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定海县的情况(三更)

第四百八十二章 定海县的情况(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没有候选人?

    显然不可能。

    楚弦知道,这是李季专门如此,例如府令和主书这种级别的官员,那自然是非常重要,毕竟这两个官位不低了,六品,七品,主政一个城地,诸多县地,不知道多少人眼巴巴的盯着这个位子。

    李季不是没有人选,而是对方要将这个选人之权,交给自己。

    楚弦仔细想想,他本来不想参与这种事情,但后来一想,他的确是有几个人选,就是不知道对方现在的情况怎样了。

    想了想,楚弦道:“瓦城府令和主书官,这两个位子先空一下,我有两个人选,按照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两个,一人可担任府令,另外一人,可胜任主书官,而且这两人与我也颇有渊源,李长史,你可以安排人去接触一下他们,查查他们现在的情况,如果做得好,可以提拔就提拔起来吧。”

    这话虽然是问询和商量,但李季可没这么想。

    他想的是,既然刺史大人都这么提出来了,那么瓦城的府令和主书,就必须是这两个人。

    御史李季问:“刺史大人,那这两个人选是谁?”

    楚弦道:“我以前在定海县的部下,一个是姜渊,一个是夏伯仲。”

    ……

    定海县。

    县府之内,夏伯仲脸色有些难看,但依旧得是恭恭敬敬站着,因为新上任没多久的县丞周大人,正在训他。

    不光是训,而且还是当着其他官吏的面,那语气是相当的重。

    “夏伯仲,你看看你,一个县城的主簿官,居然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本官让你办事情,你从来都是拖拖拉拉,早上天不亮的时候,本官记得就给你吩咐,让你整理过去五年县中税账,到现在居然都没交给本官,你究竟是何居心?”

    周强仁皱着眉,开口怒斥,声音很大。

    夏泊仲很想说,你要的东西,别说半天,就是三天都未必能整出来,这不是借题发挥是什么?

    可周强仁是新任的定海县丞,是他的上官,他不敢也不能顶撞,所以只能是低头听着,老老实实听训。

    县府之内其他官吏,那也是心思各异,不过都是没人敢吭声,不聪明的,以为是夏伯仲就是没干好事情,聪明的,知道县丞大人,这是在故意为难夏伯仲,让他小鞋穿。

    “夏主簿也太可怜了,周县丞来了都多半年了,那是天天为难夏主簿,哎,还是怀念以前啊,若是姜渊大人不病就好了。”一个小吏小声说道,旁边一个人急忙小声道:“你不要命了?小心让周大人听到,不过你说的也对,以前姜渊大人在的时候,和夏主簿配合的相当默契,县里这几年蒸蒸日上,也是这两位大人的功劳,可现在,周大人分明就是要来摘桃子。”

    “怕是没那么简单,周大人来了半年,有的时候在县中百姓里的威望还不及夏主簿,这自然是让周大人恼怒,而且周大人带来的好几个官员,已经是把之前几个官员都挤走了,夏主簿那是县府的二把手,估摸周大人早就打算想法子换成自己人了。”

    “哎,算了算了,别说了,这话万一让人听去就不好了,只是可惜了夏大人,听说半年前姜渊大人还准备上报镇西城府,想要推荐夏主簿接他的班,没想到姜渊大人得了急症,都来不及交待便病倒,这才……”

    这时候,周强仁一系的几个官员此刻走过来,这几个小吏立刻闭嘴,不敢再讨论。

    “夏主簿,你怎么说也是在定海县做了这么多年的主簿,按理说不应该这么说你,可你不长记性,不长进啊,现在回去,明天一早,将本官要的东西整理好,若是还做不好,那本官只能是上书城府,要求换人了。”周强仁说完,摆摆手,打发夏伯仲离开。

    后者也是一肚子气。

    可没法子,姜渊大人突然重病,卧床不起,原本他可以接任县丞,可上面是直接下放了一个周强仁。

    夏伯仲当官这么些年,也是有一些人脉的,他打听出来了,周强仁那是有靠山的,而且这位靠山,现在就在镇西城内,乃是从六品的主书官。

    这么一来,自己如何争得过周强仁?

    半年前,县丞的位子被对方抢了,夏伯仲也不怨天尤人,想着就继续做他的主簿官,好好为定海县百姓做事就行。

    可谁能想到,对方居然连主簿官都不让他做了。

    明摆着的事情,如果明天交不上卷宗,对方就要拿这个当借口,去城府里要求换人,而城府主书官是那周强仁的靠山,他们串通一气,肯定是会用这个借口,将自己拿下。

    到时候,这官也就做到头了。

    想到悲哀之处,夏伯仲那也是连连摇头。

    唉声叹息回到家中,夏伯仲的夫人和往常一样在门口等他,夏伯仲的这位夫人,是在几年前娶的,是外县之人,其父和夏伯仲的父亲夏松是故友,所以这才结了这门亲事。

    夏氏也是勤劳之妇,虽说也是官家的夫人,但并不会摆谱耍架子。

    见到夏伯仲回来,夏氏估摸是看出夏伯仲有烦心事,所以问怎么了。

    县府里的乱七八糟事,夏伯仲不想多说,但夏氏显然也是一个聪明女子,她知道这半年来,自从那个周县丞来了,就经常是借故训斥为难夏伯仲,估摸今天也是如此。

    “那周大人又在刁难你了?”夏氏问了一句,帮夏伯仲脱下靴子,后者坐在椅子上,没有吭声,只是闭目养神。

    这些日子,他的确是太累了。

    夏氏这时候又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光是那周大人喜欢欺负人,他老婆,他那几房小妾,也是一个德行,碰到我,也都是恶言恶语,只不过我懒得理她们。”

    “不理就对了。”夏伯仲说了一句。

    夏氏摇头:“可总是这么忍让也不是个头,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咱们一味忍让,换来的不是人家的理解,而是更进一步的欺辱,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夏伯仲苦笑:“咱们还能怎么着?”

    夏氏这时候凑过来,她虽然不甚美丽,却也有一番风韵,此刻是小声道:“为何不去找找姜渊大人,听说他身体略有好转。”

    夏伯仲一听,急忙摇头:“不行,不行,姜渊大人他年岁已高,且又得了重病,应该静心疗养,怎能因为我的事情,去让他烦心?更何况,姜渊大人也没法子,他已经不是县丞,周强仁那边,有镇西城府主书撑腰,咱们斗不过他们的。”

    “那就这么一直忍着,一直受他们欺负?”夏氏眼眶有些红,显然是为自家夫君不值。

    夏伯仲道:“周强仁这么针对我,不就是想要我让出这主簿的位置么,大不了,我让他便是。”

    “不行。”夏氏急忙道:“能做上官,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怎能轻言放弃?咱们再想想办法啊。”

    说到这里,夏氏突然小声道:“我今天听人说了,说是以前,也就是姜渊大人的上一任县丞大人,是天下文人表率,楚弦,楚大人?”

    夏伯仲面色一变,立刻道:“你听谁说的?”

    夏氏一脸委屈:“我是外县人,所以不知,但你问问定海县本县的百姓,谁人不知,这怎么能瞒得过我。而且我听说,夫君你也是被这位楚大人发现并且提拔起来的,虽然楚大人离开定海县已经很多年,但未必就将夫君你忘了,最重要的是,我听说,楚大人如今已经是贵为咱们凉州的刺史,封疆大吏啊,不如,我们沙城,去求楚大人……”

    “住口!”夏伯仲立刻训斥:“此言不可再提。”

    夏氏吓了一跳,当下是眼眶有泪,因为夏伯仲一向温柔,何曾如此凶过她。

    夏伯仲估摸也是知道自己反应有些大,所以叹了口气道;“夫人,这件事不能做,你说的不错,你夫君我的确是在数年前,受过楚大人的恩惠和提拔,就是姜渊大人,也是楚大人重新拉出山的,当年,那可真是让人怀念,楚大人乃是当世之杰,年纪轻轻,便雄韬伟略,定海县若没有楚大人,早就灭城了,所以,楚大人对定海县的百姓有大恩,对我夏伯仲,那也是有大恩的,我不曾去报恩,又怎能因为这些小事,再去劳烦和打扰楚大人?”

    “可……”夏氏还想说什么,夏伯仲已经是摆手:“夫人不要再说,我心意已决,虽说我不舍官场,想要为民再多做一些事情,但如果形势所迫,那这官,不做也罢。”

    夏氏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从房间里出来,她想了想,知道这么下去自家夫君肯定是官位不保,所以一咬牙,去求她公公。

    夏松。

    夏松仔细听完经过,居然也是道:“伯仲说的不错,如果因为这些小事就去求楚大人,那会让楚大人为难,而且也会显得咱们无能,所以,不能做啊。”

    夏氏没想到公公也是这个想法。

    她没法子,出来之后,灵机一动,想了一个折中之法。

    那就是让人散布消息,说夏伯仲与当今凉州刺史楚弦楚大人,是旧识。

    就这么一点便足够了。

    “周强仁,你有一个城府主书官做靠山,可我夫君还是刺史大人的旧识,我便不信,你听到这个,还会有胆量去欺负我家夫君。”夏氏喃喃自语。

    于是道了第二天,这个消息已经是传开了。

    作为定海县丞,周强仁的耳目众多,所以第一时间也是得到了这个传言。

    当下,周强仁不敢怠慢,召集自己的亲信手下,在书房之内密探,说的,就是这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