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态度大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强仁的书房之内,他几个亲信都在,这几个人都是跟着周强仁好几年的手下,忠诚度那是毋庸置疑。

    “属下已经派人查过了,放出这个消息的就是夏伯仲之妻夏氏。”说话的是目前定海县典史。

    周强仁上任之后,县内的防务和军权自然是要第一时间拿捏在手里,所以他想了个法子,就让自己的亲信上位,担任这一要职。

    此刻周强仁神色凝重:“我也了解过,楚弦大人当年的确是在定海县做过县丞,而且提拔过夏伯仲,说是旧识,也是事实啊,这一下,事情不好办了。”

    显然,对于周强仁他们来说,如今的楚弦那便是高高在上,他们只能仰望,如果楚弦大人为夏伯仲站台,那周强仁绝无胜算。

    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周强仁才会一脸凝重,甚至是,有些害怕。

    他是外调之官,来之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来了之后,也没人提过,所以直到现在,他才知晓。

    如今的情况,是让周强仁进退两难,一想到楚弦大人如今已是凉州刺史,他就忍不住手指颤抖。

    “大人,您也无需焦虑,我看事情没那么严重。”说话的是执笔官,同样是周强仁的亲信,而且还是一个老谋深算之辈。

    平日里,这人就是周强仁的智囊,很多事情,都是此人出谋划策,此刻他说话,周强仁自然是心头一动,急忙问道:“此话怎样?”

    那执笔官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谋略过人的模样,道:“大人您想啊,当年楚大人是在定海县做过官,这是没错,也的确提拔过夏伯仲,这是事实,可这又能怎样?那是正常的公务,这么多年过去了,楚大人那种高高在上的大忙人,怎么还会记得这种小事?我估摸着,早就忘了,更何况,如果楚大人要关照夏伯仲,这小子早就去城府做官了,节节高升了,又何至于现在依旧只是一个九品主书?还窝在这小小的定海县?楚大人在各地都做过官,曾经的属下众多,又怎么可能全部记得,而且还能一一照料?所以大人啊,我若是没有猜错,这必然是那夏伯仲的计谋,他故意让他的妻偷偷放出这些风声消息,就是为了震慑大人,或者说,是吓唬大人,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可以证明,此人已经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

    周强仁一听,连连点头,暗道有理。

    “是啊,倘若楚大人真的记得他夏伯仲,此人又怎会七八年都窝在这个小地方,升不了官?这说明,他对于楚大人来说,只是一个普通过客,早忘了,可恶的夏伯仲,居然敢用这种手段来扯虎皮,他真当本县丞是傻子吗?”

    周强仁越想越有道理,不过他能坐到县丞的位子,也不是无能之辈,此刻还是道:“不管是真是假,那都要试探一二,而且我要让他挪位子,也是有理有据,他为官虽然不贪不腐,却是无能,我交待的事情他没做好,这就是理由,就算是他去申诉,也没人会搭理。”

    想到这里,周强仁有了算计。

    他让手下人离开,然后立刻是让人叫夏伯仲过来。

    片刻之后,夏伯仲是急忙赶到。

    看得出,夏伯仲眼有血丝,估摸也是一夜没睡,整理税册,现在夏伯仲虽然是主簿,但很多事情都得亲力亲为,自然是劳累。

    夏伯仲以为周强仁是来发难,因为他哪怕花费一夜时间,也没法子将过去五年的税册整理妥当,这件事,怎么也得日才能做完。

    本以为周强仁会借题发挥,但没想到让夏伯仲诧异的是,周强仁居然是一脸和蔼。

    这态度,和昨天简直是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让人诧异无比。

    “伯仲啊,来了?坐。”周强仁很是随意,语气也是颇为和蔼亲切,这弄的夏伯仲心里七上八下,暗道这姓周的不会又想出了什么损招吧?

    现在的夏伯仲已经放开了,有周强仁这种上司压着,他官做的也不顺心,无论事情做的有多好,都会被对方找出各种各样的毛病来刁难。

    所以这事情他已经想好了,大不了,这官不做了。

    回去跟着父亲学锻造之术,也依旧能养家糊口。

    想到这里,夏伯仲也不怕了,而是实话实说道:“县丞大人,下官就算是连夜整理,也没法子将过去五年的税册全部整理妥当……”

    没想到周强仁摆手:“这件事不急,你慢慢去做,本官有另外一件要紧的事情交给你去办。”

    从周强仁书房出来的时候,夏伯仲是一脸的古怪。

    今天周强仁太不正常了,非但没有再税册的事情刁难自己,而且还给自己安排了一个‘美差’,那就是和典史一起,去沙城出差。

    外出当差,这种事情平日里根本轮不到他夏伯仲,所以他才会诧异那周强仁是不是吃错药了。

    不过对方不刁难了,那是好事,夏伯仲也是松了口气。

    周强仁安排的差事很急,今天就得出发,所以夏伯仲急忙回去和夏氏交待了一声,后者一听周强仁的态度发生变化,便开始暗中窃喜,觉得自己的小计谋成功了,肯定是周强仁忌惮,所以不敢再刁难自家夫君了。

    这是好事,只要以后周强仁不再故意刁难,那就谢天谢地了。

    夏氏此刻是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帮了自家夫君的大忙。

    夏伯仲自然不知道,他还得收拾东西立刻出发,这时候,典史来与他汇合了,毕竟这一次,是他们几个一起前去沙城。

    当然至于具体是去做什么,夏伯仲还不知道,周强仁说了,已经交待给典史,所以他跟着一起去就好。

    典史是周强仁的亲信,夏伯仲自然清楚,所以这么安排也正常。

    很快,两人出发,带着几个县中兵卒当护卫,一路是直奔沙城。

    一路上,平日里也是狂妄无比的典史同样是十分客气,态度同样发生了变化,夏伯仲不明所以,也就没有多想。等到了沙城,找了驿站住下,典史就说是去办事,然后让夏伯仲随便到处逛逛。

    沙城,夏伯仲以前来过一次,说实话,倒也没什么可逛的,可既然来了,也不能空着手回去。

    想了想,夏伯仲给父母和妻子买了一些东西,又思考了一会儿,给周强仁这个上司,也买了一份礼物。

    不管怎么说,周强仁都是他的上司,虽然人品不佳,而且处处针对自己,但夏伯仲想着不能让对方挑理,所以多少得意思意思。

    自然,夏伯仲是知道楚弦就在沙城,如今贵为刺史,可夏伯仲没敢去打扰,一来夏伯仲不知道楚弦还记不记得他,二来刺史事物繁多,听说这几日正在查办瓦城贪腐的大案,所以更不敢去。

    因而闲逛一天,就返回驿站。

    这时候,典史也回来了,还说事情已经办好,若无其他事情,明日大早就要返回,就问夏伯仲还有没有别的事情要办。

    夏伯仲说没有。

    典史没有再说什么,到了第二日,几人结伴赶路返回定海县。

    只不过这一次回去的路上,那典史似乎又恢复了那种趾高气扬的姿态,对夏伯仲那是爱答不理,态度居然又恢复了最开始的那种冷淡和敌意。

    这让夏伯仲更是不明所以,感觉到有问题。

    一路思索,夏伯仲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回到定海县后,周强仁是第一时间将他叫去。

    再见周强仁,夏伯仲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对劲。

    周强仁此刻眼神阴冷,仿佛寒霜。

    夏伯仲心中一提,但还是将买好的一个礼物送过去,那是一副普普通通的字画,虽不是名家之手,但是胜在精致和画中风景的秀美。

    谁料周强仁拿到一看,立刻是骂道:“好你一个夏伯仲,在整个凉州都在反贪腐的风气当中,你居然还敢给本官送礼,你好大的胆子,是要置本官于何处?”

    说完,猛的一拍桌子,震的桌面巨响,桌上的纸笔也是散落一地。

    夏伯仲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周强仁居然会是这种态度,他本想说,自己买的这个字画,不值几个钱,只是聊表心意,但显然周强仁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来人!”

    周强仁一声令下,外面是立刻冲进来几个衙役。

    “将夏伯仲给我抓起来,此人公然贿赂本官,这画,便是罪证,我看,至少得值几千两,好啊,夏伯仲,你拿几千两的画来贿赂本官,简直是胆大妄为啊,本官先将你收押,等上报城府,等御史和城府主书来了,再革你的官,先押下去。”

    显然,周强仁如今是指鹿为马,根本不给夏伯仲任何解释的机会,夏伯仲是被这一顿操作弄的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身陷牢狱。

    此刻,夏伯仲反应过来了。

    周强仁根本没有改变,可笑自己还以为人家放过了自己,谁能想到,这次外派出差,便是对方给自己下的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