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零二章 查封药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许阳青很清楚,这一场怪病,根本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所致,更简单的说,这怪病,就是药王观的灵绝道人和他师兄一起炼制的一种‘瘟疫’。

    这种炼制而成的瘟疫有一个特点,便是与春瘟一样,可以快速传播,但用其他的药根本无法医治,除非是用药王观的药。

    这一点,楚弦是不知道的。

    毕竟这种事情是绝对的机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否则药王观那就是惹上了天大的麻烦,怕就是在背后支持六盟的那些官员权贵知道这件事,也会毫不犹豫抛弃六盟,然后将药王观置于死地。

    所以说,除了药王观,其他人,谁都没有治疗怪病的药物,楚弦一旦在这个时候查封药王观药行,那等于是自寻死路。

    许阳真自然乐得如此。

    普通百姓的死活,他又怎么会去管。

    这边许阳青正在得意,那边楚弦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过来道:“许阳青,本官知道这一场怪病必然和药王观有关系,弄的和春瘟一样,这就是在混淆视听,然后再借用专门的丹药来谋取暴利,你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哪怕我楚弦猜出来,也没有证据。不错,这种事,除非抓现行,否则的确是没有证据证明是你们在作怪,但,你们以为这银子就这么容易便赚到手了?以为这件事就可以这么轻松揭过,告诉你,痴心妄想。你们不光是赚不到钱,也别想在时候置身事外,既然敢做,就要明白,总有一天会承担后果。”

    许阳真被楚弦看的心里发毛,虽然已经是吓的不行,但依旧是强撑着道:“刺史大人,草民可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就算了。”楚弦懒得再搭理这许阳真,他既然有心要对付六盟,自然是要将六盟的底先摸一下,而且楚弦这一次暗中请纪纹帮忙,让洞烛司帮助查探,所以才会知道许阳真的底细。

    八年前的事情,按理来说不算是什么大事,况且时间这么久了,说不追究,就不追究了,但如果说追究,也有理由拘押许阳真。

    楚弦就是要抓他。

    而且这一次抓住,就没打算再放。

    和六盟的开战,现在才刚刚开始。

    此番,楚弦哪怕是知道只有药王观手里有治疗怪病的丹药,但也是决定,一定要封,只有治疗怪病的解药,楚弦也没法算逼迫药王观交出来,更何况,就算是要求了,对方也绝对不会交出来。

    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时间。

    这时候楚三带着兵卒也赶来了,楚弦让楚三亲自看押许阳真,秘密押送回沙城,至于楚弦自己,则是紧急找李紫菀商议对策。

    商议的,自然是封掉药王观药行之后,如何解决怪病肆虐。

    楚弦在唐县的时候,已经是将怪病了解清楚,病理并不复杂,应该是有人用春瘟之病加以改造炼化。

    给楚弦一些时间,可以炼制出对应的解药。

    可现在要的就是争分夺秒,楚弦希望,今天就可以将解药弄出来,连夜紧急发往各州地,然后到第二天,就通过各地官符,发放给患病的百姓。

    这件事是当务之急,绝对不能耽搁。

    所以楚弦只能是去找李紫菀,当然,如果李附子在这里那更好,有医仙在,要解决这种小事情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李附子远在京州,而且最重要的是,以李附子那云游天下的脾气,估摸就算是通过乾坤挪移的阵法返回京州,也未必能找到。

    那还是直接找李紫菀靠谱一些,在医术上,李紫菀是要远超楚弦的,也只是比李附子差,所以能不能快速研究出解药来,就看李紫菀的本事了。

    等楚弦找到李紫菀,将事情一说,李紫菀才道:“你说的怪病,我前日已经有所察觉,有的百姓患病,症状和春瘟相似,但身上却是会起一些红色的疹子,治疗春瘟的汤药对他们无效,非但无效,因为病理的缘故,如果喝错了药,还会有反效果,所以这两日我专门研究了一下,已经是制出一些汤药,而且颇有效果。”

    “已经有解药了?”楚弦一听是大喜过望。

    他倒是小瞧李紫菀的医术了,她能为医仙之女,又岂是一般大夫所能相提并论的,那怪病虽然凶猛古怪,病理奇特,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病症,稍微钻研一番便可找出解决之法。

    别的大夫,甚至一些知名的医者或许没法子,但李紫菀绝对有法子。

    楚弦立刻是要来药方看了看,当下是拍案叫绝。

    李紫菀这药方,简直太过对症了,哪怕是楚弦自己,要写出这个方子也绝对不是一两天能做到的。

    而且李紫菀收治的百姓当中,就有得了怪病又被治好的,所以这药方已经经过验证,足以立刻拿出去用了。

    这一下,楚弦心放下来了。

    如果没有应对怪病的解药,楚弦还真不好解决这件事,说不定,还没法子封掉药王观的药行,但现在,不怕了,妖王观的药行,楚弦封定了。

    李紫菀也是听楚弦将唐县的事情道出,当下李紫菀面带寒霜。

    “这意思就是说,红疹怪病,实际上是有人故意为之,故意散播出去的,然后有人趁机卖药发财。”李紫菀问了一句。

    楚弦点头:“应该是如此,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药王观的药行里,居然有专门应对这怪病的丹药,实在是没法子解释,再说这一次是六盟主导下药王观在给我找麻烦,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

    啪!

    李紫菀小手直接拍在桌子上,将桌子生生打出了一个手印来。

    看得出,她是动了真怒。

    “药王观,肆意妄为,他们这是在给医者抹黑,此事我不能坐视不理。”李紫菀起身就要出去。

    楚弦吓了一跳,忙拦着问怎么回事。

    李紫菀看了楚弦一眼,解释道:“我爹是医仙,而如果算起来,在如今圣朝的所有医者当中,所有的传承最终都可以归为一脉,称之为药宗,在药宗之内,我爹辈分极高,也有监管天下药行医者的权力,当然,这不是圣朝官员的权力,而是传承门派之权,我是我爹的独女,在药宗之内也有话语权,药王观无论是属哪个分支,只要是做的是医药的行当,就脱不开药宗,而药宗之内有戒律,以医术制毒害人便是首条大戒,决不可姑息,我要去弄清楚,如果属实,就得替药宗清理门户。”

    最后四个字,李紫菀说的是杀气腾腾,全然没有平日里温柔可人的样子,看的楚弦都是背后冒汗。

    看不出,李紫菀还有如此杀气腾腾的一面。

    不过楚弦当然不会让李紫菀独自去冒险,药王观里那是有高手的,贸然去,肯定是有去无回。

    “我陪你去。”楚弦知道拦不住李紫菀,所以直接请缨。

    “你,你是刺史,这边有太多的事情,还得稳固大局,我去就可以了,而且放心,我不是一个人去,我要先去药宗宗门所在,请药宗执法长老出面,有执法长老跟我去,药王观里无论有什么高手都没用,这是药宗的规矩和事情,只能是药宗内部来解决。”李紫菀此刻说道,楚弦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

    药宗的存在,楚弦自然知道,天下医者同出一宗,网上算几辈,都是出自药宗,只不过后来不断开枝散叶,形成了天下医者众多的局面。

    药宗一般不会介入,但如果是违背了药宗的几大宗规,才会介入。

    楚弦知道李附子是药宗前辈,但还真不知道李紫菀居然也是,而且看她牛皮哄哄的样子,估摸辈分还不低。

    想了想,楚弦还是要求让洛妃和洛勇跟着去,这样保险。

    洛妃已经是法身境界的术修,手段高明,洛勇也是武道宗师,有他们两个跟着,即便是遇到麻烦,也应该能解决。

    李紫菀拗不过楚弦,只能是点头同意。

    说实话,楚弦一开始还真没想到这个法子,如果早知道,早就带着李紫菀去药王观找麻烦了。

    有的时候,官家处置不了的事情,用宗门规矩却是可以轻易的解决,就像是这一次,官家要找药王观的麻烦,得有证据,可如果是宗门规矩,那就不需要这么麻烦。

    不过同样,如果这一次药王观不是做的太离谱,居然敢制病散播,制造对应的解药谋取钱财,或许药宗都不会出面。

    现在药王观绝对想不到,他们这一个举动,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楚弦用官家的力量封了他们所有的药行,同时也断了他们的财路,另外一边,李紫菀如果带着药宗高手去一趟,说不定就可以直接将药王观解决掉。

    这么一来,六盟当中,最厉害的一个成员便算是废了。

    接下来楚弦是紧锣密鼓,先将应对怪病的药方以州府的命令,发放到各个城地和县地,命令官符立刻熬制汤药,发放百姓。

    此外,调集兵卒,将整个凉州所有药王观的药行查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