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自寻死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强仁一句话,就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姜渊那是老狐狸,此刻脸上是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似怜悯,似可悲。一旁夏伯仲则是一脸的愤怒,这时候姜渊伸手拍了拍夏伯仲的肩膀,后者会意,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说。

    楚弦这时候道:“有什么事,一会儿去县里再说。”

    显然,楚弦是不想在众多百姓面前谈论这件事,因为无论是夏伯仲真的受贿,还是周强仁诬陷同僚,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为了整个圣朝官场的声誉,楚弦当然是会选择低调处理。

    周强仁不是没有眼色的人,他当然看得出刺史大人不太愿意在这个场合处置事情,但周强仁有他自己的打算,或者说,他也是迫不得已,只能如此。

    因为他根本就是在诬陷夏伯仲,本来县里他一手遮天,镇西城府那边,还有城府主书官做他的靠山,所以说他要设计陷害夏伯仲,那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但是眼下刺史大人居然亲自来过问这件事,那么周强仁当然是害怕。

    他害怕事情暴露。

    虽说他自认为布置的天衣无缝,但面对刺史大人,依旧是心里没底,尤其是这位刺史大人那是公认的圣朝第一神探,他周强仁如何能不害怕?

    不过再害怕,事情没有败露之前,都是心存侥幸。

    周强仁自然也不例外。

    他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夏伯仲的‘罪行’道出,来一个铁证如山,试问,就算是刺史大人想要偏袒夏伯仲,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徇私’啊。

    周强仁觉得自己聪明无比,就算是事后得罪了刺史大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要他的靠山不倒,就算被压制几年也没什么,刺史大人那是官场新锐,将来必然是要调走的,等到楚弦离任刺史,离开凉州,他依旧有机会崛起。

    这就是周强仁的打算。

    所以这时候,周强仁依旧道:“刺史大人,此事关系重大啊,本县原主簿夏伯仲,贪污受贿,更是主动贿赂下官,被下官抓了一个现行,如今已经是证据确凿,这件案子的卷宗下官都带来了,想着既然刺史大人来了,便禀报刺史大人,由刺史大人定夺。”

    这是将皮球提给了楚弦。

    换做别的官员,在这种场合之下,难以有任何偏袒,不过显然,周强仁他不知道,这一次,他是彻底的打错算盘了。

    一来,楚弦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要挟他,此外,楚弦更讨厌为官者胡作非为。

    周强仁现在是都占了。

    楚弦此刻一笑,看了周强仁一眼,就是这一眼,便让周强仁遍体生寒。

    “既然如此,那好,将卷宗呈来,本官看看。”楚弦吩咐一声,立刻有人送上,打开一扫,楚弦就已经将内容尽收眼底。

    不得不说,周强仁在做卷宗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表面看上去,这卷宗做的是完美无缺,可以说条条件件,都证明夏伯仲贪污受贿。

    但楚弦是谁?

    楚弦最擅长的就是找漏洞,别说周强仁是在诬陷夏伯仲,哪怕是夏伯仲本就有问题,楚弦也能从这卷宗上找出破绽。

    原本楚弦还打算给这个周强仁一个机会,看看对方怎么说,但刚才对方的举动,已经是让楚弦在心中给这个人判了死刑。

    所以,楚弦不开口则以,一开口,那周强仁就没机会再说话了。

    便见楚弦将卷宗张开,然后道:“简直是胡闹。”

    一句话,就让周强仁越发的不安。

    “这卷宗上写着,夏伯仲向你行贿,赃物是一幅价值几千两的画,那本官问你,画呢?”楚弦阴着脸问道。

    这边楚弦既然要对这周强仁动手,那自然就不会再有顾忌,所以也是没有压着声音,这么一问,周围所有的百姓都安静下来,看着这边的突发情况。

    有的人不明所以,经过询问,暗中交谈,很快所有的百姓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主簿官夏伯仲居然行贿,收受银两达数千两。

    听到这个,有的百姓居然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简直是胡扯,夏大人多好的一个人,平日里那么简朴,怎么可能收受贿赂,这不是胡扯吗?”一个老头冷声说道。

    很快就有人附和:“不错,夏主簿是好人,这些年大家都受过他的好,我和夏主簿那是邻居,认识几十年了,和夏松老爷子也是故交,我可以保证,夏主簿不可能收受贿赂。”

    说话的这个人,是个大娘,的确是夏家的邻居,很熟悉,所以这话可信度那是相当高。

    那边县府的官员有人不乐意了。

    典史道:“你们知道什么?我们从夏伯仲父亲家中搜出数千两银子,试问,以一个主簿官的俸银,这得积攒多久才能有这么多银子?莫非他这七八年,不吃不喝了?我可是知道,就在千年,夏伯仲还给他父亲置办了一处宅院,那也是花费了数百两银子。”

    还是刚才那个大娘,此刻插着腰怒道:“你这人,别在这里瞎说,要说赚银子,当官的俸银虽然不少,但未必就比一些做买卖的商人和手艺人高,就说夏松老爷子,那是远近闻名的神匠,打造兵器铠甲,多少人都是慕名而来,夏松老爷子虽然收费不高,但这些年积攒个几千两银子,那根本不算什么。”

    那边典史立刻冷笑道:“话谁都会说,你怎么证明这银子不是夏伯仲贪污来的?”

    “说得好。”楚弦这时候突然开口道:“周强仁,你这卷宗里写着,那些银两是夏伯仲收受贿赂而来,可你曾去查证?你又如何证明?”

    这一下,典史不敢吭声了,因为他答不上来。

    周强仁也是脸色苍白。

    实际上,官员家中搜出来历不明的银子,的确是要有个说法,可以怀疑,但如果没有证据,也不可下定论。

    周强仁一开始是为了省事,所以就直接定为脏银,本以为写在卷宗里,就是事实,哪曾想刺史大人直接问出了这个破绽。

    周强仁一时无语,楚弦又道:“还有,刚才本官问你要画,画呢?作为赃物,不可能丢了吧?”

    “没有,画在,画还在。”周强仁擦了擦额头的汗,那一幅画,他的确保留着,虽说他知道这画不值几个钱,但他觉得自己聪明就聪明在,画作这种事,说是值钱,那就值钱,说不值钱,那就不值钱。

    有的时候,一两银子的画,只要吹嘘一番,说成几千两的也是有人信的。

    这种东西,喜欢的人是一个价,不喜欢的人是另外一个价,有的时候,两者价格那是差距很大的。

    周强仁立刻是命人取来画作。

    “刺史大人请看,这画便是夏伯仲行贿本官之物,夏伯仲,你来辨认,这画是不是你要送给本官的?”周强仁为了更有说服力,叫那边夏伯仲来辨认。

    夏伯仲过来一看,然后点头:“不错,当日我去沙城花三两银子买下的一幅画,就是这一幅。”

    周强仁立刻道:“什么三两,你骗小孩呢?本官找县中书画大师鉴定过,这一幅画构图严谨,画技超凡,尤其是意境独到,往少里说,都得两千两银子向上,倘若是遇到喜欢的,出五六千两都是有可能的。刺史大人,鉴定这一幅画的书画大师的鉴言下官都附在了卷宗之内,这一点,总不能是假的,夏伯仲他的确是用这价值千金的画作在行贿本官。”

    “你胡说……”夏伯仲气的脸色通红,不过想了想,没有再辩解,现在有楚弦在场,他相信,楚弦大人会还他一个清白。

    楚弦这时候问:“那书画大师何在?”

    “可能是在县城……”周强仁刚说完,那边人群当中就有人喊道:“楚大人,老朽在这里。”

    扭头,众人看去,从百姓群中,走出了一个老头。

    这老头很有一股文气,虽然看上去很凶,但此刻却是一脸微笑。

    这老头楚弦认得,当初楚弦在定海县当县丞的时候,曾经去过这老头开的画店转悠过,也一起探讨过画作,当然,那是楚弦闲来无事之举,那是见这老头自命不凡,所以就探讨了几句,后来是将这老头说的心悦诚服,毕竟楚弦的书画之道,那也是境界极高。

    此刻见到这老头之后,楚弦就认了出来。

    “原来是你啊。”楚弦说道,那老头立刻道:“楚大人,当年您对定海县的大恩,老朽一直没忘,曾经老朽家人在被妖族入侵时,困在一处,若非大人您加固县防,我那一家老小早就没命了,前几日新来的县丞找我要写一个鉴画之言,但县丞大人却并未告知老朽是做什么,当时只是说要尽量将这不值钱的画作写出花来,让它越值钱越好,哎,当时老朽不知,若早知道是为了陷害夏主簿,便是给老朽金山银山,老朽也不会做这缺德之事。”

    最后一句,老头是怒斥,怒目瞪着那边的周强仁。

    “周大人,你给老朽的一百两银子,老朽一会儿便加倍奉还。”

    实际上,这老头出来的时候,周强仁已经是吓的手脚冰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