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章 这不是春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不是中毒,就是得病死的,也就是说,官府免费发放的汤药根本不管用。

    如果管用,又怎么会死人?

    这就是百姓心中所想,他们虽然淳朴,虽然善良,但也最容易被人愚弄,一些心怀不轨之人,最善于的就是蛊惑人心。

    许阳青无疑就是精于此道,他经过准备,经过铺垫,经过酝酿,此刻将所有的不满和百姓心中的愤怒都爆发出来。

    就算是楚弦这位刺史在,百姓也依旧是开始指责。

    “楚弦啊楚弦,你不是很能耐吗,我看你这次如何应对。”许阳青冷笑。

    百姓这时候开始质问楚弦,有的情绪又开始波动起来,便在这时候,楚弦脸色一沉,道:“安静。”

    声音不大,但用了术法,所以这两个字仿佛是贴在每一个人的耳朵边说出来的一般,直接往耳朵里钻。

    当下,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现场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便见楚弦环视一周,一字一句道:“他们服用的是治疗春瘟的汤药,可他们得的不是春瘟,如此,当然药不对症,但官府早就声明,免费发放的汤药,是专门用来治疗春瘟的,如果没有得病,如果得的不是春瘟,那绝对不要来喝。”

    百姓一听这话,都是一愣,就是许阳青也是眉头一皱,心头一跳。

    “这个楚弦,居然能看出来,不过那又怎样,现在谁还信你的话。”想到这里,许阳青觉得,自己应该给楚弦这边添一把作料了,想到这里,他迈步而出,开口道:“刺史大人说,这些死者得的不是春瘟,这话草民不赞同,他们的各种症状都和春瘟一模一样,又怎么不会是春瘟?更何况,百姓也不会为了占便宜,明明没有得病,明明得的不是春瘟,却偏偏去喝官府的免费汤药,我想,大伙儿也不是这种只会占便宜的人,最重要的是,不少人家那都是去瞧过大夫的,大夫诊治为春瘟,难道说,刺史大人是打算仗着权势,要指鹿为马吗?”

    这话很歹毒,依旧是看似在说事情,看似是公正的谈论,实际上,根本就是在挑唆,是在火上浇油。

    当下,不少百姓都开口说话,还有死者家属,甚至是已经死去人的鬼魂,此刻也在开口。

    “生病之后,就去瞧过大夫,确诊是春瘟之疾啊,怎么会不是?”

    “是啊,我们这边也是,而且如果说一个大夫瞧错了,那情有可原,我们看的都是不同的大夫,总不能,所有大夫都弄错了吧。”

    “刺史大人,你可不能指鹿为马啊。”

    此刻,群情激奋。

    还有一些直接指责谩骂的,也是不在少数。

    “不信?”楚弦倒也不急,他什么场面没见过?许阳青这种挑唆,看似高明,但楚弦还真不怕这种小人。

    小人用计,小聪明而已,可历来,小聪明什么时候成过大事?

    这时候,楚弦直接冲着那边许阳青道:“你也别一口一个草民,本官知道你是谁,你是六盟所用谋士,许阳青,早年考上榜生,却是在仕途上栽了跟头,如此你痛恨官场,更恨所有当官的,因为你自命不凡,觉得比所有人都强,但可惜,你无才无德,助纣为虐,今日你不来,我还想着要去找你,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一句话,让许阳青心头一跳,暗道这楚弦怎么知道自己底细的?

    而且不光是知道,还知道的如此透彻。

    不过许阳青深知,与人斗智,最忌讳的就是失了方寸,更不能露怯,当下,他是哈哈大笑:“刺史大人,草民的确是许阳青,也曾经做过官,但并非是自命不凡,也不痛恨官员,而且刺史大人,草民胆子小,你别吓唬我,草民没有触犯圣朝律法,就算是刺史大人你,也无权限制草民的自由。”

    实际上,许阳青此刻是有些心虚的,但他更愿意相信,楚弦说这话,是在诈唬他。

    既然是诈唬,那就更不能露怯。

    要淡定,要沉着,要冷静。

    楚弦也是笑:“能不能走,是不是诈唬,你一会儿便知。”

    随后,楚弦冲着众多百姓道:“诸位乡亲,我楚弦在京州时,曾跟随圣朝医仙李附子大人研习医术,虽说不及医仙大人,但自问也要远超一般医馆大夫,在场当中,可有医馆的大夫,都出来,咱们可以检验一二。”

    没人出来,倒不是说这里没有大夫,有,而且不少,但没人敢出去,毕竟前面的是刺史大人。

    谁不怕?

    不过很多百姓是认准了今天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他们认得谁是大夫,所以大家一起说话,那些大夫不上也不行。

    所以,没过一会儿,还真的走出来十几个大夫。

    “诸位,咱们废话不多说,今日就以这些死者死因来一场论证,看看谁说的对,谁说的错。”楚弦面对十几个大夫,那是毫无惧色。

    他知道,这些大夫里,肯定有药王观的人,但无所谓,楚弦自问他的医术,绝对可以压过这些人。

    接下来,便是论证。

    所谓论证,是医道的术语,便是以医道来解释病症,从各种方面查看,望闻问切,诊断病因,判断死因,这些都是可以论证的。

    一开始,这十几个大夫虽然心中有些怕,但在术业上,却都是一个个都自命不凡,觉得刺史大人怎么可能懂得医术,就算懂得,又怎么可能比得上钻研十几年,甚至数十年的自己?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很快,三言两语,几番论证下来,这十几个大夫已经是被楚弦给说懵了。

    楚弦没有用官势,而是用正儿八经的医学来讲解。

    一开始有人还不服,还开始反驳,但最后,无一不是被楚弦说的是心悦诚服,同时又是目瞪口呆。

    最后,一个个都是哑口无言,更是露出了佩服无比的神色。

    因为楚弦这一番论证,让他们是大吃一惊,至少他们在医道上,差了楚弦很多,说一句更直白的话,如果楚弦开医馆,那他们就没饭吃了。

    就这么简单,就是这么强。

    即便是属于药王观的大夫,此刻也是无言以对,哪怕他们是绞尽脑汁,想各种反驳之言,但依旧是想不出来。

    因为这种事情,不是靠能言善辩就能解决的,那靠的是真才实学,而且十几个同行,都是饱学之士,精通医道,谁说的对,谁说的错,一听便知,就算是想要胡说八大强词夺理那都做不到。

    许阳真不懂医道,所以他看到十几个大夫都被楚弦一个人说的哑口无言,说的面红耳赤,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

    “想不到,这楚弦居然还精通医道,而且境界极高,这,这怎么回事,他是官员啊,又不是医官,怎么会这么厉害?”许阳真心中的腻歪就别提了。

    现在他发现,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了自己之前的预料,而且正向着一个他最怕的方向在发展。

    “诸位,综上所述,足以证明,死者并非得的是春瘟,而是另外一种更加严重的病症,稍不留神,就会危及性命,而且,不光是这些死者,在场的诸位百姓当中,也有不少已经沾染这种病。”

    楚弦这时候说完,众人都是面色一变,露出恐惧之色。

    “而就是因为这种病症和春瘟极其相似,所以很多医馆大夫才会误诊,因为误诊,所以百姓才会吃错药,而此病最大的不同,便是身上会起一些淡红色的斑点,起初不痛不痒,之后才会痛痒难耐。”楚弦说道这里,那边许阳青眼珠一转,立刻便道:“刺史大人,若是如此,那应该还有很多人沾染此病,可为何只有少数百姓病死,身上有红斑,这位大娘,我看你脸上便有一些红斑,莫不是也沾染了那怪病?”

    许阳青此刻冲着旁边一个大娘说道,后者吓了一跳,哆哆嗦嗦道:“不会吧,我,我也不知道啊,但我没什么大碍,这段日子都是在药王观的药行里买祛病无忧丹吃,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显然,许阳青早就看到这大娘手里拎着药王观的药包,所以才故意问的。

    “哦,这么说,你得了怪病,但因为吃的是药王观药行卖的祛病无忧丹,所以才没事,那不如你上去,让刺史大人和诸位大夫诊治一下,看看是不是得了怪病,而且病症如何了。”许阳青说完,那大娘还真的有些意动,那边就大夫主动表示可以诊治,大娘求之不得,立刻上前,这一看,那大夫立刻到:“果然是这种怪病,不过你已经无碍,真是怪了,只能说,你吃对了药,所以只要这红色的斑点褪去,便无碍了。”

    “真的,那太好了。”大娘很是激动。

    下面不少百姓都是震惊无比,随后‘怪病’,还有‘祛病无忧丹’这两个东西,就成了所有人讨论的热点。

    而且一问才知道,那可以治疗怪病的祛病无忧丹,只有药王观的药行才有售,其他药铺是没有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