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零五章 冲动是魔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相对于灵天道人,吴承祥只是一个逐利的商人。

    仅此而已。

    在如此恐怖的威压之下,楚弦依旧是神色泰然:“省省吧,灵天道人,你也老大不小了,真以为本官会被你吓住?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威胁圣朝官员的代价你担负不起,还有,你做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最清楚,现在没有将你抓起来,是因为还没有抓到你的把柄,对了,吴老板,你也一样,今次本官封了药王观所有的药行,下一次封的,就是你德瑞祥所有的买卖,你们六盟行事不是猖狂吗?不好意思,本官最喜欢整治的,就是你们这种猖狂至极,目无法度之人。”

    吴承祥脸色一阵青白,他想说话,却不知说什么,而且他的确是怕了,这楚弦和之前的几任刺史,那行事风格完全不同。

    以前的刺史,包括苏文正,那都是求稳,不会太和他们六盟一般见识,但是这个楚弦,行事从来不按套路出牌,更不怕将事情搞大。

    看看这个楚弦做的事情,先是将瓦城搞了天翻地覆,查出贪腐大案,波及整个城府超过七成以上的官员,这是一般刺史敢干的事情?

    换做别的刺史,必然不敢,就算是要做,也会尽量将影响减少。

    可楚弦偏不,一旦搞事情,那都是能搞多大搞多大,似乎根本不怕影响不好,根本不怕后果一发不可收拾,根本不怕上面责罚。

    这一次查封药行也是一样,而且在吴承祥看来,更大胆。

    那可是凉州超过七成的药行,他一句话就查封了,给的理由也是牵强,但人家就敢这么干。

    要知道六盟也在暗中运作,找了很多官员来说清,来训斥,来劝诫,换做别的刺史,必然会压力巨大,可楚弦,依旧是我行我素,该怎么干就怎么干,而且还变本加厉了。

    哪里有这种官?

    难道这楚弦就不知道在官场,还是应该左右逢源,还是应该求稳,不然,以后怎么晋升?如果树敌过多,那将来随便一个过错,都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难道说,这楚弦就不怕?

    现在来看,人家真不怕,所以吴承祥实际上早就有些后悔,不应该再和楚弦对着干,实在不行退一步,少赚一些,至少能相安无事,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势同水火。

    这一次肆虐凉州的怪病,虽然许阳青和灵天灵绝这几个人都没有和他说实话,但吴承祥猜都能猜出来,这件事背后就是药王观在作怪。

    说实话,这事情弄的有些大了。

    过分了。

    这么一来,依着楚弦这个人的性格,如何可能善罢甘休?

    别说吴承祥,就是灵天道人脸上也是一阵清白,他年纪已过百岁,平日里谁不是客客气气,就算是遇到一些官员,知道他是谁后,也是给足了面子,哪曾想今天,居然被楚弦这个他眼中的‘小辈’训斥。

    这一下就让灵天道人发了怒。

    不过他还是保持了一丝冷静,他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是在虚张声势,打着让对方看看自己法身的名号,这还说得过去,但如果真的动手,那就是袭击圣朝命官,那是要掉脑袋的。

    这一点的轻重,他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所以无论再怎么愤怒,都不能动手。

    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

    灵天道人能忍住,旁边脾气火爆的灵绝道人就忍不住了。便见灵绝道人气的哇哇大叫,直接吼道:楚弦小儿,你敢辱我师兄,断我们的财路,我要你的命。”

    说完居然是直接上前动手。

    这灵绝道人也是一个高手,此刻衣服被道道劲气撑起,随后背后冒出一尊法身,直接挥拳砸向楚弦。

    “来得好!”楚弦大喜。

    他巴不得对方动手,对方动手,自己就有借口对付他们,说实话,六盟这些人很机敏,很少有把柄落在外面,就像是刚才,灵天动用修为,说是展现一下实力,实际上,就是在威胁。

    但对方找了一个理由,所以可以冒险这么干,楚弦也不好抓住这种事情发难。

    这种事情,都是心知肚明,互相奈何不得。

    可是现在灵绝道人动手,那就不一样了。

    楚弦抓住把柄,那绝对不会客气。

    当下楚弦也是施展神拳之势,同时加持阳神锻金诀,汇聚金铁之气在拳头上,打算和对方的法身对拳。

    楚弦如今虽然是刚刚踏入法身境界,但境界还不如灵绝,更不如灵天,对方是已经凝练出法身的术修,所以楚弦只能是借用武道和阳神锻金诀来应对。

    法身之拳和楚弦的金铁之拳直接对撞,那力道,可以说一丈之内,土石蹦碎,地面更是塌陷,整个会客厅也是直接被这一股力量摧毁,墙倒屋塌,一片狼藉。

    对拳之后,楚弦后退一步站定,而灵绝道人一脸惊愕,他居然也后退了半步,显然有些不信楚弦连法身都没有凝练出来,为何能与他对个旗鼓相当。

    显然,他并不知道阳神锻金诀的神妙,可以说没有阳神锻金诀的护体,楚弦刚才已经是受了重伤。

    可即便如此,楚弦依旧是故意吐出一口血来。

    “大胆狂贼,居然敢在州府动手,来人,将刺客拿下,谁敢反抗,就地格杀。”楚弦这时候狂吼一声,外面立刻是涌来大量兵卒。

    州府之内,本就有两百兵卒常驻,而且楚三也在外门,除了楚三,也有一些高手,刺客一拥而入,直接将灵天、灵绝和吴承祥围了起来。

    刚才事情发生的太快,灵天也来不及阻止他的师弟,此刻回过神来,也是暗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来楚弦暂时是只能封他们的店铺,其他把柄还拿捏不住,所以他们还有机会,而且灵天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他是打算先谈,如果能谈一切都好说,如果不能谈,他也要拖延一下时间,因为另外一边,他已经安排了高手去营救许阳青。

    许阳青绝对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因为对方是知道自己弄出怪病瘟疫的事情,一旦许阳青将这件事吐露出来,那一切就真的完了。

    可眼下,自己的师弟灵绝弄出这么一出,等于是大乱了他的计划。

    就算是救出许阳青,自己的师弟也得跟着被抓起来。

    这不是县城,这里是州府,怎么能这么冲动的和刺史动手?

    显然灵天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但事到如今,他也想不到什么法子,而至于旁边的吴承祥,早就吓的脸色苍白。

    他的确是见识非凡,也有些手段,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之外。

    说到底,吴承祥和灵绝灵天不同,那两人,虽然经商,但骨子里还是一个术修,一个信奉力量至上的‘江湖人’,可吴承祥就是一个商人,他此刻是在心里痛骂灵绝,这简直就是找死,问题是你找死,别拉着我。

    说起来,吴承祥的反应也是极快,他立刻是冲着灵绝道人喊道:“灵绝道长,你疯了?还不向刺史大人道歉请罪。”

    这一句话,也是让灵天道人反应过来,便见他眼中露出一丝狠辣,却是分身而起,直接将灵绝打翻在地,同时吼道:“你这畜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谁让你动手的?”

    说完,又冲着楚弦拱手道:“刺史大人明鉴,刚才是我这师弟一时心急,所以才动了手,或许,他也只是技痒,想要试试刺史大人的身手,这件事我一定会狠狠教训他,还请刺史大人多多担待,网开一面。”

    这已经是在求饶了。

    没法子,相对于许阳青,灵绝道人更为重要,而且这是他的师弟,灵天就算是看在师兄弟的面子上,也得想方设法的将灵绝保下来。

    被吴承祥吼,被自己师兄骂,这时候一向是冲动无比的灵绝道人也反应过来,此刻他也是后悔不已,暗道自己怎么就没忍住,怎么就动了手?

    如果不动手,那楚弦根本没理由对他们如何,现在动了手,对方怕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虽然心里清楚楚弦必然会趁机发难,但灵绝还是只能低头,此刻是道:“刺史大人,刚才我一时冲动,并非是真的有意动手。”

    楚弦没说话,又‘喷’出一口血来,样子是萎靡无比,甚至是身形不稳。

    这时候长史李季也是赶来,不光如此,州府的官员也都是来了不少,这些圣朝官员人数一多,联合在一起,那还真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如果真的动手,灵天道人或许能逃得掉,而灵绝道人和吴承祥就未必了。

    因为刚才那一对拳,灵绝道人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不知什么时候缠绕了一些古怪的黑发,最恐怖的是,这黑发在不断的吸食他身上的法力。

    这种诡异的事情在以前是从没有遇到过的,灵绝道人知道,这必然是楚弦的手段,但这时候,他也不敢做什么动作,只能是先求饶。

    因为一旦坐实对圣朝官员动手的罪名,那他们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显然,楚弦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