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九章 难啃的骨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如何能想到,在这关键时刻,那鉴画的老头居然也在,而且是主动出来作证,这是周强仁没想到的。

    自己可是给过这老头好处的,没想到这老头见到楚弦,直接是自己交待了,这打了周强仁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他脑子很乱,本来这一幅画是他最大的依仗,有人可以证明这一幅画的价值,那么夏伯仲送画,就可以看做是行贿。

    但如果画价值不高,那行贿之事自然是无稽之谈。

    周强仁没想到,自己花钱找的这个书画大师居然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拆自己的台。

    完了!

    周强仁此刻是浑身颤抖,他此刻才如梦初醒,可以说他专门跑来在当众要坐实夏伯仲的罪名,根本就是在异想天开。

    他自己就是在自寻死路。

    周围百姓这时候也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当下都是冲着周强仁痛骂,后者脑子一片空白,只顾着擦冷汗了。

    至于他后面的那些亲信,也是干着急没办法。

    现在的情况,那是相当的不妙,本来是给夏伯仲定罪,可没想到最后绕老绕去是将县丞大人自己给绕进去了。

    如今在刺史大人面前弄了这么一出,不出事才怪。

    “周县丞啊,本官都说了,这件事咱们回去再说,你非要现在说,好,那你还有何解释?”楚弦明显没打算放过这周强仁。

    这种要能力没能力,连算计人都漏洞百出的东西,也不知道是谁引荐入仕的,像是这种人,楚弦遇到了,就不可能坐视不管。

    周强仁在楚弦的官势下那是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话完整的话。

    “你花钱买通鉴画之人,就是为了诬陷夏伯仲的吧?更何况,你犯了一个大错,夏伯仲罪名未定,你便着急通报城府,将他官职革去,更是换上了你的亲信,你上任半年,可曾做过一件有利于百姓之事?正好大家都在这里,这位新来的县丞大人如何,诸位也可以畅所欲言,我楚弦听着。”

    楚弦这时候喊道。

    一听这个,众人是开锅了,一个个开始数落周强仁的罪名,不得不说,这周强仁也是一个人才,来了不过百年多时间,已经是在百姓当中积怨颇深,其手下、亲信和小妾每日所作所为,简直是霸道无比,此刻集中引爆,才知道周强仁是仗着权势,为非作歹。

    周强仁如今是又急又气,偏偏说不出反驳之言,因为这些事他都做过。

    “行了,周强仁,本官现在以刺史之权,暂停你官职,然后交由监察御史查办,若是之前百姓所列举之事都属实,那按照圣朝律法,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来人,将他官符取下,押下去。”

    楚弦一声令下,周强仁这县丞就做不成了。

    后者手脚颤抖,表情欲哭,但这时候,谁还会再理他。

    “县城其他官员,涉及案子的,也都控制起来,这件事,交给御史查办,三日之内,本官要看到结果。”

    楚弦办事,雷厉风行,不过片刻,就将周强仁的事情解决,然后不再提及这件事,夏伯仲和周强仁的事情,楚弦只会干涉到这一步,具体的,还是交给镇西城府和监察御史去解决。

    他是刺史,若总是处置县府里的小事,只会让人嘲笑。

    不过楚弦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谁好谁坏,会查个水落石出。

    这件事对于楚弦来说是一件小事,但对于夏伯仲还有与他有关的人来说,却是意义重大,尤其是夏伯仲,他蒙不白之冤,楚弦专门来定海县,就已经说明对他的看重,这让夏伯仲激动无比,一想到楚弦大人还记着他这么一个人,夏伯仲就感觉一切都值了。

    而且楚弦大人来了不过几句话,就让周强仁漏了馅儿,将这个在他看来根本无法解决的难题轻易化解。

    夏松和夏氏也是高兴,夏伯仲的冤情只要能洗刷,那么压在他们身上最大的石头就算是搬开了。

    接下来,楚弦步行与众多百姓入县城,然后好说歹说,让百姓各自返家,至于百姓带来的各种礼品,楚弦是一个都没收。

    而且既然来了定海县,楚弦当然是要在这个他熟悉无比的地方故地重游一番,谁能想到,短短几年时间,楚弦再度归来,已是刺史之尊,掌一州之地。

    定海县最让人称道的地方,便是县防。

    如今的县防,在姜渊和夏伯仲几年的努力下,已经是形成了规模,即便是再遇一次妖族入侵,也能抵御得住。

    这是楚弦最为欣慰之处。

    还有县军,要知道在楚弦做县丞的时候,定海县的县军规模,只允许是两百人,这是建制,不可逾越,可想想都知道,两百人,够做什么?

    如果是内陆县地,两百人的确足够了,甚至还多了,一些富饶之地,别说两百人,五十名训练有素的县军就足够了。

    可定海县不是内陆之县,这里是边境,翻过前面几座山头,就是妖族领地,两百人太少了。

    当时楚弦是想方设法,偷偷弄了四五百人,而现在,定海县的县军配额,已经是增加到了八百人。

    可以说,在定海县里,最有权势的或许都不是县丞,而是典史。

    典史掌管一县防务和军权,他手里有八百精兵,这可是实打实的权力。

    不过现在的长史,也一并被控制起来,对方是周强仁的手下亲信,帮着周强仁作恶,当然不可能再让对方留在这个位子上。

    而且楚弦因为所处的位置和身份不同,所以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

    别人都认为,定海县的问题出在周强仁身上,可在楚弦看来,定海县的问题,在于更上一级的城府。

    镇西城城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然,像是周强仁这种废物,如何能入仕做官,而且还坐上了县丞的位置?

    楚弦知道,自己来定海县的消息,镇西城那边必然也知晓了,估摸现在镇西城府的官员,正在着急忙慌往这边赶。

    更何况,楚弦已经实现派去监察御史去镇西府了解情况,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便如楚弦所料,他只是在定海县待了不过半日,镇西府那边的官员就来了。

    监察御史也回来了,楚弦没有见镇西城府的官员,而是先见了监察御史,自己到定海县之前,监察御史应该就到了,这半天时间,应该也查出了一些东西,所以楚弦要先听监察御史怎么说。

    县府临时安排的书房之内,凉州州府级监察御史正在给楚弦讲述。

    “镇西城总体没什么问题,府令也是尽忠职守,上任五年来也是有所建树,不是庸才,但,城府主书官宋光明的确是大有问题,此人结党营私,居然还打算收买驻镇西城的城府级御史,只是宋光明不知道,那御史是下官的门生,实际上早在一年之前,他就秘密通报宋光明的事情,这一年时间都是在收集各种证据,只是没想到的是,我那位门生在三个月前突遭意外身死,且魂魄不全,关于他所收集的所有证据,也都不翼而飞。宋光明这个人十分精明,更是歹毒无比,做事也是密不透风,要抓到他的把柄,并不容易。”监察御史此刻说道,咬牙切齿。

    “你觉得,是宋光明杀人灭口,毁灭证据?”楚弦问了一句。

    监察御史十分肯定的点头:“可惜,下官没有证据,只是猜测。”

    楚弦点头,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说是无懈可击的,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败类。

    显然,镇西城那边,宋光明就是最大的一个官员败类。

    “现在呢?”楚弦问了一句。

    监察御史摇头:“下官依旧在派人暗中查他,可惜没有抓到什么要命的证据,此人的确是小心谨慎,下官认为,暂时还不宜打草惊蛇,等到有实锤证据,再将他拿下。”

    “这么说,宋光明也来了?”楚弦问了一句,监察御史点头。

    楚弦深吸口气。

    在他眼里,没什么不能拿下的官员,宋光明就算是再狡猾,也必然是有破绽,但楚弦也不可能事事都亲力亲为,也不可能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效率和能力去查案子。

    上位者,要懂得用人。

    更何况,楚弦目前是要着眼整个州地,重铸税政,整肃商贸,这才是当务之急,重要性也远在一个宋光明之上。

    所以这件事,楚弦还真没时间亲自去查办,更何况,自己一个刺史,亲自查办一个城府主书,说出去都会惹人耻笑,上面也会对自己有看法。

    因而,这件事最好的处置办法,便是交给手下的人去查去办。

    这便是官场。

    想了想,楚弦道:“周强仁的事,就交给宋光明去查,他是城府主书,也有监督下属的职责,咱们看看,宋光明会如何查办,还有,你作监查,看看周强仁会不会说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监察御史立刻明白楚弦的意思,急忙点头,心中暗道这一招高明,谁都知道,周强仁是宋光明的人,让宋光明去查,查的轻了,宋光明无法交代,查的重了,那必然会让周强仁死心,所以如果周强仁能知道一些宋光明要命的把柄,那是最好,也可以趁机拿下宋光明,如果周强仁不知道,也能打击宋光明一系的气焰。

    楚弦让监察御史退下,然后去接见了镇西城府的一众官员,自然是要拿着定海县周强仁摘脏陷害同僚之事敲打他们,训他们监管不利,更是当场命城府主书宋光明查办周强仁。

    宋光明看不出任何纰漏,此人年岁已过六十,看上去却和四十多岁一样,老谋深算,相对于愚蠢至极的周强仁,这个宋光明才是真正难啃的骨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