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一十章 证据确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这时候一笑:“二位,臭媳妇终归是要见婆婆的,走,有什么话,咱们进去说,再说你们怕什么,有雷大人给你们撑腰给你们做主,四品的大员,一下子就被你们弄来两个来压我楚弦,说起来,最应该害怕,最怕做错事的,实际上是我才对。”

    这话说的雷千秋和江碌都是脸色不好看。

    江碌这时候索性是不说话了,雷千秋暴脾气上来了,直接上前伸手,一手一个,拎着灵天和灵绝道人进了院子。

    进去之后,便看到院子里,几个穿着药王观道衣的道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还可以看到院子里摆着很多大罐子,有的是向外冒着黑乎乎的怪气,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陪着一个白衣老者,正站在院子当中。

    见到楚弦进来,女子立刻是迎了上来,她正是李紫菀。

    “接到你的纸鹤传书,我就来了。”楚弦说了一句,李紫菀点头,然后冲着楚弦道:“这一次我将药宗执法长老杜若道仙请来,对了,他在百年之前就是药王观的首座,你说巧不巧,杜若前辈知道药王观的后人在胡作非为,大怒,直接下山来到沙城,结果就发现了只有药王观的人才知晓的记号,这一路跟随,居然是找到了这里,我发现这里的情况,就立刻给你传书,顺便将这里的人都控制了起来。”

    李紫菀在邀功,楚弦却是知道,这一次李紫菀还真的是立了大功。

    在自己最需要证据的时候,李紫菀将这铁证送了上来。那院子里的罐子当中,便是怪病瘟疫的毒种。

    这罐子,就是培育炼化怪病毒种的法器,如今这也算是铁证如山了。

    还有药王观的人被抓了现行,这么一来,灵天和灵绝再能狡辩,再请谁来说清,那都没用了。

    “对了,还有账本。”李紫菀从屋子里搜出来的一些账本拿给楚弦,楚弦只是粗略一看,便知道已经抓住了药王观的死穴。

    这一次,对方便是将首辅阁的仙官搬出来,也没用了。

    当然,得先去拜谢那位药宗的杜若前辈。

    人家也是道仙,而且帮了这么大的忙,不谢那就不合适了。

    所以楚弦亲自上去道谢,那位药宗前辈倒也是极为客气,连忙说不敢:“楚大人,你是圣朝官员,老道士我只是山野修士,当不得楚大人这么客气,而且老道士我有愧啊,自己成仙之后,光顾着清修,也没有监管我这些后辈,以至于让他们做出了这些错事。”

    说完,杜若扭头看向灵天和灵绝,直接道:“你们两个孽畜,还认不认得我?”

    实际上,灵天和灵绝看到杜若的时候,已经是吓的面无人色,此刻被训斥一句,急忙是上前跪下行礼。

    “灵天,灵绝,拜见师祖。”

    楚弦一愣,李紫菀没说错,这杜若还真的是药王观的前辈,居然还是这灵天灵绝道人的师祖。

    这么一来,那就有意思了。

    杜若那是行家,虽然成就的不是医仙,但医道的本事,也只在医仙之下,灵天和灵绝两个人做了什么,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他一定是知道的。

    果然,接下来杜若便道:“你们两个,还知道有我这个师祖?若不是楚大人在这里,老道我一掌一个,早将你们掌毙了。”

    这话说的是杀气十足,显然不是开玩笑。

    如果楚弦真不在场,他杜若是真敢杀人的,就冲着灵天和灵绝两人做的事情,杀他们一百次都嫌少。

    接下来杜若问话,灵天灵绝两人是不敢有丝毫隐瞒,只是片刻,就将楚弦需要的东西问了出来。

    这一次肆虐凉州的怪病,便是灵天和灵绝二人暗中炼制,主要是为了对付楚弦,顺带大捞一笔。

    听到这话从灵天和灵绝两人口中说出,而且是确定无疑,这一下,吴承祥腿脚发软,手指颤抖,江碌反倒是一脸正色,开口道:“想不到这灵天灵绝二人居然真的如此丧心病狂,惭愧啊,雷大人,你我二人是受人所骗,差一点耽误了楚大人的大事。”

    这话一出,楚弦心里也是对这位江大人的‘急智’佩服无比,此人的脸皮得有多厚,才能说出这般不要脸的话来。

    懒得理他。

    倒是雷千秋那是真的一脸羞愧,他身上雷光涌动,显然是动了怒。

    当然这一次不是怪楚弦,而是冲着灵天和灵绝两个人,这两个人做的事情,那当真是丧心病狂,居然为了敛财,居然为了对付楚弦,处心积虑炼制毒物传播,将百姓生死置于脑后。

    他可是听说,这一此凉州因为那怪病,死掉的百姓就数以千计。

    那可是几千条人命啊。

    多少家庭支离破碎,父母悲儿女泣,皆是因为这两个贼道人。

    而自己,居然差一点相信了他们,差一点,助纣为虐,而听到江碌的话,雷千秋那是怒气难平,大骂道:“两个贼道,该死。”

    说完,居然是要动用术法,楚弦着急,急忙阻拦,最后还是杜若出手拦住了雷千秋。

    在场之人,能在修为上拦住雷千秋这种人物的,也只有杜若这位药宗道仙级别的高手了,药宗那是传承数千年的大宗门,和圣朝存在的时间几乎相同,等于是圣朝创立的时候,药宗也就创立了。

    这数年前来,风风雨雨,药宗的高手那也是数不胜数,作为执法长老之一的杜若,那修为自然不一般。

    所以他能拦住雷千秋,是正常。

    楚弦这时候见状松了口气,如果真的让雷千秋杀了灵天和灵绝两个人,那事情就不好收拾了,而且雷千秋必然得担上责任。

    能拦住那是最好。

    楚弦这时候急忙道:“雷大人息怒,这两个人虽然该死,但有圣朝律法可以惩处他们,雷大人千万不要乱来,若是信得过楚弦,这件事就教给我来做,楚弦必然让雷大人你满意。”

    这话说的很讲究,雷千秋就是再怒,这时候也得给楚弦面子。

    原因无他,楚弦帮了他,若是之前楚弦迫于压力放了这两个人,那自己才叫万劫不复。

    所以雷千秋点头:“楚大人,我信你。”

    一句话,表明了雷千秋对楚弦的态度和信任。

    这时候,雷千秋扭头看了一眼那边有些不安的廖化,直接伸手,凝聚出一把雷刀,直接将袖子斩开。

    “廖化,你必然知道一些端倪,但你依旧是怂恿我来干涉凉州内政,不错,我与你有十几年的交情,你师父还曾经帮过雷某,雷某铭记于心,但是这一次,雷某一世英名差一点毁于一旦,因而只能与你廖化割袍断义,从此,再不要来往了。”

    雷千秋做事当真是干脆,他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廖化来求他,他不可能来凉州,而且廖化显然和药王观的人那是关系密切,不然怎么会来求情?

    所以说,这件事里,廖化说不定也是参与其中,甚至是知道内情的。

    这么一来,那自己如何再交这个朋友。

    这种朋友,不交也罢。

    廖化脸色一阵青白,想说什么,却也清楚雷千秋的脾气,知道说也没用,所以是唉声叹息,连连摇头。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以楚弦为主导,有杜若在,灵天灵绝二人根本不敢有所隐瞒,实际上,他们也隐瞒不了,因为现在是人赃并获。

    这么一突审,什么情况都知道了。

    可以说,楚弦这一次是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灵天和灵绝二人,杜若本想是带回药宗处置,但楚弦没答应,所以杜若也不强求。

    “楚大人,你与紫菀长老关系密切,以后甚至是医仙李附子的女婿,那也算是半个药宗的人,以后若是有事,可直接来药宗,能帮忙的,杜若必然不会推辞,此外,药王观传承数百年,没想到却毁在了这两个人身上,杜若愧疚无比,以后这世上,再不存药王观,便算是杜若的谢罪吧。”

    杜若这时候连连叹息,他曾是药王观的首座,没想到最终药王观的传承会毁在他的手里,这当然是让他感觉到愧疚。

    可没法子,药王观经过这件事,名声那已经是臭了,再坚持也没意义了。

    楚弦点头,这种事也没法子,只能说,所有的过错,都在灵天和灵绝二人身上,他们这一次是罪责难逃。

    加持官术,锁住其修为,灵天灵绝便是修为再高也没用了,直接被兵卒押了下去,严加看管。

    而那廖化或许是做贼心虚,或许是羞愧,居然是悄悄离开。

    六盟当中,楚弦目前也只接触了药王观和德瑞祥,药王观自己作死,彻底完蛋,德瑞祥虽然还不至于,但楚弦一直在查办他们欺行霸市的行为,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吴承祥这一次跟着灵天和灵绝二人来,算是倒了霉,现在想走都不行,得留下审审,虽说楚弦知道以吴承祥的城府,肯定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但能关这老小子几天也不错。

    事情了结,雷千秋和杜若要走,楚弦好说歹说让他们留下吃了顿饭,宴请一番,虽没有什么仙酿佳肴,但重点不在于这个,而在于可以结交到这两位道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