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刺史大人生气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夏松老爷子,楚弦也是回想起在定海县的种种,所以是急忙上前搀扶夏松,老头现在哭的眼泪带鼻涕,话是一句说不上来,楚弦则是急忙拉着夏松到旁边,立刻就有下人仆从摆上了凳子,用术法支起了大伞遮风,那些六品七品的官员,都是老老实实站在一旁,露出关心之色。

    看到这里,夏氏已经是激动的无以复加。

    她知道,自己夫君有救了。

    最厉害的是自家公公,简直太厉害了,见面一句话不说先哭,就已经是占据了先机,这么一来,刺史大人肯定会问清楚是什么情况,哪怕是刺史大人不念旧情,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只能说是姜还是老的辣。

    不得不佩服。

    夏松情绪激动,这时候说不出个所以然了,楚弦就问夏氏是谁,夏氏急忙自我介绍。

    “原来是伯仲之妻,好啊!”楚弦点了点头,夏氏这时候也是鼓足勇气,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道出。

    楚弦坐着,仔细听,越听,脸色越沉,越听,杀气越浓。

    夏氏明显也是知道不少事情的,例如周强仁做的那些烂事,还有仗着有镇西村府主书做靠山,在定海县作威作福。

    她有一幅好口才,此刻描述的是绘声绘色。

    跟随楚弦一同巡视的州府官员,此刻一个个脸都绿了。

    同时在心里大骂镇西府的官员,暗道你们这他娘的不是找死么,尤其是那个主书官,宋光明,简直是就是一个蠢材,那定海县县丞周强仁是个傻子就罢了,怎么你一个城府主书官也这么蠢?

    也不想想,刺史大人早年是在定海县待过的,当时的官员,不用问,都是刺史大人一手提拔和栽培出来的,这才过去几年,你们就敢在刺史大人曾经待过的地方乱来?

    而且还敢栽赃刺史大人的‘门生’。

    在他们眼中,那个夏伯仲,就是刺史大人的门生,受过刺史大人恩惠,而且是刺史大人提拔任用,这不是门生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他们可是知道,这一次刺史大人让长史李季拟定的名单里,似乎就有这个夏伯仲。

    这么多年都能让刺史大人记着,那不是门生,也是门生了。

    这一次,惹的刺史大人生气,你们镇西府那可是热闹了,只希望刺史大人不要太过动怒,不然,第二个‘瓦城’就即将出炉了。

    这时候,没人敢说话。

    楚弦虽然来凉州还不过几个月,但已经是极有威势,下面的官员,无论年纪多大,哪怕比楚弦要年长五六十岁的,在楚弦面前,也是恭恭敬敬,若是楚弦动怒,他们连屁都不敢放。

    等到夏氏讲述完毕,那边夏松也是缓过来,然后道:“楚大人,你得救救伯仲啊,他不可能贪污的,那些人搜出来的银子,是我这些年帮人打造法器积攒下来的,就想着能以后给我小孙子弄一些家底,你说说如果真的要贪,会只有几千两吗?你了解伯仲,他就只知道做事,其他的心思那是真的没有。”

    楚弦连连点头,安慰了几句,然后扭头道:“你们都听到了?”

    这话是问后面那些官员。

    这一次陪同楚弦巡视的,都是州府之内有头有脸的官员,驻凉州的新任监察御史也在,此刻众官都是急忙点头。

    “刘御史,正法校尉,我命你们二人立刻前往镇西城,去将事情给我查明,若是城府之内有人乱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楚弦一声令下,两位官员立刻是领命而去,片刻都不敢耽搁。

    楚弦这边又想了想:“楚三,你立刻去定海县,务必保住夏伯仲,记住,若是夏伯仲出了事,我拿你是问。”

    楚三点头,也是二话不说直接离去。

    楚三可是武道宗师,他若是全力奔跑,只需半日,就可以到达定海县。

    本来这件事,楚弦是打算自己去的,可后来一想,他现在身份特殊,乃是一州刺史,就算是自己不在乎,圣朝也会在乎官员的体统,不能任何事情都着急,都要亲力亲为,不然也会被人抓到小辫子。

    看到楚弦发号施令,夏松和夏氏也都是松了口气,他们也是激动,这件事只要楚弦这位刺史出面,那些冤枉夏伯仲的人,必然会露出马脚。

    而对于楚弦来说,以他对夏伯仲的了解,对方应该不会贪墨银子,但也要预防万一,万一夏伯仲变了,或者说是夏松说了谎,楚弦到时候也不会偏袒。

    这件事上,没有人情可讲。

    于是,楚弦改变计划,不去含水城,而是直奔镇西城。

    此刻在定海县里,周强仁那是春风得意,因为城府那边已经是下令,革去了夏伯仲主簿的官位。

    这么一来,他就可以安排他自己的亲信坐这个位子。

    如此,整个定海县内,都是他的亲信爪牙,可以说他要彻底掌控整个定海县,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周强仁这个人,对权力极为着迷,最喜欢的就是拉帮结伙,只有这样,才能捞取资本、权力和政绩,上面喜欢什么,他就做什么,然后巴结上官,然后升官发财。

    这是周强仁的目的。

    这时候,新任主簿,也就是周强仁的亲信前来请示,就问夏伯仲那边,根本不承认任何罪行,问该怎么办。

    “这还用问?该用刑的时候,就一定要用刑,有些人,不收拾,是不会说真话的。”周强仁冷声说道。

    那主簿一听,急忙笑道:“下官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尽快吧,这件事不可再拖了,免得夜长梦多。”周强仁吩咐了一声。

    他决定对付夏伯仲,那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因为传言夏伯仲认识刺史楚弦大人,所以让周强仁有些害怕。

    但他故意试探过,让典史带着夏伯仲去沙城,倘若夏伯仲认识刺史大人,那好不容易去了,无论如何都会去拜访一番的。

    可夏伯仲压根没去,也没这想法。

    这说明什么?

    说明之前夏氏传播出的消息,根本就是胡扯,是吓唬人的。夏伯仲和刺史大人,根本不熟,更是没有来往。

    周强仁知道后,自然是恼羞成怒,记恨夏伯仲。说起来他陷害夏伯仲也只是临时起意,夏伯仲若是不送他那一幅画,他估摸都想不起这茬儿,不过既然已经要陷害夏伯仲,那么就必须斩草除根,至少是要让夏伯仲不可能再翻身,安排一个罪名,让对方不可能再入官场,就算是达成了目标。

    当然,也可以更进一步,利用罪名除掉对方,不过这种事情,周强仁也不敢乱来,还是得按照圣朝律法来行事。

    将夏伯仲弄掉,好处太多了,他彻底掌控定海县就是一个,还有若是以后刺史大人真的回想到有这么一个人,而且问起来,那么也不怕夏伯仲再度崛起,已经是犯了贪污的罪官,刺史大人就算知道了,也只会痛骂对方一声,不会再说什么了。

    所以现在,周强仁便是打定主意,要将夏伯仲的罪名坐实。

    等了半天,主簿官回报,说是夏伯仲受了大刑,被打的皮开肉绽,但依旧是没有认罪。

    “废物!”周强仁骂了一句,主簿官吓了一跳,急忙低头道:“还请县丞大人示下。”

    周强仁眼中闪着厉芒道:“很多犯人,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泪,有的是负隅反抗,明明做错了事情却就是不认,你既然做了主簿官,就应该知道一些规矩,难道犯人不认罪,案子就不继续了?”

    主簿官愣了愣神,然后恍然大悟:“下官明白了,下官明白了,现在是证据确凿,无论这夏伯仲认不认,他都逃不掉,下官保证,明天天亮之前,将这贪官的认罪书呈交上来。”

    “这就对了,去吧。”周强仁点了点头。

    主簿官离开,周强仁感觉春风得意,现在他成功掌控定海县,县府之内,上上下下那都是他自己的人马,绝对可以一呼百应,而且无论做什么,也不用担心有人给自己拖后腿,这种感觉自然是让人舒爽。

    “当官嘛,不就是要的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一声令下,众人莫敢不从,这才是官,哈哈哈。”周强仁泡了茶,这时候刚端起来准备喝,外门就闯进一个人,大呼不好了。

    周强仁是吓了一跳,手里的茶杯没拿稳,直接摔在地上,碎了一地,滚烫的茶水溅了一脚,疼的周强仁脸色都变了。

    一看,大呼小叫的正是自己新任命的主簿官。

    这让周强仁是气不打一处来,暗道这个人怎么如此毛躁不沉稳,看起来,自己是选错人了,过段时间就得将这个废物换掉。

    “大人,不好了,出事了。”主簿官此刻是焦急无比,周强仁脸色不善,冷声道:“慌什么?本官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们的?遇事要沉稳,要冷静,不然又和那些市井百姓有什么差别?”

    若是平常情况,周强仁这么训斥,那主簿官只能是老老实实听着,但是今天,显然是出了大事,所以这主簿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吼道:“大人,有人硬闯大牢,要劫走夏伯仲。”

    “什么?”周强仁声音更大,脸色都变了:“谁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劫县府大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