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拜访苏文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外人看来,这件事没什么,可楚弦能感觉出来,这是对方在向自己挑衅,原本楚弦是让监察御史查办宋光明,但对方一辞官,那么很多东西就难查了。

    可以说对方这一招是打了楚弦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对方最厉害的是,没有对周强仁的案子做出决断,就直接辞官,如此一来,其他人审问周强仁,周强仁就算是知道什么,也不会吐露出来。

    此外,楚弦肯定,周强仁根本不知道宋光明的事情,以宋光明这种人的精明,又如何会让自己的把柄落在周强仁这种废物身上。

    现在看来,宋光明背后的能量不可小视,宋光明能辞官,这不算厉害,厉害的是,能让这份辞呈通过,这说明,其背后力量的黑手,足以伸到六部当中。

    这可就严重了。

    想了想,楚弦直接写纸鹤传书,让监察御史继续查宋光明,对方想要以辞官之法来置身事外,想得美。

    而且楚弦有一种感觉,怕是很快,便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风雨欲来啊。”

    楚弦将纸鹤放出,纸鹤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外面正在刮风,而且风力不小,随心的官员告诉楚弦,已经是进入了吞阳城的地界。

    楚弦撩开车帘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外面天色昏暗,吞阳城,日昼短,夜色长,且常有乌云遮天,所以才会称之为吞阳。

    吞阳无烈日,早晚见斜月。

    “停下!”

    楚弦这时候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当下,大队人马停步,等待楚弦发号施令。

    “此处距离吞阳城怀恩县有多远?”楚弦问了一句,旁边有熟悉凉州地界的官员立刻是道:“回禀刺史大人,不远,最多半日路程。”

    楚弦点头:“那先去怀恩县。”

    一句话,队伍再次出发。

    随行的官员有的人不解,为何不直接去吞阳城,而是要先去怀恩县?

    他们不解,但有人知道,当下有知情之人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那是因为,咱们凉州前两任的刺史大人,就在怀恩县。”

    “是哪位大人?”那人问了一句。

    “苏文正,苏大人!”

    ……

    楚弦的确是去见苏文正的,这件事于情于理,楚弦都应该前来拜访,一来苏文正是官场前辈,而且曾经担任凉州刺史,二来苏文正对楚弦,有恩。

    楚弦当年在定海县做县丞的时候,就是因为苏文正的举荐,这才有机会踏入洞烛司。

    要知道他们之间是没见过面的,苏文正能如此提携,楚弦又如何能不记着这恩情。除此之外,苏文正为官也是刚正不阿,因为妖族入侵的事情,主动辞官,镇守这位于边界的怀恩县。

    这是楚弦心中的官员表率,所以既然来了,那自当是去拜访。

    怀恩县和定海县一样,都是出于边界重县,注重防御,隔着很远,就可以看到县防,走到城门时,里面的县令已经是经人通报,急急忙忙赶来迎接。

    怀恩县的县令看上去也是中规中矩,没什么特殊之处。知道楚弦是来拜访苏文正的,所以主动引路。

    苏文正虽然辞官,成为百姓,但毕竟是坐过凉州刺史的,所以怀恩县的县令那是一点都不敢怠慢,平日里也是经常去拜见,自然是轻车熟路。

    “刺史大人,苏大人他自从辞官回来,就主动迁居,将家安在怀恩县城之外,更加靠近妖族之地,这是为了更好的震慑妖族,这份胸怀和责任,让下官心悦诚服啊!”路上,怀恩县令说这话,一边介绍县中情况,一边说苏文正的好。

    怀恩县楚弦也看了,规模是要比定海县大,属于大县。

    大县县令,小县县丞,这是圣朝底层官员的规矩,怀恩县是大县,所以主政一方的就是县令,县丞属于副官了。

    或许是有人提前通报了,楚弦在前面山头,看到了一处宅院,此刻,有人已经站在门口迎接。

    这人虽一身布衣,神态自得,自有一种气势,楚弦知道,若无意外,此人必是苏文正了。

    “楚大人,久仰,久仰!”苏文正笑呵呵道,他一身布衣,衣衫整洁,近乎一尘不染,而且苏文正术法修为极高,在楚弦看来,已到法身境巅峰了。

    再向前一步,便是道仙。

    怪不得能以一人之力,镇守边界,没有实力肯定是不行。

    楚弦也是客客气气:“苏大人,楚弦来打扰了。”

    “哪里哪里,请入寒舍一叙!”苏文正邀请,楚弦让了让,还是迈步而入。

    毕竟他现在是在任的刺史,苏文正让楚弦为先,也属正常。

    苏文正这宅院不大,前后两院,屋舍四间,后院有草亭石凳,建在一个假山上面,坐在上面,可登高远望,看到远处妖族之地。

    可以说,如果没有妖族来犯,这里当真是景色秀美,看上一眼,都让人难以忘怀。

    此刻,苏文正便邀请楚弦坐在这里,两人虽然是头一次见面,却是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势。

    畅聊许久,苏文正道:“当年我便知楚大人你必可一飞冲天,只是楚大人你升官的速度,比老朽预料的还要快上很多啊,果然是年轻有为。”

    “苏大人缪赞了,楚弦前来,一来是为了拜见苏大人,感谢苏大人当年提携之恩,二来也是想要请教苏大人,治理凉州的良策。”楚弦诚恳说道。

    苏文正一笑:“请教不敢当,老朽久离官场,远不如楚大人的见解,不过可以一起探讨一二。”

    楚弦想了想,直接问道:“苏大人,可曾听说过六盟?”

    苏文正神色一怔。

    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楚弦还是捕捉到苏文正神色当中的那一丝不自然。

    “楚大人,与那六盟结怨了?”苏文正反问一句。

    楚弦点头承认:“结怨了,而且仇怨不浅。”

    “那倒是麻烦事。”苏文正叹了口气道:“六盟,不好惹啊。”

    楚弦一笑:“怎么个不好惹?”

    苏文正神色一正:“隐匿、势大、根深蒂固、富可敌国,又与圣朝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老朽当年做刺史,尚且得在一些地方让着他们,就是怕他们乱来,做封疆大吏,最怕的就是州地出乱,说的准确一点,就怕百姓生计有问题,一旦百姓的生计出了岔子,无论你再有能力,才学再出众,事情做的再好,上面也会立刻将你撤换,所以这一条线,不能碰。六盟最恐怖的地方也在于此,他们触手涉及各种行业,随便做一些手脚,例如哄抬某个商品之物价,导致供不应求,这些咱们的官员甚至都看不出来,就算是出了问题,也是毫无察觉啊。”

    楚弦听到这里,也是眉头一皱,暗道这一次来找苏文正算是找对了,这种事情,其他官员根本一无所知。

    如果对方真的在百姓生计上动手脚,那的确是相当要命的,如果出问题,吏部那边对刺史的考核就会添上一笔,倘若问题再大,直接撤换也是有可能的。

    “他们,有这个胆子?”楚弦这时候问了一句,显然有些不信邪。

    “若是隐秘,不被人察觉,又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做的,他们又怕什么?”苏文正笑道。

    楚弦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六盟如果真的有这种能力,必然会让整件事看上去‘顺理成章’,就像是要操控米价,那必然会做足了前面的准备工作,然后让米价的上升看上去毫无破绽,这就是顺理成章,最麻烦的是,这种事情极难察觉,也毫无痕迹可寻,可一旦爆发出来,那杀伤力就相当大了。

    “我知道楚大人你善于探案追凶,可这次,不是凶杀大案,甚至你可能连对方的手段都摸不清,不过好在,六盟是商人,商人逐利,他们不会将事情做的太绝,所以只要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可以相安无事,毕竟,相对于他们,凉州之地最重要的还是防御妖族。”苏文正说道这里,声音当中也是透着一丝疲惫和无奈。

    “做官,要讲究妥协之道,这一点,楚大人年纪轻轻能坐上刺史之位,应该很清楚。”苏文正说道。

    楚弦点头:“不错,做官,的确要懂得取舍,懂得妥协,但在楚弦看来,六盟之患,高于妖族。”

    苏文正被这一番话弄的脸色一怔,随后笑了。

    “楚大人,你这话有些危言耸听了,六盟只是一群商人,他们的危害,又如何能高过妖族?”显然,苏文正不认同楚弦的话。

    楚弦并不想在这件事上争论一个高地,所以是岔开话题道:“且问苏大人,可知六盟底细?”

    苏文正心中暗道考我?当下呵呵一笑:“所谓六盟,实际上是六个商会,盟约之说,也只是一种说法,明面上,是不存在六盟这个东西的,他们的底细,老朽也知晓一二,他们分别为德瑞祥、百兽堂、药王观、龙泉寺、尚武门,轻烟阁,这个是六大商会,简称,六盟。”

    楚弦听得是连连点头,显然苏文正这刺史也不是白当的,对于这个六盟了解的还是十分透彻。

    甚至于就是楚弦,对于六盟的底细和组成,也是不甚了解,只是知道存在这么一个商会联盟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