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赶鸭子上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土?瓷裆?匀坏溃骸懊挥校?鹿僖幌蚴茄弦月杉海?庵质虑椋?鹿俨换崛プ觥!

    “可你知道,对不对?”楚弦紧接着就问。

    土?疵嫔?徽??庖淮蚊环ㄗ臃床担??娜肥侵?溃?暇棺魑??睿?行┦虑榫驮谒?燮ぷ拥紫路⑸?模??赡懿恢?馈

    就说谢三河,已经是不止一次跑来带着重金给自己送礼,每一次都被自己拒绝,这件事自己知道,但外界传言自己是收了钱的,这种事,土?匆膊恍加诮馐汀

    他的原则很简单,那就是错事不做,但也不管,简单来说,就是无为。

    “下官有耳闻,只不过城中这些事情,都是主书官负责,具体如何,下官的确不知情。”土?匆环?硭?比坏难?印

    楚弦直接一拍桌子,吓的对方一个哆嗦。

    “土?矗?阒?恢?溃?喽杂谡饬礁鎏霸咄鞣ǖ奶肮伲?竟俜炊?蔷醯媚阏飧霾惶暗母?罡?涌啥瘢?闵碓诟?钪?唬?床蛔魑??斡墒窒轮?俸?鞣俏??阋晕??悴徊斡胨?蔷臀拮锪耍磕阋晕??愫退?遣灰谎?康?导噬希?阌胨?鞘且磺鹬?选!

    说完,楚弦也懒得再多说,直接给对方身上套上灵气枷锁。

    土?醇绷耍??颐飨圆环?

    “刺史大人,下官即便有错,也只是不查之罪,按照圣朝律法……”

    土?椿姑凰低辏??揖团?溃骸澳慊褂辛乘凳コ?煞ǎ磕呛茫?凑帐コ?煞ǎ?荽淌酚肜舨课难∷居凶矢袼媸备镏爸莸叵率艄僭保?敬淌方袢站透锬愕墓僦埃?槟沅轮爸?铩!

    土?椿瓜胨祷埃??乙丫?怯檬醴ǘ伦×怂?淖臁

    对方说什么,楚弦现在都不想听。

    总之一件事,既然楚弦打算拿这瓦城开刀,那这刀就要砍的深,砍得疼,不然没法子震慑凉州各地所有官员。

    所以拿下瓦城的府令,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光是府令,整个瓦城的官员,只要是和德瑞祥商会有利益勾结的,楚弦打算一律拿下,不管对方后台有多厉害,资历有多老。

    这一次跟着土?吹热死吹囊灿幸恍┑图豆僭保?丝淘缇拖诺牟桓抑ㄉ???易叱鋈ィ??俪嘟鹁?捕际欠追缀笸恕

    毕竟楚弦的官势太强。

    楚弦看着数百赤金军,直接道:“我乃凉州刺史楚弦,这是本官官符。”

    说完,楚弦催动官术,刺史官符直接飞起,半空中放出道道金光。

    这可是最直接的证明,众多赤金军反应过来,立刻是行礼。

    “军尉何在?”楚弦喊了一声。

    很快,赤金军中走出一个人,上前行礼,楚弦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道:“我以刺史之名接管你们的指挥权,你们可有异议?”

    那军尉被楚弦的官势压的满头大汗,而且既然都知道这位是凉州刺史,又哪里敢抗命,急忙是拜倒领命。

    不光是他,周围的赤金军兵卒也都是一样。

    上官就是这一点好,一言免官,一呼百应,换做别的官员,想要接管这些兵卒的掌控权,那是想都别想。

    现在有了兵权,楚弦要办什么事情,那就容易多了。

    当下,楚弦下令将瓦城之内,所有德瑞祥的铺子全部查封,所有德瑞祥的人,无论掌柜、账房、伙计,都控制起来。

    除此之外,德瑞祥所有铺子的账目,全部收缴封存。而且楚弦还发了刺史调令,从沙城调集了两百赤金军精锐。

    现在就算是再迟钝的人都知道这是要出大事情了。

    州长史李季也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瓦城,来了之后才发现,楚弦已经将局面完全掌控了。

    城府之内,满是赤金军精锐,李季看到目前罗列出瓦城的各种问题,也是脸色难看。

    旁边楚弦面无表情,等到李季看完,才问了一句:“李长史,我问你,这些,你知不知情?”

    李季叹了口气:“偷逃税银的事情,各州,各地,都有发生,我知道一些,但没想到问题居然如此的严重。”

    楚弦看着李季。

    后者在楚弦的目光下,也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要知道李季也是浸淫官场数十年的人物,无根无基,能从最底层一路爬到长史的位置,那绝对是厉害的人物,可此刻,也不禁是感觉到背后有冷汗。

    许久,楚弦才收回目光。

    “我相信你。”

    一句话,李季算是过关了。

    李季自然不知道,楚弦早已经是将德瑞祥所有的账目都看过,当中可是有不少隐秘的内容,包括贿赂各级官员的记录。

    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不是亲眼看到,那当真是很难相信的。

    好在并没有州府的核心官员参与其中,州府真正的核心,就是刺史、长史和司马。包括上一任刺史郭婿,同样没有牵扯其中。

    这一点,就不得不说这些贪官污吏的聪明了,他们在上报的各地政文当中,那是深思熟虑,很难露出纰漏,就算是明察暗访,也未必能抓到对方痛脚,更何况长史是协助刺史官吏一州内政,不可能面面俱到。

    但楚弦可以肯定,李季之前肯定是有所察觉的,除非是一个庸才,但如果是庸才,也不可能一路坐到州长史的官位。

    察觉可能有问题,但没有查,李季说起来也是有过错的,但是,这种事就看怎么理解,如果吹毛求疵,那肯定也能鸡蛋里挑骨头,楚弦选择不追究。

    原因很简单,如果州长史也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那整个凉州的脸面就没地方搁了,更何况,楚弦最开始已经是计划的十分明确,那就是这一把火,只限于瓦城,楚弦要做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大闹天宫,搞个鸡飞狗跳,也不是将凉州弄的乱七八糟。

    如果真的那么做,京州的高官,首辅阁的仙官,必然会对自己十分失望,就是对凉州百姓来说,也无异于一场灾难。

    做官不是要分黑白,而是要解决事情,有的时候,黑就是白,白就是黑。楚弦既然做官,就得随时有一杆秤,保持一种平衡。

    而且楚弦有一种感觉,李季对这件事是有一种‘忌惮’的,从最开始,楚弦就看出来了,甚至于,在自己决定要到各地巡视的时候,还是李季推荐,先去瓦城。

    当时没意识到问题,后来想想,楚弦猜测这李季怕是知道一些东西,但他不敢去干涉,不敢去管,因为忌惮某些东西,所以才让自己这个刺史去。

    这到不能说李季从一开始就存了害人的心思,对方不是在害自己,而是觉得,凉州的情况,那种根深蒂固的顽疾,他解决不了,只能是依靠自己去解决。

    不过李季这家伙既想解决凉州的问题,又想置身事外,哪那么容易,楚弦也不喜欢被被人这么算计,所以不好意思,李季之前算计过来,那楚弦绝对会算计回去,这一次,直接将李季拉上船,这一艘船是沉是翻,李季都别想置身事外。

    李季这位长史估摸也是看出了楚弦的打算,此刻是一脸苦相。

    楚弦装作没看见,让他整理瓦城的情况,而且是交给李季一手去抓,并且下了命令,必须要在两天之内,出结果。

    李季这是被赶鸭子上架,不管都不行。

    所以这两天,楚弦反倒是过的很悠闲,李季就苦了,不过也是因为亲手查办德瑞祥在瓦城勾结官员,欺行霸市的事情,也是让他真切的看到了这件事的本质。

    “简直是胆大妄为。”李季在书房里,狠狠将手中的卷宗砸在书桌上。

    李季是一个好官,他二十一年前中了榜生,运气不错,直接就踏入官场,在偏远之地县府任文书,可以说李季是有本事、有抱负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在没有根基的情况下,一路爬到州长史的官位。

    凉州的事情,他身为长史,自然是知道一些,但就如同他所言,他不知道问题居然如此严重。

    “想不到啊,我本以为这些人只是偷逃一些税银,数额不会太大,这种事在各州都有,屡见不鲜,见怪不怪,所以我也没有注意,没想到光是一个瓦城,这一年偷逃税银居然就有三十万两之巨,这还不算,欺行霸市,垄断经营,甚至还有人命官司,这些人,是真的将瓦城,当成了他们自己的私产了,我若是早知道,便是拼着这官位不做,也要将这帮败类绳之以法。”

    李季此刻气急。

    他的确没想到问题这么大,这么一来,刺史大人会怎么看他这个长史?

    刺史大人会不会以为,自己也牵扯其中,甚至是从中分了利益。

    想到这里,李季那是如坠冰窟,浑身冷汗,怪不得之前刺史大人会问自己知不知情,如果说自己有问题,怕是按照刺史大人的脾气,当场就将自己拿下了。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都让人害怕,李季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但此刻也是一阵后怕。

    “幸亏我不知情,也没有参与其中。”李季喃喃自语。

    随后他又笑了。

    “我明白了,刺史大人将这差事交给我,就是在帮我,毕竟这种事一旦上报圣朝,我这个长史那是有监管不力,甚至是渎职之罪,如果有人针对我,光凭这一条,我这长史的官位就不保,可如果我负责查办这件事,那么坏事就可以变成好事,非但没有过错,而且还是有功的,刺史大人这是在帮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