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詹文德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在楚弦看来,他们不是真的要贿赂自己,也不是真的以为自己会因为这个,而放过詹文德这个主谋。

    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达成最开始的那个目标。

    去见詹文德。

    仅此而已。

    楚弦可以肯定,如果让对方见到詹文德,绝对会惹来麻烦,很可能,他们会用一种难以察觉的法子,灭了詹文德的口。

    又或者是提醒一下詹文德,让詹文德自己了断。

    而无论是哪一种,楚弦显然都不可能让他们如愿。

    既然对方玩心眼,楚弦也不介意陪他们玩玩,所以楚弦哈哈一笑:“花钱赎罪这件事,不要再提,至于人,倒是可以见见。”

    听到这句话,那莲儿眼睛一亮,反倒是吴承祥没什么神色,就从这里便能看出后者更加老奸巨猾,喜怒那是不露分毫。

    “不过,得稍等,马上本官就要亲自去提审詹文德,等本官审完,就安排你们夫妻见一面,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是人之常情。”

    楚弦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话一出,那莲儿的脸色变了变,吴承祥更是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们等等也好,等等也好啊。”

    楚弦这时候直接起身:“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几位在此等候,来人,奉上茶水点心,不可怠慢。”

    说完,直接转身而去。

    李季也是跟着楚弦离开,这种场合,李季自问不好应对,所以跟着溜吧。

    等到两人离去,屋子里吴承祥的脸色才阴沉了下来。

    那边他女儿莲儿要说话,吴承祥摆摆手制止,然后扭头看了一眼他带来的那个老道士,后者微微一笑,抬手就施展了一个术法,将周围隔绝,如此,没人能偷听偷窥。

    吴承祥道:“说吧。”

    莲儿立刻道:“爹,这个楚弦是油盐不进,如果让他审完文德,万一文德吐露一二,咱们就被动了。”

    此刻的莲儿,哪有之前那蛮不讲理的样子,此刻的她,简直比猴儿还精。

    吴承祥冷笑:“的确,这个楚弦不简单,但这都在咱们的预料当中,他肯定会以为咱们是在以退为进,目的就是要见詹文德,可惜,詹文德咱们见不见都无所谓,他绝对想不到,咱们这一次来,重点是为了试探他,就冲着这楚弦刚才的反应,可以确定,文德他并没有吐露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因为文德很清楚,他什么都不说,将所有罪名都包揽在他自己身上,或许他还有机会做鬼,不然他如果说了,那做鬼的机会都没了,这楚弦,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为,他是刺史就可以乱来?就可以有资格与我们六盟对抗?天真,这些当官的,就是这么天真。”

    这时候,吴承祥带来的那个文士轻捋须髯,笑道:“吴老板不可大意,六盟早就关注这楚弦,此人无根无基,居然能在不到十年时间里,从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爬到正五品刺史的官位,足见此人的厉害,更何况,他在明面上,那是凉州之主。”

    文士说完,那边老道士就不屑的哼了一声。

    “狗屁的凉州之主,凉州之地,甚至包括周围几个州地,咱们六盟才是真正的主宰,他敢触动咱们六盟的利益,在本道爷看来,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老道士居然是杀气最强的一个。

    那文士一笑:“灵绝道人,你这话虽然听上去粗俗不堪,但的确是这个道理,无论是谁,敢触动六盟的利益,都只有死路一条,这楚弦不聪明啊,他如果聪明,就应该安于现状,不要妄动,可他非但妄动了,而且有瓦解咱们六盟根基的举动,所以此人,留不得。”

    这时候,吴承祥听到外面有动静,当下是做了个手势,这一下,文士和老道士都不吭声了,随后老道士瞬间收了术法。

    没过一会儿,就有下人过来送上茶品点心。

    等到这下人离去,吴承祥道:“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就喝喝茶,吃吃点心,看这位刺史大人,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来。”

    另外一边,楚弦站在大牢外面,脸色那是相当的阴晴不定。

    李季此刻也是目瞪口呆。

    因为就在刚才,发生了一件让人始料未及的事情。

    被关押在牢房当中的詹文德,死了。

    不光是死了,其魂魄也是不见踪迹,楚弦刚才用秘法召来阴府的鬼差,就连鬼差也找不到詹文德的魂魄,也就是说,有人将詹文德的魂魄带走,只留下了一个死尸。

    问题是,被绑住动弹不得的詹文德,究竟是怎么死的,而且在大牢当中,其魂魄居然是消失无踪。

    这的确是匪夷所思。

    詹文德死了,魂魄也没了,这还怎么审?

    李季这时候是脸色难看,更是恼怒:“刺史大人,肯定是吴承祥那帮人,咱们去找他们问个清楚。”

    楚弦摆手:“无凭无据,人家会认?更何况,这应该不是吴承祥他们动的手,而是詹文德自杀。”

    “自杀?”李季明显不信。

    此刻,楚弦指着牢房之内,已经凉透的詹文德道:“你看此人,身上没有伤口,四肢都被绑着,身上的东西早被扒走,穿着囚服,这种情况看似是不可能自杀,可实际上,只要事先在其牙中放入一个毒囊,或者,是一种可以自动触发的术法,就可以悄无声息死掉。”

    李季仔细一想,也是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

    楚弦叹了口气。

    他的确是忽略了这一点,谁能想到,一个商会的分会大掌柜,居然随时有自杀的手段,这还是一个商会吗?

    简直比之前楚弦遇到的那些凶徒恶棍都要夸张。

    不过这从侧面更说明了一个问题。

    德瑞祥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会,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是在做正当生意,否则怎么会做事如此小心?

    现在詹文德这最重要的罪人和证人死了,魂魄不翼而飞,可以说就算是楚弦想要进一步追究德瑞祥其他人的罪责,也做不到了。

    充其量,只能是依照现有的证据,将瓦城有罪的官员处置掉,仅此而已。

    虽然这和楚弦之前的打算一样,借用瓦城的事情,杀鸡儆猴,改变整个凉州的状态,但楚弦还是觉得有些恼火。

    因为这一次,他被人给算计了,就像是下一盘棋,本来你胜券在握,但突然,对方突然下了一招棋,反败为胜,换做谁都会不爽。

    楚弦走进牢房,仔细检查詹文德的尸体,然后发现了什么,楚弦伸手放在詹文德背后,这时候,挡着李季,催动手腕上的黑发护腕。

    下一刻,黑发护腕上渗透出许多黑发,刺入詹文德的后背,就像是从水中捞出一样东西,抓出一个血块。

    那是詹文德体内的一片内脏,仔细看,上面居然有一个极为古怪的印记。

    就像是烙印一样。

    可这是在一个人的内脏之内,如何能有烙印?

    显然,这是一门极为邪门的术法,楚弦看出来了,詹文德实际上是可以随时自行催动这烙印,然后自杀。

    手法看出来了,剩下的就是其魂魄的去向。

    楚弦四下看看,这城府大牢并没有刻印锁魂阵,所以对方的魂魄要逃走,并不难。

    后面李季这时候问了一句:“刺史大人,现在怎么办?”

    楚弦起身,走出大牢:“人犯畏罪自杀,死就死了,剩下的,该怎么查就怎么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李季点头,随后又问:“那吴承祥等人还等在那边呢。”

    楚弦点头:“那正好,本官亲自去给他们报这一个喜讯,估摸他们听到,背地里都能笑出声来。”

    等到楚弦去将詹文德畏罪自杀的消息告诉吴承祥后,对方倒还演的真像,吴承祥是唉声叹气,至于他女儿吴莲儿,更是大哭起来,哀嚎一片。

    甚至于,还在楚弦面前撒泼耍赖,说她夫君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要让楚弦这位刺史给她一个说法。

    最后,还是吴承祥‘深明大义’,将撒泼的吴莲儿劝了回去。

    等到他们离开,回到马车之内,吴莲儿把脸上的泪擦干净,然后是连连大笑,就是吴承祥也是点头道:“死得好,死得好,文德还是有些决断的,他死的太是时候了,这么一来,那楚弦就算要查什么,线索也就断了,好啊。”

    “但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去找文德的魂魄,大不了请灵绝道长找个小白脸夺舍换魂,我再与文德成一次亲就行了。”灵莲儿这时候满不在乎道。

    灵绝道人那边哈哈一笑:“这是小术,就交给老道便可。”

    吴承祥点头:“那就有劳道长了,这一次,德瑞祥损失了至少上百万两,而且瓦城这里的诸多基业和营生,怕也只能拱手让人,不过无妨,这一笔账,迟早要从姓楚的那里讨回来。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是咱们吃亏了,以后对付这个楚弦,需得小心谨慎,还有,等找到文德的魂魄,让他以后做事谨慎一些,说起来,还是他大意惹的祸,如果能从一开始就小心一些,也不至于丢了一个城地的买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