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高瞻远瞩(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刻,海潮被牡县沿海百里范围的海防硬生生拦在外面,这一刻看的人是震惊不已,同时又是庆幸。

    那边巡海官发现自家的刺史大人赶来,也是急忙用法器飞来拜见。

    刘文宗见多识广,他自然看得出,这海防的标准极高,比平常的海防那是高了十倍不止,否则,根本挡不住这一次的海潮侵袭。

    但同样后怕,如果没有这种规模的海防,一旦潮水过界,至少牡县这边,那肯定会生灵涂炭。

    猛烈的潮水不断冲击,当中还有一些海妖混杂其中,似乎也想冲破防线,但都被拦在外面。海防不光是可以抵挡海潮,也能阻止一些海妖的进犯。

    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那猛烈的海潮这才慢慢消退。

    与此同时,海州长史和一众高级官员也是赶来,见到这一幕,同样是目瞪口呆,同样是暗自庆幸。

    多亏了这海防修建的如此坚固,否则真出了事,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担责任,至少,现在的官位是别想再继续保留了。

    刘文宗此刻心情大悦:“这修建海防之事,都是各县主持,这牡县的县令是谁?他来了吗?”

    毕竟海潮来犯,州府的官员都来了,更何况是牡县。

    那边牡县的官员来了几个,都站在远处,刘文宗问话之后,立刻有官员让牡县的官员过来。

    只是显然,县令不在。

    这让刘文宗有些不悦,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县令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赶来,这是失职啊。

    “牡县县令呢?他去哪了?”刘文宗问了一句。

    牡县的那些官员一个个不敢吭声,尤其是县丞和主书,都是脸色煞白,不知在想些什么。

    “问你们话呢?哑巴了?”旁边州长史眉头一皱,这时候一个牡县的典史,此刻终于是咬牙上前道:“回禀刺史大人,长史大人,我们县令,在不久之前,被……被城府文书和御史带走了。”

    这一下,众人一愣。

    刘文宗这时候也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牡县县令,是沈子义吧?”

    显然,作为海州刺史,刘文宗自然是知道沈子义的身份,毕竟沈子义来的时候,中书大人是打过招呼的。

    刘文宗当然知道沈子义是中书大人的亲侄子,而且娶的夫人,还是兵部尚书的千金,这一对夫妻,那可是不能招惹的。

    只不过沈子义做事低调,不求人,一年时间都没有因为什么事情来找过他,所以刘文宗一时半会儿居然就忘了沈子义是牡县县令。

    此刻突然想起来,又听到县典史的话,当下是脸色一白。

    沈子义被城府的人抓走了?

    虽然那典史没这么说,可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文书和御史来,能是什么好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刘文宗这一下怒了,他不光怒,还害怕。

    这件事可是牵扯到圣朝当中两位大人的,而且是首辅阁一级的仙官,一旦处理不好,无论是中书大人还是兵部尚书大人,他刘文宗都惹不起。

    所以刘文宗急了。

    要说在县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敌对沈子义,沈子义也是有一些心腹官员的,这时候一个专门修建海防的官员壮着胆子,将事情来龙去脉道出。

    毕竟沈子义被带走,县里的官员都知道,而且不少人都是幸灾乐祸,就例如县丞和主书,他们甚至就是诬陷沈子义的人。

    而沈子义的心腹,当然都着急。

    在他们看来,沈子义是一个好官,为了修建海防,那得罪的人太多了,甚至为此,沈子义还自掏腰包,往里面垫钱。

    这人心都是肉长的,下面的人知道这件事后,更加拥护沈子义,尤其是经历了刚刚那一幕震撼人心的海潮侵袭,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如果没有沈子义耗费人力物力全力修建的海防,现在牡县已经是一片汪洋了,估摸二十多万百姓,没几个能活下来。

    这里面,可是包括他们自己。

    刘文宗仔细听着事情经过,眼神中的煞气已经是挡不住了。

    他看向牡县的县丞和主书官,就像是在看着两个死人。

    这两位哪里顶得住这种目光,终于是一个哆嗦,瘫在地上。

    刘文宗懒得搭理这两个人,他立刻是带人前往城府,到了地方,才发现城府门口是数百军卒,一看,军府司马吴长庸居然先他一步来了。

    不过吴长庸也是刚来,了解情况的同时,里面的府令和众多官员已经是急忙出来拜见,毕竟州府的三大巨头都到了,那府令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怠慢。

    之前他们在里面审问沈子义,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坐实沈子义的罪名,可没想到沈子义压根没有认罪的意思,正在僵持当中,外面就出事了。

    城府这边是忙着算计沈子义,还不太清楚牡县出的大事,对于海潮来犯,更是茫然不知。

    一看这个,刘文宗那是气不打一处来,暗道这帮白痴你们找死,别他娘的拉着我,中书大人的侄子,兵部尚书的女婿你们都敢诬陷,而且事实证明,沈子义加强海防那是作对了,不然海患之下,死伤无数,到时候自己这刺史也没得坐了。

    所以沈子义是功臣,是福星,现在这功臣和福星居然被你们诬陷,刘文宗若是不做一些事情,那他这刺史也就别干了。

    当下刘文宗就一声令下,革了城府府令的官职,这还不算,只要是和诬陷沈子义有牵连的官员,一并入罪。

    所幸是沈子义没有什么闪失,否则刘文宗当场杀人的心思都有。

    当然作为官场老油条,刘文宗很清楚这种时候不能揭穿沈子义的身份,但其他人不是傻子,州长史看到军府司马吴长庸居然为了沈子义,不光是出兵,还亲自赶来,再加上刺史刘文宗那令人诡异的态度,他也是有所猜测,随后是秘密派了心腹去京州打探。

    这一打探不要紧,在弄清楚沈子义的背景之后,海州长史险些没吓出病来。

    暗道沈子义这背景,也太大了,好在他不曾刁难过对方,这是大幸。

    而在之后如何奖励沈子义这件事上,州长史直接提出,沈县令修筑海防有功,抵御海患,造福一方,挽救百姓,应当破格嘉奖,建议提拔沈子义,任城府府令,官至六品。

    这份提案自然是在刘文宗那里直接通过,上报吏部,理由充分,最重要的是,沈子义虽然只担任一年县令,的确是做得不错,再加上立下大功,所以吏部那边也是爽快通过,不过三日时间,新的任命就下达。

    城府之内,沈子义得意的哈哈大笑,一旁赵颜真也是激动不已。

    一开始赵颜真还对沈子义来这偏僻之地当官不理解,但谁能想到,沈子义凭他自己的本事,居然一年时间就升了官。

    从七品,到了六品,县令升府令,这升官速度,算得上是相当快了。

    就连兵部尚书赵恒,也是专门写信给赵颜真,说沈子义这一次完全凭借个人的能力晋升,乃是好事,更是大加赞赏。

    这从侧面说明,她赵颜真没有嫁错人。

    只是有件事让赵颜真不解,为何沈子义一年之前那么笃定的加固海防,虽说在外,沈子义说他是仔细考察沿海之地,发现隐患,所以才决定加固海防,但赵颜真知道,沈子义根本没有那时间。

    好奇之心,赵颜真不断询问,最后被逼急了,沈子义才小声道:“此事,得多谢楚兄。”

    “楚兄?楚弦?”赵颜真一愣,有些不信。

    沈子义这时候小声将他离开京州时,楚弦单独找他说的事情道出,然后沈子义一脸敬佩道:“楚兄才是那个高瞻远瞩之人,他料定牡县这边会有大的海患,所以就要我一上任,便全力加固海防,而且最少是以十倍于前的标准,我信任楚兄,所以才坚持,没想到真的立了大功,夫人,你说这件事咱们该不该谢谢楚兄?”

    赵颜真点了点头,心中已是骇然,但她也没有再多问,倘若真如沈子义所言,那楚弦当真是不世惊才。

    同时赵颜真也是打定主意,一定要继续交好楚弦,赵颜真甚至有一种感觉,以后沈子义能走多远,不在于萧禹中书,不在于赵恒,而在于楚弦的身上。

    ……

    凉州,沙城。

    楚弦早忘了一年前和沈子义说的事情,或者说,他最近的烦心事太多,根本没工夫去想。

    沈子义和赵颜真口中的这位不世惊才,此刻也在发愁。

    能让楚弦发愁的事情不多,尤其是在坐上刺史这个高位之后,在州地之内,楚弦作为级别最高的官员,拥有极大的决断权,虽说内政上,要和长史李季商议,防务上得听军府司马夏渊的想法,但同样的,无论是在内政和防务上,作为刺史,都有凌驾于长史和军府司马的决断权。

    要么,怎么能叫做执掌一州,手里没有这点权力那怎么行。

    可是同样的,权力越大,需要承担的东西也就越多,下面的官员只需要照章办事就好,但楚弦这刺史显然不可能那么轻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