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阴险歹毒(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凉州某县。

    一个宅院之内突然传出哭声。

    “来人啊,孩子他爹吐血,死了,来人啊,救命啊。”

    “怎么回事?这,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不知道啊,昨天还只是瘟病,而且吃了官府的药,已经好转,怎么突然又严重了,快去送医啊。”

    “来不及了,人都没气了。”

    “快快快,药行的大夫来了。”

    “大夫,快看看,还有没有救。”

    “什么?是因为服药不当,这才引发病症,可,可他也没吃什么药啊,这几天,只是喝了官府免费发放的汤药。”

    “啊,难道说,就是这免费的汤药有问题?”

    “谁说不是啊,还是老话说的好,便宜没好货,这药都不要钱,那能是好东西么,估摸都是用的一些残次的药材熬制,或者说,根本就是要不对症,哎,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这孤儿寡母,以后可怎么生活啊。”

    “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找官府,是他们的药害死了人,就必须要找他们要个说法。”

    “对,咱们一起去。”

    “什么,还有其他人也因为喝了官府的汤药身亡,看起来,这不是巧合啊,这更要去讨个说法了,以前只是得了春瘟,虽然病重,但还不至于要了命,谁能想到,喝了他官府免费发放的汤药,居然命没了,早知道,打死都不能喝啊。”

    “不能喝了,快去告诉亲戚朋友,就算是病的再厉害,这官府免费的汤药也不能喝了,这天下,哪里有不要钱的好事,真是造孽啊。”

    “走,一起去官府要说法。”

    这个县里,有人是真的伤心,有人是真的遭遇变故,也有人是在暗中煽风点火,引导舆论,总之,不过半天,事情就闹大了。

    县府门口,一字排开,摆着十几个死人,盖着白布,都是在今天突然暴毙,都说是喝了官府发放的汤药这才死的,门口还有数百百姓,而且人数在一传十十传百的情况下,持续攀升。

    一开始,县府有官员出来解释,但没人听,后来,在被打了一头烂菜和鸡蛋后,只能是逃了回去,谁都不敢再出来了。

    官府的解释,没人听,没人信,如此没人解释,谣言更胜。

    相同的情况,不光是在这一个县城上演,其他的县城,村子里,甚至是在城府,也同样在上演。

    有的地方,百姓还算是克制,但一些民风彪悍之地,情况就严峻多了,最后,连县兵,城府兵卫都出动了。

    这事情酝酿的很快,上报到州府的时候,事情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

    可以说,闹大了。

    李季脸色极为难看,连夜是紧急找楚弦商议对策,楚弦知晓之后,沉默片刻,脸上已经是杀气腾腾。

    显然,楚弦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是巧合。

    那是有人在暗中密谋,暗中布局。

    而且对方明显是不将人命当回事,这才是让楚弦动怒的原因。

    “刺史大人,现在事情闹大了,各地上报的情况来看,这一次因为喝了官府汤药意外病死的百姓,已经有上千人,我看,应该立刻停止发放汤药,免得再出问题。”李季这时候说到。

    楚弦点头同意了。

    显然,这个口子暂时得封住,楚弦倒是不认为是官家发放的汤药有问题,因为那药方绝对不可能吃死人,这一点绝对毋庸置疑。

    楚弦精通医理,当然可以确定这一点。

    所以说,死掉的百姓,必然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但百姓不懂,被人愚弄,就真的是以为官家发放的汤药有问题。

    所以说,为了再引起麻烦,暂时停发汤药也是不得已。

    “就算是停下,已经造成的麻烦也挽救不回来了,这一下,京州那边,必然会责罚。”李季叹了口气。

    楚弦点头:“做官便是如此,该承担的,哪怕与你无关,甚至不是你的责任,但该担起来的,就一定要扛着,而且给百姓发放汤药,是我下的命令,就算是上面怪罪,我是由我这个刺史一力承担。”

    李季一听,眼中流露出一丝感动,还有一丝愧疚。

    他刚才,的确是只是想着自己,楚弦想着的,依旧是凉州百姓,所以李季深吸口气道:“刺史大人,我为长史,主管内政,发放汤药的是,我也是点了头的,所以,这种事,李季也不会置身事外,只是眼下该如何收拾这个摊子。”

    楚弦看了一眼李季,突然问了一句:“你觉得,这件事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李季愣了愣。

    然后正色道:“若是只有一地如此,那是巧合,但各地都是这样,绝对不是巧合,那必然是有人在幕后行事。”

    楚弦点头:“不错,我认为,就是药王观在做这幕后黑手的勾当。”

    李季沉思片刻:“若有证据,可直接调兵,将这帮黑了心的道士全部抓起来,可咱们没有证据啊,没有真凭实据,就不可妄动,否则这帮家伙必然会倒打一耙。”

    楚弦冷声道:“那帮幕后黑手就是笃定,他们即便是这么做了,也料定因为没有证据,我楚弦拿他们没法子,只可惜,他们挑错了对手,也错误的估计了我楚弦的行事风格,李长史,你以州府的名义下一道命令,立刻查封凉州所有药王观的药行,理由你去想,随便什么都可以,就说要查税单,或者别的理由,总之,我要求从现在开始,药王观的药行不准卖出去一包药,我要让他们从今往后,再也赚不到一两银子。”

    李季一听,吓的面色一变:“刺史大人,这件事是不是得考虑考虑,如果真的这么做,那就算是全面开战了,虽说咱们是官府,不怕区区一个商会,但药王观背后,也是有高层官员支持的,如果因为封掉药王观的药行,导致百姓买不到其他药材,这件事倘若处置不当,上面怪罪下来,对咱们来说,便是雪上加霜啊。”

    楚弦哈哈一笑:“这个无需担心,我自有办法,至于全面开战?他们也配?现在,是我楚弦要对付他们,不光是药王观,包括德瑞祥,包括那所谓六盟当中所有的商会,有一个,算一个,我楚弦要让他们直接瓦解,我要让他们倾家荡产,到时候,他们想停,想休战,我楚弦也不会答应,立刻去查封,如果有人给你压力,全推到我这里来。”

    李季一听,也是热血上涌,当下是道:“好,下官这就去安排,我也早看这帮黑心商人不爽了,为了金银,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偏偏都是游历在各种律法之下,难以让人抓到把柄,不过说到底,咱们是官,他们是民,咱们是为了大局,为多数人考虑,所以真的要对付他们,随便一个理由都可以查封他们的药行,便说是怀疑他们药行当中以后在逃的要犯,都可以封他个十天半月。”

    说完,李季是杀气腾腾的去办事了。

    做这件事,实际上要担很大风险的,但楚弦并不后悔,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六盟商会,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毒瘤,非得铲除不可。既然这药王观敢打这头阵,那么,就先拿他开刀。

    这种时候,楚弦绝对不会心慈手软,或者是犹豫不决,现在要的就是果断。

    楚弦就是要用这种法子告诉他们,我是官,你是民,我要整治你,法子多如牛毛。

    当然,楚弦也不是完全意气用事,他不会胡搞,如果真的是胡乱封掉上百家药行,而且最后还拿不出什么正当的理由,那么他肯定要被上面责罚。而且因为现在州地之内,药王观的药行最多,占了市面上八成以上的药材生意,所以封掉他们,百姓如何买药?

    可楚弦既然料定这一次百姓病死的事件是药王观在背后所为,那么,楚弦就不会手软,最重要的是,楚弦有这个自信,可以查明真相,同时,快速填补封掉药王观之后的药材市场的空缺。

    当下,楚弦先去找李紫菀,让她立刻联系京州齐家商行,让齐家,包括一些大的商会会长立刻来凉州,就说有一桩大生意和他们谈,来晚了,就没有了。

    李紫菀知道楚弦是要有大动作,所以立刻是去办。

    交待了李紫菀,楚弦便找到楚三。

    “楚三,你立刻带一百名州府精兵,随我出门,咱们去唐县。”楚弦开口道。

    唐县,便是闹的最凶,死人最多的县城,听说就连县官都被百姓打了,熬药的大锅也是被砸个粉碎。

    而且唐县是最开始出事的地方,所以楚弦选择的突破口,就是在唐县。

    这一次,楚弦是立刻赶路,楚三要带着一百人行军,所以速度相对慢了一些,楚弦决定兵分两路,自己则是施展乌风变,化作一只鸟,先行快速飞往唐县。

    这么一来,不过一个时辰,楚弦已经是到了唐县之内。

    因为时间赶的紧迫,所以现在唐县之内的百姓依旧聚集在县府门口,数量已经超过五百,县府门前是几排腰间挎刀手持长矛的县兵,也亏得是调集了这些县兵过来,否则愤怒的百姓已经是冲入县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