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七十章 让他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和楚三走进去,直接坐在椅子上,旁若无人,然后开始吃喝。

    当然,主要是楚三,楚弦早已经超越了辟谷的阶段,他只是轻轻松松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看着楚三大吃大嚼,至于周围那些虎视眈眈杀气腾腾的拎刀壮汉,楚弦连看都没看一眼。

    “哼!”詹文德不屑,他觉得他自己什么场面都见过,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以前不也是有一些自持底蕴不差的人跑来捣乱,同样是这个样子,仿佛根本不怕,但结果一咋呼,都快吓的钻到桌底下了。

    “这叫什么来着,哦对,表面淡定,可惜,终究是两只纸老虎。”詹文德心中暗道,对方不急,他也不急,这种时候就看看谁的耐心更足。

    詹文德相信,对方这种假装的镇定能坚持不了多久。

    当然,不说话也不好。

    詹文德笑道:“好吃吧?趁着现在还能吃,多吃一点啊,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奇珍美味,不是经常能吃到的。对了,曾经有人来这里吃东西,但不识好歹,最后你们猜怎么着,他们被大卸八块,丢在了地心火炉当中,死得那叫一个惨,而且那些人,自认为了不得,有帮派的掌门,还有一些商会的掌柜,个个都是来头不小,可最后,无论是哪一路的强龙,都得在瓦城将脑袋给我低下来。”

    显然,这是在咋呼。

    楚弦扭头看了一眼詹文德,问道:“有官家的人吗?”

    “官家的,哼,哼,当然有。”詹文德此刻盯着楚弦,心中有所猜测:“如果是官家的人,无论大官小官,咱们都不能随便处置,但同样,不听话,不顺从,依旧是不行的,我记得,以前来过一个御史,性子还挺硬,结果呢,他的上官在那小小的御史家中,搜出了几万两银子,结果虽然从这里出去了,但却是丢了官,下了大狱,啧啧啧,死的也是凄惨无比啊。”

    楚弦听到这里,笑了:“真这么厉害?”

    詹文德一本正经的点头:“真这么厉害,所以啊,一会儿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不然朋友做不成,还可能结仇,我这个人,对朋友大方的很,当然对仇家那一向是斩草除根的。”

    两人都是有恃无恐,都是自认为底牌比对方大,所以此刻居然是相对而笑。

    当然各自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楚弦喝了一口杯中酒,啧啧道:“葡萄美酒夜光杯,可惜,酒不错,但杯子差一点,一杯就够了,楚三,你吃饱了吗?”

    那边楚三用桌布擦了擦手和嘴角,将最后一口肉吞进去,点头道:“成了。”

    楚弦点了点头,指着詹文德道:“他笑起来很难看,我想让他哭,交给你了。”

    楚三二话不说,直接起身冲着目瞪口呆的詹文德走过去。

    接下来是一顿鸡飞狗跳,屋子里的拎刀大汉第一时间就被楚三揍趴下了,这些人,虽说体格健壮,但实际上一个个都是花架式,除了块头大就没别的什么本事,一拳一个的把式。

    外面的人往里涌,后来是争相恐后的往外爬,一个个被打的是哭爹喊娘。

    当然也有高手,例如那几个妖族,还有一个半妖拳师,尤其是那个半妖拳师,已经是先天巅峰,实力很强。

    可在楚三手里,居然也是撑不过两招就被打倒在地。

    地上躺着一地人,桌子也掀翻了,有的还见了血,捂着鼻子哀嚎,楚三一咋呼,那人不敢吭声了。

    詹文德脸上的笑容早已经凝固,楚三没动他,按照楚三的解释是说,这种货色,就算是留着劲气,也怕一巴掌拍死,所以放到最后。

    楚弦依旧是坐在原位,看着詹文德,后者脸上难看至极,想要说什么,但看着杀气腾腾的楚三和一脸淡然的楚弦,那狠话居然愣是没说出口。

    外面还有人,但不敢进来了,因为就算是两头凶猛的虎狼妖兽,也被楚三一拳一个放倒在地,打妖兽,楚三没有留手,所以两头妖兽脑袋凹下一片,口鼻喷血,已经是没气了,见到这场景,傻子才会继续往里走。

    楚三还记得楚弦的交待,所以他走到浑身僵硬的詹文德面前,道:“师父想看你哭,来来,给我哭一个。”

    詹文德咬牙切齿,终于是开口道:“你们知不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了,我确定,你们两个活着走不出瓦城。”

    楚三眉头一皱,然后轻轻一巴掌打在詹文德脸上,尽管楚三已经是很小心,但依旧是打的詹文德哀嚎一声,张口一吐,半嘴牙都下来了,脸顷刻间就肿了起来,说话都是走风漏气。

    “让你哭,你说什么屁话,赶紧的,哭一个,不哭我还打。”楚三还在尊尊教诲,这一下詹文德绷不住了。

    他此刻是混杂着鼻涕泡,眼泪直接就淌了出来。

    一来是被吓的,二来是被打的。

    楚三一看,道了一声齐活儿,去楚弦那边交差。

    楚弦的目的,当然不是看对方哭,也不是打人,本来他打算过段日子再来瓦城,探探这德瑞祥的底。

    但没想到人家不让你走。

    既然不让走,那现在就把底给他探明白了。

    楚弦现在很想知道,这德瑞祥被如此大闹一番,对方会有什么反应,那后台,会不会出现。

    楚弦可是很期待的。

    至于这詹文德,罪名楚弦都替他想好了,不提偷逃税金,只说一点,肆意攻击圣朝命官,凉州刺史。

    就这一条,足够杀头了。

    楚弦现在问詹文德,问他德瑞祥的账本,现在的詹文德哪里敢不给,所以很快,从这院子里的另外一个房间里,翻出了楚弦想要的东西。

    这时候,外面来人了。

    这一次,楚弦感觉到一股强横的气息靠近,便知道这德瑞祥真正的底牌来了,一般来说,无论哪个商会做事,都得有底蕴。

    这底蕴分两种,一种是纯粹的武力,这是做生意必须要有的依仗,还有一种是靠山,就是官面上,谁能给你说话。

    按照今天的事情,先是小喽???缓笫嵌苑阶钋康奈淞Γ?詈蟛呕峋??苑降目可健

    院子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这人气息极强,已达宗师之境,而且这人出现之后,便很明显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

    瓦城本就热,因为有地心熔火,眼下这人进来,更热。

    再看外门那人,背着手,穿着当地的开衫,裸露在外的皮肤呈现古铜色,手臂肩膀后背胸口,有连贯的烈焰刺青,头皮散着,身高和接近楚三,面目粗狂。

    最让人惊讶的是,对方身上的烈焰刺青,仿佛是真的火焰一般,居然跳动着道道真气,乍一看去,还以为是真的火焰缠身。

    楚弦看了一眼这人,便知道对方修为不差,武道宗师,而且并不比楚三差,甚至,还要比楚三稍微强一些。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再让楚三出手。

    所以楚弦自己迈步走了出来。

    “报上名来吧,看看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这汉子见到楚弦,直接开口说道。

    虽然看似是在商量,但实际上却是傲气十足。

    楚三向上,楚弦喝止。

    然后,楚弦看了看这汉子,也是很诚恳道:“你现在出去,从哪里,回哪去,我不追究你。”

    一听这话,简直更加狂妄,那汉子直接笑了。

    “有趣,在瓦城,管你是谁,就算是官,就凭你刚才那一句话,老子今天也照打不误。”

    说完,已经是一步踏出,冲着楚弦打出一拳。

    这一拳,火焰弥漫,气劲当中夹杂着灼热,若是打中,不说皮开肉绽,怕是内脏都可能被灼伤。

    楚弦自然知道厉害,对方的功法至刚至阳,应该是常年吸纳瓦城地心火力修炼的功法,又因为同样是武道宗师,不好硬碰硬。

    楚弦,也不会和对方硬碰硬。

    便见楚弦掐个法诀,瞬间出窍施展阳神锻金诀,之前落在地上的十几把钢刀直接飞起,汇聚一起,直接斩过去。

    那人冷笑,凭肉拳,将钢刀一个个蹦个粉碎,这人的武道已经是快到刀枪不入,以拳碎刀剑的地步。

    “区区法术,也想与我比肩,待我近身便要你好看。”那壮汉连冲几步,就要上前,不过就在这时候,空中落下一物,直接砸在这壮汉身上。

    那是一尊铜狮子。

    而且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铜狮子正是这院子大门口立着的那两个其中的一个。

    如果是普通人,被这足足千斤重的铜狮子砸一下,那是必死无疑,可这壮汉,居然只是踉跄了一下,伸手成爪,居然是扣住那铜狮子的身体,将其控制住。

    “哼,御物之术,以为用这种低端小术就能奈何我?”壮汉不屑冷笑,话音刚落,头顶生风,第二个铜狮子也落了下来。这一次,壮汉早有提防,另外一只手闪电般抓过去,直接将这下落的铜狮子抓在手中。

    他正在洋洋得意,准备将手中两个重达千斤的铜狮子丢过去,岂料楚弦法诀一变,顷刻之间,阳神锻金诀的奥妙在此刻显露无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