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零三章 瓜分利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查封药行这件事,楚弦已经是下定决心,而且是刻不容缓。

    罪名,很简单,楚弦既然已经要下定决心整治六盟,就不会再心慈手软,官家一张口,罪名随便安一个就行,例如税银账目需要清点,什么时候清点完了,什么时候再开张,这是对外的解释,但实际上,楚弦压根就没打算再让药王观开张。

    李紫菀临走的时候,已经联系好了京州齐家和另外几个大的商会,这些商会的代表也在往凉州赶。

    不过在见这些商会代表之前,楚弦这边也是收到了不少京州以及各地州府的来信。

    这些来信,有的是替药王观说情,说凉州州府无权查封所有药王观的药行,还有的,就是劝诫,摆明道理,似乎楚弦这么做,是在自找麻烦,还有的就是直接的警告了,便如户部一位司郎中,直接就来信训斥,同时勒令,要求楚弦收回查封的命令。

    换做一般官员,被这么集中轰炸,绝对会方寸大乱,心乱如麻。

    不过楚弦压根儿没有理会这些外来的干扰,包括那位户部司郎中,楚弦也只是写信将实际情况回复,至于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楚弦也懒得去管。

    一切的事情,都在楚弦这位刺史的主导之下,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封药行这件事,无疑是重中之重,哪怕是在州地之内,这个动作都是阻力极大,很多百姓不解,甚至是阻扰闹事,还有药行雇佣的伙计,整个州地加起来,得有上万人。

    查封了药行,他们等于是没了进项,当然要闹事。

    各地城府和县府因为这件事,几乎是天天都在诉苦,一个个都说顶不住压力,那意思就是想要让楚弦收回成命,不再封药行。

    不过显然,这件事上,楚弦不会再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一步不能退,退了,对方就会得寸进尺。

    这件事上,相对于其他人的反应激烈,药王观那边,却是风平浪静,官府要封店,药王观的人也都没有反抗,似乎笃定封不了多久,就得再让他们开张。

    所以这些人甚至还出奇的配合。

    好在是治疗怪病的药方,已经是提早发放到各地,然后熬制的汤药也都陆续发放到患病百姓手里。

    一开始没人相信,无论老少,依旧是相信药王观药行的药,有的人,甚至不喝,更过分的是当街倒掉。

    但也有喝的,而喝了之后,果然是病症消退,这么一来,百姓闹了两天也就都知道这一次官府的药的确是有效,而且针对如何区分怪病和正常的春瘟,楚弦也都将法子发放到各地,按照方法来做,几乎再没有错诊的事情出现。

    几日之后,齐家和京州一些大商会的代表也都来了。

    楚弦是热情款待,亲自接见。

    齐家来的人当中,有熟人,除了一个十分干练的中年人之外,齐鸢也来了。

    这位齐家大小姐明显是成熟了很多,也不想早先痴迷武道拳法,现在的她,也逐渐开始接管家中产业,虽说还不如几个哥哥掌控的多,但也算是不差了。

    除了齐家,这一次来的大商会代表也有十几个,都是齐家召集过来的,可以说涉及很多行业。

    楚弦特意挑选的,就是针对六盟把控的那些产业,既然要对付六盟,楚弦知道最有效的法子,就是挖他们的根基。

    什么是六盟的根基?

    那就是整个凉州的市场。

    简单来说,换人经营。

    所以楚弦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便直奔主题,将想法道出。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香喷喷的肥肉,只要是经商的,就不会不感兴趣,而且这些人都是人精,楚弦表露出的意思已经是清楚无误的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投入,那么未来一段时间里,就可以逐渐替代六盟,获得凉州的市场。

    对于这些大商会来说,或许凉州的市场还不算什么,但没人会嫌钱多,这也是一样,能多一分进项,谁不愿意?

    当下都是表达了强烈的兴趣。

    唯一的麻烦,是他们有顾虑。

    “刺史大人,有您支持,这件事我们齐家当然是愿意帮忙,只是刺史大人想必也清楚,在凉州这买卖人圈子里,那是六盟的天下,若是我们直接过来,属于越过界,在我们这个行当里,那是大忌啊。”齐家那个代表开口说道,楚弦知道,这是齐鸢的二叔,在齐家属于二号人物,很有手段。

    “是啊,我们突然过来,怕是会惹来一些麻烦,行里人会说我们过界,会说我们不守规矩。”另外一个大商会的代表也是开口道。

    楚弦笑了:“别的我不想多说,就先说一件事,就在两天前,凉州州府已经是下令,将六盟中药王观所有的药行查封,这件事想必诸位也已经知道了。”

    一听这话,包括齐家,所以这次来的商会代表都是精神一振,竖起耳朵。

    接下来,楚弦的话很简单:“药王观药行在凉州所有的药行,占了七成还多,算下来,差不过得是一百多家店铺了,在座的商会中,谁涉及经营药行的,可以替代药王观,在凉州开办药行商铺,就是不知道诸位哪个愿意越界,愿意做这个行当里的小人?”

    楚弦刚说完,那边齐家人就立刻道:“楚大人,这个咱们可以商量商量……”

    “齐老板,我们惠仁堂才是正儿八经从事药行经营的,所以这件事,还是我们和刺史大人说道说道吧。”那边一个老头忍不住,叫了出来。

    老头还没说话,那边一个穿金戴银,很是奢华的中年美妇立刻就道:“我们要求不高,一百多家有些勉强,但十家,还是能为楚大人分忧的。”

    分忧?

    另外几个人一听,这个词儿用的好啊,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当下,是纷纷道:“楚大人,我们也愿意为你分忧啊。”

    楚弦也不废话,立刻是叫来长史李季,将空缺的一百多家药行商铺的位置情况,给众人讲解。

    现在,没人再说那些废话,在利益面前,他们哪里还会在乎那么多,之前矫情,那是吃不准这边的路数,不敢表露本性,但楚弦直接将一盆子肉端出来,那谁还会矫情?再矫情,连肉汤都喝不到了,至于吃相难看什么的,谁在乎?

    齐鸢这时候凑过来,笑嘻嘻道:“楚大人,我和紫菀可是情同姐妹,这凉州的生意,您可得多多照拂我们齐家。”

    这话一说,齐鸢二叔立刻是连连点头,暗道自己这侄女有前途,会来事,至于其他人,都是暗中大骂。

    但没法子,人家凭关系,能谋求多一点的利益也是在情理当中。

    可千万别小瞧凉州这一百多间药铺的利润,自古药铺都是暴利,就算是赚的少一些,那也是暴利,不说一百多家,哪怕是能分到十家的份额,一年下来,最少都得有数十万两,如果再多一些,那赚的更多。

    所以,谁都想谋求更多。

    很快一百多家药铺的份额就被这帮人瓜分赶紧,总体来说,齐家分的最多,毕竟他们家大业大,和楚弦也是有些关系,另外便是据说开办了八百年的惠仁堂,也分了不少,足足有三十家,那惠仁堂的老头也是笑的合不拢嘴,显然这个结果,他十分的满意。

    这时候,齐鸢的二叔问了一句:“楚大人,虽说我们是为楚大人分忧,但就怕日后药王观他们重开药铺,到时候我们是怕斗不过他们,弄个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就不好了。”

    这是在要承诺。

    他们要,楚弦就给。

    “药王观犯的事情很大,不出意外,他们以后也开不了张了。”楚弦说这句话的时候,态度平和,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给人一种杀气。

    当下,众人心中一凛,同时他们都清楚,药王观完蛋了。

    因为药王观的那些人得罪了楚弦这个凉州的刺史。

    现在他们心里想的是,六盟做事霸道,药王观也是一样,这一次居然敢招惹官府,那不是嫌命长?换做一般的官员,或许还真斗不过六盟,但楚弦不同。

    他们在京州的时候,就知道楚弦的手段,那整治起人来,绝对是让人欲仙欲死,犯到楚弦手里,活该他们倒霉。

    就说今天这一手‘就地分赃’,可以说日后无论谁为药王观说话,都没法玩挽回了,这等于是断了药王观的根基。

    这手段,的确是够狠,够歹毒。

    不过,为何自己偏偏这么喜欢呢。

    当下,满堂欢笑,皆大欢喜。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日只是瓜分药行,那以后呢,六盟的那些行业,是不是他们都有机会接管?

    光是想想,都让人兴奋。

    两日之后,有人来州府拜访楚弦,楚弦正在处置公务,听到下面的人来报,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让他们等会儿,就说本刺史一会儿就到。”楚弦吩咐了一声,下面的人领命而去。

    楚弦接下来又是忙碌起来,一个多时辰之后,都没有忙完。

    州府的会客大厅里,吴承祥等人正在焦急的等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