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零一章 抓了许阳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下,不少百姓已经是打定主意,决定立刻就去买,因为他们只要撩开衣服,从身上一些斑点就可以看出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得了怪病,症状和春瘟相似,但治疗春瘟的汤药一点都没用,只有吃祛病无忧丹才行,哪怕是家中再穷困的,为了活命,也得去买药治病。

    在这个场合,几乎是极短时间里,许阳青就借用怪病,为祛病无忧丹做了一次快速的宣传。

    而且,只要酝酿一段时间,相信可以传遍整个凉州。

    到时候,药王观光是在祛病无忧丹上,就可以狂赚百万两金银,甚至更多。

    许阳青此刻得意无比,他看着上面的楚弦,心中暗道,你精通医术又如何?推算高明又能怎样?最终,还不是为我们六盟,为药王观做了嫁衣,而且怪病之说,就是出自你楚弦之口,天下人很快就会人尽皆知。虽说你躲过了这一劫,不至于会被上面怪罪,但却是什么好处都没捞到,所以最终,还是六盟占了便宜,谋到了好处。至于你肯定怀疑这怪病的出处,但空口无凭,又能做什么?

    想到这里,许阳青心情也是大好,虽说这一次,楚弦的应对手段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无妨,许阳青觉得,来日方长,以后慢慢和你斗。

    就在许阳青想走的时候,那边楚弦身形一闪,拦住了对方。

    许阳青一愣,一丢衣袖,开口道:“刺史大人,这是做什么?为何拦住草民去路?”

    楚弦面无表情,盯着许阳青道:“许阳青,你倒是有些急智,居然在这种时候,都不忘给六盟做宣传,这么一来,药王观出售可以专门治疗怪病的丹药,就会人所共知,怕是会狠狠赚他一笔。”

    许阳青一笑:“草民不知刺史大人说的是什么,总之啊,公道自在人心,什么东西好,什么东西管用,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其他的,草民就不知道了,刺史大人,咱们改日再见。”

    说完,还想走,但楚弦道:“你有急智是不假,但可惜,记性不太好,刚才本官就说过,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莫非,你忘了?”

    许阳青愣了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楚弦,看对方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极为认真,当下许阳青也是神色一冷,开口道:“刺史大人,许某没犯圣朝律法,你要留下许某,可是没有理由的,莫非,刺史大人要以强权欺负人?”

    最后一句话,许阳青声音很大,旁边都是有许阳青那一系的人,此刻都是在大声喊道:“刺史大人欺负人,要无理由扣押百姓,大家快来看看,评评理。”

    当下,涌来不少百姓围观。

    许阳青此刻一幅你奈我何的表情,他倒是希望楚弦一怒之下,将他抓起来,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位刺史毫无理由抓捕一个无辜百姓,相信很快就能造成轰动,到时候想法子传回京州,那绝对可以让楚弦喝一壶的。

    再看楚弦,连连摇头:“许阳青啊,你是自作聪明,本官身为刺史,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扣人,但如果,你曾经触犯圣朝律法,那留下你,就是在情在理。”

    许阳青这时候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

    便见楚弦开口怒斥道:“许阳青,八年前,你在隋州遵河县做县文书,曾不满上官,伤人而逃,最后被革了官职,蹲了三个月大牢,但你贿赂牢头,只待了一个月就偷偷离开,此事一开始没人知晓,但后来那老头犯了事,将这件事供述出来,按照圣朝律法,你啊,还得将缺的两个月大牢补回来,所以,抓你入牢,都不用审了,没法子,你自己承认你是许阳青,若是你否认,那本官就将你押解回隋州遵河县,让人给你验明正身,若证明是你,该怎么入牢就怎么入牢,若不是你,本官赔钱道歉,你看如何?”

    这一下,许阳青哑口无言。

    他没想到,八年前在千里之外州地的事情,这楚弦居然也知道,而且还知道的如此细致。

    当下,许阳青冒出冷汗。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楚弦早就在调查自己,不光是自己,怕是六盟里的人,楚弦都在暗中调查,而且自己忘了一件事。

    他也查过这个楚弦,六盟的情报能力也是极为出众的,所以,楚弦曾经在洞烛司待过的事情,许阳青也知道。

    一般人,甚至一般官员都不知道的洞烛司,他许阳青知道,而且还知道洞烛司的恐怖,如果依托洞烛司来查自己的底,那的确是能查出来。

    怪不得。

    许阳青此刻有些害怕了,他本以为楚弦不敢在众人面前将自己抓起来,但对方偏偏就这么做了,而且还有理有据。

    可一旦被抓起来,那问题就麻烦了。

    自己在六盟当中的存在是很特殊的,因为这些年帮助六盟出谋划策,所以是知道很多六盟的隐秘之事,如果自己被楚弦抓走,六盟的人,会不会认为自己可能吐露出什么?

    哪怕自己不会那么做,到时候也怕人家猜忌啊,到时候,最好的结果,可能就是及时脱身,可如果运气不好,那后果就难看了。

    最坏的结果,就是被人灭口。

    这不是许阳青危言耸听,他能确定,自己既然能想到这么‘阴毒’的计谋,那楚弦这种人物,必然可以想到。

    到时候,抓走自己,然后在外吹风,说如何如何,那传到六盟高层耳朵里,自己就完了。

    所以绝对不能被抓。

    这时候,许阳青有些后悔,他后悔不该亲自现身,不该跑出来‘激怒’楚弦,这也是他没想到楚弦居然连八年前的事情都能翻出来。

    可同样,自己身边虽然也有高手,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动手,真动手,未必能逃得掉。

    想到这里,许阳青想到了一个以退为进的法子。

    那就是先认怂,这楚弦不可能一直看着自己,大不了等找到机会,周围看守薄弱的时候,然后想法子逃脱。

    只不过这一次逃脱,以后就不好再露面了,但不管怎么说,总好过被人灭口。

    所以许阳青思谋好,便道:“刺史大人是官,官要抓草民,随便编造一个理由都可以,草民没法子,只能是认栽,只希望刺史大人你查清楚之后,可以早一点还草民一个清白。”

    楚弦一笑:“你放心,本官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说完,亲自施展术法,在徐阳青手腕上加持了咒印灵锁。

    这可是高级官术,一旦加持,非得楚弦这一个级别的官员才能解开,又或者,得是道仙才能解开。

    看到这个,许阳青脸色一变,但依旧是强撑着保持镇定。

    他此刻是自己安慰自己,因为他知道,六盟当中,也是有道仙坐镇的。

    所以,不怕。

    这时候,州府的命令下来了,就是要求各地查封药王观药行的命令,那边接到命令的张县令傻眼了,急忙过来找楚弦。

    “这命令,便是我下的,你立刻去执行便是,多的,不要问。”楚弦冷声说道,那张县令犹豫片刻,还是壮着胆子问道:“刺史大人,可眼下,那治疗怪病的祛病无忧丹只有在药王观的药行当中才能买到,眼下光是县里,得那怪病的就有数以千计,如果封了药王观药行,那百姓去哪里买药?”

    显然,张县令的担心不无道理,尤其是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实在不能轻举妄动。

    那边许阳青还在,他也听到了这段对话,当下也是一脸震惊。

    “这楚弦,居然打算封了药王观的药行,他好大的胆子,也好大的手笔,不过他是刺史,随便找一个理由的确也能说得过去,只要他不怕时候上面追究,可是现在他绝对不敢,因为怪病已经蔓延到整个凉州,即便是为了百姓的性命,他也绝对不敢封药王观的药行,除非,他自己找死,对了,我可以激将他,让他硬来,这么一来,他楚弦必然要倒大霉,哈哈,就这么办。”

    想到妙处,许阳青心中得意激动,甚至是迫不及待道:“刺史大人,你利用权势,将无罪之人扣押,难道现在还要用权势,将人家正经的药铺查封,实在是太过分了。”

    许阳青知道,自己这一句话就足够了,他知道楚弦这种人的性格,你越是不让他做什么,他偏要做什么,所以自己这一句即将,足以让楚弦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

    他甚至已经猜想到,楚弦决定查封药王观的药行,肯定是为了敲打六盟,但在此之前,他绝对不知道怪病肆虐。

    而现在,药王观拿捏着治疗怪病唯一的丹药,楚弦真的敢查封,那正好药王观可以顺坡下驴,故意不卖药,那么到时候必然会有大批的百姓病死,楚弦这刺史,到时候别说官位不保,怕是性命都堪忧。

    当然,除非对方能立刻找来另外一种治疗怪病的丹药。

    但这个,绝对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