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奉陪到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件事的根源不在于物价波动,而在于那几家银庄为何突然倒灶,这几家银庄的老板抓起来了吗?”楚弦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长史李季这时候道:“都抓起来了。”

    “把他们带过来,本官亲自问问他们。”楚弦将手里的卷宗放下,依旧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姿态。

    看到这一幕,在座不少官员原本惶恐的心也是平静了下来,刺史大人如此沉着冷静,他们只能是效仿。

    很快几个银庄老板就带了上来。

    开班银庄的,那都是有一些能力的,更是不缺钱的主,楚弦很奇怪,为何他们会在同一时间里,因为百姓挤兑,而拿不出银子来。

    楚弦觉得,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这几个银庄老板倒是老实,他们银庄倒灶,手下的人没法子追究,但他们这些老板是绝对跑不掉的,圣朝在这银庄的管控上,那是有章法可寻,抓他们,合情合理。

    楚弦问他们是怎么回事,这些银庄老板一个个开始讲述。

    “刺史大人,我家原先是开油铺的,从我爷爷那辈起就做这行当,积累了不少家底,后来依托油铺,开了银庄,这些都合乎圣朝律法,银庄抵押着是我家遍布三个城地的十五家油铺,本来这些年也是顺风顺水,可大人您知道,做买卖,有的时候手里是真的没钱,前些日子,我们油库失火,烧了个干干净净,自然是油价上涨,这也是情非得已,最麻烦的是,之前手里的银子都用去收购新粮,在外面压着二十万两,可谁曾想,在我这小钱庄里寄存银子的百姓突然来挤兑,头一天还能撑得住,到了第二天,有人一下子提走五万两,这一下银庄里也没钱了,后面挤兑的百姓是越来越多,结果,便出事了,银庄倒灶,连带我在沙城的几间油铺也不得已出售,可就算这样,也不够还钱的,哎,我家祖孙三代积攒的家底,都在我手里毁了,我对不起我爹,对不起我爷爷啊。”

    这油铺老板虽然胖,此刻却是哭的带雨梨花,浑身肥肉乱颤。

    楚弦又问了另外几个银庄老板,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情况,开银庄的,银子不可能一直存着不动,都是会拿去周转,只要一直能维持住,便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可如果在这个时候突然中断了银子,且另外一边有人‘恶意’兑银,那么这些人必然手中无钱,一旦有一个百姓兑不出银子,那么后续同样是滚雪球,越滚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这些做买卖的,或多或少都会碰到一些‘巧合’和‘意外’,导致他们雪上加霜,好在他们都是有自己的铺子或者产业,可以抵押给被人筹集银子,但显然,这种法子那是拆东墙补西墙,撑不了多久。

    短短几天时间里,这些买卖人的产业铺子,已经大部分异手。

    楚弦这时候突然问了一句:“同意让你们抵押的人是谁?这个时候,谁会买下你们的铺子?”

    这话问的众官一愣,就是这几个买卖人也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对于他们来说,能在这种关键时刻借钱给他们应急的,那是恩人,所以之前油铺老板道:“是一个姓商的人,我银庄的一个客人,家境殷实,很有钱。”

    其他几个老板也是道出,但都不是一个人,互相也联系不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疑点。

    楚弦这时候也没多问。

    眼下,这些人还欠着沙城百姓上百万两还不上,加上市面上各种商品物价飞涨,百姓恐慌,这种事情是必须要先解决的。

    楚弦这时候扭头看了一眼李季,然后迈步走到外面,李季估摸知道楚弦是什么打算,所以也是走了出去,到了无人的地方,楚弦才道:“先拿州府的钱应急。”

    李季急忙摇头道:“刺史大人,州府手里刚刚有了一点钱,而且都已经有了用的地方,咱们也筹不出这么多银子啊。”

    “先拿出来应急,至少先稳定民心,不然生了乱子,你我都逃不脱干系。”楚弦说完,李季咬了咬牙,居然是拒绝道:“不行,刺史大人,别的事情,下官必然遵从命令,但这件事不行,这些钱若是拿出去,等于是打了水漂,这几个银庄老板已经完了,就算是拿这一笔银子帮他们填了窟窿,他们也还不上钱,虽说他们在外放出去的银子,可以收回榨油的粮食,或者是其他东西,但他们自己的铺子都没了,赎不回来,能还上这一笔钱的可能性太渺茫了。”

    楚弦一笑:“你觉得,我这是在往水里扔银子?”

    李季点头:“刺史大人,倘若真的拿州府的钱去应急,到时候户部追查下来,那更是大罪,后果要严重得多,所以即便是为了咱们自己,这种事也绝对不能往里垫钱。”

    不得不说,李季说的很有道理,但楚弦显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李长史,你善于内政,这一点,我楚弦自问不如你。但我楚弦所擅长的,李长史你也比不上我,我楚弦善于断案,但更善于算计,尤其是善于推演,不妨你随我将这件事推演一遍,到时候你若还是拒绝,那我楚弦绝对不会再强下命令,如何?”楚弦问了一句。

    李季一想,点了点头,反正他心里是打定主意,这州府的钱,绝对不能往水里仍,如果乱用这一笔钱,那他和楚弦都得担责任,到时候怕就不是丢官那么简单了。

    楚弦道:“推演之道,在于有理由的假设,那么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有人预谋的,就说那油铺老板,他储存油料的地方,是有人故意纵火,让他损失惨重,当然在此之前,对方说不定还以榨油的原料价格低廉,让油铺老板用大部分现银去买原料,这时候,只需要突然将早就存入这油铺银庄里的大额银子兑出来,抽空了银庄里的现银,再散布谣言,让其他百姓去兑银,那么这油铺老板是不是就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李季听到这番话,目瞪口呆。

    仔细想想,也是一头的冷汗。

    “这,如果刺史大人所假设的是真的,那,的确是可怕,可谁能做到这一点?”李季问了一句。

    楚弦道:“李长史,你先别急,我的推演还没结束,还是假设有这么一个人,在早就料定油铺老板会因为银庄倒灶而四处筹钱,甚至不惜将自家的命根子,油铺抵押,试问,如果你是那幕后黑手,会不会接手?”

    李季仔细一想,眼睛一亮:“会,那一定会,这个时候因为油铺老板急需要银子,所以我就算是压价,油铺老板也会割肉,因为他不割肉,就必死无疑,这么一来,我等于是花了很少的钱,就收购了原本价值很高的油铺。”

    “不错,再假设,这个人买下了油铺,或者说是暂时抵押过来,那么肯定会更进一步,往死里整油铺老板,因为油铺老板只要缓不过来,那么最后得利的就是他们,对不对?”楚弦又问。

    李季点头:“的确如此,油铺老板还不上钱,那么油铺就顺理成章是他们的了。”

    说完,李季似乎想到了什么,激动道:“可是如果州府将钱借给油铺老板,那么他就可以还上对方的钱,将铺子赎回来,只要熬过这一段时间,趁着现在油价高涨,必然可以缓过神来,刺史大人,原来你是打算这样。”

    没想到楚弦摇头:“如果真这么做,到时候之前涨价的东西,必然会一泻千里,因为从一开始,就是那幕后黑手在操纵各种物价,到时候价格肯定会降下来,依旧会让油铺老板他们赔钱,届时,油铺老板为了生存,还是只能将铺子抵押出去应急,结果依旧会落入那些人的圈套。”

    这一下,李季糊涂了。

    因为如果这样,无论州府救不救世,结果都是一样。

    李季将心中想法道出,楚弦却摇头:“不一样的,因为同样是花钱,得看是用什么法子花,如果用法不当,那就是如你所说,是往水里扔银子,估摸连个水花都看不到,但如果用法得当,或许,都不需要动用真金白银,便可将这一场危机化解于无形。”

    李季这时候激动了,他想来想去也是想不明白究竟应该如何应对,因为在他看来,这件事他们横竖都是一个‘死’,最后都得挨上面的板子,区别就是轻重之别。

    但如果真的有法子可以化解危机,那他当然愿意去做。

    “刺史大人,你若是有法子,就说出来,下官是真的等不及了,这件事拖一会儿,都可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李季这时候急了。

    楚弦一看,哈哈一笑:“李长史,你附耳过来。”

    李季急忙点头,将脑袋靠过去,楚弦说了几句,李季的眼睛直接亮了,仿佛听到了什么金玉良言。

    “听明白了吗?”楚弦问了一句,李季连忙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