

    当时,李紫菀的位置很靠后,应该是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如果,有的话。

    所以楚弦才会有此一问。

    李紫菀这时候深吸口气:“我也不确定。”

    楚弦好奇:“看就是看到了,没看到就是没看到,什么叫不确定?”

    李紫菀回忆:“那一瞬间,我好想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你身后,但眨眼之间就不见了,那种感觉更像是幻觉,现在回忆,都想不起来那人影是什么样子。”

    “人影?”

    楚弦愣了愣,自己身后有人影?

    为什么自己毫无察觉,但肯定是有,不然李紫菀不会这么说,鹿伯当时看到的,也肯定是那个人影。

    问题是,究竟是什么人影,可以瞬间让鹿伯改变主意。

    楚弦陷入沉思,他实际上有他自己的猜测,在楚弦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阴界地皇,深渊之主墨琳。

    自己手腕上有墨琳的黑发,而像是墨琳那种级别的存在,要寄存一些念力在头发上,简直是轻而易举,或许当时察觉到自己有危险,所以墨琳显现出了她的气息。

    但楚弦又觉得似乎不对。

    墨琳是深渊之主不假,但只靠一丝气息,未必能让鹿伯这种顶级妖王知难而退,毕竟,一个是鬼,一个是妖,风马牛不相及。

    更何况,之前自己已经是动用墨琳的黑发对抗鹿伯,当时那鬼气缭绕,可以说威势之强,已经有了一丝墨琳的气息。

    如果是忌惮墨琳,鹿伯当时就应该偃旗息鼓。

    可当时鹿伯做了什么?

    他非但没有偃旗息鼓,而且还拔了第二根钉子,明显是要死磕的节奏。

    这说明,鹿伯的确是忌惮地皇,但以鹿伯背后的底蕴和靠山,他也不怕,甚至可以为了白子衿,而冲撞地皇,也是在所不惜。

    但当时鹿伯突然看向自己背后的瞬间,所有一切的战意和执念,似乎都被另外一种力量给压制过去了。

    乃至于,鹿伯可以放弃这一次的目的,直接离去。

    鹿伯这个人,平日里少言寡语,但楚弦能看出来,只要是白子衿要做的事情,鹿伯都会想法子办到。

    那已经超越了忠诚,上升到一种慈爱,甚至是一种溺爱,不然也不会为了白子衿,跑来这里要抓走自己。

    那么,能让如此执拗倔强的鹿伯改变主意,可想而是,当时鹿伯看到的东西是相当的让他震撼,或者说,他不得不这么做。

    楚弦老毛病又犯了,开始胡思乱想,开始推测,可是这一次,他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这时候李紫菀也是一脸担心,不过在这件事上,她考虑的或许没有那么深入。

    此刻的她看着楚弦,笑道:“你可没和我说白子衿是什么公主。”

    楚弦也是一笑,对于这个,他的确不知道。

    实际上,楚弦和白子衿的故事,前段时间,楚弦也已经讲给了李紫菀听,显然,李紫菀很聪明,她能听出来白子衿这个人在楚弦心中的分量。

    那甚至是可以和其母楚黄氏和自己相提并论的,就算是洛妃,就算是纪纹,也抵不上这个白子衿。

    而且经过楚弦的讲述,李紫菀也明白,白子衿是楚弦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知己。

    “哎,她要真的是一个男子,就好了。”李紫菀心中暗叹,可惜的是,白子衿居然是女扮男装,这下事情就麻烦了。

    就算楚弦没说,李紫菀都看得出来,楚弦根本放不下白子衿。

    或许洛妃能让楚弦犹豫,纪纹能让楚弦为难,但涉及白子衿的,楚弦根本不会为难,不会犹豫。

    说一句让李紫菀吃惊的话,她能感觉出来,白子衿在楚弦心中的地位,和自己是平等的。

    可偏偏,在听完白子衿和楚弦的故事之后,李紫菀居然没有一丁点的危机感和不舒服,她只是觉得,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女子。

    “你可别负她!”这是李紫菀当时听完讲述之后,和楚弦说的一句话。

    楚弦自然知道李紫菀的心意。

    而无论是李紫菀还是白子衿,都是那种默不作声,但却会为自己考虑的人。

    这时候,楚弦突然一愣。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自己背后人影的可能,虽然楚弦只是猜测,但这种猜测如果仔细推敲,实际上还是很有可能的。

    还是说鹿伯这个人。

    为了白子衿,他能直接来沙城,用武力绑走自己,甚至不惜冒着危险,爆发出原本的修为和实力,就算是自己用墨琳的黑发,鹿伯都不曾后退和改变过想法。

    那么这件事可以从鹿伯身上来推测。

    鹿伯性子执拗,固执,甚至是带有一些偏激,说白了,为了做一些事情,那是可以连命都不要。

    就算是墨琳的黑发都不怕的主儿,谁能让鹿伯这样的顶级妖王突然改变主意?

    在楚弦看来,这世上,估摸只有一个人能做到了。

    是白子衿。

    想到这里,楚弦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虽然他没有看到,但他通过推测,却是大致能猜出来,当时鹿伯和李紫菀看到的人影,不是别人,就是白子衿。

    上次在酒肆和白子衿见面的时候,她走时,曾站在自己身后许久,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用了某种秘术,将一丝念力留在自己身上。

    因为白子衿也了解鹿伯,以鹿伯的脾气,十有八九会偷偷摸摸来找自己,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想到该怎么为自己解围了。

    楚弦这时候扭头看了看自己身后,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楚弦依旧这么看着,仿佛在自己身后,就站着那个身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