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他真的是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主簿官心中暗骂,你和我有个屁的区别,还不是一样沉不住气,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同时更是腹诽,我若是知道那人是谁,早告诉你了,就是不知道啊。

    两人显然在这里说什么也没用,当下是急匆匆跑出去,这时候大牢那边已经是乱成一团,一些狱卒是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哀嚎,虽说没有性命之忧,但都被打个够呛。

    周强仁和主簿官来的时候,那边典史也是带着一群兵卒赶到,有人硬闯大牢劫囚,这可是大事,弄不好是要担责任的,所以典史那边的动作也很快。

    “好,你们来的及时。”周强仁这时候称赞了一声,现在有这数十名兵卒和典史在,他也是胆子雄壮。

    这时候,从大牢里走出一个巨汉,这巨汉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后面那个,正是夏伯仲,他虽然受了刑罚,但不至于走不动路。

    而前面的巨汉,自然就是一路风尘仆仆赶回来的楚三。

    楚弦给他交待的命令是保住夏伯仲,所以楚三来了,二话不说先闯入牢狱,只要夏伯仲没事那一切都好说。

    看到这一幕,周强仁眼睛一眯,大声喝斥道:“何妨贼人,居然敢硬闯县府大牢,你知不知道这是死罪?”

    要说周强仁的气势也很足,不过得看对方是谁,若是一般百姓,肯定是能唬住,但放在楚三身上,那就不好使了。

    楚三跟着楚弦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就算是再大的官,那也是见过的,所以区区一个八品县丞,真没有放在楚三眼里。

    搁着以前,楚三肯定会直接动手,打的这个县丞哭爹喊娘,但现在楚三也是今非昔比,他已经知道,能动脑子的时候,绝对不用动手,之前动手,是怕自己显露身份后,对方偷偷暗中使坏,万一提前灭杀夏伯仲,那自己回去不得被师父骂?所以最开始,楚三是二话不说,直接硬闯,等确认夏伯仲安全之后,他才可以显露身份。

    所以此刻,楚三冷笑一声,冲着那周强仁道:“你敢骂我?”

    周强仁怒极反笑:“你这莽汉,本官骂你又如何?你这天杀的贼人,私闯县府大牢,打伤公差,劫要犯,三罪并罚,杀你的头都够了,何况骂你?”

    楚三一脸不屑:“你这狗官还挺横,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可不是贼人,你若是再出言不逊,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楚三得意洋洋的亮出他的官符。

    不错,楚三也是有官符的,而且他的官符还是刑部乌刀卫总队校尉,这个官职并没有因为跟着楚弦来凉州而更改。

    乌刀卫体系特殊,也经常有乌刀卫作为各地官员的护卫,所以这个官职可以一直挂靠。

    所以严格来说,楚三也是官,而且品级同样是八品。

    不过乌刀卫的八品自然是要比定海县丞要厉害得多,此刻楚三将他乌色的官符亮出来,那边周强仁当下是一愣神。

    可惜他见识浅薄,根本没见过乌刀卫的官符,所以看到面前这壮汉拿出像是官符的东西,周强仁一个反应就是,好啊,这人居然连官员都敢冒充,这是罪加一等。

    所以周强仁非但不怕,反而是相当兴奋。

    “你这莽汉,当真是蠢的可以,你冒充官员,居然连官符的颜色都没搞清楚,实在是可笑至极。”周强仁冷嘲热讽。

    楚三反倒是愣住了,他看了看手里的官符,又看了看对面一脸得意的周强仁,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原来,你不认得我们乌刀卫的官符,怪不得,哎,罢了,本来我还打算用官符镇住你,却忘了你这狗官毫无见识,不认得也罢,我告诉你,我乃凉州刺史随身护卫,乌刀卫总兵校尉,特奉刺史大人之命保护夏伯仲,这一次,你这狗官听懂了吗?”

    楚三自爆身份,果然是让对面众人目瞪口呆。

    一听是奉刺史大人之命而来,那边主簿官和典史都是有些犯嘀咕,周强仁也是面色一变,但他旋即又想到了什么,冷声道:“还敢拉虎皮扯大旗,真当我周某人那么容易骗?上次本官尚且能识破这诡计,今次又怎么会上当?你这莽汉贼人,莫不是那夏伯仲的夫人雇来的山贼,打着刺史大人的旗号在这里招摇撞骗,你们啊,这是罪加一等,来人,给我拿下,谁敢反抗,就地格杀。”

    周强仁平日里精明,但今次是先入为主,始终不信,一来对方的官符黑不溜秋,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二来,刺史大人怎么可能突然派一个护卫来救人,这怎么也说不通,就算是刺史大人要干涉,也应该是先通知城府,由城府来干涉。

    最重要的是,刺史大人高高在上,怎会为了区区一个夏伯仲专程派贴身侍卫来,光是想想,就知道是假的。

    所以,周强仁压根儿不信。

    “娘的,原来是个冒牌货,刚下可把老子给吓坏了。”那边典史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立刻是招呼兵卒,上前动手。

    只不过,他们这些人又如何是楚三的对手,只不过一个照面,三下五除二,就被楚三全部放倒在地。

    楚三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都是官家的人,无论有罪无罪,都得是上面来定,所以楚三没伤及一条人命,就算是伤,也是皮肉伤。

    周强仁见状,更是又气又恼,一个劲的说反了,反了。

    他虽然气,但也有些怕,根本不敢亲自上前动手,便在这时候,外面走来几个人,当头一个老者,面色憔悴,明显是身有疾病,有专人搀扶,这老者正是定海县上一任的县丞,姜渊。

    姜渊半年多前突生疾病,卧床不起,这才由城府指派了周强仁来接替他的县丞之位。好在经过这半年的修养,姜渊身体也是好转了一些,但行走也得让人搀扶,毕竟大病初愈,加上他年岁大了,本身修为也不高,所以就算是有官力加持,那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因为姜渊是突然生病,所以他虽然让出了县丞的官职,但他的官员身份并没有消除,所以,姜渊依旧是官,有官力加持。

    要说影响力,现在的周强仁当然是无法和姜渊相提并论,就说姜渊要进县府,那绝对没人敢拦着,周强仁虽然将县府的主要官吏都换成他的亲信,但更低一级的小吏那是没换,所以姜渊来,一律放行。

    这一次,也是姜渊听人说夏伯仲出了事,所以才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来县府找周强仁了解情况,结果好巧不巧,他来的时候,正是楚三大闹县府的时候。

    看到场面如此混乱,姜渊也是愣住了。

    那边周强仁一看姜渊来了,立刻是凑过去道:“姜大人,你来的正好,你瞧瞧,这贼人猖狂无比,居然敢来县府闹事,简直是罪大恶极啊。”

    周强仁凑过来也是没安好心,一来他知道姜渊身边是有高手护卫的,姜家在定海县也是大户,早年救济了不少人,当中就有几个身负绝技的高手,因为感激姜渊,所以留下来做护卫,那本事,比县府里这典史和兵卒要厉害多了,所以躲过去安全,二来周强仁也是打算来个祸水东引,若是那贼人也对姜渊动手,那就热闹了。

    “周大人,何故如此惊慌?贼人,哪来的贼人?”姜渊虽然大病初愈,身体还不太好,但毕竟姜是老的辣,更何况,周强仁那一点坏水,对付一下夏伯仲这种没什么心机的人自然可以,但要对上姜渊,那绝对不是对手。

    姜渊刚才一来,就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而且一眼就看到被那壮汉护在身后的夏伯仲。

    看到夏伯仲凄惨的样子,再看现在的局势,姜渊又如何猜不出是怎么回事,无论那汉子是好是坏,只要是保护夏伯仲的,那他就要帮忙。

    至于周强仁故意凑过来安的什么心,姜渊也都心知肚明,不过他也懒得多说什么,毕竟这周强仁也是现在定海县的县丞,多少得给对方一些面子。

    周强仁这时候指着那边楚三道:“此人不光是硬闯县府大牢,私劫重犯,而还打伤公差,冒充官员。”

    “冒充官员?”姜渊也是一愣。

    旋即想到了什么,然后也没理周强仁,而是冲着楚三道:“这位壮士,怎么称呼?你可有官符?”

    楚三来之前,就曾经听过楚弦提到过定海县的人,包括夏伯仲,也包括这姜渊,刚才他听周强仁称呼对方为姜大人,年纪和相貌也能对的上,所以楚三笑道:“这位是姜渊大人吧?我叫楚三,是楚弦大人的徒弟和属下,这个是我的官符。”

    说着,居然是将手里的官符丢过来。

    姜渊身边一个护卫立刻是上前接过,然后递到姜渊面前,后者只是一眼,便知道这官符的来历了。

    “刑部乌刀卫校尉一级,在京州,一般八品的官员都不敢招惹啊,周大人,你居然没认出来?”这话,姜渊是故意说给周强仁听的。

    周强仁一听,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