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百九十八章 亲自处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幸亏没有进一步冲突,否则一旦发生这种事,无论是百姓被镇压出现伤亡,还是县府的官员出了事,楚弦这个刺史的官位都保不住了。

    所以说,唐县县府的官员处事还是值得称道的,至少,没有让事情进一步恶化。

    可无论怎么解释,聚集的百姓都不愿意退走,而在前面的空地上,躺着五十具尸体,分作几排,都盖着白布,看上去很是震撼。

    楚弦落下,然后混入人群,此刻,百姓群情激奋,但因为县府处置妥当,所以看样子倒是不会再出其他的变故。

    但百姓要说法,官府给不了,这就是大麻烦。

    楚弦在人群中走了一遭,谁是真的百姓,谁是藏在里面煽风点火的人,已经是了然于胸。

    这件事,楚弦知道必须要快速解决,否则拖的越久,事情越麻烦。

    这时候,县府那边走出来一个人,穿着官衣,一看便是这个县的县令,只不过这位县令,头上裹着纱布,上面还有血印,显然是受了伤,估摸就是在之前被百姓投掷的石块砸中脑袋砸破的。

    这位县令走出来后,让护卫退在后面,一人面对数百的百姓,下面立刻是有人喊道:“是张县令,就是他这个狗官,用有问题的汤药来祸害百姓。”

    有人这么一喊,立刻是群情激奋。

    但见那位张县令却是面无惧色,即便是受了伤,依旧一身正气,此刻开口道:“我是张源成,唐县县令,圣朝官员,诸位说官府发放的汤药有问题,那请问,谁还留有官府发放的汤药?”

    张县令一身正气,此刻动用官力说话,声音洪亮,压过了所有人。

    人群中楚弦看到这张源成,也是连连点头,这个县令不简单。

    当下,有端着碗的民妇道:“这就是我家孩子他爸喝剩下的汤药,还有半碗,孩子他爸就是喝了这碗汤药,才死的。”

    说完是大哭大骂。

    张源成立刻是走下来,期间,不少百姓对他怒目相视,张源成都是毫无畏惧,穿过人群,走到那民妇面前,然后伸手夺过对方手里的汤药,一口喝下。

    那民妇一愣,却没有再说话。

    张源成喝完,然后将空碗举起来,环顾四周道:“诸位乡亲,倘若这汤药真的有问题,那本官绝对不敢喝,可本官喝了,且相安无事,所以这汤药绝对没有问题,大家千万不要被一些人蒙骗。”

    一时之间,不少百姓都不说话了,毕竟这是亲眼看到的,而且堂堂县令,不嫌民妇那碗是病人用过的,直接一饮而尽,就已经说明,这汤药可能真的没问题。

    “胡说八道!”这时候人群当中有人喊道:“你是县令,谁不知道圣朝官员都有官力加持,体质异于常人,寿命也长,就算是毒药,能毒死普通人,也绝对毒不死你们这些圣朝官员。”

    这一句话,再次点燃众多百姓的不满。

    而这时候,周围聚集的百姓也是越来越多,已经接近千人。

    人越多,越是难以控制,一旦有人引爆一个点,那么情况必然是一发不可收拾。

    那位张县令还要解释,这时候人群当中有人喊道:“这狗官残害百姓,打死这个狗官。”

    有人喊,就有人呼应,当下有人开始朝着张县令投掷石块,这当中,一把锋利的飞刀夹杂在投掷物中,冲着张县令的要害处就刺了过去。

    这飞刀若是刺中,张县令必然没命。

    楚弦从刚才就在旁边,以他的修为,自然是察觉到这杀招,当下立刻出手,掐个法诀,阳神锻金诀施展而出,那飞刀既是金铁所铸,那就会受到楚弦术法的操控。

    飞刀半路停下,随后突然飞舞,将周围的石子全部弹飞,这一下变故让周围的百姓都吓了一跳,张县令也是反应过来,面带惊讶的看着悬在空中的飞刀。

    他自然知道,这是有术修高人在帮他。

    刚才,他也感觉到了危险,也看到了那一把飞刀,只不过他根本来不及躲避,眼看飞刀要刺中自己,关键时刻,有高手用术法相救,拦下了这一把飞刀,不光如此,还将周围的石头弹开,这份功力,那就厉害了,至少这张县令还从没有见过能将术法运用到这种地步的高手。

    这时候,人群中又有人喊道:“这狗官用术法,是要对付咱们,大不了咱们大伙儿一起上,和他拼了。”

    眼下,百姓又快别鼓动起来。

    这时候,楚弦迈步而出,二话不说,直接施展术法。

    “落木牢笼术!”

    楚弦施展的是高级官术,基本上,五品以下的圣朝官员是施展不出来的,便见空中落下数十根木头,准确落在人群当中的十几个鼓动百姓的人身旁,然后一根一根,组成牢笼,将这人困在其中。

    这可是大术,极为高端,而且声势也大,那高空落木的威势,立刻是将所有人都镇住,现场是一片安静。

    至于那被困住的人,都吓的不敢乱动,因为刚才若是木头落下的位置偏差半分,他们已经是被这沉重的木头砸成肉泥了。

    而百姓,也是被巨木落下的巨大声响给镇住了。

    楚弦用这术法,显然也是为了震慑和抓人,不然光凭嗓子喊,怕是没几个人会听自己的,还是这种法子最直接,也最有效。

    而那十几个人周围,百姓自觉让开,所以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张县令还算有些眼光,看出这官术的厉害,要知道在整个凉州,能施展出这门“落木牢笼术”的官员,那是屈指可数。

    当下张县令是四下看去,想要找出施展官术的人。

    此刻,楚弦走了出来,张县令一看,神色一凝,因为他几乎是看到楚弦的瞬间,就猜出楚弦是谁了。

    在凉州,能施展出“落木牢笼术”的官员,只有一位是这般年轻,而且看这气势,也只有如今凉州刺史楚弦大人才会有。

    当下,张县令心中激动,他知道刚才施展术法救了自己的,就是刺史大人,此刻是立刻上前行礼。

    楚弦摆摆手,阻止对方说话,此刻张县令当然是不敢多说,他看得出刺史大人是有打算,所以是老老实实站在楚弦身后。

    所有百姓都看向楚弦,楚弦此刻道:“诸位,凡事得讲公道,做事也得凭良心,我就问一句,官府免费发放的汤药,在场的有多少人喝过?”

    楚弦气势不凡,而且说话也是极有条理,众多百姓一听,都是下意识的举手,这一看,上千百姓,得有一半喝过。

    楚弦又道:“这么多人喝过,试问若是汤药有问题,那死的就不是这五十人,怕是十倍都不止,诸位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大家,整个凉州,喝了官府发放汤药的百姓,至少得十几万,如果汤药真的有问题,怕是早已经尸横遍野了。”

    凡事就怕讲道理和认真的分析,之前百姓也只是被人鼓动,再加上看到有人真的送了命,情绪激动,这才一起来闹事,而且在愤怒当中的人,很难会仔细思考问题。

    可有的时候,只要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很多他们一开始认为如何如何的事情,实际上根本经不起推敲。

    就像是今天这件事,便如楚弦所说的一样,如果说张县令喝了汤药没事是因为他体质有官力加持的缘故,那么其他人呢?

    十几万百姓喝了药,如果药有问题,那真的会死很多人,远远不是这个数。

    只要稍微明白事理的,都知道这件事有问题。

    此刻众多百姓也是开始沉思,这时候那边被关在木质牢笼里的人知道不能这么下去,所以当中又有人喊道:“那都是官府的说词,现在人死了,这是所有人都亲眼所见的,而且就是因为喝了官府发放的汤药才死的,这又作何解释?”

    显然,这人是打算继续鼓动。

    楚弦扭头看了一眼,冷声道:“死不悔改。”

    说完,迈步走了过去,那人见到楚弦走过来,吓的直往后退,不过他在木笼子里,根本没地方可退。

    “你们鼓动百姓故意滋事的事情,咱们稍候再说,你们也不仔细看看,现在是什么形势。”楚弦满脸的鄙夷,那人一愣,随后回过神来,四下一看,这才发现一件十分要命的事情。

    这人用术法关起来的人,好像都是他们自己人,都是药王观派出来鼓动百姓的人,而且是十分准确,一个不落。

    当下,这人明白了,人家是有备而来,而且已经看出了自己这边的把戏,人都抓起来了,再说别的,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这人也不傻,眼下他是不敢再吭声了。

    “不过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如果没有道理,也不好鼓动和教唆百姓来这里捣乱。”楚弦说完,转身道:“县府仵作何在?”

    那边张县令急忙是将县府的几个仵作叫出来,这几个仵作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一个个都是紧张无比。

    “要弄清楚人是怎么死的,就得验尸。”楚弦说完,众人明白了,这是要验尸查明死因,不过这时候,死者家属不同意了,开始闹,这时候张县令去劝也不顶事,死活是不同意。

    楚弦也没有多说话,而是抬手一招,施展术法。

    “鬼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