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六盟反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文正继续讲述。

    “在这六盟里面,德瑞祥看似摊子最大,商号也多,但实际上在六盟里,实力只能是垫底,那摆百兽堂是猎妖商会,也驯化野兽,各地那些拉货的牛兽马兽,都是经过百兽堂驯化,还有那药王观,属道观一派,却精于炼药,开办的药行医馆,遍布凉州,就是在沙城,也有好几间他们的分号,要说综合实力,这药王观当属六盟之冠。还有龙泉寺,属佛门一派,最擅长打造兵器铠甲,凉州各地同样是分号林立,有人说,龙泉寺出品,才是精品,不光是民间,就是官家,那也是指定的打造兵器的商号,赚钱那是一点不比药王观少。至于尚武门,教人武功,广开武馆,轻烟阁则是贩卖布匹、绫罗绸缎庄也是开了上百家,还做胭脂水粉的生意,基本上,这六盟是囊括了各行各业。”

    “老朽所知,便是如此。”苏文正说完,楚弦也是了解了不少。

    “以前,老朽曾经听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城府的府令不满六盟获利,所以处处针对,由此结怨,一般来说,民难于与官斗,这是人所共知之事,听说那府令让六盟损失惨重,便在所有人以为六盟会臣服时,你猜怎么着?那府令所管辖之地的米价突然攀升,百姓叫苦不迭,府令想稳市,结果呢,越稳越乱,最后百姓矛头直指府令无能,那府令也不是吃素的,知道是六盟在背后捣乱,所以打压的更厉害,都已经派了兵,结果你猜如何?六盟所属的米行,无偿开仓放粮,这一下笼络人心,再加上有人暗中推波助澜,百姓又亲眼看到那府令动兵对六盟所属米行商号查封,都认为是仗势欺人,所以就写了万民请愿书,递到御史那里,上面派人直接将那府令的帽子摘了。”

    楚弦听得是眉头直皱,苏文正讲的若是真的,那六盟的手段当真是厉害,而且高明,隐秘。

    “我说的这些,没人能证明是六盟在暗中搞鬼,都是老朽我的猜测,但若是老朽猜测的是真的,说明六盟的手段十分高明,因为如果不高明,户部那边早就打压了,就是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才厉害啊,楚大人,你如今虽是刺史,但如果真的和那六盟交恶,老朽怕你吃亏啊。”苏文正神色凝重。

    楚弦深吸口气:“倘若是真的,那更不能放任不管,一个商会联盟,居然有能力操纵市价,而且还能让户部和州府监丞找不出任何纰漏,这种势力绝对不可姑息,留着也是一个隐患。”

    苏文正盯着楚弦看了许久,才道:“老朽在位时,也曾动过这个念头,但根本无处用力,六盟没有违反圣朝律法,做买卖也是规规矩矩,至少表面上如此,便是有其他商人告状,说六盟欺行霸市,可什么证据都拿不出来,如此,官符也拿他们没法子。最厉害的是,六盟在官面上的势力比你我想的还要深厚,你若要动他们,一来得抓住他们的把柄,二来,也得防备他们报复。”

    楚弦一笑:“苏大人,你其实,是想要让楚弦对付六盟,是也不是?”

    苏文正一愣,随后无奈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好吧,老朽承认是打着这个主意,当年我暗中查探,才知这六盟的存在,也看出他们可能引发祸端,但可惜,老朽无能,拿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后来郭婿接任凉州刺史,他来拜访我,我也提点过他,可他同样没法子,连我都不如,所以,只能将这件事交给楚大人你了,而且有一句话,楚大人一定要听,六盟在朝会上都有人帮他们说话,甚至,在首辅阁里,也有人庇护他们,这件事,可能一旦揭开盖子,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说震动整个圣朝官场都有可能,你要考虑清楚,可能,不追究这件事,会是更明智的选择。”

    直到楚弦告辞离开,耳边都在响着这句话。

    苏文正十分精明,当年其在任时,可能查办六盟的动作比他嘴上说的还要大,而且,说不定苏文正在这件事上都吃过亏。

    不然,不会那么忌惮六盟。

    无论是什么争斗,如果连对手的真正底细和手段都没有摸清楚,就吃了亏,那是兵家大忌,苏文正怕引发他都控制不了的震动,所以及时收手,放任六盟,同时又打压,维持一个平衡。

    官场,政治,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有的时候为了维持这个平衡,或许要妥协,甚至是做出一些阴暗血腥的事情。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持这个平衡。

    但是自己来了,在瓦城贪腐这件事上,明显是用力过猛了。

    说一句简单的话,自己上来就打破了原本的平衡,所以,吃亏的一方,必然要讨回利息,而盘片楚弦自己也绝对不是那种轻易妥协,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妥协的人,苏文正看出来了,将来会发生何等的血雨腥风,所以,是趁着这个机会来提点自己。

    这些楚弦都懂。

    苏文正的意思可以归结为一句话,能弄死六盟,就动手,弄不死,最好妥协。

    在楚弦看来,六盟最厉害的是他们懂得运用圣朝的规则和律法,可能明明是在做恶事,但无论说到哪里,都能说得过去,都符合规矩,官符拿他们就没办法。

    说起来,楚弦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对手,一个守规矩,守律法,甚至在百姓那边有巨大威望和基础的民间势力。

    或许,这才是最让人棘手的,哪怕楚弦是一州刺史,也未必能占据优势,对方藏于民,若是针对,便会让人以为是在官欺民,这放在圣朝官场,那的确是大忌。

    苏文正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楚弦还没有离开吞阳城地界,便收到了州府长史李季的纸鹤传说,而且是那种十万火急的传书。

    楚弦看完之后,二话不说,直接下令,立刻赶回沙城州府,原定的巡视计划,中止。

    长史李季传书当中说,沙城之内,几家银庄突然倒灶,也就是倒闭。如此引发城中百姓挤兑,除此之外,城中除盐政由官府把控,没有提价外,其他米、油、菜、水,统统提价,这些民生基础涨价,连带着其他的一切商品,甚至是劳力也跟着提价,说一句简单的,以前一两银子就可以换到的东西,现在得花费二两银子才能买到。

    别看只是提升了一倍,但对于百姓来说,等于是将他们的财产直接缩水,长久以往,那影响可就大了。

    作为刺史,这种事当然得管,这里面,李季也是行家里手,知道这件事的后续危害性,所以才紧急传书,找楚弦商议对策。

    等到楚弦一行人赶回凉州州府沙城,楚弦也是马不停蹄,立刻召集州府之内,涉及内政、监市的官员商议对策。

    州府的内政厅内,州市监丞正在讲解这一次的事件。

    “实际上从半个月之前,涉及百姓民生的商品物价已经是有所波动,下官这边有详细的纪录,不过类似这种情况,也经常会发生,便如在风暴之季,外物难以内运,自然很多东西都得涨价,所谓物以稀为贵。此外便如气血石、灵石这等商品,凉州之地,产地寥寥,得靠内州运来,或者直接从周围属国入关贩卖,可倘若周围属国那边有什么动荡,便会影响州市价格,总之,各宗商品都忽悠牵连,当中涉及学文颇多。便如这一次,各宗民生商品物价攀升,本来没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沙城之内几家银庄倒灶,兑不出银子,这也不算什么,可麻烦就麻烦在,百姓恐慌,纷纷去挤兑银两,这其中,官家银庄自然最受波及,如今几乎是无银可兑。”

    这州市监丞显然在位多年,经验丰富,不过此刻是皱眉不展,甚是发愁。

    楚弦便问,若是照现在发展下去,会如何。

    “若是官家银庄无银可兑,引发百姓怨言,传到上面,即便这件事之后,户部也会追究责任,下官、长史大人还有刺史大人,都难逃责罚。还有,稳市稳银,那是各州州府内政之主,首要之事,若是沙城物价一直居高不下,州府又难有作为,同样得挨板子。”

    说道这里,这位州市监丞是一脸苦相。

    显然,事情到现在,已经确定会挨板子的就是他自己。

    所以才会是这般表情。

    楚弦这时候翻看着州市监丞递交上来的纪录市价波动的卷宗,神色不变,毕竟事已至此,只能是想法子应对,着急生气也没法子。

    最重要的是,虽然还没有任何证据,但楚弦知道,这是六盟的反击。

    他们应该是从瓦城事件之后,就开始筹划了,对于操纵市场的这种手段,六盟绝对是行家里手,哪怕是州市监丞这种官员,都察觉不出来。

    或者说,就算是察觉出来,也找不出任何证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